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5

  梅尼城堡的房内。

  Aaron 见到了当代梅尼count 。

  作为初代count 的儿子,这位梅尼count 已经有七十多岁的高龄,看起来无比衰老。

  但他望着Aaron 脸上的蜘蛛面具,神情却是罕的激动起来:“您是……阴影蜘蛛的人?”

  “我是阴影蜘蛛的新一代warlock 首领,你可以称呼我为安哥拉!”

  Aaron mouth expose a smile :“你找我前来,是为了星之高地airship 的事情么?”

  现在,又到了选拔之期。

  “是的,我的家族中,最近出现了两个warlock innate talent 者,我希望您能带他们去见识一下,其中一个就是朱丽叶……”

  梅尼count 叹息一声:“可惜……女人总是窖易沉迷于美好的爱情幻想之中。”

  “之前安德鲁teacher 签订的协议里,似乎并不包括这一项。”

  Aaron 沉默了一下,如此回答。

  “还请下尽力,家族中已经没有其它warlock 学徒了……”

  梅尼count 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而梅尼家族也愿意付出足够的报酬……只要您能满意。”

  “那倒是可以试一试。”Aaron 笑意越发扩大:“你很期待这次机会?你家出现了上Grade Five aptitude 者?”

  “不不,当然没有!”

  梅尼count 的一双手乱摇:“只是根据米斯里家族的消息,this time warlock continent 招收学徒的规模比之前更大,标准也会放松一些……”

  ”oh?”

  Aaron 略有些惊讶,但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还是明白的:“你们就不怕有危险么?”

  “当然害怕,但米妮祖先的事迹告诉我们……为了家族,还是必须拥有一位warlock 坐镇。”

  知梅尼count 苦笑着回答。

  其实他更希望有人能拜安哥拉为师,但对方显然没这个意思。

  “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心,那我没有异议,三天之后,让他们去白桦林汇合。”

  Aaron nodded ,他还准备继续送几个阴影蜘蛛的innate talent 者当炮灰。

  至于‘赫尔墨斯之翼”的那些人造innate talent 者?

  他们走的是另外一条路线。

  如此广撒网,才能捞到大鱼!

  深夜。

  Aaron 换了一身漆黑的风衣,戴着鹰身Banshee 的黄金面具,来到赫尔墨斯之翼的一处据点。

  在这里,几个彪悍的少年男女已经等候着了。

  他们一个个身上都气质干,与朱丽叶比起来,就好像老虎与绵羊的区别。

  毕竟……demonhunter 的试炼相当恐怖,能活下来,就是最残酷的筛选。

  相比于那些warlock 家族的后裔,Aaron 也更看好这几人。

  毕竟,他们一个个都拥有demonhunter Grandmaster 的改造实力!

  “该说的我都说了……组织培养你们就是想出一位正式warlock …….*彩.*好.*文@.*.*.**m.jhssd.cοm~~只要你们能回到continent ,整个赫尔墨斯之翼都是你们的,目前组织只有几位学徒,实力还很微弱,但为了你们,我们投入了大量的心血……”

  早已晋升正式warlock 的Aaron 眼皮都不眨一下地说着瞎话。

  “并且……你们身上的bloodline ,都还有提升的余地,这些技术都掌握在组织手中,去吧……去warlock continent ,获得你们的荣耀,组织以你们为荣!”

  到了最后,他更是掏出killing move 。”

  不得不说,这几个移植了嗜血狂鸟bloodline 的demonhunter ,晋升正式warlock 的可能真的不大。想要成功,他手上的嗜血Banshee bloodline 必不可少。

  这就是稀缺资源!

  等到忙完这些学徒的事情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年。

  出乎Aaron 预料的,this time 的airship 并未挑三拣四,送去的学徒全部照单全收,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

  这看起来……好像在收炮灰啊。

  不过反正死得是其他人,Aaron 也不心疼,就随着他们去了。

  他真正欣喜的,是上一次送去warlock continent 的学徒也有了收获。

  几大箱厚厚的日记,辗转来到了阴影蜘蛛的手中。

  Aaron 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躺在沙发上,翻开一本pink 的日记。

  【谨以此,献给我的挚爱亲朋们……】

  【飞空艇上的生活很压抑,warlock 间的等级十分森严,纵然学徒都是如此……上面的great character 也不管,似乎有意在培养这种意识……】

  【听说情况很乱,甚至有女生用身体当交易筹码……】

  这位叫做南希的little girl ,是Aaron 上一次送去的小学徒。

  对方很敏锐,也很聪明。

  甚至,innate talent aptitude 都不算差。

  但很可惜的是,对方依旧陨落了,只是在死亡之前,立下遗嘱,通过消耗贡献,让人将遗物都运了回来。

  Aaron 一边轻抿红酒,一边阅读日记,又感受到了另外一份completely different 的人生。

  相比于倒霉悲催的亚历山大,南希作为女孩,心思更加缜密,甚至在下船之前就打听好了分配的事情。

  然后,她经过挑选,加入了一个名为‘林中小屋’的black robe warlock 组织,成为了一名Potion Master 学徒。

  不得不说,她在药剂学之上颇有innate talent ,很快就被一位正式warlock 看中,收为学生,运气比亚历山大好了不知道多少。

  奈何……药剂学需要前期投入大量资源,南希又一直拒绝其它warlock 家族附带条件的契约,导致生活过得并不怎么好。

  最后,她勉强晋升高等学徒,却在一次出行中遇到意外,被敌对warlock 组织的一个中阶学徒刺杀了

  嗯,哪怕是高等学徒,但级巫术没有购买几个,更没有多少实战经验,被低自己First Rank 的敌人干掉,也并非什么unimaginable 的事情。

  不过,到了正式warlock 之后,这种事情就极少发生了。

  毕竟这时候一个大等级的差距,简直难如登天。

  “又是一个倒在正式warlock 门槛之前的学徒……南希为了冲刺正式warlock ,苦练药剂学,辛苦攒钱,忘记培养自身battle strength ,是个水货……遇到强敌自然扑街。”

  Aaron 仔细品位着对方的这一段人生,又有了许多感悟。

  不过,他将一箱子日记看完之后,又特意重新翻了回去,找到了几行描述:

  【想要获得‘Water of Life ’,但过程太艰难-……需要几位评议员审定……我想找teacher 帮忙,但teacher 不在……据说东部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遗迹,将她吸引了过去……】

  【一直等不到teacher 回信……看来那个遗迹相当重要,我听说那个遗迹来自距今数千年前的古代,似乎是一位名为乌洛波的warlock 留下的遗迹,其中开辟了许多秘术花园。如果能进去采集medicine ingredient ,该有多么幸福……不,南希,你必须谨慎,你可能连正式warlock Medicine Garden 里的一株medicine ingredient 都打不过……】

  已经确定,teacher 陨落在乌洛波遗迹当中,不行……我必须外出,Academy 里teacher 的敌人不会放过我们这些学生的……】

  “看得出来,南希最后逃跑的努力失败了……”

  “不过……乌洛波遗迹么?”

  Aaron 手指抚摸过这一行文字,陷入沉思。

  他可没有忘记,蓝星所在的宇宙文明中,就有一支自称‘乌洛波warlock ’!

  而正是得益于他们的技术援助,拉尼亚凯亚联盟才完成了降维技术!

  “这里-——有乌洛波warlock 探索过,并且留下了遗迹?”

  “还是另外—位降维者的馈赠?”

  Aaron 脸上浮现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但很快,他就平静下来:“下一次……下一次让那些学徒去替我探索吧……那个遗迹太危险,连正式warlock 都陨落了,我傻了才去!”

  ……

  转瞬之间,又是五十年过去。

  古堡之中。

  Aaron 晋了眼自己左手上的封印。

  倒三角形的印记还在,只是变得有些漆黑模糊,其中的小蛇begin to stir 。

  见到这一幕,他的神情都变得有些恍惚。

  伴随着封印力量的松动,那些诅咒与Evil Thought 会再次找上他,各种幻听、幻视、呓语……

  都会接连出现,到了最后,肯定又是一场恶战!

  “如果实在没有warlock continent 关于诅咒的研究资料,那就只能我自己硬上了……”

  “我之前的那个计划,虽然只有六七成把握,但也勉强能顶顶……”

  就在这时,他忽然转头,望着某个方向,脸上浮现出looked thoughtful 的表情。

  “有人……在尝试利用巫术定位我?”

  Aaron 喃喃一声,望了一眼attribute 栏:

  【姓名:Aaron (佐罗)】

  【innate talent :immortality 】

  【年龄:459】

  【Level 1 巫术:赫尔墨斯之翼、蛇鳞术、幻音之瞳……】

  这些年来,他willpower 并没有多少进展,却研究出不少Level 1 巫术!

  论实力……Aaron 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强!

  时间稍微往前。

  亚德森岛屿之外。

  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一道狼狈的silhouette ,被从暴雨中‘抛”了出来。

  他有着━双鹰隼般的眼睛,嘴唇紧抿,带着坚毅之色,脸晓之上有一只巨大的预色蝎子纹身。

  哪怕正式warlock ,没有airship 的保护,想要通过那些天气妖的领地,也文危险了一点……”

  “不过,我的运气真不错,前面就是亚德森continent ,不,岛屿!”

  “我……查理曼,终于回来了!”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狰狞的笑意,略微辨认了一番方向,急速飞驰而去。

  古堡。

  Aaron 正在品尝下午茶。

  沙沙!

  一队队卫兵,忽然从树林中走出。

  领头的,赫然是一位女公爵。

  她有着一头fiery-red 的卷发,穿着戎装,显得十分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

  此时,正满脸崇拜地望着旁边一名脸上带有蝎子刺青的青年t“查理曼大人——我们已经找到了。”

  “嗯!”

  查理曼望着手中的一枚crystal ball 。

  这是他抓到的赫尔墨斯之翼的高层,对方曾经接触过组织中的warlock 学徒,带着一丝气息。

  即使如此,他利用巫术定位的尝试也并不顺利。

  一连失败了许多次,才勉强确定大概范围,最终在世俗大贵族的帮助下,才找到了古堡。

  “呦!”

  Aaron 站在阳台上,往下打了个招呼:“我记得你……被送往warlock continent 的学徒——查理曼!你竟然回来了?明明距离下一次选拔还有五十年……”

  “Old Guy ……”

  查理曼声音低沉:“将赫尔墨斯之乌的bloodline 给我!我不想杀你-……你要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位正式warlock !我回来接管属于我的一切了!”

  “哦?你已经晋升了么?”

  Aaron nodded :“这次回来,不仅仅是凯觎我们组织保存的珍惜bloodline ……更大的可能,是在warlock continent 混不下去了吧?让我想想,warlock continent 之上,正在发生战争么?所以上次才大肆招人?你偷偷跑回来,不怕被缉捕么?”

  “什么?”

  旁边的女大公一个shivered 。

  她也是warlock 家族的一员,本来以为能傍上一位正式warlock ,却没有想到……对方可能是逃避兵役的罪犯?

  查理曼的脸上表情很奇怪,好像被抽了一鞭子,但很快就变得若无其事起来。

  “你知道得太多了……even more how ……Law Enforcement Team 未必会找到亚德森岛来……”

  “等等!”

  他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疑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

  “这当然是因为……你没有我强啊。”

  Aaron 双目中冒着光。

  幻音之瞳!

  next moment ,他背上生出一对残破羽翼,从高高的城堡之上一跃而下。

  砰!

  查理曼恍惚当中,被一拳砸在脸上,打出老远。

  如果不是他身上一层scarlet 的外袍浮现,甚至可能因此被重伤!

  “快!”

  “放箭!”

  女大公发出一声尖叫。

  “你做了个错误的选择,女人……你竟然试图插手两位warlock 的决斗……”

  Aaron 叹息一声,伸手一抓!

  pu pu!

  一个个Knight 、包括女公爵体内blood vessels 炸裂,全部倒了下去。

  对面,查理曼站了起来,神情变得无比凝重:“正式warlock ?你们当初在欺骗我?!”

  他叫得很委屈。

  “白痴!组织给你画个饼,你还当真了﹖继承属于你的一切?等我老死再说!”

  Aaron 对此只有一个评价,身形再次冲锋。

  “腐蚀之箭!”

  查理曼飞快念诵咒文,一道dark green 的箭矢浮现,飞快向Aaron 射来。

  Aaron 在in midair 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进行闪避。

  但next moment ,这道箭矢竟然同样会拐弯追上了Aaron 。

  chi chi!

  无数充满腐蚀性的酸液,溅了Aaron 一身。”

  “成功了!”

  见到这一幕,查理曼脸上浮现出胜利者的笑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