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4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第419章 开启(1000加)   “我已知晓……诸史非是浅薄之物!”

  “我已知晓……多重历史亦有其帷幕!”

  “我已知晓……门,就在此处!”

  马塞以咏叹的语调,用Spirit World 语高声念诵着赞美诗。

  灰褐色的array 不断闪烁,于太阳落山之际rays of light 达到极盛,在ceremony 核心的祭品位置,一件又一件普通非凡者求而不得的珍贵材料接连融化,就连历史碑文表面虫豸般的文字都在不断游走蠕动。

  无数的rays of light 与钴blue 的雾气结合,笼罩在作为‘道标’的柯妮身上。

  所有‘诸史研究会’的成员都能感觉到,那里有一扇无形之物,是他们毕生的追求,却偏偏看不到具体形态。

  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令他们weeping bitter tears 、哀嚎不断……

  纵然马塞这位非人,此时也流下了眼泪,精神不自觉变得癫狂,高声叫道:“诸史之秘,吾已尽知,如今便是开门之时!”

  Aaron 叹息一声。

  这时候,就需要他这个ceremony 辅助者、‘守门人’出场了。

  ‘守门人’守护的就是‘多重历史之门’,他们有守住大门,维护历史,不让人冒然进入等职责在内。

  当然,作为看守者,也可以监守自盗,让‘多重历史之门’显形!   他的spirituality 涌出,勾动了array 的最后一笔。

  钴blue 的雾气翻滚,从柯妮小姐的身上,忽然满溢出一种无可名状的光辉。

  凡人的眼眸难以捕捉这色彩,它已经超越了人类视觉能感受的光谱范围!   或者说,它是在这一重历史之中,从未出现过的rays of light !

  这莫可名状的rays of light 渲染了整个array 、渲染了虚空、渲染了那些信徒的眼眸……

  狂信徒们泪流满面,他们愿意抛弃自己的一切,放下财富乃至生命,只为寻找到真正的历史奥秘。

  现在,历史的隐秘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以一种可以理解的色彩与方式,勾勒出他们无法想象的瑰丽画卷!

  one after another 光球自无可名状的光中跃出,其中宛若有着无数半透明的虫豸爬动、抱团……

  诸多不知名色彩的光球fuse together ,化为了一扇略带些灰black 的大门。

  ——‘多重历史之门’!   在一位‘守门人’的引领与ceremony 双重作用之下,它直接展露于尘世,展露于诸位非凡者面前!   ‘如果这扇门不出现,那只有能看见它的我,以及本来就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柯妮小姐能穿过它,抵达诸史之间的缝隙……’

  ‘现在,我让它出现于尘世,代表所有看到它的人,都可以穿过它,抵达诸史!’

  Aaron 警惕地扫了一眼马塞与其它邪信徒。

  并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有些非凡者的疯狂已经无法控制,特别是在这种毕生追求的目标就在眼前之时。

  幸好,‘诸史研究会’在对抗疯狂方面还算妥当,并未出现不顾一切的疯子。

  或者说……那样的疯子无法出现在今天这种场合,早在first round 的筛选中就被剔除出去。

  Aaron 上前一步,双手做出推门的动作,以Spirit World 语念诵:“我已知晓——诸史之隐秘、world 之运转、门扉的开启……所有一切,都与世外之神相关!”

  在他做出这个动作之后,那一扇由概念升华为实质,naked eye 可见的‘多重历史之门’,蓦然开启了一道缝隙!   ……

  当‘多重历史之门’现世并开启的那一刻。

  格拉斯顿,医院。

  博纳德缓缓从一间high level 特护病房中走出。

  他刚刚探望了受伤归来的琳达,对方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但精神方面实在令人担忧。

  作为总督府high level 官员,博纳德已经尽自己一切努力为琳达找来了治疗者,可惜大多收效甚微。

  而对方想要寻找的那一位名为‘杰克’的医师,已经确认失踪,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月光旅馆’,根据Lady Boss 的供述,对方购买了大量野外探险工具,大概是想要深入雨林进行一次刺激的冒险。

  “唉……”

  想到这里,博纳德就不由深深叹息。

  纵然是非凡者,深入危险雨林之中遇到生命威胁的可能也很大!

  并且,一次探险没有几个月甚至半年是不用想回来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琳达要求,还有那位钢铁大亨也如此保证,他并不太相信一位第三原质的非凡者能有多么神奇的治疗ability 。

  apart from this ,this time 行动也不能算顺利,不仅没有获得宝藏,反而放出了一条恐怖的羽蛇。

  作为土著崇拜的Totem ,那一条羽蛇可能会成为某一座土邦的庇护者。

  一位‘冕下’级battle strength 加入土著阵营,给总督府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

  还有探险squad 的覆灭、成员的抚恤金、反抗军的反应……

  这一切都让总负责的博纳德感觉焦头烂额。

  就在这时,他的表情骤然变化,从怀中摸出了一只古朴的铜怀表。

  这怀表造型粗糙,表面甚至有了铜绿的侵蚀痕迹,打开之后,可以看到里面原本固定的指针正在unnaturally 抖动着。

  “有隐秘结社举行了大型的mysterious ceremony ……直接扰动了历史?”

  博纳德的目光一瞬间变得极其危险。

  在尘世中,一些大型ceremony 虽然完成条件与步骤都极其艰难与苛刻,但效果也非常恐怖,甚至可能干涉the entire world 的进程!   英维斯调查局就曾经击破过一个大型结社——‘飨宴之母’教团举行的超大型ceremony ——‘祭月之仪’!   据说,如果当时那个大型ceremony 成功,可能会直接导致尘世中的阴性力量占据主导地位,从而改变the entire world 所有人类以及所有动物繁育后代的性别选择——导致所有雌性诞生率直接翻倍!   而ceremony 效果,能持续上百年!

  从那次以后,王国对于大型ceremony 都十分警惕,甚至有专门的Divine Rare Item 检测。

  这只怀表,就能敏锐察觉到历史的变迁,是针对那些‘秘’结社大型ceremony 的‘地动仪’!   博纳德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严肃:“快!回总督府对策室,我要知道所有‘秘’之结社的动态……那群疯子在擅动历史!”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