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2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我靠!古爷,didn’t expect 你是这样的人。”

“荒big brother ,什么盟约ah! ”

“BOSS,你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辣鸡system ,红绫,Primal Chaos Goddess 几乎同时looked towards 了Gu Huang ,原来他们两人之间有盟约,只不过Gu Huang 却没有遵守,现在云溪要撕毁盟约了。

“你们这是什么眼神?我哪里知道什么盟约,就算是有盟约,那玩意不就是用来撕毁的吗?”

“她云溪隐瞒了这么多,明明是一个白银之主,却故意一直开小号跟我们玩,因为她耽误了多少时间。”

“总之,永远不要被云溪被骗了,哪怕她在怎么凄惨,终究非我族类。”

Gu Huang 可不信云溪能安什么好心,从相遇的最初就开始死斗,多少次险些被她给坑死,每个时间上都有她,如今真身总算是出来了。

若不是八十年一直在苟,根本见不到云溪的真身,一位奇迹侧的白银之主,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难怪她没有死。

奇迹之力,号称BUG一样的存在。

生命侧的高位之主,也不一定能够保命,但奇迹侧只要不想死,一定就死不了。

云溪的图谋,那究竟是有多大,现在谁也不知道。

“hua la 啦!”

一阵锁链的声音响彻,就见云溪缓缓的睁开了瞳光,本来空白死寂的双眸,一眸变的silver 似Sovereign Heaven and Earth 的Great Dao ,一眸漆黑如墨犹如无尽的暗夜。

整个silver white World 剧烈的抖动起来,身躯九条silver 锁链转动,moved towards all directions 延伸而去,可见奇迹之渊在不停的收缩,形成一方巨大的入口,被9 锁链缠绕,悬浮在了云溪的后背之上。

满头碎gold 的似golden 海岸余晖般的gold 长发洒落,隐隐变成了一头漆黑的长发,似有莫名邪异的力量涌现。

整个奇迹之渊已经消失,矗立的地方乃是一方endless void ,充满了throughout time 而又恐怖的World 之巅。

Primal Chaos ,killing intent ,傲然,仿佛来自永恒之夜。

“永恒沉眠之域,以Supreme 盟约之名!”

“奇迹侧白银之主云溪,summon 永恒之门降临。”

“现!”

云溪的背后浮现出了巨大的白银柱,无数mysterious 的古老纹络浮现,似沟通了遥远彼端的无尽的未名之域。

一条隐于虚空的Ancient Road 蔓延开来,不知道多么的遥远尽头,浮现出了一道巨大的白银之门。

浩大!

throughout time !

沉默!

深远!

Supreme !

伟岸!

当silver 巨门开启,发出了犹如磨盘般的声音,来自于throughout time Great Desolate 的尽头,永恒岁月的彼岸,似乎尘封Eternal 。

“漫漫岁月,无尽时光!”

“云溪,你终于归位了,永恒沉眠之门!”

“一入者,再难回头,割断过往,你想清楚了吗?”

silver white 巨大门户的背后,传出了一道无比古老的声音,给人一种来自灵魂的冰冷感。

“无需考虑,一切已成定局?”

“我云溪愿贡献出所有奇迹之力,换我奇迹侧子民延续。”

“请求成全。”

云溪身临Ancient Road 之巅,其一脚尚未踏足其中,毕竟永恒沉眠之门开启,但得不到其承诺,却并不敢跨越其中。

“Amitabha !”

“云溪施主,你果真尚未陨落,既在局中,何必退去!”

“不如留下陪吾等一起对抗黑暗!”

一声洪亮的佛号声传出,就见一尊枯瘦老僧浮现而出,一袭破旧泛黄的破烂袈裟,表面慈眉善目,可却充满了凶煞的aura 。

“云溪,终究将你逼出来了,我就说奇迹侧Supreme 白银之主,怎么可能轻易陨落。”

“用Human Race 的话来说,你躲得过初一,却是躲不过十五。”

“永恒沉眠之域,你们可要想清楚了,真要跟我们golden Human Race 做对。”

一袭golden 战袍,五官brave warrior 非凡的青年浮现,脸上挂着无比邪异的笑容。

“云溪施主,你走不了的,老道已经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 。”一道身跨Azure Ox ,divine poise and sagelike features 的道人出现,全部都是looked towards 了云溪。

“奇迹之力,果真非凡,吾等找寻了你这么多年,丝毫痕迹没找到,果然历史的空白期你出现了。”

“云溪ah! 云溪,Supreme 的奇迹之主,不仅我们在找你,彼岸之海也在找你,邪魔也在找你。”

“你真以为前往了沉眠之地,就能得到庇护了吗?”

一个black clothed youth 也是缓缓浮现,悬浮在了虚空之路的上方,看着云溪就像是一个香饽饽,现在谁都要啃一口。

“云溪,不要在put up a desperate struggle 了,让你跑了一次,绝跑不掉2nd 次。”

“交出那个秘密,可以免你一死。”

“你所期待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不是吗?”

“那就是一个历史中的鬼混,一个彻头彻尾的混子,就算是能够搞些小动作,可终究还是一个棋子。”

“或许,你还能指望彼岸之海,可惜那位诸夏empress ,根本过不来,你还能够指望谁?”

“奇迹万能,并非invincible ,最后的机会了,交出那个秘密,你可以不用死,让你加入golden Human Race 。”

最后一道出现的是white 燕尾服的水二爷,作为golden Human Race 的布局者,可以说为了今天真的付出了太多,总算是把云溪给逼了出来。

this time ,她跑不了,杀不死一个奇迹之主,但是能够囚禁她。

直至说出秘密的那一天。

“Damn !五个白银之主,这是一起出现了ah! 古爷,咱们要出手不。”

“荒big brother ,不能在等了,云溪身上有大秘密,必须将其夺下来。”

“BOSS,动手吧!”

“辣鸡system ,红绫妹子,Primal Chaos Goddess ,如果这是苦肉计呢?或许从来就没有什么秘密,你们怎们敢保证,这不是naughty little girl 的plot against ,我了解她的同时,何尝她又不了解我,反正说什么都不出去。”

Gu Huang 完全就是抱着看好戏的姿态,究竟看这naughty little girl 能演到什么时候,这种套路也不是一次了ah!

未来多少次,都被naughty little girl plot against ,真当我傻呢?

演,继续演,好好的演,就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

“古爷,你可真能沉得住气,万一不是在演戏呢?”

“BOSS,我推演过结果了,演戏的probability 近乎为0.”

“荒big brother ,impossible 吧!”

“别急,事实胜于雄辩,继续看下去就知道,我信个鬼,这naughty little girl 阴的很。”

Gu Huang 的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就这么静静的潜伏在一旁,可惜他们就是看不见,白银之主也是有差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