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809

  
  郭京,北宋末年一尤卫小卒。

  金兵围攻京城之时,同知枢密院孙傅读丘溶《感事诗》,其中有郭京、杨适、

  刘无忌之语,于是就四下寻访。

  郭京趁机称自己身怀道术,能施展‘六甲法’,若召集数千‘六甲Divine Weapon ’,必能退敌,钦宗及孙傅等均深信不疑,乃授以官职,并赐以金帛数万…结果么……

  自然是一地鸡毛,全是笑话。{现在轮到Aaron ,也不知道别人还笑不笑得出来。

  翌日。

  荒唐一宿的Aaron 来到了艮岳行园。{在入口亮明身份之后,他立即就被马公公请了进去,由此可见官家长生之心是多么急迫。

  行走在园林之中,几个文官似乎刚刚结束召见,正在往回走。

  见到Aaron ,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怒火。

  “Monster Dao !”

  一名官员愤恨cursed 。

  Aaron 表情不变,只是问道:“此人是谁?”

  不等马公公回答,那文官就直接道:“本官侍御史钱天如!你待如何?”

  “不错不错,甚是刚烈啊。”{Aaron nodded ,径自走了。

  剩下几個文官则是道:“天如兄…你一身是胆,我等佩服!”

  “Monster Dao 就是Monster Dao ,还ignorant and incompetent ,不读史书本官昨日听闻官家赐予宫女,这Monster Dao 竟然直接就淫乱宫女……若他是真道人,便该自宫才是!”

  钱天如愤恨道。

  周围人面色各异,也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乃至嘲笑。

  皇帝赐道人女子,这事前朝大明就有。

  太祖起家之时,十分宠信一位道士,后来得了天下,开始刻薄寡恩,对臣子多有试探一-以二宫人赐之,道士遂自宫’!
  更前朝的大圆,同样也有例子,甚至主角还是一位丘姓的道脉之主!

  《弇州山人续稿》记载一-圆太祖以宫墙赐,逼使污之,道士乃自刃其势,

  以示不得污。《茶香室三钞》则记载:“圆太祖尊礼道士,欲妻之以Princess ,遂自腐以告绝,其日乃十月九日”

  当然,道士们绝对认为是污蔑的。

  特别是圆朝之时的道主,据说当时都七八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有能力?

  必然是scholar 泼的脏水无疑!

  scholar 著书立说,最喜欢歪曲事实,这也是天下皆知。

  不过,一些道士画作,又特别喜欢将道士画得beardless white face ,一点都不符合古代审美宛若个宦官Court Eunuch 。

  当然,画师大多也是文人,因此可能同样还是scholar 的污蔑!

  但谎言说多了,这些文官自己就先信了。

  所以如今官家以宫女赐Void Spirit 子,Void Spirit 子敢不自宫,就是大逆不道!
  “daoist ?”

  马公公此时已经跟Aaron 走远,突然看到Aaron 走路一个踉跄,不由好奇问道。

  “没…没啥!”

  Aaron 摆摆手,眼中闪过一抹凶光:‘靠…didn’t expect 此世竟还有如此典故?这官家莫不是在消遣我?’不对…官家大概不知情,他还想长生呢……这提赐宫女之人,

  其心可诛啊!
  in this brief moment ,Aaron 深深望着宫廷,感受到了某个群体的强大。…

  外结党羽,内交宦官,竟然能影响皇帝决策!当然,皇帝也只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影响了也就影响了。

  “真正恐怖的集团……甚至都不结党……而是天然形成的利益团体,甚至都没有专门的领袖,比如资产阶级消灭一人容易,消灭一个团体也勉强可以办到,

  但要消灭一个阶级,何其难也?”

  “这就是grandiose ,大势所趋吗?”

  Aaron 感受到了地主阶级的强大压迫,心中不由冷笑:“总有一日,掀翻了this world 让你们也见识一下Poor Daoist 的真颜色!”

  此时收敛心神,跟着马公公来到之前宴会的宫殿内,就见到那两株仙树已经被妥善保护了起来,殿堂内站着几十个Armored Soldier ,目不转睛地瞪着仙木,生怕有丁点闪失。

  官家穿了一身常服,站在火枣树前,神情怔怔。

  “Poor Daoist 見過官家。“

  Aaron 單手结印,行了一个道礼。

  “daoist 来了。

  官家脸上泛出喜色:“你说……为何朕无法摘得仙果?”

  Aaron 上前一步,望着满树的火枣,said with a smile :“官家当然也可摘得仙果,只是仙果失效,代表天意不喜,因为官家身边有小人啊!

  旁边,马公公都惊了!
  他震惊的不是这个道士不上眼药,在皇帝身边,各种上眼药、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告状的海了去了。

  能活到最后的,都是真正的Demon prostrating on the ground ,expert expert 高expert !
  他震惊的是…Aaron 这给人上眼药的技巧一着实是低劣到惨不忍睹啊!

  马公公都恨不得亲自上前做个示范一看到没有?告状不是这么告的!
  要悄无声息间夺人性命,甚至都不能让皇帝与别人发现你在给人上眼药,这才是泼脏水的highest realm !
  但官家next moment 就问了:“小人是谁?”

  “侍御史钱天如!”

  Aaron 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就是要这么硬来!

  反正话就撂这了,这个什么御史与长生,自己选一个!
  官家只是犹豫了一瞬,心中天平就有了倾斜。

  对于皇帝而言,Court Eunuch 不过家奴,而官员稍好一点,那也是自己养的狗跟猪!

  自家的猪,肥了杀一头吃吃,那叫事么?

  至于钱天如?
  自恃清正,对谁都敢乱吠,也是该敲打一二。

  当即就道:“传旨.钱天如殿前失仪,连贬Level 2 ,外放为县丞力大松一直善待官僚,轻易不动杀心。

  這实际上的确很有好处,毕竟得了士人之心,统治便可稳定。

  “是!”

  马公公躬身领旨,心中什么念头都没有了。

  看看…这就是得宠daoist 之威,哪怕人家泼脏水技术再差又如何?

  官家愿意相信、愿意让步啊!

  只是如此恃宠而骄,圣眷若在还好,若一朝圣眷不在…马公公心中暗自摇头,虽然打定主意不能得罪这位通spirit essence 妙daoist ,但也不想掺和太多。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这样的人,必不能长久的,迟早会被体制吞得连渣都不剩!

  毕竟,纵然Emperor ,也不能do as one pleases 呢!

  。 本文来源:www.123ds.org 。转载请注明出处。。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