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42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little brother ,对不住了,先前多有得罪,是old man 没有弄清楚真相。”

“1000 万Sovereign 物质之晶,我们是真心拿不出。”

“既然是我这个dísciple 欠下的债务,索性你就抓回去抵债吧!”

大Elder 一见,索性将顺水推舟将这个坑师的dísciple 直接送走,反正这个Human Race little brother 强的过分,而且看其样子似乎对Qingxue 有好感,况且人家真要做什么?自己and the others 也拦不住不是,干脆让她去抵债。

“啥!Master ,你还真打算让我去抵债ah! ”

“诸位Martial Uncle 伯,你们真的不管我了。”

“行,你们不管是吧!那可别怪做dísciple 的不孝了。”

“我想师娘与诸位婶婶肯定很想知道,Master 您Senior 与诸位Martial Uncle 伯在外面究竟有多少女人……”

Qingxue 索性也是豁出去了,当场就是揭起了二十Fourth Elder 的底,反正是一不做二不休了,谁也不管谁了。

“seal! ”

“Qingxue 小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你的长辈们!”

“诸位,我说过的,性质现在不一样了。”

“刚刚是属于私债,现在已经变成国债了,Qingxue 小姐刚刚还可以抵债,现在只能算是利息了。”

“所以,你们只有one hour ,凑不齐这笔钱的话,那我就真的只能是非常抱歉了。”

“恐怕就算我同意,那边的那一位也不会nodded 。”

Gu Huang 相当无奈的耸耸肩,表示着自己是爱莫能助了。

“one hour ,little brother ,你就是把我们卖了,也凑不齐这笔财富ah! ”

“little brother ,那可是1000 万Sovereign 物质之晶,没有哪个势力能一下拿出如此庞大的财富。”

“big brother ,事到如今,恐怕也只能去找他们了,Primal Chaos 青鸟Royal Family 了。”

“对,对,对,big brother ,只有Primal Chaos 青鸟Royal Family 才能拿出这么一笔财富,他们是诸within the realm 最有钱的。”

二十Fourth Elder 是纷纷的商量起来,眼下这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可是他们不去也不行ah! 毕竟面对可is a 能杀死他们全部的Human Race powerhouse ,关键这比债务还是他们Race 欠下的,renege on a debt 这种没品的事情还真的做不出来。

“借个屁!”

“Primal Chaos 青鸟Royal Family 与我们虚殒之地可是irreconcilable 。”

“他们肯出这笔财富才见鬼了。”

“你们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还不靠谱,竟出些馊主意。”

“我去找Her Highness the Queen ,其余你们去借!”

大Elder 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甚至看都没看Qingxue 一眼就是跑路了,如今这笔帐不还都不行,债主就在这里等着呢?

Gu Huang 转身上了看台之上,简简单单的就是解决了这一笔看似impossible 债务的问题,empress 对于这个结果没做任何表示,但是已经是给足了Gu Huang 面子。

而Gu Huang 的眼眸之中,却是充满了森冷与无情,因为这件事情从始至终,他都知道虚殒之地根本拿不出这1000 万单位的Sovereign 物质之晶,别说了是one hour 了,就算是1000 年也impossible 。

Sovereign 物质之晶有多难以凝聚,他自己比谁都更清楚一万倍,但事实已经是放在了面前,就是这么的悲催与无奈。

“empress 老婆,他们拿不出这笔财富的。”

Gu Huang 无可奈何的走到了empress 的面前,但是事情已经出了,simply 是没有缓和的余地了,empress 是决然impossible 放过虚殒之地的。

“未必!”

“若是拿的出呢?”

empress 端坐看台上,漆黑眼眸充满冷冽,对于虚殒之地的本质早已经是看透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最终的结果而已。

“什么?”

“empress 老婆,你究竟什么意思?”

“1000 万单位……如此巨大的财富……”

Gu Huang 瞬间是沉默了下来,一想到empress 绝impossible 是无的放矢,就这么无端的跑出来,而且什么都不做,就是前来……

莫非是empress 掌握了什么秘密吗?

“Husband ,谁能拿的出来,谁的嫌疑就最大不是吗?”

“你光是追查谁cultivation 了2nd 终极术,但你却从未从财富上下过手。”

“Sovereign 物质之晶是怎么来的,你比谁都清楚,能积攒千万以上单位的,又岂是一朝一夕呢?”

“水不混,大鱼怎么出来?”

empress 的声音传递到了Gu Huang 的耳朵里,只是显得是无比的平静,显然empress 漫长的岁月以来,也不仅仅只是在征战。

“empress 老婆,神武!”

“果然,依靠你是没有错的。”

“此事真的是关系重大,财富确实是一个breakthrough 口,就看谁来贡献这笔财富了。”

Gu Huang 瞬间打开了新的思路,虚殒之地立足Eternal 岁月,想必掌握的秘密更多,所以该有的威逼那是一点不能少的。

“朕乏了,剩下的事情归你了。”

言罢,empress 的silhouette 已经是消失了,直接回到了灵域之中,毕竟empress 也是有着一半的控制权,自然只是给Gu Huang 一个全新的思路,财富有时候也是衡量一个势力的标准。

这一刻,Gu Huang 被二十Fourth Elder 中的其中一位,直接就是请到了中央城邦一处豪华贵宾室,眼前是这一位Elder 是二十Elder 中排行的十九Elder ,虽然极为客套的招呼的Gu Huang ,甚至Qingxue 都在一旁伺候,可是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内心也是无限的慌乱。

1000 万单位的Sovereign 物质之晶。

没有那个势力能够一下的拿出来。

此事的问题真的是大了。

就算是十九Elder 的内心在是慌乱,但眼前的事情已经是不由他做主了,毕竟此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little brother ……1000 万单位Sovereign 物质之晶已经全部在此……”

“还烦请您过过目,倘若都对的话,咱们……”

眼见着时间将至,大Elder 的silhouette 快速奔袭而来,gasping for breath 的拿出了一方已经封印的World ,恭恭敬敬的送到了Gu Huang 的面前。

“哦!这么快就筹集好了,大Elder 果然是信人也!”

“确实是1000 万单位Sovereign 物质之晶,真正的Top Grade 之物。”

“大Elder ,我就多嘴问一句,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究竟是谁支援你们的。”

Gu Huang 的声音显得是无比的平和,毕竟一下能够拿出之巨的恐怖财富,那才是最大的源头,此事不可不追究。

“这……”

“little brother ,很抱歉,old man 已经承诺,此事绝不可说。”

“您要的1000 万单位Sovereign 物质之晶,我们虚殒之地已经履行承诺了。”

“我们的恩怨已经是过去了,还请little brother 不要为难吾等。”

大Elder 犹豫无比,自然是不愿意告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虽然这是一个mysterious 势力供给的,可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大Elder ,此言差矣!”

“我就是这么随口一问,不过我很清楚虚殒之地根本付不起,但你们此时却这么痛快的拿出来了。”

“自然是不得不让人怀疑,当然你们会说这是你们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我来操心,可是我却知道有些钱能够借,有些钱确实不能借。”

“你若今天借了,明天只怕要用命去还,你虽然不说是那个势力借的,this King 大概也是能够猜到了。”

“但这是你们欠this King 的债,我自然会是one after another 的收下,只是你们考虑过虚殒之地的未来吗?”

Gu Huang 的嘴角的蕴涵着一抹,looked towards 了面前的虚殒之地的old man ,心中依然是有了定计,因为此事真正的事关重要。

“你究竟想说什么?欠你的债务已经还了,何必hypocritical 的姿态。”

“你记住了,今天如此欺我虚殒之地,早晚我会百倍还你。”

Qingxue 愤恨,看着Gu Huang 出声,充满了gnashing teeth ,恨不得是直接将其剁碎了。

“Qingxue 小姐,话不是你这么说的,理也不是你这么讲的。”

“你欠我的债务,我自然该收取,但你们虚殒之地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我比你们更 清楚,如今你们跟未名的势力合作。”

“拿下了这笔immense wealth ,我很好奇往后的无穷岁月,你们虚殒之地拿什么还?”

“你在我这里价值1000 万,但在别的势力那里行吗?”

“大Elder ,不妨告诉我,究竟是谁支援你们这比财富……”

Gu Huang 的嘴角挂满了笑意,丝毫就是不理会Qingxue 杀人 的目光,当世能够拿出如此财富的,也就是那么几个而已,用脚想都是可能知道。

“little brother ,你何必如此,我们已经两清了。”

“你继续逼迫下去,我们也是不会说的,最多我们就是尸体而已。”

“old man 活了漫长的岁月,simply 是不怕死。”

大Elder 言辞有些不悦,显然已经是被Gu Huang 逼到了绝点,但他根本没有与Gu Huang 抗衡的资本。

“不,不,不,大Elder ,你的话错了,或许你真的不怕死,但是你怕不怕死无Land of Burial ,怕不怕亡族灭种。”

“或者你想没想过,这1000 万单位的财富,就是你们Race 的卖命钱呢?”

“大Elder ,只要你说出财富的来源,或许我可以帮你免除这签署的不平等条约。”

“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管不平之事,就看大Elder 是愿意与我为敌,还是愿意与我合作了,”

Gu Huang 的嘴角挂着无比森冷的笑容,让人是从in the bones 感受到了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