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23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第230章 哭泣之刃(为月光下的撒旦Alliance Leader 贺!)

  ‘Dark’ 由‘曜’堕落而来,蕴含着堕落、黑暗、腐化等领域。

  诅咒偏向‘Dark’ 之领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思考了一番之后,Aaron 取出工具,准备开始制作一件Divine Rare Item 。

  作为一位‘铸物者’,如今的他不仅汲取‘曜’之spirituality 的速度大大加快,同时还可以在铸造这个过程中,更加领会到‘曜’之造物的意义。

  甚至,在铸造一些材料之时,还可以从其中汲取纯粹的‘曜’之spirituality 。

  Aaron 将其称之为‘沾油水’,如果被其它‘工匠’知道,必然是要眼红到发疯的。

  毕竟,对那些‘工匠’来说,铸造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更不用说从中得到纯粹spirituality 的好处了。

  ‘每锻造一件Divine Rare Item ,‘铸物者’就会变得强大一点…直至第三原质的尽头。’

  ‘阻挠我的,从来都不是spirituality 的积累与疯狂隐患啊……’

  Aaron 一边叹息,一边将几件黑曜石一般的晶体放入研钵,磨碎之后,让星星点点的powder 洒落在干枯手爪之上。

  根据他的spirituality 直觉,这是最好的融化材料的办法!   zi zi !

  那些漆黑的powder 落在干枯手掌之上,顿时钻入被撕裂的伤口,生出宛若淤泥一般的污秽之物,渐渐布满整只手掌。

  与此同时,有大量的白烟散发而出,在淤泥包裹中,手掌的皮肉与skeleton 开始溶解,只留下一些纯粹的东西。

  “接下来……是打造承载的匕首,以ceremony 驱动spirituality 与匕首融合……”

  Aaron 喃喃自语中取出铁块,用纯白火焰直接将其融化,注入模具内。

  最终,他描绘ceremony ,将从干枯手掌内析出的暗red 晶体以及匕首雏形放在仪轨的两个核心,念诵无形咒文。

  匕首的刃面之上,渐渐攀爬一丝丝暗red 的纹路,宛若血槽,又好似mysterious 的rune ……

  于此过程之中,Aaron 也感觉到不对。

  一种mysterious 的影响,似乎正从那手掌遗留物之中散发出来,慢慢盘踞到他身上。

  “诅咒么?我喜欢……可惜不是司岁级别的。”

  Aaron 吐槽一句,在自己的spirituality 视觉中,可以看到一丝丝black 铁锈,已经缠绕在自己身上,甚至在尝试污染自己的spirituality !   ‘换成其它工匠,或许真的有可能栽了……’

  Aaron 嘟囔一句,耳边似乎浮现出模糊而朦胧的低语。

  “如果将疯狂分级的话,先是幻听、然后是幻视、继而人格变化,情绪暴躁或嗜血,这可以分为隐性与显性,毫无疑问,显露出来的更加危险,可以毫无负担地在公开场合破坏一切……然后是fourth stage ,彻底人格分裂、继而Fifth Rank 段,完全疯狂……直至最终的毁灭一切、毁灭自己……”

  “这么看起来,我才刚刚精神失常,算是1st Stage ……这诅咒就这点formidable power 么?”

  Aaron 瞥了眼ceremony ,没有去管融合中的匕首,而是闭上眼睛,尝试占卜这道诅咒。

  到了第三原质阶段,他的占卜能力又有增幅,已经不限于灵摆与抛硬币这种直觉占卜了,可以看到更多!   ……

  古老的祭坛、破败倒塌的宫殿……

  光阴斑驳,仿佛隐藏在历史长河中的古老宝藏……

  一只长着厚厚体毛,如同大猩猩一般的手掌,忽然按在了祭坛之上。

  继而,一道伤口自手掌之上浮现出来,从内里流淌出充满恶臭的堕落之血……

  一滴滴血液流淌在地面,内里似乎包含着mysterious 的符号,共同组成了一篇以Spirit World 文书写的密传……

  ……

  “这诅咒……似乎来自一处Ancient Ruins ……衰亡之血?!”

  Aaron 缓缓念诵着自己占卜获得的关键词,回忆着见到的一幕幕。

  “从建筑风格来看,是法布里王朝之后,黑暗混乱年代的,有一种混乱与堕落的风格……”

  “我跟克拉克做朋友那么久,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学到的,至于具体年份,就真的无法考证……”

  “但是……从那一份‘衰亡之血’中,我居然得到了残缺的‘Red’ 之密传……塔莎要是知道,肯定觉得亏死了。”

  Aaron 手上inheritance 众多,是肯定不会觊觎trifling 一篇残缺的密传,但这并不妨碍他浏览一番,增益自己的mysticism 知识。

  【密仪——利刃ceremony 】

  【赤红流淌于我blood vessels 内,令我的表皮洞开,形成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灵与肉从伤口处流淌而出,濒临死亡之际,我才能看到更多……】

  ……

  “算是比较profound 的知识了,涉及生与死?”

  Aaron 抚touched the chin ,望着逐渐完成的Divine Rare Item 匕首:“嗯……我感觉这个ceremony 效果,能变得更加完善一些……并且,缠绕在我身上的诅咒,似乎也可以利用……”

  想到就去做!   Aaron 是相当有行动力的人,立即开始念诵尊名,summon 出‘虚妄之灵’!   在Spirit Physique 的视角中,他可以清晰看到自己身上缠绕的铁black 痕迹。

  “净化!”

  Aaro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鼓动起‘秘源之力’,将这些铁black 驱逐出来,化为纯粹的污染结晶。

  “如果是在平时,这是十分优秀的弹头材料,不过现在么?”

  Aaron 伸出虚幻的双手,宛若抓住了无形的诅咒,往密仪上一按!   wu wu ~   匕首之上,血槽与纹路齐齐蠕动,发出哭泣一般的声音。

  有两行血色的液体,宛若泪水一般,从刀刃之上落下。

  “‘哭泣之刃’!”

  Aaron 回归身体,握着这柄匕首,为它的握把缠绕上一层层细麻绳,并按照个人喜好在护手上增加了一些装饰。

  “嗯,在我所见过的非Ordinary Level 诡物之中,它算是最强的那一类了,虽然只能在近战中使用……”

  “它有两个负面效果……其中一个是我故意缠绕上去的诅咒。”

  做完这一切之后,Aaron 拿出‘罗伯茨的神strange insect 箱’,让一只只宛若蜘蛛一般的小虫爬出,从门窗缝隙间爬了出去,在阴暗里、角落中、树梢上、下水道内,组成了一张侦查网。

  “那个塔莎如果要谋划我,必然会追踪……她大概率在材料或者盒子上做了手脚,可以追踪到我。”

  “希望能早点来。”

  Aaron 简单洗漱一番,倒在床上,陷入沉睡。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