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3

  warlock continent 之上,large and small 的warlock 组织不计其数。

  而主流的warlock 只有两种,一种black robe warlock ,一种red robe warlock !

  black robe warlock 更加于各种实验、提纯bloodline 、改进巫术……

  而red robe warlock 则更加简单,就是掠夺、战斗、继续掠夺……因为极其嗜血疯狂,因此又叫做‘血warlock ’!

  至于什么hobby 和平的warlock 组织,根本不存在的!

  只能说,black robe warlock 相比于red robe warlock 而言,更加平和一点点,仅此而已……

  即使如此,black robe warlock 的bloodline 实验也极其血腥残酷,还充满了禁忌……

  “幸好我没去……否则当初一个小小的warlock 学徒,被那么多正式warlock 盯着,该坑还是得坑!”

  Aaron 心有余季地patted 胸口,开始归纳亚历山大与米妮见闻中,最重要的内容。

  “晋升正式warlock 的条件——Water of Life 么…”

  “按照米妮的说法,达到高等warlock 学徒之后,都会寻找这方面的内容……而想要晋升正式warlock ,也很简单,只需要一个小技巧,疯狂燃烧自己的life force ,实现bloodline 的跃迁就可以了……·”

  “当然,这么做的warlock 学徒,九成九都死了……因此,才需要‘Water of Life ’药剂的配合,这种药剂只有一个效果,能提供大量的life force ,免得warlock 学徒活活老死!”

  “各大warlock 组织并不禁止晋升warlock 的方法传播,却严格控制着‘Water of Life ’的渠道,想要获得一份‘Water of Life ’,至少需要为组织卖命数十年……”

  “而每一年,各大warlock 组织为了获得足够份额的‘Water of Life ’,都会跟那些掌管主要资源产地的‘精灵warlock ’、‘半人马warlock ’开战!”

  想到这里,Aaron 的表情有些古怪。

  那个燃烧自己life force ,提纯bloodline 的小技巧,亚历山大随手就记在日记里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最关键的,还是Water of Life !

  “但我怕什么…我会老死么…我immortality 的啊!”

  “所以……until now 冥想进度的停滞,完全是因为我怕死反而坑了自己…”

  Aaron 的表情莫名有些喜感。

  “难怪30岁之前不到高阶warlock ,就无望breakthrough ……因为后面的lifespan 就不够了啊,哪怕有Water of Life 都不太够烧!”

  “好在……对我来说,任何时候知道都不算晚。”

  “燃烧life force ,促进willpower 暴涨与bloodline 跃迁么…”

  “的确可以试一试啊,不过在此之前,先找一些试验品比较好……”

  纵然是亚历山大的日记与米妮,Aaron 也并非百分百相信!

  接下来,他立即找到阴影蜘蛛,让对方抓了一些试验品。

  然后,在特殊的秘密监狱中,实验了燃烧life force 的技巧,发现的确有用。

  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原本对阴影蜘蛛有些抵制的各国,如今完全是一路绿灯,原本的围剿更是disappeared 。

  …

  很显然,这是阴影蜘蛛背后是一位高阶warlock 学徒的消息传了出去。

  自己已经被视为统治者的一员了。

  Aaron 对此,只是一笑了之。

  ……

  “终于……”

  Aaron 选择一处山林,盘坐在一块巨大的azure 岩石之上。

  周围早已被他检查过,并没有什么危险。

  而早已达到高阶学徒Peak ,满足晋升的条件对的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开始运转燃烧life force 的技巧。

  轰隆!

  Aaron 全身火热,感觉细胞正在被疯狂压榨,无数life force 涌出,遍布身体各处,然后令血液疯狂加速、变得滚烫……

  原本,他的细胞应该迅速衰老下去,但实际上……Aaron 的每一个细胞都彷佛永动机一般,continuously 地喷出life force ,就好像不断服用了‘Water of Life ’一般!

  不!

  ‘Water of Life ’都有抗药性,效果会越来越微弱,直至约等于无。

  但Aaron 的life force ,却是源源不绝!”bloodline ……跃迁!”

  他进入冥想状态,感受到自己体内血液的情况。

  大部分都是ordinary person 的bloodline ,只有不到5%的部分,属于嗜血狂鸟。

  而此时,那一点嗜血狂鸟的bloodline 宛若饕餮giant beast 一般,贪婪地吞噬着life force ,蓦然开始跃迁!

  one after another 细微的red 丝线勾勒,在Aaron Sea of Consciousness 中浮现出另外一头全新的monster !

  对方有着人类的躯干,却通体覆盖羽毛,面容好像人类女性。

  “嗜血Banshee !…”

  Aaron 心中,直接浮现出一些bloodline 信息。

  与此同时,他的willpower 暴涨了一倍还多,到达30!

  到了这个阶段,warlock 学徒晋升正式warlock 的bottleneck ,就算已经打破了。

  对大部分warlock 学徒而言ten deaths without life 的天堑,对Aaron 而言,轻轻松松就过去了。

  “too weak 吧…”

  但Aaron 对此并不满意。

  仗着life force 无限,他继续疯狂燃烧着自己的life force ,提升bloodline 层次。

  一百年!

  两百年!

  五百年!

  一千年!

  足以让正式warlock 都瞠目结舌的lifespan 燃烧之后,Aaron 体内的嗜血Banshee 终于融化,一头生长着漆黑羽翼,,看不清具体形态的巨大鸟类浮现而出!

  Aaron 的willpower 再次开始暴涨!

  与此同时,一道bloodline 信息自动in the heart 浮现,令宛若本能一般复述;

  “赫尔墨斯之鸟乃吾之名,噬吾之翼以驭己心!”

  “赫尔墨斯之鸟…!”

  “这就是我耗费将近万年life force ,所追朔到的终极bloodline …”

  Aaron 感受着身体的强大,却不以为意,只是揣测着bloodline 中那句话的含义。

  ‘赫尔墨斯之鸟……代表的是永恒的象征、炼金术的终极之类……’

  ‘吃掉自己的羽翼,获得统御自身内心的能力……代表着一种牺牲、一种超越、乃至……一种祭祀…’

  ‘凭借着赫尔墨斯之鸟的bloodline ,我可以选择献祭自己的一部分肢体,从而沟通bloodline 本源的某个伟大存在…’

  …

  Aaron 皱frowned 。

  他比较讨厌向隐秘存在献祭,因为他深刻知晓那些mysterious 存在有多么不靠谱。

  毕竟,他的本体就是其中一员!

  “嗜血狂鸟的bloodline 本源,似乎是个坑货!”

  Aaron 突然有种被坑了的感觉,looked towards attribute 栏:

  【姓名:Aaron (左罗)】

  【innate talent :immortality 】

  【年龄:330】

  【Meditation Method :无暗之血(3000/3000)(Perfection )】

  【warlock innate talent :第三等】

  【warlock 等级:warlock (Level 1 )】

  【意志:50】

  【法力值:500】

  【0级巫术:法师之手、闪光术、左罗sneak attack 掌、左罗body protection 掌、阳爆术、群体血爆术】

  【Level 1 巫术:赫尔墨斯之翼】

  “Meditation Method 是个大问题,现在对我来说,学徒级的Meditation Method 已经没有丝毫效果了,急需一部正式wizard 的Meditation Method ……”

  “bloodline 之中,直接觉醒了一道Level 1 巫术么…”

  对于warlock 而言,学习spell 模型不仅麻烦,formidable power 还特别一般。

  他们真正喜欢的,还是直接挖掘bloodline 中的力量,comprehension talent 巫术!

  就比如Aaron 这次进阶,直接领悟的赫尔墨斯之翼’!

  他thoughts move ,体内的法力瞬间消耗。

  与此同时,Aaron 背后,一对暗red 的、半透明而虚幻的羽翼浮现。

  他轻轻一跃,就飞上了高空,速度如同fast as lightning !

  “不仅如此,bloodline 巫术消耗还极小……维持着这种状态,我能一边飞行一边冥想恢复………消耗数个月,就可以一路飞到warlock continent !”

  亚德森岛是贫瘠、封闭的岛屿,一百年才与外界有一次交流。

  但对正式warlock 而言,不论是路程,还是路上的风险,都不是问题!

  可惜,Aaron 完全没有去warlock continent 的想法。

  光是看亚历山大的日记就知道,那里相当危险!

  哪怕他是正式warlock ,可以享受许多特权与地位,但也依旧有力不能及之处。

  “现在……我真正拥有了新手村无敌的实力,再去开新地图,岂不是自讨苦吃……”

  Aaron 降落回一间别墅。

  他走上楼梯,想了想,打开一道暗门。

  在暗门之中,还有一个密室,里面的墙壁上挂了一份十分详细的亚德森地图。

  地图之上,一个个地名旁边都有标注,对应着一些蛇类的传说。

  大部分都是‘已考察’等标记。

  但也有几个,标注了鲜红的“…”。

  “这些……都是感觉太过危险,高阶学徒都不能探查之地。”

  “正好晋升正式warlock ,又有了高速移动的手段,就趁机一起解决吧………”

  Aaron 将地图收好,准备一个个解决过来。

  他感觉这个warlock world 也挺有趣的。

  哪怕是最低微的bloodline ,往上追朔,都有可能涉及terrifying matchless 的存在!

  莫里村。

  天空之中,一道长着翅膀的silhouette 一闪,继而落在一个偏僻的树林内。

  …

  Aaron 看了看周围,确认自己没有走错。

  “这里……流传的是梦中大蛇的传说……周围没有蛇类生存的痕迹,但在村民口口相传中,却总有人见过一条恐怖大蛇的踪迹……”

  “所以……空想之蛇…”

  Aaron 嘴角露出一丝微妙的弧度,走入村庄之内。

  烂泥路边can be seen everywhere 马粪牛粪,带着—股新鲜的臭味。

  路过的农夫农妇似乎早已习惯,有的懒货还会直接捡拾牛屎,回去当柴火烧!

  两边的房屋大多都是茅草屋,几块木板搭建出主体,彷佛风一吹就会散架……

  严格speaking of which ,这里跟亚德森continent 上任何村庄都没有区别。

  或者说,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里流传着一个关于巨大蛇类的传说。

  总有人宣称自己看到了巨大的鳞甲巨蛇游过,却看不见蛇道、更没有发现鳞片与蛇蜕。

  被阴影蜘蛛上报之后,Aaron 原本来看一眼就准备走人的——类似的民俗传说太多了!

  但那一次,他真的见到了一条梦中大蛇!

  然后,他就被吓走了。

  毕竟,那条大蛇的实力,一般warlock 学徒绝对收拾不下来!

  “不过,这时么…”

  Aaron 嘴角掀起一丝笑意,手里拿着一根香。

  此时,他嘴里不停念叨着incantation ,手中的香无火自燃,渐渐蔓延开来。

  这是他配置的草药——反梦香!唯一的效果,就是可以让人不会入睡,更不会做梦!

  零点

  在他的incantation 配合之下,独特的香气逐渐蔓延开来,最终扩散至整个村子。

  一个原本正在打哈欠的农妇忽然怔了怔,发现自己睡意全消,甚至干活越来越有精神。

  “站住,你是做什么的…”

  终于,这种诡异的现象,引起了村子里民兵的注意。

  几个拿着草叉的农夫,神色不善地堵住了Aaron 的前路。

  “我要做什么,跟你们无关!”

  Aaron 懒得跟ordinary person 废话,轻轻一摆手。

  虚空之中,两只巨大的手掌就将他们按在地上,任凭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左罗sneak attack 掌!

  “如果跟我猜测一样,这条大蛇是寄居在群体梦境之中的话……大家都不睡觉了,会变成什么样…”

  他游弋在村子里,对渐渐变得惊恐的村民视若无睹,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村子里的居民大声尖叫着,彷佛遭遇了monster 袭击。

  在一位民兵Captain 也战斗失败后,家家户户都躲入屋里,并紧闭房门。

  Aaron 根本不管这些村民鸡飞狗跳,转了两圈之后,皱frowned :“居然还是没有什么线索……莫非,它不是寄生在梦里么…”

  想到这里,他一把提起之前被按在一坨马类中的民兵Captain :“告诉我……你们这里的大蛇传说!”

  “什……什么…”

  民兵Captain 有些懵。

  “快点!”

  Aaron 一抬手,耀眼的阳炎,瞬间摧毁了村子里的谷仓。

  “我……我说!”

  民兵Captain 结结巴巴回答:“我的father 告诉我,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father ,我的爷爷告诉他……在村子里,有一条大蛇生存着……它有水桶粗细,巨大的獠牙宛若匕首………每当你去找它,你会发现你找不到,但当你无意间路过某处之时,你就会突然发现它的踪迹!”

  “跟之前的记载一样,难道不是梦境生物…”

  “那是怎么回事…”

  Aaron 随手将民兵Captain 丢掉:“莫非是概念生物…生存于某个概念……比如传说当中…传说之蛇…”

  他感觉有点不妙,如果那条大蛇不是梦境生物,那代表对方似乎更加强大!

  Aaron 转身就准备离开。

  遇事不决之时,他习惯性先稳一手。

  si si !

  当他转身之际,一条purple black 的信子,突然从in midair 垂落下来!!

  mysterious 之劫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