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22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是吗?”

“太上,释迦,Primal Chaos ,伏荒,水二爷,真是很久不见了呢?”

“诸世沉沦,悠悠Eternal ,你们坐在云端,俯视all living things ,以寰宇为盘,Heaven and Earth 为子,搅的这片鸿蒙sector loss of life ,无数Heaven and Earth 沉沦。”

“golden Human Race ,真是可怜而又可悲的名字,你们一直想要觊觎的秘密,可却连承认自己的身份都不敢。”

“太上,你还记得是如何立道成祖的,又是从那Race 的身上铸就你如今的Sovereign Position 。”

“释迦,Bodhi tree 下,a morning of enlightenment ,可惜却被你自己的种族与文明排斥,又是谁接纳了你,让你成就了圆满Great Dao 。”

“Primal Chaos ,你最惨烈的时候,几乎Dao Body 不存,被无数天国通缉,最终又是受到谁的庇护,才有你的今天的地位。”

“伏荒,曾经的诸夏Human Race 大王,却是第一个背叛诸夏,还美名其曰golden Human Race ,无论到了那一天,你身上皆有诸夏Human Race 的印记。”

“水二爷,你的过去还需要我说吗?一个到处流浪的匪徒,被多少国度powerhouse 追杀,不是诸夏庇护你,还会有你的今天。”

“each and everyone 饱受着诸夏的大恩,是诸夏成就了你们的尊位,却是你们最先反叛的,哪怕诸夏跌落Supreme 宇宙,回到了源头,你们仍然不愿意放过。”

“当年你们号称golden 七主吗?还有两个人呢?莫不是还打算藏着,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好在背后sneak attack 吗?”

“告诉你们吧!他不会来了,永远不会来了……”

“其实,从来就没有秘密,他曾经说过要去开拓一条更高的路,若不能归来的那一天,那就证明失败了。”

“你们连golden Paragon 也达不到,何来的胆子敢去觊觎最高的路。”

“要杀便杀吧!”

“你们就最好祈祷,他永远在历史中沉沦,永远也不要归来,不然你们谁也逃不过大清算。”

云溪置身于Ancient Road 之巅,看着面前的五大白银之主讥讽起来,脸上挂着无比凄惨的笑容,但内心却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想法。

局,布置到这种地步,你居然还不现身。

难道这样,还不能让你相信。

又或者……

你真的陨落了。

impossible 吧!吾那一击根本杀不死你,而是将你送到历史的源头,造物主的灵魂会把你送到历史空白期中。

我们联手无穷岁月布局,就为了挖出你身上的秘密,一直将你困在这片鸿蒙始源sector 中,给你布置了一幕又一幕,但下手很有分寸,绝对不会让你轻易的死掉。

按照命运剧本的撰写,这个时候的你应该晋升青铜之主,能够与白银之主一战了,难道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且让吾回溯一下。

一念及此,云溪闭上了眼眸,无数的光影在她的意识中飞逝,没有任何的秘密能够逃过她的窥视。

可是任凭云溪如何窥视,却根本没有找到半点的痕迹,甚至连降临的痕迹也没有。

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

以fiend in human form 多疑的性格,明知道是深渊巨坑,他也绝对会跳进来,但为何没有一点痕迹,难道他晋升白银之主了。

只有白银之主,才会躲避所有人的窥视,彼此之间根本查不到。

还有一种情况便是永灭。

但是晋升白银之主,这怎么可能,白银之主需要的位格的,就凭fiend in human form 的性格,如果晋升了白银之主,恐怕早就满World 的追着他们五个杀了。

隐忍可不是他的风格……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刻,就算是云溪也懵逼了,因为一切早已经都在剧本撰写,可如今fiend in human form 消失了,都不历史中manifest 了,这还怎么玩?

“看来,你们的布置失败了!”

“我早已经跟你们说过,fiend in human form 就是一个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同时也是一个混子,this time 你们玩过头了,让他永灭Heaven and Earth 了。”

“最古沉眠者将要复苏,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要忘记最古沉眠者代表着什么?”

“除非你们能够诞生出一位golden Paragon ,不然永远逃不出他的梦境,一但最古沉眠者苏醒,就是所有人永灭之日。”

“云溪,你的戏演的有些过了,要么你们进入永眠之地,要么你们跨越彼岸之海,杀尽另一端的诸夏Human Race 。”

“真的很可惜,一手好牌,全部让你们打烂了,不是你们搞出这么多事情,或许很久以前fiend in human form 就能踏足白银之主,前往鸿蒙祖殿开启那个秘密。”

“Supreme 宇宙中某些big shot 不希望他回来,可谁敢进入最古沉眠者的梦境World ,既然你们都跟来了,却没有把握住机会。”

“现在fiend in human form 被你们玩死了,那么你们自己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我们永恒沉眠之地也逃脱不了了。”

silver white 的巨门内部流传出了一道声音,这一幕却把主角给玩死了,这还演个锤子ah! 干脆一起等死好了。

“Amitabha !”

“不,他并没有死,this poor monk 不信他就这么陨灭了,你们不了解fiend in human form 。”

“你们以为他是个混子,可就是这样的混子,在6th 架构,一人延续一个族群七卷古史,杀了云溪三次。”

“不是还有二十年吗?this poor monk 相信他一定会出现,届时我们在出手不迟,未至最后一刻,谁也不要干涉其变化。”

“云溪,你的主体灵魂继续沉眠,先回奇迹岛屿吧!”

“二十年后,我们在聚。”

释迦亮了一声佛号消失而去,因为继续留下也没有意义了,这一场大戏演给fiend in human form 看的,可是他始终不曾出现,不觉得很尴尬吗?

伏荒,水二爷,太上,Primal Chaos ,也是one after another 消失而去,而最终云溪也是moved towards Nine Provinces 而去,唯有永恒沉眠之地silver white 大门依旧开启,但最终也是慢慢的合上。

“卧槽!古爷,本system 麻了,这踏马一群老阴比ah! 你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这么多人都谗你。”

“荒big brother ,你这不就是唐僧吗?谁都想咬上一口。”

“BOSS,接下来怎么做?”

“干嘛?当然是去奇迹岛屿搞事情去了,我要让这naughty little girl 有苦难言……”

Gu Huang 脸上挂着一抹笑容,也是moved towards 奇迹岛屿而去,这一局已经很明了,那就看谁玩的过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