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2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第219章 子嗣(求月票)

  Aaron sneered ,并未回答。

  哪怕是拒绝的话语,可能在对方手中,都会被扭曲成为某种契约!   林中仙女缓缓转过身,现出宛若仙女一般的身段,以及一张黑洞的面容。

  在原本应该是五官的位置,林中仙女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深邃恐怖的黑洞,就仿佛被某人生生挖去了一大块!

  有甜美的声音,继续从黑洞中传出:“这里是——神子Land of Death ……曾经有人间王者,与司岁‘破晓’签订下契约,他将奉迎伟大的Holy Son 降临尘世……但最终那位王者却违背了约定。”

  说到后来,林中仙女的声音已经变得无比怨毒:“此地……承载着神子扭曲诞生的怨恨!祂就在那里,就在天上!”

  Aaron subconsciously 地抬头,看到了迷雾散开,那一轮purple 月亮的本体。

  不!   悬挂于半空之中的并非purple 月亮,而是一枚宛若婴儿般蜷缩着吮吸大拇指,在母体中沉睡的胚胎。

  那枚胚胎早已死亡,却又诡异地存活着,处于一种非生非死的状态,散发出邪恶堕落的terrifying 气息,内中闭上的双眼似乎随时都要睁开。

  “光明之子被死亡篡夺……祂已经非是光明之子,而是厄运之子,是堕落之子,是死亡之子!”

  林中仙女嘶哑着嗓音,以Spirit World 语诵念着咒文一般的内容。

  致命的高阶mysticism 知识宛若毒素一般,要侵入Aaron 的Spirit Physique 。

  对于许多非凡者而言,这种太过高阶的知识,就是剧毒、就是污染!   没有了身体防护的Spirit Physique ,可能仅仅只是听到这里,就会疯狂与mutation !   不仅如此,在林地当中,阴暗的角落内,呜哇呜哇的婴儿啼哭声次第响起。

  一只只Aaron 曾经消灭过的幼小怪物在地上攀爬、汇聚……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Aaron 。

  “宝贝们,再见了!”

  但Aaron 充耳不闻,微笑着摆摆手,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污染与疯狂的影响,又扫了一眼in the sky 诡异的胚胎之后,抓着布鲁斯的身形缓缓消失。

  ……

  雅楠小镇。

  “想引导我去看那头神孽的具体形态,然后让我崩溃、发疯、失控?hehe ……我可是曾经直视过【猩红造物主】的人……怎么可能被这种小场面吓到?”

  Aaron 的Evil Spirit 抓着布鲁斯,将他丢进火车站,自己回到了车厢。

  车厢内。

  Aaron 的身体缓缓睁开双眼:“这就是此地恐怖的源泉么……”

  “与‘破晓’签订契约的人间王者……听起来像是太阳王亚瑟,他最终违背了契约……看起来似乎还引动了其它司岁攻击‘破晓’,导致神子降生的计划失败,诞生的是一头神孽?还很快就死亡了?”

  “从那胚胎给我的感觉上看……应该有‘Red’ 与‘Dark’ 、‘冥’的影响在内。”

  “‘曜’是很容易转化成‘Dark’ 的,具体可参考造物主诞生【Dark Sun 】,神子因为死亡堕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同理,通过死亡转化出部分‘冥’,也很正常……”

  “但‘Red’ 就不太正常……或许可以通过这些,猜测出帮助亚瑟,阻挠‘破晓’计划的那些存在?”

  “这场司岁间的战斗,应该发生在Spirit World 中……最终,神子处于半生半死的状态,完全偏离了原本的‘曜’之途径……而受祂影响,那处Spirit World 彻底固定下来,与现实中的雅楠小镇位置重叠?”

  “雅楠小镇原本没有什么特殊,只是刚好在那时候对应Spirit World 中的特殊区域,然后就沾惹了特殊……”

  “之前我对付的婴儿怪物,以及林中仙女……应该是受到‘厄运之子’影响,所诞生或者被转化的Spirit World 生物?”

  Aaron slightly nodded ,感觉自己的mysterious 知识又增加了。

  他闭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下。

  至于布鲁斯?   他需要在冰冷的地面上好好冷静一番。

  ……

  翌日。

  上午八点。

  温暖的阳光洒落。

  “阿嚏!”

  布鲁斯打了个喷嚏,抱怨道:“Aaron ……你怎么能让我这个好朋友在冰冷的候车室地板上躺一夜?我感觉我已经感冒了……我需要去看医生。”

  Aaron 懒得理他,不过还是问道:“你昨晚还有什么记忆?”

  “我……我似乎做了个很美的梦,有森林、马戏团、仙女……”

  布鲁斯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

  Aaron 摇摇头,彻底不想说话了。

  如果布鲁斯是被那一位司岁子嗣的力量污染,他反而会挺开心地去薅一把那位子嗣的羊毛,以‘虚妄之灵’施展净化,分离出足够强大的力量。

  ——纵然比不上‘藏骸主’的terrifying ,那位子嗣之力,也必远超‘长生者’!   结果……布鲁斯就跟普通醉汉一般,muddleheaded 地渡过了一晚上,反倒是一根毛都没掉!   而自己这个监护人,反而还要去Spirit World 劳心劳力地去营救对方,结果除了一点mysterious 知识外一无所获。

  真是怎么想怎么有些不爽!

  或许是Aaron 的态度吓到了布鲁斯,对方在后续的车程中一直保持着安静。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天我们就能到达普尔茅斯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Aaron 这才缓缓开口:“我会陪你去找到那位‘科尼利·厄斯’先生,然后我们就应该分别了。”

  “Aaron ,谢谢你,你永远是我的朋友!”布鲁斯眼中浮现出感动之色:“另外……听说普尔茅斯的房价与物价都很昂贵,你能借我点钱么?teacher 的现金遗产都拿去自费出书了,我还为此补贴了不少……”

  “布鲁斯……你再这样下去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

  ……

  一番戏谑打诨之后,Aaron 掏出一个silver 小瓶,从中取出净化后的灵粉,再次封闭了房间。

  与此同时,他从怀里取出一只肉色的口袋,从里面continuously 地掏出一件又一件工具。

  “咦?这似乎是自带空间的Divine Rare Item ?”

  布鲁斯eyes shined :“teacher 说……它们十分罕见。”

  “是的,它叫做‘肉食者的行囊’!”

  Aaron 回答道:“可以装很多东西,出门挺有用的。”

  布鲁斯恍然大悟:“难怪我看你没有多少行李,真是方便啊。”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