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2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沐沐……竟然死了!”

“this poor monk 来迟一步,来迟一步ah! ”

“究竟是谁在干涉……沐沐死了,那么一切的走向都是即将不同,一颗重要的棋子落幕了。”

这一刻,枯木Master 的silhouette 浮现而出,八十年不见依旧还是那副模样,手捧着一本经书,显得是颇为惊骇感受着眼前的一切。

沐沐不应该这么早死的,她可是代表着那个秘密最重要的棋子之一,可是现在却被奇迹之主吃掉了。

一定是有人强行干涉,但谁能无视沐沐自身的命格,那可是代表五大不可言喻……

一念刚至,枯木a mouthful of blood 狂喷而出,瞬间封闭了自己的五感,不敢在窥视任何的秘密,也不敢念及任何的存在。

涉及那first class 的存在,根本是不可思,不可想,不可念,也不可语的交锋,既然沐沐已经死了,那些存在都没有降临,足以说明达成了某些协议。

难道真正的交锋现在才开始吗?

最后的二十年,谁能问鼎Peak ,拿到那个秘密。

“Amitabha !”

“Senior Brother ,很久不见了,你一向可好。”

此时,一道身穿雪白僧衣,清俊儒雅的青年僧人浮现,赫然就是无尘世尊,或者说就是了尘Master 。

“了尘,是你!”

“你来做什么?this poor monk 与你已经再无瓜葛。”

“莫非你想破坏约定,代表Celestial Court 与地府来战争吗?”

枯木看着了尘的silhouette 降临,面孔浮现出了几分的戒备与警惕,可以说是死敌也不为过了,曾经的西天Spiritual Mountain 二祖,可是如今却早已经分道扬镳,他是毁灭佛陀,而了尘却是Spiritual Mountain 的无尘世尊。

“Amitabha !”

“Senior Brother ,你怎么可以如此看小僧,不管身份如何转变,你终究是小僧的Senior Brother 。”

“我们的私怨暂时可以先放下吗?今日小僧找你有另外的要事。”

“小僧确实代表着Celestial Court 与地府,想请Senior Brother 以及混乱阵营干一票,可以对Nine Provinces 进入入侵了。”

“踏平诸夏Human Race ,覆灭大虞皇朝,那位女皇的出现,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平衡,在让她继续下去,若Nine Provinces Myriad Races 归一,Four Seas Eight Desolates 一统。”

“聚集整个Human Dao 之力,那将会产生莫大的变数。”

了尘亮了一声佛号,面孔弥漫着无比平和的笑容,俨然就是一派Supreme 大德僧的姿态。

“了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真的是Celestial Court 与地府的意思,还是你的私心作祟。”

“别忘了你这位Buddhism Spiritual Mountain 世尊,当年究竟做过什么?this poor monk 看你是怕被诸夏Human Race 清算吧!”

“此事,this poor monk 不干。”

枯木hearing this 浑身一颤,就如同有什么记忆忘却了一般,让他很恐惧的人与物将会出现,覆灭诸夏Human Race ,简直就是疯了。

“Amitabha !”

“Senior Brother ,你不干,恐怕由不得你了。”

“诸夏Human Race 如果找小僧清算,那小僧第一个会把你举报出来,当年诸夏王朝怎么灭亡的,难道你就没一点数吗?”

“Senior Brother ,这些不用Junior Brother 来提醒你了吧!你一心想做是一个大德僧,奈何……”

“你天生就是生了一颗邪魔的心。”

了尘双掌合十,脸上充满了无匹的平静,可以说是把枯木拿捏的死死的,今天他想不答应都不行,当年覆灭诸夏王朝,那是各方商议的结果。

诸夏Human Race ,终究只是一群试验品,绝不能逃脱其掌控。

一日不灭,一日就会翻盘。

Human Race 有极限,但潜力无穷,尤其是诸夏族群,真的令人恐惧,总有人杰诞生。

“了尘,无论你如何威胁,this poor monk 也不会去覆灭诸夏Human Race 了。”

“属于this poor monk 欠的那一份因果,将来this poor monk 会用命去还,但你们欠下的因果,就等着被人灭去道统来还吧!”

“了尘,this poor monk 劝你收手吧!不要在与诸夏Human Race 过不去了,this poor monk 能够感觉到诸夏Human Race 不同了,似有什么了不得的存在诞生了。”

“不要再去招惹诸夏了,不然Buddhism lineage ……会倾覆。”

“言尽于此,believing or not 随你。”

枯木隐隐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诸夏Human Race 绝不是表面那么弱,相反可能将会很强很强,只是还未展现出獠牙。

一但獠牙出现,将是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

“Amitabha !”

“Senior Brother ,小僧还有退路吗?”

“诸夏女皇大势已起,已经镇压不住了,只能将其给灭掉。”

“你怕不是已经忘了诸夏Human Race 究竟从何而来吧!”

“做了无穷岁月的试验品,而且那个都觊觎的秘密,究竟代表着谁?”

“Senior Brother ,你就没考虑吗?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总会有一丝的痕迹存在,夺取了不属于我们的秘密。”

“你觉得彼岸之海的另一端,会真的放过我们?”

“别傻了,这是一场Life and Death Battle ,无所谓对错,为何你总是还要抱有幻想,当年你若下手狠一点,何来今日之局?”

了尘对其自己的Senior Brother 很是不屑,明明依旧都当了毁灭佛陀,却还要彰显慈悲为怀,简直就是虚伪到了极点。

“狠?”

“了尘,你终究还是不懂,真的不懂诸夏Human Race ,我们能够毁他们的文明,根基甚至一切,但毁灭不了他们的信念。”

“当年的诸夏Human Race ,就剩下诸夏大王一个,可是他moved towards 某个Supreme 献祭了自己的命格与一切,换回了诸夏2nd 代Human Race 。”

“这个族群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他们永unyielding 服的自由意志。”

“当年的场景每一次重现,this poor monk 就是horrible to see 的胆寒,三百亿Human Race 面对奇迹之力,以自身性命与灵魂分担。”

“保存下了诸夏大王,this poor monk 当年确实能够杀掉诸夏大王,但this poor monk 如果真的动手,恐怕我们全部都得死。”

“this poor monk 的因果,this poor monk 会去还!”

“最后一次奉劝你,不要在去招惹诸夏Human Race ……”

言罢,枯木的silhouette 消失了,仿佛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只留下了了尘一人矗立原地,最终也是消失了。

“Master ,诸夏王朝的毁灭,似乎还隐藏着更大的原因,要不要抓住一个拷问。”

“安妮,不必了,比起拷问他们,我有更适合的人选,想必应该也出现了吧!”

了尘与枯木丝毫不知道,安妮与Gu Huang 就在一旁,若是换做以前,Gu Huang 恐怕早就是灭了他们,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当一个幕后不存在的黑手,亲眼看一出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