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425

灵域。

Gu Huang 陷入了最深层次的推演中,throughout time 以来cultivation 侧Heaven Art ,代表着了Human Race 的Immortal inheritance ,但推演的过程发现,每一门Heaven Art 的极限都是在18th rank 。

无论是Martial Dao 侧,蛮荒侧,皆是从cultivation 侧源头诞生敷衍出去的,本质上还是cultivation ,as everyone knows cultivation 侧是诸侧中耗时最长,最难的一条路,不仅要受到Heaven and Earth 考验,还有各种人祸,凶险……

真正的Six Paths 不应该是这样的。

Six Paths 代表着all living things 与万物的一切,人间道诞生与起源,Yellow Springs 道接引,仙佛道归仙佛divine ,恶鬼道归恶鬼,beast 道归飞禽走肉,Asura Path 归Asura 与魔。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代表着Heaven and Earth 至理,代表着infinite cycle ,更代表着秩序,Six Paths 崩碎,必将崩塌才是,Six Paths 绝不仅仅只是六个World 而已。

人间道之术代表着牺牲与毁灭,那么其余五道的术又该是有各自的对应。

不,不对,错了,错了……

本尊与钧祖推演的术,一定是还想告诉我什么不可说的秘密,可究竟是什么呢?

人间道乃是一切灵魂与生命诞生之域,不应该只是毁灭才是ah!

人间道之术对应当是创造与生命,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不会不明白,可为何会推演出这样的法出来呢?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一定是有什么地方疏漏了。

某一刹那,Gu Huang 睁开了眼眸,想起了一个send cold shivers down one’s spine 的真相,那是关于死墟……

这一刻,Gu Huang 心有所思,立刻踏足了心灵之域的黑暗处,感受着冥冥之中的失落Ancient Road ,果然他清晰的找到了这条Ancient Road ,只是Ancient Road 上一没有迷雾笼罩,二没有World 树镇压,更无那一只只迷雾血灵。

失落之路吗?

Gu Huang 分出一缕精神,延续着失落Ancient Road 而去,果然尽头悬浮着一道青铜巨门,而另一端的Sovereign 物质之晶已经透过门缝散落而出。

一Dao Heart 灵之光缓慢无比的延伸而去,无比轻松的穿过了青铜巨门,降临了门的另一端,同样是一方浩大无尽的World ,但是Gu Huang 的心灵之念仅仅坚持不到一秒,就被Heaven and Earth 大日之光给suppress and kill 了。

不死心的Gu Huang 又是在试验了一次,凝聚了十份心灵之光,但在门外的World 坚持只有十秒的时间,就被门外的大日活活turned into ashes 。

踏马的!

果然是如此,果真是不可说的秘密吗?

本尊,old fellow ,亏你们用这样隐晦的方式告诉我了,原来你们在就clearly understood 了一切。

哪里还有什么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哪里还有什么核心,一切还是在死墟之中ah!

终究是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吗?

未来,秘密一切都manifest 了,只是我没有预料到,这个局竟然是如此之大,门另一端才是真正的Six Paths 之一的人间ah!

或者说我一直还在死墟之中,以为挣脱了死墟,可是……

只有Sovereign 才能通过此门,降临人间道吗?

这一刻,Gu Huang 算是彻底了明白了,秘密早已经manifest ,只是没有想到隐藏的 这么深,以为挣脱了死墟,可是却还在死墟中。

这条失落Ancient Road ,乃是通往人间道的路,Six Paths 本无法,那是才是一切真正生命与源头的诞生之域。

只有Sovereign 才能通过去,可是这条路至今有人通过吗?

Gu Huang 默默的退回了灵域,将beast 道与地狱道的核心瞬间捏爆,面对着这样的真相,这两份核心无疑就是会被人锁定。

无数纪元,无数World ,直至此时才clear comprehension 一切,我应该做的不是创造Six Paths 之术,而是要进after entering Sect 的World 。

既已clear comprehension 真相,继续推演下去,simply 没有意义了。

3rd 世代,如果对应不差的话,这里是属于诸侧古史了,这条失落Ancient Road this King 当贡献出来,让all living things 都有希望才是……

empress 呢?

system 也不见了!

该死的system ,竟然把empress 给忽悠出去了,this time 看this King 不把你回炉重造。

the thoughts got to this point ,Gu Huang silhouette 浮现在了Paragon 殿中,只发现了魔罗一人存在,而并没有发现封Nine Nether Old Master ,顿时就觉得整个人不好了。

果然去了虚殒之地。

empress 老婆ah! 你这是要干嘛?

该不会真的是要清算旧怨……

Gu Huang 也来不及去找魔罗了,直接一念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也是降临在了虚殒之地的中央城邦。

角斗场内!

empress 带着青铜面甲,一袭白裙端坐在了看台上,而旁边矗立着身穿black clothes 西装的骷髅,早已经就是颤栗不安了,就连灵魂火种都差点没是熄灭。

九场了!

已经连赢九场了。

累计Sovereign 物质之晶已经超过五百万单位了。

在打下去,我虚殒银行今天必将破产ah!

Heavens Ah! 究竟是从那里冒出来的Human Race ah! 这未免强的过分了,可是这个mysterious 的女人,却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破产,绝对是要破产ah!

“第……9th 场……胜者Human Race 封Nine Nether 。”

“Sire ,您还要继续吗?”

中央擂台上,封Nine Nether Old Master 一拳格杀了一尊邪性之物,血色骸骨颤栗的声音宣布起来,已经累计超过五百万Sovereign 物质之晶了ah!

破产了,绝对要破产了。

“继续ah! 为什么不继续?”

“虚殒之地的powerhouse 呢?来个能打的过来。”

“要不然这钱,old man 赢的不痛快。”

“差不多五百万单位Sovereign 物质之晶了吧!old man 依旧全部买自己赢。”

封Nine Nether Old Master 连胜九场,信心那是空前的高涨,起码今天也要赢个千万单位不可,虽然现在他的赔率100比1。

可那是不重要不是吗?

Your Majesty 没有松口,那就继续打。

天塌下来,有Your Majesty 扛着。

“Human Race ,真是风大不怕闪了舌头。”

“这一场,我来战你。”

“我要单独跟你赌一局,此局赌博五百万单位Sovereign 物质之晶。”

“你可敢赌!”

这一刻,中央擂台出现了一名black hair 女子,但周身弥漫着无穷森冷与邪恶aura ,一看就是虚殒之地的高等生灵。

“二……小姐……您怎么来了。”

“此乃决生死之地,可不是你能来的,万一有个闪失。”

“你让我们如何担待的起ah! ”

血色骸骨一见black hair 女子,立刻就是头大如斗,完全didn’t expect 二Princess 竟然跑来了,怎么敢向这个凶悍的Human Race 挑战,这不是courting death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