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7

  第1127章 祭祀

  peng!

  距离星之高地不远的一个小镇中。

  琳达神情严肃,制造出一团烟花,在夜晚的空中炸开。

  这团烟花色彩绚丽,化为一只巨大的羽翼,让镇民们都兴奋地跑出来观看。

  “我……”

  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路易举起手:“我能不能说话?”

  旁边的Little Fatty 不由缩了缩头,琳达大姐头还是一如既往的暴力与terrifying 啊。

  之前路易学徒不过提议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然后就被大姐头fiercely 收拾了一顿。

  对方是幼年之时就主动要求进行demonhunter 试炼的ruthless ,配合所学的巫术,特别擅长近身战斗,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女。

  “说!”

  琳达此时已经换了一身white leather armor ,露出大量皮肤,看起来十分性感:“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没……没有!”

  路易连忙摇头。

  “那么……”

  琳达认真对这两位学徒道:“这片岛屿好歹也是我们祖先的故乡……再说,赫尔墨斯之翼组织对我们祖先有恩,如果能正常交易的话,就最好了。”

  “是是!”

  Little Fatty nodded 如同小鸡啄米,心里却在腹诽:“要不是你们猜测查理曼栽在亚德森岛,会这么客气?”

  作为当年同一批次的学徒,彼此之间自然有些联系。

  但这些人只知道当年查理曼成为正式warlock 之后就叛逃了。

  接着就不知所踪,没有消息……

  后来,才猜测查理曼逃回了故乡,但Law Enforcement Team 却根据Spiritual Imprint ,判定对方已经死亡。

  这就让这些学徒,对家乡充满了一种敬畏。

  毕竟,这是能令一位正式warlock Land of Death 。

  就在三人各怀心思之时,一层朦胧的雾气浮现,由远及近,将三人团团包裹。

  “这雾气不对劲!”

  琳达率先发觉不对,一抬手,一团狂风向all around 吹拂。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任凭狂风吹拂,这一层浓雾都凝滞不动。

  在雾气之中,有沙沙的声音响起,化为一道步伐。

  dong dong!

  dong dong!

  这脚步每一下都仿佛直接踩踏在他们的心脏之上,让这三个学徒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是谁?窥探之眼!”

  路易瞪着熊猫眼,looked towards 雾气之中。

  一只虚幻的眼球形成,长出翅膀,飞入雾气内部。

  fatty 知晓,这是路易成为中阶学徒之后,第一个选定的巫术,不说formidable power ,但绝对是运用最为纯熟的!

  但next moment ,路易就惨叫一声,捂住双眼。

  赤红的鲜血从指头缝隙中不断流出。

  “warlock continent 的人,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礼貌的么?”

  一名戴着黄金鹰身Banshee 面具,披着black robe 的男子,来到三位学徒面前。

  “是正式warlock !”

  琳达cried out in surprise ,直接收了武器:“我是琳达,向您致敬,先生……不知我们该如何称呼您?”

  她有着强烈的预感,面前这位先生,就是当初送他们的祖先去warlock continent 留学之人!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百年,warlock 学徒都会老死。

  但正式warlock 利用各种手段,让自己活个three-four hundred 年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

  “伱们直接叫我‘先生’就可以了。”

  Aaron 微笑回答。

  他最近心情不错,毕竟熬死了都灵那个old woman 。

  然后等到飞空艇离开,搞不好还可以去米斯里家族敲诈一番,获得都灵的一些笔记。

  哪怕对方有着仇恨,或者想要告状,那都是下个一百年的事情了……

  现在,又有这几个学徒找来,很显然,他们是来寻求bloodline 纯化的。

  “看得出来……你们身上都有嗜血狂鸟的bloodline 。”

  Aaron 接着道:“不用否认,在bloodline 之道上,我走得远超你们……”

  他随手一划。

  浓郁的雾气化为三只拟态的小型嗜血狂鸟,亲昵地停靠在了三位学徒的肩膀上。

  三位学徒……一动都不敢动。

  甚至Little Fatty 额头,还有冷汗不停流淌。

  这看似玩物的嗜血狂鸟,体内蕴含着恐怖的力量,宛若one after another 炸弹。

  一旦突然释放formidable power ,他们必然完蛋!

  这是威慑!

  路易更是吓得簌簌发抖,生怕之前的恶意被这位mysterious and unpredictable 的‘先生’发觉。

  那样的话,他就死定了!

  “先生说得是,我们为了追寻更高的bloodline 而来……特意带来了足够珍贵之物!”

  琳达率先开口,解开衣兜,将一枚怀表、一颗blue 表面带着波浪纹路的水果、半条满是鳞片残肢放在地上:“这是我的家族所能拿出的最珍贵之物,怀表是一件炼金item 、果实是‘尖啸果实’,属于少有的对正式warlock 提升willpower 都起效的魔药……最后的半条手臂,则属于一头强大的‘杂交百臂怪’……”

  Aaron 黄金面具下的目光one after another 扫过这三件item ,心中闪过一缕失望:“我说过……我喜欢关于诅咒的资料,或者high level Meditation Method ……”

  “抱歉!”

  琳达立即深深地鞠躬,让Aaron 看到了一片雪白的山峦起伏:“high level Meditation Method 是正式warlock 都很难接触之物……至于诅咒术也是极其高等的学科……”

  Aaron 摇摇头,looked towards Little Fatty 与路易。

  路易连忙上前,抖落出一小堆晶体:“先生……这是warlock continent 通用的‘血币’……足足有三千枚!”

  但Aaron 根本disinclined to pay attention to 他。

  这种scarlet 的晶币或许warlock 们很喜欢,但他在亚德森continent ,也根本花不出去啊。

  他looked towards 最后的Little Fatty 。

  fatty looked pale ,表情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将身上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乱七八糟的,一小堆血币、几本巫术笔记、一些杂物、甚至连pink 的内裤都有……

  Aaron 强行忍住捏死这个Little Fatty 的想法,在一堆杂物中扒拉几下,挑出来几张black 的书稿:“这些是什么?”

  “先生……这些是我从市场上收购到的,据说是来自古代warlock 的笔记残页……上面所用的是一种完全迥异于现在的文字,但我相信,破译之后一定能给我带来足够的回报!”fatty 连忙回答。

  Aaron 注视着纸张上如蛇一般扭曲的文字,略微颔首,将这几页书稿、路易的全部血币、以及那条百臂怪的手臂收了起来:“虽然你们的item 不是那么令我满意,但勉强还算有些价值,那么……我宣布,交易——成功!”

  他露出一丝微笑,手上忽然浮现出三滴血液,分别落入三位warlock 学徒的额头。

  ”Ah!”

  Little Fatty 立即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旁边的路易则更加不堪,直接昏迷了过去。

  只有琳达还勉强保持着站姿,但状态也很不对劲,她的头发尽数转为赤红,不断向外渗出血液……

  等到片刻之后,Little Fatty 爬起来之时,赫然已经瘦了一大圈!

  琳达把玩着自己赤红的发丝:“这是……”

  她的声音原本带着一点粗粝,这是她最大的遗憾。

  但此时,琳达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甜美,如同百灵鸟一般。

  “嗜血Banshee 是正式warlock 级别的monster ,在纯化你们体内bloodline 的同时……会带来一点身体改造,这是很正常的现象。”

  Aaron 轻笑一声:“庆幸吧……你们不需要像其它学徒那样燃烧life force ,刺激bloodline 跃迁,如今限制你们breakthrough 的,唯有意志的强度!你们晋升正式warlock 的难度,比其它学徒要低一半,这是我给予你们的馈赠!”

  “感谢您的慷慨,先生!”

  琳达连忙带头躬身。

  “好好干,等到下一个百年,我希望还能见到你们与我交易。”

  Aaron slightly smiled ,转身消失在迷雾中。

  他早就为这些人准备好了一切。

  兑换嗜血Banshee bloodline 之后,还有high level Banshee bloodline 、顶级Banshee bloodline 、Banshee 之王bloodline 、次级赫尔墨斯bloodline 、正统赫尔墨斯bloodline 、精炼赫尔墨斯bloodline ……

  每百年花样翻新,保证能可持续收割韭菜,持续上千年!!!

  ……

  “果然……是传说之中的《伊波菲斯之书》!”

  别墅内。

  Aaron 望着在火焰灼烧之下,black 书页上不断游动的字母,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如果不是诅咒之书上提到过这本笔记的部分特征,他也不会辨认出来。

  《伊波菲斯之书》在传说中是一本厄运之书,它的主人屡屡遭逢厄运。

  因此,也被看做一种特殊的诅咒。

  属于一般正式warlock 绝对避之不及的存在。

  但Aaron 纯属债多不愁。

  此时,他正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地解读上面全新的文字:

  “高阶Meditation Method ……关键还是要追寻冥想的本质与根源……warlock 的根源在bloodline ,在于虚空中的混沌力量!”

  “那么……混沌又来自何处呢?”

  “如果将混沌视为另外一个位面,或者巨大的辐射源……我们又该怎样更好地吸纳混沌的力量?”

  ……

  在这几张残页上,虽然没有记载完整的高阶Meditation Method ,但提出的思路令Aaron 感觉很有新意。

  “这本书的主人,绝对是一位高阶warlock ,开创的Meditation Method 也极其强大……”

  “如今的warlock continent ,当真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啊……”

  想到这段时间搜集到的情报,Aaron 也不由感慨。

  black robe warlock 与red robe warlock 的战争,持续了一百年也还没有结束,因此这次学徒又是不论innate talent 高低,只要有aptitude 就照单全收。

  并且,各种资源都相对开放,只要有功勋就可以兑换。

  战争带来的,是原本顽固的各阶层被打破。

  纵然fatty 那样的a nobody ,都有可能在市场上淘到好货。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被坑死。

  总而言之,许许多多的a nobody 死在战争中,但混乱是一把梯子,也让少数底层人获得了向上攀爬的机会。

  “我不想要这个机会……”

  Aaron 吐槽一句:“apart from this ……战争的引子……竟然是发现的乌洛波warlock 遗迹……”

  “那个遗迹当中,或许有什么巨大的秘密……”

  “但我肯定不会去闯的……”

  “希望有一天,我不会说真香。”

  Aaron 叹息一声,将《伊波菲斯之书》收起来,放入一个金属匣子。

  咔哒!

  金属匣子之内,原本的诅咒之书立即仿佛活了过来一样,上面的蝎子锁眼睛冒出red light ,似乎对于多了个住客很不满,但看到Aaron ,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啪嗒!

  关上匣子之后,Aaron 揉了揉眉心,准备去检查一下那条百臂怪的肢体。

  但next moment ,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Aaron 神情一凝。

  他在这里,并没有布置守卫与侍女:“是谁?”

  没有回应。

  寂静的黑夜之中,一阵强风忽然吹来,将蜡烛熄灭。

  all around 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而在黑暗当中,一尊血色的女人雕像,瞬间出现在了Aaron 的书房内。

  si si !

  地板之上,一条蛇道清晰地浮现而出。

  “该死!”

  Aaron 面沉如水,望了眼自己的手臂,只见倒三角形的印记,已经开始模糊……

  “赫尔墨斯之鸟乃吾之名!”

  Aaron 高喊一句,in the sky 飘落下大量羽毛,似乎要组成一双翅膀,将他守护在内。

  这是他一直在研究的Level 1 巫术——鹏羽之守护!

  next moment ,雕像与巨蛇通通disappeared ,书房还是跟之前一样,连蜡烛都没有熄灭。

  “幻觉么?都已经能影响现实了……”

  Aaron 感觉有些牙疼:“这些诅咒与Evil Thought ,必须全部消灭掉了……”

  ……

  half a month 之后。

  别墅大厅内。

  一处祭坛已经改造完成。

  为了凑足其中的材料,Aaron 甚至不得不冒险跟那些warlock 家族做了一笔交易。

  好在结果终归是好的。

  他表情严肃,一丝不苟地点燃了位于祭坛角落的四根蜡烛。

  “四象ceremony 法……其中一根蜡烛代表我,另外三根,分别代表三大高位存在……”

  “特么的我不管了,你们先分个你死我活吧!”

  想到这里,Aaron 不再犹豫,开始祭祀。

  他皮肤之上,鲜红的羽纹一根根浮现,虚空中仿佛有大鸟飞过的阴影投下……

  Aaron 调动了赫尔墨斯之bloodline ,以一种鸟叫般的语言念诵道:

  “赫尔墨斯之鸟乃吾之名,噬吾之翼以驭吾心!”

  这是赫尔墨斯之鸟bloodline 的最大用处,沟通某个冥冥中的根源level existence ,然后献祭!

  熊熊!

  祭坛之上,代表赫尔墨斯之鸟的蜡烛疯狂燃烧,火焰带着血色,隐隐组成一扇门扉,在等待祭品。

  “祭品,身体的一部分么?”

  Aaron 带着胸有成竹的笑容,上去一步,breathed deeply 。

  He……tui!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