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807

  “今日官家圣寿,还请了Poor Daoist 前来,Poor Daoist 无以为敬,便以交梨火枣为贺Aaron 当着满朝文武百官,不慌不忙地取出一枚枣核、一枚梨核,丢在地上ka-cha !

  那枣核竟然直接裂开,生出根须,深深扎入土里。

  不多时,一株小树破土而出,不断生长、开花、结果满树果实累累。

  而旁边的梨树也同样如此。

  “道长竟然真有Divine Ability ?
  官家揉了揉眼睛,亲自走下玉阶,抚摸着果实,面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而比他更加难以置信的,是那些佛道之人。

  “怎么可能?Dragon Qi 镇压之下,怎么还能殿前演法?”

  一位daoist 惨叫一声,吐出三a mouthful of blood ,满脸三观崩坏的表情。

  另外一个Great Buddhist Monk 表现稍好,但手中用力过猛,也扯裂了手中的佛串,大量佛珠落地四散。

  这本是极为失礼之事,放在之前,早就有文官跳出来弹核了。

  但此时,这些文官一个个同样跟癞蛤蟆一样,张大嘴巴,无所适从。

  虽然他们同样很喜欢谈玄论道,但有朝一日,道法真的现世之时,又全部都傻眼了叶公好龙,莫过于此!
  “官家这时候,Aaron 的声音仍旧在继续:“此交梨春花秋熟,其皮微青,内肉为白azure 为木,white 为金。青白一体,是为Heaven and Earth 阴阳相交相生.因此能治百病。

  火枣色为赤红,Five Elements 属火,内肉为黄,得土之德,最是补益元气,包治外伤,

  长久服食,能延年益寿。

  “真是如此?打官家听到延年益寿,眼睛都亮了。

  毕竟他本来就好求仙,此时终于见到一点希望,如何能不心花怒放?

  纵然是其它aristocrats and nobles ,听到能延年益寿,哪个不是眼睛发亮?

  “若不信,官家可以试试。

  Aaron 摘下一枚火枣,递给官家。

  “官家absolutely 不可。

  童京收敛惊容,站了出来:“若此道士投毒·“那便先让个小Court Eunuch 试试,不就知晓了么?力Aaron 胸有成竹地道。

  “既然如此…”
  官家挥挥手,自然有一名小Court Eunuch 上前,用匕首割破自己手掌,令血流如注。

  这小Court Eunuch 显然也是个狠角色,为了博上位,伤口割得极深。

  “这枣子,就赐了你吧。

  官家略微颌首,将火枣交给小Court Eunuch 。

  “谢官家赏赐。梦小Court Eunuch 叩首,吞下火枣,旋即表情一变,望着自己的手掌。只见那上面的伤口处,竟然在飞快止血,两边血肉衍生,弥合在一起,令伤势恢复如初。

  他吓了一跳,又举着手掌,给官家与大臣、佛道都看了。

  一时之间,厅堂之上,尽皆沉默。

  “官家!
  片刻后,一名red robe 大员站了出来:“官家臣为天下社稷,请斩此Monster Dao !官家若不从,臣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官家脸上有些恍惚,但摆手劝道:“何必如此”

  “官家,官家啊治国之道,在于德而不在于术啊…官家如此,会让天下人心寒的啊,老臣无能,只能以死谏之!”

  这Civilian Court Official 发了狠,不断拿头磕着地面,不多时就额头见血,深可见骨。

  “臣请斩此Monster Dao !”

  “臣附议!

  “附议!”

  一时之间,群臣汹汹,竟然比之前声势还要恐怖。

  官家又looked towards Aaron ,只见其风度不改,似早已胸有成竹一般。

  望着那火枣与交梨,他咬了咬牙,让Aaron 献上一枚火枣,吞了下去。

  霎时间,一种松快的感觉便充斥全身,宛若生锈机件重新上满了润滑油,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

  官家闭上眼睛,似乎在回味这具身体年轻之时的活力。

  片刻后,官家睁开双眼,终于有了决定:“传旨…册封Void Spirit 子为通spirit essence 妙daoist 冲和殿侍辰!”

  “官家?”

  那满头鲜血的Civilian Court Official 顿时dumbfounded 。

  Aaron 望着这一幕,心中则是冷笑。

  明君或许会与民休养生息,但若是发现自己的政策动摇了统治根基,便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止步,就是这个道理!

  Aaron 也是看到此点,特意加上了“延年益寿的说明!

  对于一位昏聩之君而言,纵然天下再乱上一点,又怎么比得上自己的长生重要?

  这就是人性阴暗所在!
  “Poor Daoist 领旨谢恩!
  多日筹谋,为的就是这一刻!
  Aaron 施施然行礼,精神注意到面板。

  【气数点+!】【Sword Controlling Art 解锁!】

  ’果然.混入体制之中,进步最快啊daoist 位比正Grade 5 ,虽然只是散官,但也不差了…这还只是第一波,日后只要我官职还在,大松Imperial Court 还在…每日都可以获得一定气数点。这波大赚!
  千秋宴后。

  童京出了园林,满脸忧色,
  忽然,前方走出来一位紫袍道士.
  “原来是紫石真童京表情不变:“官家宠信通spirit essence 妙daoist ,你们柒明道紫石道人其须皆紫,生有异相,此时却打了个稽首道:“花开花落,本是常理…若有真道人来接替我崇明道,Poor Daoist 必退位让贤,但那位daoist ,着实一言难尽”两人并肩而行,童京suddenly asked :“你们道人真的无法殿前演法?
  “自然无法,Dragon Qi 之利,枢密使岂会不知?梦紫石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那Void Spirit 子如何办到,Poor Daoist 也着实无法理解但假的或许还容其立足于朝堂,真的却非要杀之不可须知能殿前演法,便能殿前弑君!!

  童京step one stopped ,身上似有murderous aura 一现,又道:“这话…你这old facetious 之前怎么不说?”

  “官家正沉溺于长生之望,此时说没什么效果,不如留待日后让官家自己想清楚。

  紫石道人叹息一声:“其实Dragon Qi 反制,反而令道人无法以道术迷惑君心,是好事这Void Spirit Monster Dao 一出,天下就此多事了。”

  “你们道家,真的无法炼出长生药?”童京城狐疑问。

  “自然不可,为官员延寿都是难如heavenly ascension ,为True Dragon 延寿…”紫石道人连连摇头。

  前朝大之君,也有不少好immortal dao ,想要求长生,甚至为了长生药穷搜天下,制造承露台,搞得民怨沸腾,最后反而早死暴毙!
  甚至大明国祚都因此短了不少。

  珍珠笑得有些勉强,她是极聪慧的女子,知道面前这道长有了官身,又得了天子赏识,是要一飞冲天的节奏。

  日后往来皆权贵,门房比Grade 7 。

  自己一个卑贱之人,如何还能靠近侍奉?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就是心如死灰。

  “还愣着做什么?”

  Aaron 白了珍珠一眼:“Poor Daoist 不耐俗务.那宅中一应事务,都要你处置。

  珍珠豁然抬头,眼中都有了些泪花…“女人啊。

  Aaron 笑着摇摇头,回到自己房间,打开包裹。

  此时屋子四面封闭,他也不怕暴露什么,取出一柄self-protection 的匕首。

  这匕首长不过一尺,刃柄很短,刃身闪闪发亮,带着血槽,边缘更是已经开锋。

  “Sword Controlling Art ,去!”

  此时,伴随着Aaron 一指,这一口小匕首顿时飞了起来,初时还摇摇晃晃,继而就变得稳定起来,在房间中化为一stream of light ,发出嗖嗖的风声。“这Sword Controlling Art ,我熟啊毕竟当初在cultivation world ,也是玩Flying Sword 的。

  演练片刻之后,Aaron 一掐secret art ,满意地收了Divine Ability ,让匕首落在自己面前。

  “所以响御什么剑?从流体力角度来说,御针承伤力最大Aaron 当决定,明日就让珍珠去买些合用钢针来,重新拾起自己东土斗法不败之美名!
  此世道法…或许也该了解一出,不过从Poison Dragon 子的表现来看,恐怕直接承伤少还是以dressed up as God, playing the Devil ,乃至风水堪典,看相功类居多…

  这种情况下,重御创之术的Aaron ,说自己first under the heavens ,斗法不败,当真没有人能反驳!

  继当初界举打山敬老院,脚踢海幼儿园之后,他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一个太平间!

  在这个太平间中喊一声自己斗法first under the heavens ,没一个敢喘气的!
  “安全方面考虑好了之后,接下来则是扩大收益的问题daoist 之后,就是Imperial Teacher 了Aaron 摸了摸下巴,感觉似乎…也不太难嘛。

  只要打倒崇明道,就差不多了。仁到时,凭借自己的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再笼络一批权贵,就是手拿把掐的事情。

  不是我太强,而是敌人太弱啊…道门Golden Core ,竟然连给权贵延寿都难以办到…这特么还是pill concocting 么?简直丢了咱们Pill Refinement Master 的脸!

  翌日。

  官家起身,脸色红润,让一名宫女在旁边帮他梳头。

  “官家…官家忽然,这宫女的手有些抖。

  “出了何事?
  官家frowned ,这宫女立即跪了。

  哪怕再怎么宽仁的皇帝也只是对统治阶级的士子而言,其它宫女Court Eunuch 还是想杀就杀的。

  她连忙叩首,说道:“恭喜官家,贺喜官家,官家身上出祥瑞了啊!”

  “哦?

  官家之前还有些迷糊,但此时仔细看着copper mirror ,忽然眼神一动。

  他四十来岁,已经比较老了,国事操劳,早生华发。

  但如今……那丝丝白发竟然尽数转为乌黑!

  不仅如此,想到自己昨夜连御三女,恢复年轻之时的勇猛,更是不由心中火热。

  当然,官家也知道,道士能炼出一些摧残元气的medicine pill ,强行透支未来。

  因此,他直接道:“召太医!”

  Imperial Hospital 的宫太医立即到了,给官家诊脉。

  片刻后,他同样露出惊容:“官家大喜脉象沉稳有力,之前许多痼疾也都尽去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