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bulation of Mysteries Chapter 935

  蜀山府。

  Emei 山。

  this mountain 风景秀丽,绵延不知几许,山林青翠,Immortal Qi 缭绕,盛产黄精茯苓人参等spiritual medicine 。

  更有采药人与樵夫,言之凿凿地宣称于this mountain 中见过immortal ,偶尔可见飞腾的sword light ,由此吸引了不少江湖Young Hero 、文人墨客……前来求仙问道。

  奈何…其中overwhelming majority ,都是在深山老林中逛了许久,然后covered in dirt 地出来,甚至被豺狼虎豹吃了。

  Emei 山脚。

  一处山村,炊烟袅袅升起。“玉哥儿,又去打猎啊?“

  几名Fang Family 老者坐在自家的青stone platform 阶上抽着旱烟,见到Aaron ,laughed 地打着招呼。

  他们这一支,百年前由Fang Family 祖先“方乐水′带领,来到Emei 山脚定居,顺利躲过了连绵兵灾。

  如今,外界又有新朝鼎立,全面进入盛世,Fang Family 也人口繁衍,形成了一个村落。

  方玉就是在这个村Central Plains 生土长的child 。

  “是啊!“

  Aaron 穿着兽皮鞣制的衣物,背着一把牛角弓,微笑着回答。

  既然决定要伪装身份,他就在很认真地扮演着这个角色。

  进入深山之后,他选了一佃方向,就开始跋山涉水。

  毫无疑问

  他看似无意中追逐猎物而选择的方向,就是前往Emei 山山门的路径。

  在Emei 山脚扎根百年,若说还摸不到Emei Sect 山门,就是个笑话。

  两日一夜之后。

  Aaron 已经看到了一座山峰,其顶映着morning sun ,宛若黄金铸就,all around 弥漫着一圈白雾。

  隐隐间,竟然弥漫出青紫之色。

  “Emei 万佛顶”

  Aaron 心中自语一声,却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靠近,都impossible 真正到达那座山门。

  因为那一圈白雾,深入之后,就是Emei

  造的两界十方微尘大阵!号称this world 第一大阵!

  此阵号称能refining Primordial Spirit ,曾经有一位Primordial Spirit Level 的demonic path 巨擘攻打Emei ,都被困入阵中,生生refining !

  毕生cultivation base 乃至长生,都付诸东流!

  Aaron 装作根本对Emei 山没兴趣——般,in the vicinity 开始打猎。

  数个时辰之后,jungle 中。

  嗖!

  他弓箭一发,顿时射中了一只野兔。

  就在Aaron 过去拾取猎物之时,他豁然抬头,就见到有两rays of light one after the other ,又入了Emei 。

  “是immortal 呦!”

  他傻傻张大嘴巴表演,心中却自语一句:“又见到了一次,今日运气不错”

  在Aaron 心中,早有一张统计表,罗列着这些年见到的Emei sword light !

  “算算频率,Emei 大概每隔三四十年,就会招收一批Disciple ,如今也when the time comes 了?“

  ”不过,现在就要我亲自上么?”

  “还是保险一点,将那几个尚算可以的Fang Family 孩童想办法送进去,先探探路再说其它?“

  Aaron 想了想,暗自做下决定。

  数日之后,带着满满的收获,Aaron 回到了Fang Family 村。

  “玉哥儿……正好,族里要开祠堂呢,快去吧!“

  一名正在洗衣的妇女,连忙喊了一声。

  “many thanks !”

  Aaron 塞了—只里予又鸟过去,先回家方放了猎物,这才施施然前往祠堂。

  方氏祠堂!

  几位族老神情凝重,将一面stone tablet 上的红布扯开。

  stone tablet 之上,赫然铭刻着一位位方氏祖先之名,最开始的,赫然是“方乐水”!

  “行礼!“

  一名族老大声宣布。

  “这么每次给自己上香,感觉不廷奇圣的”

  Aaron 混在clansman 当中,汀元了1区次祭,等到散场之时,就有两个小不点跟了

  上来。

  方玉不过是个十六七的少年,these two people 更小,在十四五岁左有,一个眉眼稍粗,相貌憨厚,名为方镜。

  另外一个眼珠溜溜乱转,带着一股机灵劲,名为方晓龙。

  此时都缠着方玉,热切地叫着big brother 。

  “两个小馋鬼,这是在馋我烤的肉了吧?”

  Aaron laughed ,带着两人回到家中,就烤了一只野兔,来款待这两小孩。

  方晓龙啃着一只前腿,吃得满手是油,叫道:“玉哥儿……我跟你一起上山学打猎如何?你教我打猎,我以后天天孝敬您

  “haha …山中可是危险得很啊,不说那老虎野猪跟狼…还有许多说不清的东西,比如……妖怪!“

  Aaron 灌了一口黄皮胡户中农天,1分了擦酒水道。

  “山里面,真有妖怪?“

  方镜瞪大眼睛。

  “当然有……比如那老龙潭附近,就有一头蛤蟆,长得跟磨盘一样大,我跟你们说,这必然是成了妖!”

  Aaron 似乎醉意上涌,指手画脚地比划:“可absolutely 不能去啊!”

  “当然……”

  方晓龙与方镜将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

  方晓龙却又问了一句:“既然有妖,为什么咱们村子一点事都没有呢?”

  “这你还不懂?因为Emei 山上,有immortal

  啊,你们就没听家里人说过看至到男sword light 飞过么?immortal 道场在此,什么妖怪敢放

  肆?“

  Aaron 说了这一句,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方晓龙与方镜对视—限,彼此都看到了brat of common origins 的作死兴奋之眼神。

  翌日。

  丛林中。

  “晓龙,我怕!“

  方镜吞了口唾沫,望着茫茫树海,有些害怕。

  他们两人偷偷溜出家门,想看一看那磨盘大小的蛤蟆,以及immortal 。

  “不要怕,老龙潭我去过。”

  方晓龙吞了口口水,背上还有从方玉big brother 家“借”来的牛角弓:“想必也没什么危险……并且,如果能碰到immortal ,说不定还会收我们为disciple 呢?“

  这却是Aaron 经常在他们耳边说某某人被Sword Immortal 路过,看重aptitude ,收为disciple ,将Sect 基业、以及漂完的小巾木者1的a人故事。

  久而久之,这两少年就信以为真了!

  若不是有我一路为他们驱赶wild beast ,都死了不下十回了。’

  Aaron 躲在一边,心中相当无语:“不过……也是时候安排一场fortuitous encounter 了吧?‘

  想到这里,他暗暗洒出一点饵料,正是根据诱妖谱中推演而来的驱虎方!吼吼!

  方晓龙与方镜晕头转向,在丛林中早已迷路。

  忽然,前方一阵恶风袭来,跳出一头吊睛白额的大虎!

  “老……老虎!”

  方晓龙吓得直接软倒在地上,声音都变得结巴起来。

  “快跑!”

  方镜连忙上前,抓着方晓龙的的手臂要拖他,又如何拖得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