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2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好,就算如此,你们为何要让诸夏Human Race 与我奇迹侧子民承受不该承受的劫难,他们根本影响不到你们的布局。”

“也根本无法抗衡你们,为何你们要灭了他们。”

云溪听的是心惊肉跳,她知道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她可以对抗的,甚至敢把一切说给自己听,就证明邪魔的布局要成了。

“问的好,看来你并不傻?”

“这个问题要从诸夏Human Race 的来历说起了,因为他们从Supreme 宇宙跌落下来,一个曾在Supreme 宇宙烙印,建立了golden 天国的存在,其Race 诞生出了二十三位极位白银之主。”

“Supreme 宇宙之中,提及诸夏二字,谁敢不敬30% ,那是一个底蕴深厚到让无数天国颤栗的存在。”

“但是Human Race 就是这么一个可悲的种族,已经辉煌到了极点,却因为发生了内乱,导致与白银之主互相征伐……”

“从Supreme 宇宙跌落了,golden 天国不存了,如今的诸夏Human Race 只能被称为golden Human Race 的后裔,你们奇迹文明也是诸夏Human Race 下属文明之一。”

“你们的白银之主不惜献祭了位格,从而保住了诸夏Human Race a glimmer of survival ,不然诸夏就灭种了。”

“Supreme 宇宙中的诸夏Human Race ,那是何等的aloof and remote ,如今残存的诸夏Human Race ,他们已经称自己是golden Human Race ,早已经与诸夏脱离了关系。”

“这一宇宙中阵营诞生的五大白银之主,都是来自golden Human Race ,就是内乱诞生的那lineage 。”

“哪怕就是跌落下来的诸夏Human Race ,也不能让他们再次崛起,你是不知道诸夏Human Race 的潜力有多强,就算是被无数大宇宙中磨灭了bloodline ,潜力,但却磨灭不了他们的信念与精神。”

“这Race 太terrifying 了,terrifying 到当年Supreme 宇宙,无数天国都为之颤栗的地步,如果诸夏Human Race 当年没有内乱,他们的那一位Paragon 足可以推演出golden Paragon 以上的路。”

“你们奇迹文明一直诸夏Human Race 的henchman ,你们太忠心了,忠心到宁可自己死,也要保全诸夏Human Race 。”

“吾所在的大宇宙,就是你们奇迹侧文明曾经的地方,你云溪曾经是奇迹侧的王,已经走到了青铜之主的地步,差点就让你成为白银之主。”

“我们邪魔付出了十一位青铜之主陨落的代价,才将你们的文明彻底湮灭,本来都该Divine Soul 俱灭的你,竟然summon 到了奇迹之主的位格。”

“吾等苦思冥想,耗费无穷岁月,终于将你的位格剥夺了,给了你一个完美的降生方法,你与诸夏Human Race 的这份因果,注定你们将irreconcilable 。”

“曾经你们是生意相依的伙伴,如今却是死敌,是不是很美妙的计划。”

巨大石像的声音充满了得意,可以说这样的计划就是邪魔们一手导致的。

“邪魔……”

“你们不得好死。”

云溪被一股巨大的愤怒包裹着全身,直气的是浑身颤抖,可是只能紧biting the lips ,弥漫着一抹深深的不甘与憋屈。

恨!自己没有力量。

怨!自己无能!

为何奇迹子民与诸夏Human Race ,要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宿命。

我们有什么错。

究竟是有什么错ah!

“憋屈,不甘,愤怒,吾能理解你,毕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在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上辈子是被我亲手干掉的,并且夺了你的奇迹之力。”

“不然我又怎么能够伪装奇迹之主,忍耐着你们这群弱小的蝼蚁。”

“一想到你们这些蝼蚁曾天挂在嘴边的话,伟大的奇迹之主,吾就想一巴掌拍死你们。”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该送你去承载宿命了。”

巨大石像的projection 之躯瞬间就moved towards 云溪的身躯抓来,眼看就要掐住云溪的喉咙,就见云溪瞬间亮出了手臂,一道奇异的血色令咒浮现,伴随着奇异无比的rays of light 闪烁,一道拥有紫罗兰般色彩眸光的少女呈现。

“祈!”

“杀了他!”

云溪的面色发青,充满了无比到了难以压抑的地步,只能summon 出她的契约英灵。

“御主!吾的挚爱!”

“对不起,吾要违背你的命令了。”

“因为他是我的Boss 。”

祈回转到了头颅,露出了一抹浅笑,没有一丝的愧疚,只有那森冷与无情。

“pu! ”

“祈,为什么?”

云溪心神受到了莫大的打击,a mouthful of blood 瞬间喷出,充满了深深不的相信,可是事实就摆在她的面前,由不得她不相信。

“为什么?因为你傻,你好骗,你的真正契约之灵已经被我吃掉了,我是来自旧日的Demon God 。”

“跟在你身边,就是为了的奇迹之力,能够continuously 帮助我恢复。”

“毕竟再也找不到你这么一个既好骗,又很蠢的工具人了,好处我们就收下了,祸就拜托你帮我扛了。”

“云溪,吾的挚爱,我还想问你借最后一样东西,相信你一定会借给我的,当然借了以后就不还了。”

言罢,祈笑眯眯的走到了云溪面前,瞬间穿胸而过,一颗通红还在跳动的心脏出现在手中,就这么当着云溪的面啃了起来。

“祈!”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这么血腥。”

“云溪,你的命运到此为止了,不过你不会死的,因为还需要你身背罪渊,那是Nine Provinces 所有被屠戮生灵的因果所化。”

“就要麻烦你替我们背着了。”

言罢,云溪的身躯下浮现出了一方black clothes 深渊的入口,身躯缓缓的掉落下去,逐渐的消失了。

“Boss !我understood 啦!”

“计划已成,why not 杀了云溪。”

“这个又傻又蠢的女人,不过就是一个工具that’s all 。”

祈吃掉了云溪的心脏,正在舔着染血的手指,充满血迹的面孔弥漫着令人恐怖的笑容。

“还不能死!”

“罪渊还需要她来背负!”

“走吧!大虞女皇将至,这里将成废墟了。”

“下first stage 计划,将在Grand Land of the Divine Province ,我们培养的暗子也该激活了。”

言罢,巨大石像静止不动,projection 已经消失而去了,而祈的silhouette 也是隐遁虚空不见。

“Master ,这……”

安妮与Gu Huang 的silhouette manifest ,整个人那是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愤怒,如果不是Master 按着,早就冲上去将巨大石像打爆了。

“很愤怒,也很不解我why not 让你出手。”

“很简单,邪魔们利用完了云溪,该我去利用了。”

“安妮,去奇迹岛屿外守着,若你师娘来了,就把她给我挡回去。”

“奇迹岛屿不能灭,至少现在不能。”

Gu Huang 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挥手就将安妮送了出去,转而轻触地面,一方black clothes 深渊入口出现,silhouette 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