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6

  chi chi!

  来自正式warlock 的腐蚀攻击,令附近不论土壤、岩石、还是树木都尽数腐烂,化为一滩滩粘稠的液体,一股难闻的味道蔓延开来,瞬间将周围改造成了沼泽地形。

  然而,在这一片人造的沼泽地形中,one silhouette 站了起来。

  “竟然使用了分散的技巧……小子,做得不错嘛……”

  嗤笑的声音传出。

  “impossible !哪怕正式wizard ,中了我的腐蚀之箭,也impossible ……”查理曼的声音带着极致的惊恐。

  next moment ,他看到漆黑的silhouette 从沼泽中冲出,手掌一甩,柔弱无骨般向他袭杀而至!

  “挡住!”

  查理曼周身blood light 爆炸,形成—袭猩红的长袍。

  但this time ,成鸟喙状的手掌,直接抓破了血色虚幻的长袍,落在查理曼身上。

  pu!

  他胸膛破开一个大洞,隐约可见正在跳动的鲜红心脏。

  只是一招,查理曼就被重创!

  Aaron 站立于原地,right hand 上一层细密的漆黑蛇鳞正在缓缓消退。

  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从破损处向内看去,隐约可见同样漆黑的鳞片。

  蛇鳞术!

  “这就是Level 1 warlock 的实力么?too weak ……”

  Aaron 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失望表情:“原本……我还以为你能给我更多的乐趣呢。”

  “cough cough !”

  查理曼还想说些什么,一张口,却只能吐出大块大块的血污:“你赢了……但你以为……你能拿到一切么……做梦!要知道……我最擅长的……还是诅咒学科啊!”

  查理曼手指沾着血迹,点在了自己脸颊的刺青上。

  ka-cha 、ka-cha !

  next moment ,那只他脸上的刺青蝎子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发出机械转动的齿轮咬合声,在他脸上的范围活动。

  “我——献上我的生命作为祭品,诅咒我面前的敌人!”

  查理曼神情狰狞,吐出最后的咒文。

  “曼宁!!!”

  weng weng!

  一个恐怖的诅咒形成了。

  作为一位诅咒师,最为恐怖的手段,毫无疑问是献祭自身生命,诅咒敌人!

  apart from this ,与敌人的距离,也会极大影响诅咒的formidable power 。

  而现在……这些条件通通都对Aaron 极其不利!

  在念诵出开启诅咒的单词之后,查理曼就低垂头颅,身上的Life Aura 飞快消散。

  不仅如此,他身上的血肉在一瞬间干瘪,化为一具干尸……”

  虚空之中,只剩下一只azure 的蝎子刺青。

  它似乎生活在虚空中,身上每一个关节都活灵活现。

  忽然!

  蝎子背部裂开,浮现出一只眼珠:“真是不错的美味……既然契约者献上了他的一切,我……曼宁之蝎,也将诅咒他的敌人……敌人是……唉?!”

  眼珠瞪大到极限,宛若见到了什么难以置信之物。

  继而,在Aaron 身上,一道又一道浓郁至极限的诅咒浮现!

  其中,既有着一个残缺女人的身形,也可以看到一条大蛇的鳞片痕迹……

  甚至,还有一双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残破翅膀,从两侧将Aaron 抱住,仿佛某种守护。

  “如此多……”

  “如此多的高位存在?”

  曼宁之蝎的眼珠忽然闭上:“我现在回去还行不行?”

  无论如何,这个诅咒对象,身上的情况太过诡异了。

  它有点想溜……

  至于与查理曼的契约?

  如这个人类当初也是靠着死皮赖脸才跟自己签订了诅咒契约,对自己的约束力并不大……

  而看这边的情况,哪怕壁虎断尾,也得溜啊!

  它只是一头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巫术生物,根本不想掺入这么多大佬的争夺中——会死蝎的!

  “不行!”

  next moment ,Aaron extend the hand ,抓住了这一只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蝎子:

  “你既然帮助查理曼诅咒我,就是我的敌人了,我为什么要放过我的敌人?”

  蝎子背部的眼珠转了转,发现一只灰色的喙子几乎抵住了自己的眼球。

  难以逃脱的感觉传来。

  它不由发出呜咽的声音:“我愿意认错……我愿意给出赔偿!”

  “我需要……一本介绍诅咒的籍,等阶越高越好。”Aaron 想了想,提出了条件。

  “这很简单……”

  曼宁之蝎立即挥动尾刺,一截尾巴掉落,在in midair 化为一本dark green 的典籍。

  每一页册,就仿佛直接用碧玉雕琢而成的一样,带着美轮美的感觉。

  而在册封面,则是有着一把赤眼蝎子形状的锁。

  “我们曼宁之蝎一族,是天生的诅咒生物…这一本《爱兰的诅咒之》,原本由一位高阶warlock 锁铸,后来被他的一位后人抵押给了我……”

  曼宁之蝎讨好地introduced 。

  “哦?不错!”

  Aaron 收下这本大部头:“我原谅你了……接下来,告诉我那个女人跟蛇的来历,你就可以走了……”

  “来历,来历?”

  眼珠忽然瞪大,里面满是血丝:“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

  危险的感觉传来,让Aaron 不由连退数步,放开了手中的蝎子。

  下一瞬,眼球膨胀至极限,其中无数血丝蠕动,宛若蚯蚓一般……最终……

  轰隆!!!

  一个恐怖的爆炸形成了。

  仅仅只是余波,就令旁边的古堡变成了废墟。

  “宁愿Avatar 死亡,也不愿说出那两个名字么?”

  Aaron 喃喃一声,撤走身上的蛇鳞防御:“看起来……我似乎好像大概,招惹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时间入夜。

  Aaron 直接离开了半废弃的古堡,来到另外一处湖边别墅度假屋。

  夜晚。

  灯火昏暗。

  他拿出《爱兰的诅咒之》,放在桌上。

  正当Aaron 准备打开这本诅咒之时,那一只dark green 的蝎子竟然活了过来,冲他挥舞着两只大整,嘴里si si 有声。

  “向我索要祭品?阅读此……每一个小时,就需要一个无辜者的纯洁灵魂?”

  Aaron 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对着红了眼的碧玉蝎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竟然敢勒索我?”

  劈里啪啦一顿修理之后,变得肿大了一圈、眼中red light 却消失小半的碧玉蝎子主动放开了尾巴,让诅咒之翻开,来到扉页。

  扉页之上,描绘着一位女性的素描像,所用线条很柔和,可以看出这位年轻女孩的美丽与健康。

  但next moment ,这张脸就活了过来一般,带着极致的惊恐表情:“救我……救救我……请你……”

  Aaron 面色不变,翻到第一页:“诅咒是warlock 八大spell 中的一类……属于相当mysterious 而难以掌握的类型……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是诅咒三大要素……”

  “在已知的诸多诅咒生物中,最为适合契约作为魔宠的是诅咒乌鸦与曼宁之蝎!”

  “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么?”

  Aaron 想到自己遇到的蝎子,感觉也就一般。

  他定定神,继续看下去,发现诅咒之术果然称得上诡谲,对于低于施术者的ordinary person 与warlock 学徒,几乎就是绝杀!

  甚至,可以using the weak to defeat the strong ,做到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比如查理曼的决死一击……好吧,这个是反例……

  “在众多的诅咒当中,以放弃生命为代价,施展出的诅咒,是最为恐怖的一种……”

  “但还有比生命诅咒更加terrifying existence ……”

  一行又一行文字,从dark green 的页上浮现而出,甚至不断往下渗出鲜血。

  “诅咒与位格相关……”

  “有的高位存在……比如Level 7 以上的warlock ……他们所待过的地方、他们所做过的事情……都有一定概率成为‘ceremony ’,让误入者受到诅咒……当位格达到Level 8 warlock ,这种概率就成为了必然!”

  “曾经,有一位Level 4 warlock 闯入了XXXX。.*彩.*好.*文@.*.*.**m.jhssd.cοm~~然后……他只支撑了十年,就在大量warlock 的围观中,化为了一滩脓血!”

  “遇到高位诅咒,根本无法解除……除非——以位格对抗位格!”

  Aaron 翻到最后一页,looked thoughtful 地摸了摸下巴。

  他有预感,自己可能遭遇到了高位诅咒!至于为什么还没死?

  这第一自然是因为封印给力。

  第二个原因,,大概是他的本质特殊?

  换成普通的warlock ,未必能在这一重重幻象中坚持几天!

  “有趣……有趣……”

  Aaron 合上诅咒之,被教训了一顿的Xiao Xiezi 立即用尾巴串起扣子,将整本封铵住。

  “真是个贪婪的little fellow 啊……胆子也很大。

  被他这么一吓,Xiao Xiezi 连忙又甩开尾巴,摆出一个你尽管看的姿势。

  Aaron slightly smiled ,调咒之上的内容很多,甚至根据它学习,普通innate talent 者都有可能走上诅咒warlock 的道路。

  但对于他而言,重要的资料也就那几句。

  其余的,都只能算一般,最多由于维度的不同,稍微有所借鉴一下而已。

  “高位存在留下的痕迹?”

  “看来……亚德森continent 被warlock 们放弃并不仅仅只有贫瘠一个原因?”

  Aaron 打了个哈欠,望了眼手背上的诅咒印记:“不过……我还有时间,再等等、再看看吧……”

  诅咒之上介绍了,大部分的诅咒,都是会伴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而缓慢削弱的。

  毕竟这里面有一个能耗的问题。

  而唯——种永不退转的诅咒,必然涉及Level 7 warlock 以上的存在!

  对于亚德森continent 上的ordinary person 而言,他们根本不知道正式warlock 代表着什么。

  也正因为无知,才可以过得很快乐。

  但对于那些warlock 家族而言,‘赫尔墨斯之翼’在他们心中的份量,已经被无限拔高。

  毕竟……-哪怕是最为强大的几个warlock 家族,也不过家族里隐藏着高阶

  warlock 学徒的Ancient One ,再靠着祖先制作的几件bloodline 道具,能勉强发挥出几次formidable power 很强的攻击罢了。

  他们平时甚至都极少出手。

  一位正式warlock ,完全可以横扫整个亚德森continent ,却在赫尔墨斯之翼上失手,这足以让他们调高这个组织的危险等级,甚至是畏惧、忌惮……

  但这—切Aaron 都无所谓。

  伴随着时间的更选,一年又一年飞快过去。

  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件major event 。

  米斯里家族的一位正式warlock ——都灵,回到了亚德森continent 。

  她已经活了很久,到了warlock 的手段也无法延长lifespan 的地步,只能回到故乡等死。

  而在听说赫尔墨斯之翼可能具有正式warlock 之后,这位老warlock 不顾身体老迈,在continent 上寻找Aaron 的踪迹。

  然后……她的计划很可耻地失败了。

  Aaron 直接avoid meeting somebody 。

  跟查理曼那个水货不同,都灵这个old woman 是活到了lifespan 大限的warlock ,不论willpower 跟战斗经验都丰富到极点,而在晚年疯狂之时,为了确保家族的地位,不论做出什么事来都很正常。

  因此,Aaron 选择了苟一把。

  然后,就等到了对Old Fang 死的消息。

  哪怕在这个消息传出之后,他也等了十年,然后才以赫尔墨斯之翼的身份出外活动。

  一转眼,五十年过去。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学徒选拔之日。

  一队队满载希望的carriage ,将一位位具备innate talent 的child 送到星之高地。

  而从airship 上,几位眼中带着好奇之色的warlock 学徒,也走了下来。

  “这里就是亚德森continent ,father 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么?也不怎么样啊?”

  一位black robe 学徒望着外界的风景,脸上闪过失望:“这空气中稀薄的混沌力量,简直让我室息!”

  “路易,你少说两句不会死。”

  另外一位穿着白袍,身材高挑的女学徒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我的mother 告诉我,来这里找赫尔墨斯之翼,那个组织拥有纯化我们身上嗜血狂鸟bloodline 的方法!”

  “我们的父母曾经做过名为demonhunter 的试验品,虽然后来成为warlock 学徒,恢复了生育力,但bloodline 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如果不能纯化bloodline ,我们一辈子也无法晋升正式warlock !”

  “我听你的,琳达!”

  另外一位胖胖的学徒道:“我们好不容易凑出船票,必须尽快行动……飞空艇最多等我们half a month !应该从哪里开始?”

  琳达slightly smiled :“关于这个,你们不必担心,我手上有赫尔墨斯之翼的联络方式!”

  “既然如此……”

  路易脸上浮现出意动之色:“不如我们……”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