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昼夜过去。

武烈与惊鸿还在comprehend sword intent ,依旧没有丝毫复苏的迹象,但在金茧中的墨月族black skirt 女子却是率先的复苏了过来,整个人显得是无比茫然,可是当见到武烈的瞬间,却是显得无比激动,便是要扑过去。

“定!”

“你这一扑不要紧,武烈就要跟你Yin-Yang 两隔了,is it possible that 我救你一次,却还要我在救武烈一次吗?”

“他在comprehend 规则的重要时期,不要去惊动他,苏醒的越迟,那么好处就越大。”

“有望法则First Realm Great Accomplishment ,至少也能晋升十五阶中后期。”

Gu Huang 一言定住了black skirt 女子,神情弥漫着一丝笑容,指间又是浮现出了一根香烟,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吞吐了起来。

“你……是武烈的Little Junior Brother ……”

墨月族black skirt 女子看着Gu Huang ,沉默了许久许久,最终才肯定的出声。

“你……”

Gu Huang 神情一凝,眸光变的无比惊骇,但瞬间又是恢复了如常,可内心如同翻起了stormy sea ,她为何会知道自己,凭她的cultivation base 断然impossible ……

“我沉睡了很久很久,但在未来的a certain 时间线,我被你救了。”

“看来那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存在的。”

“Gu Huang ,谢谢你,又一次拯救了我。”

black skirt 女子表现的很是平静,因为她清楚梦境都是真实存在,并不是虚幻的臆想,因为武烈的Little Junior Brother 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而且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就是Eight Desolates 之一。

“didn’t expect ,真是didn’t expect ,你的意识竟然从未来回归了。”

“按照未来的关系,我应该尊你一声sister-in-law 。”

“不过请恕小弟得罪了,我想亲自看看你sister-in-law 你的灵魂有没有被人做手脚,经历过未来的事情,那么你也应该清楚究竟有多危险。”

Gu Huang 掐灭烟,一步踏足到了black skirt 女子面前,他不相信有人的意识能够横跨三个架构,降临到未来a certain 时间线,Great Qin Empire 是钧祖弄回来的,难保没有与钧祖同first class 级的存在,能够在她的身上动手脚。

“尽管施为,我也不想被人控制。”

black skirt 女子很是坦诚,因为她很清楚面前这个Gu Huang 有多强大,真要做些什么simply 是挡不住。

Gu Huang 一指印入black skirt 女子眉心,辣鸡system ,心灵之光,寰宇之种,七绝Celestial Maiden ,各自分化出了一缕精神附在Gu Huang 心灵之光内,彻底去探查black skirt 女子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真另意志,生命印记,但任他们再三窥视,从里到外看了个清清楚楚,可依旧没有半点被做过手脚的痕迹。

“Husband ,查她的命运线,因果线,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古爷,女皇Your Majesty 说的没错,不仅要查因果律与命运线,还要查他的过去三生,将她的底细彻底挖出来。”

“查!”

七绝Celestial Maiden ,辣鸡system ,寰宇之种,都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各自施展手段去查black skirt 女子的一切。

无论是system ,七绝Celestial Maiden ,都是堪比这一架构下的诸祖,荒Old Demon 更是半步超脱,而寰宇之种就更别说了,代表着寰宇之树,也就多元Supreme 的道与理。

“奇怪,Husband ,命运线与因果律很正常,没有一丝偏离。”

“古爷,本system 窥视了她的过去,甚至源头都追溯到了第一架构,确实没有半点问题。”

“不用查了,这世上还没有那个生灵,能够躲过吾的窥视。”

“是吗?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ah! 若是有问题的话,那就不是问题了,我们查不出来那是正常的,恰恰就证明了被做手脚了,至少是那两个人其中之一。”

七绝Celestial Maiden ,辣鸡system ,寰宇之种都不觉得有问题,可是荒Old Demon 却一口咬住有大问题,宁可小心一些,也不能fall in the sewer 。

“古爷,怎么讲?这似乎根本没道理ah! 什么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你说的那两个人现在还没超脱呢?”

“辣鸡system ,你懂个锤子,真正的超脱者,架构与权限能够影响他们吗?一念过去,一念未来,我这么说并不是无的放矢,这里是属于3rd 架构,我的归来是诸祖血骨铺筑的路,但你彼岸之海对面……”

“古爷,impossible 吧!如果本system 是彼岸之海那边的supreme existence ,本system 绝不会在她的身上动手脚,因为太弱小了,根本与我们抗衡不了。”

“辣鸡system ,说你愚蠢还真不是一般的愚蠢,就因为她太过平常,甚至都未曾在任何一个关键的时间线中出现,这样才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就算是被注意到了,都会subconsciously 的忽略,但是你得结合情况,具体看看究竟因为她发生过什么事情?”

“卧槽!古爷,本system 明白了,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ah! 因为她的身死,武烈一夜white hair ,跟帝brother 斗了无穷岁月,甚至连带着Martial Ancestor 也入了Thirty Three Heavens ,要知道Martial Ancestor 可是诞生于Eight Desolates ,也是Human Race 的一份子……”

“辣鸡system ,现在你明白了,simply 不需要她在历史中出现,只要她死了就能引发一系列的变故,Earth 上有一句话,蝴蝶煽动翅膀能够引发一场龙卷风,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钧祖能把Great Qin 送回来,你敢保证没有一些old monster 偷渡回来了,不过到也不用担心了,命运已经改变了,按照原来的轨迹,应该是惊鸿被镇压,然后是指控帝,但现在……”

“古爷,你的话不无道理,但本system 想知道背后黑手的布局被破了,那么他会不会跳出来,”

“不会,辣鸡system ,一个合格的老阴比,绝对不会亲自上阵,除非是exhausted one’s limited abilities ,要么就是奸计得逞,不然绝不会跳出来的,至少换我布局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出来,不过他不出来,我就逼他出来。”

“古爷,你想在呢么干?”

“辣鸡system ,其实很简单,我们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一个本该死才能发挥作用的人,必然有人不会想让她活着,就算她现在活过来了,那么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弄死,而她必然只有死在帝brother 的手上,才会真正发挥效果。”

“古爷,本system 还是没懂,究竟要怎样?才能真正……”

“辣鸡system ,听不懂就别听了,给我shut up 就好。”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Gu Huang 退出了心灵之光,挥手抽取了black skirt 女子的一滴True Blood ,当成就是重新凝聚了另一道black skirt 女子,同时就在black skirt 女子的耳边低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