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1128

  第1128章 bloodline (6600 6800补)

  scarlet 的门扉一滞,宛若凝固。

  虽然作为高位存在,未必理解人类吐口水代表着何等侮辱之含义。

  但高位存在也根本不在乎这些。

  它们只是凭借情绪与ceremony ,乃至虚空中自动散发的信息,就能本能分辨Evil Thought 。

  而Aaron 这个举动,代表他的恶意已经不加掩饰了。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this time 献祭ceremony 失败了。

  不仅失败,甚至还彻底惹怒了赫尔墨斯之鸟!

  这个卑微渺小的存在,完全玷污了它的bloodline !

  砰!

  scarlet 的门扉炸开,one after another 鸟形阴影从门扉中扑出,漫天的black 羽毛落下,宛若下了一场黑血。

  “鹏羽之守护!”

  Aaron 身体周围同样浮现出一圈防御,却无法在这种巨大的backlash 中支撑太久。

  even more how ……

  scarlet 的门扉被撑开、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蓦然扩张至极限!

  两只狰狞的pitch black 鸟爪,已经扒住门扉,一左一右地拉扯,将门扉扩大……

  仿佛在门后,正有一头huge monster ,想要将它的真实躯体延伸过来!

  高位存在破界降临!

  这种事情曾经在warlock continent 之上发生过几次,每一次都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导致古代warlock 大部分灭绝!

  毫无疑问,Aaron 是在作死。

  单独面对一位高位存在的愤怒,哪怕Level 4 、Level 5 warlock ,都要大祸临头!

  “很好……我喜欢你的愤怒!”

  Aaron 望着这一幕,脸上却浮现出微笑。

  他忽然放开防御,让漆黑的羽毛落在自己的身体上,主动承受了这来自bloodline 本源的诅咒!

  pu!

  Aaron 表情一变,直接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

  这些鲜血在in midair ,就化为red 小鸟的模样,对他发起了攻击!

  这是他本身的赫尔墨斯之鸟的bloodline 造反了!

  原本,他还算赫尔墨斯之鸟的眷顾者,毕竟对方赐予了他祭祀的权柄。

  但此时,伴随着赫尔墨斯之鸟诅咒他,他体内的bloodline immediately 造反!

  “warlock 就是这点不好,面对bloodline 本源,一点抵抗之力都没有。”

  “与bloodline 结合太深,关键时刻就会变成桎梏!”

  Aaron 吐槽一句,忽然低下头,fiercely 一口咬在自己的左手手背之上。

  那一道原本就模糊的印记瞬间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si si !

  si si !

  地面之上,不知何时涌出大量鲜血,正在腐蚀着落下的羽毛。

  而虚空之中,似乎有一条python 正在游弋,对方天生就能穿梭空间……

  Aaron 直接破坏封印,释放了传说之蛇,以及自己晋升之时所感受到的幻觉诅咒!

  在他身上,one after another 扭曲的蛇鳞浮现出来,all around 还蔓延开血色的纹路……

  这一刻,Aaron 放开了所有限制。

  原本在他身上积蓄、压制的所有高位诅咒,一起爆发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脸上反而带着一丝笑容,整个人再也没有多少Life Aura ,宛若一具尸体那样倒了下去。

  这是Aaron 最近才开发出来的巫术,将only one 点精神深藏,与长生者的本质结合。

  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成为战场,那就隐匿掉自己,让这三大高位存在的诅咒拼个你死我活再说!

  唯有高位诅咒,才能对抗高位诅咒!

  ……

  砰!

  Aaron 一头栽倒在地上,宛若一具死尸。

  而in midair 的羽毛一滞,继而数量变得更多,一根根封锁虚空中的巨蛇。

  巨蛇也not to be outdone ,一口吞下了大量的羽毛……

  它们正在以Aaron 的身体为战场,开始新一轮的争锋。

  Aaron 的身躯之上,一粒粒肉色的瘤子长了出来,表面还带着诡异的花纹,纷纷炸裂,流淌出腥臭的液体。

  他的blood vessels 仿佛变成了无数小蛇,在蠕动、在狂舞……

  但这些对Aaron 都似乎没有丝毫影响。

  仿佛……他真的变成了一具尸体。

  恐怖的影响还在向四面辐射,如果不是Aaron 早就搬迁走了附近的居民,恐怕会造成极其惨重的伤亡。

  即使如此,这片地区成为未来的禁区,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最终……

  虚空中的蛇影一口吞下了猩红的女人雕塑。

  刺啦……它的身躯之上,蓦然肿起无数鼓包,一只只女人的手掌伸了出来。

  虚空中的赫尔墨斯之鸟长鸣一声,无数血液、无数阴影、无数飞羽浓缩、凝聚……与门扉之后传来的一块血肉融合,化为一头残破的漆黑大鸟。

  大鸟扇动羽翼,与传说之蛇争锋……

  无数羽毛、鳞片洒落……

  ……

  Aaron 的意识陷入一片纯粹的黑暗中。

  他在藏匿自己的主意识同时,就主动封闭了与外界的一切信息交互。

  否则的话,他的意识早就被三大高位诅咒争锋的余波撕碎了。

  “按照我之前的计划,再加上后来的本土资料……这个计划的success rate ,在九成以上……”

  “当然……高位存在的力量并不平衡,因此可能留下一个尾巴……”

  “比如……a certain 诅咒残存下来,甚至吞噬其它诅咒,导致变异?”

  他的意识在模拟将会发生的情况,并对此做好准备。

  终于……

  设定的时间到了。

  躺在地上的‘人形’蓦然睁开双眼。

  “cough cough ……”

  Aaron 想要发出声音,却只能发出沙哑的音调,他的声带大概已经坏掉了。

  而all around 的环境一片狼藉,不论木板、还是stone pillar 子……都显得虚幻而斑驳,仿佛经历了古老时光长河的冲刷与baptism 。

  Aaron looked towards 自己的身躯,发现已经异常残破,少了一条胳膊,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流血的破洞、长出腐烂的恶疮……

  “诅咒之间的交锋,看起来异常惨烈啊……”

  他心中苦笑一句,正准备念诵咒文。

  si si !

  忽然,虚空之中,一条巨蛇游弋了过来。

  它身上鳞片散乱,遍布伤口,无数蛇鳞化为光点消散。

  不仅如此,一只眼睛还被鸟喙啄瞎,腹部宛若被某只大手撕开一个大洞,看起来异常之凄惨。

  “最终的胜利者,竟然是传说之蛇的诅咒么?”

  Aaron 心中只浮现出这a single thought ,就看到面前的残缺大蛇张开bloody mouth wide open like a sacrificial bowl ,一下就将他吞了进去……

  ……

  光!

  无穷无尽的光!

  于光辉之中,Aaron 睁开双眼。

  他仿佛看到了一条不断冲刷的光之河流,也看到了河流之中,一条正在追逐某座宫殿的庞大蛇影……

  他看到了无数光辉溢散,化为one after another 流星,向不同的维度、world 激射……

  他看到了一条横亘诸多维度,长着九颗脑袋的巨蛇……

  就在他思考这些意象分别代表着什么之时,一种强烈的失重与下坠感传来。

  Aaron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所处位置,还是之前的亚德森continent 。

  “cough cough ……”

  他感受到压抑,双手猛地一撕:“咦?我的手?”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我的声带、伤势,都复原了……这是经历了高等恢复的效果么?”

  Aaron 望着地面,发现身上赫然被撕下来一层蜕皮。

  他似乎comprehended 某种蛇蜕一般的技巧,可以通过蜕皮恢复各种伤势,甚至……摆脱诅咒!

  想到这里,Aaron 不由扫了一眼attribute 栏:

  【姓名:Aaron (佐罗)】

  【innate talent :immortality 】

  【年龄:510】

  【bloodline :传说之蛇?】

  【Meditation Method :莫比乌斯之蛇(1/10000)】

  【Level 1 巫术:匿命术、蛇蜕复原术、蛇鳞术、石化之瞳……】

  ……

  “我的bloodline ……”

  他喃喃一声,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经历一番乱战之后,赫尔墨斯之鸟与蛇之母黯然出局,最终的传说之蛇也变得无比残破,行将消散,不得不与他形成共生关系。

  然后,化为了他的bloodline !

  “传说之蛇的bloodline ,必然比赫尔墨斯之鸟high level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bloodline 之中,直接觉醒high level Meditation Method 的!”

  没有错,略微检查一番之后,Aaron 就明白所谓的‘莫比乌斯之蛇Meditation Method ’,绝对是high level Meditation Method !

  这在warlock continent ,都是几乎没有听说过的事情。

  “赫尔墨斯之鸟bloodline 被替换掉了……甚至连我的bloodline 巫术都发生了改变?”

  “传说之蛇的bloodline 么?”

  既然能存活至最后,代表它必然比赫尔墨斯之鸟更强!

  “并且……bloodline 内部蕴藏的意志也残破了……日后我未必还会再受到bloodline 本源的桎梏。”

  想到这一点的Aaron ,eyes immediately 变亮了起来。

  斩断bloodline !

  warlock 的追寻,就是靠近本源!

  而在靠近本源之后,还想拥有自主意志的warlock ,必然要走打破桎梏的道路。

  他却在Level 1 warlock 的时候,就完成了这一切。

  三大高位诅咒互相吞噬、抵消的巧合……加上他本质特殊……以亿万分之一的概率,达到了这一点!

  “接下来……总算可以放心提升bloodline 了。”

  传说之蛇的bloodline ,Aaron 早有研究,是类似概念的生物。

  能生活在口口相传的传说与故事当中。

  也就是说,只要还有人记得传说之蛇的名声,它就永远不会消亡,哪怕死了也能诡异复活!

  这种bloodline 能力,实际上异常强大。

  Aaron 通过融合残破的诅咒,获得了传说之蛇的bloodline ,必然也有相关能力。

  “很好……这是一个很适合当Demon prostrating on the ground 的innate talent ……”

  “apart from this ……我还有high level Meditation Method ,这些岁月一直蹉跎的进度,终于可以提升了……”

  Aaron 颇有些感慨地看着附近残破的环境。

  最终,他还是离开了这里。

  ……

  数日之后。

  一处black 的城堡内。

  Aaron 随意书写出一种跟蛇一般的子母文字:“蛇之母……失败者?!”

  “赫尔墨斯之鸟……食物?”

  这是他从bloodline 中找到的一点残破信息,或者说本能。

  自己一想到那两大存在,bloodline 中就浮现出相应的单词。

  “这么看起来……这蛇之母真惨……似乎已经失败了?”

  Aaron 倒是知晓,到了高位格的层次,很难完全死亡。

  蛇之母还残留着影响,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倒是赫尔墨斯之鸟……绝对是at the peak period 的monster ,居然也只配成为食物么?”

  “不愧是传说之蛇bloodline 的源头!”

  Aaron 摸了摸下巴,很有些兴趣。

  他想到了breakthrough 正式warlock 之时,可以通过燃烧life force ,实现bloodline 的跃迁。

  那个技巧其实很简单,只是消耗lifespan 很严重而已。

  但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的顾虑,身上bloodline 造反的可能也很小。

  “值得作为一个课题研究……但不建议立即尝试。”

  Aaron 静下心来,选了个自己最舒服的姿势躺着,开始运行Meditation Method 。

  莫比乌斯之蛇Meditation Method 最关键的,就是想象一条超越空间,首尾相连的循环之蛇。

  只要第一次构筑成功,甚至能continuously 地提升与tempering willpower ,跟永动机一般,相当挑战warlock 们的三观。

  但Aaron 知晓,到了更高位格,你就会发现,什么公式、定理……都是用来打破的。

  越不合常理的情况,越有可能发生!

  永动机不现实?

  那只是认知还未曾到达this step ,仅此而已。

  “那么,first step ,先构建willpower 长蛇!”

  Aaron 在意识中冥想诸多bloodline rune ,共同组成一条蛇的形态。

  相比于bloodline 之种只需要九枚rune ,这条意志之蛇起始就需要一百枚rune 以上,难度远超从前。

  但Aaron 无所谓,只要能看到进步,他就能每天冥想,尝试入门。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多年……

  任凭warlock continent 如何波诡云谲,warlock 之间的战争如何惨烈,都与Aaron 没有丝毫关系。

  这一日。

  他脸上泛出喜色:“终于……入门了!”

  在Aaron 意Sea of Consciousness 中,一条由rune 组成的长蛇正将身体弯曲成一个莫比乌斯环的样式,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weng weng!

  这个扭曲之环一旦形成,Aaron 就感觉身体一震。

  他的willpower ,开始坚定而缓慢地上涨起来。

  虽然幅度很微弱,但配合无限的时间来看,就极其恐怖了。

  并且,这道莫比乌斯环还在不断tempering 他的willpower ,让他的意志变得更加纯粹……

  “这么下去,不需要多久,我就可以晋升Level 2 warlock 了……真是不容易啊。”

  “didn’t expect ……我需要的高阶Meditation Method ,最终还不是从学徒手中交换到,而是以这样一种unimaginable 的姿态,来到我的手中……”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