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43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血色长河之外,无穷虚空之巅。

虚殒女皇与二十Fourth Elder 严阵以待,身后densely packed 的矗立着上亿的邪性之物,遥远的虚空尽头,一方古老而又漆黑的大界降临,散发出了throughout time 的邪恶与死亡aura 。

“列阵!”

“备战!”

“魔法侧出战,summon World 之灵!”

“卡牌侧辅助,禁绝虚空!”

“mysterious 侧,summon 界力,施展言灵。”

十九Elder 横空而出,直接就是指挥起了战斗,来自于诸侧不同出身的邪性之物,瞬间就是各自站位。

从低到强,没有一个是低于十五阶的存在,但在真正大规模的战争之中,十五阶也就只能是Legion 士兵的标准。

“杀!”

漆黑大within the realm ,浮现出了一道无比冷冽的声音,爆发出了极尽恐怖的威势,瞬间就见无数的黑雾笼罩,散发出了血红双眼的生灵浮现。

似末日,如天灾!

又似潮水般的汹涌而出,根本没有过多的言辞,只有无情的收割与杀戮。

Magical Technique ,Battle Skill ,Divine Ability !

奥秘,真理,权柄!

各种奇异无比的术,强大无比的卡牌,足以撕裂World ,毁灭all living things 的力量倾轧,可惜对于这些黑雾血眼生灵,却simply 没有丝毫作用。

打散形体,瞬间重组,一分二,二化四……几乎无穷。

“Queen ,救……”

“该死的……这是什么monster ……”

“我不想死……”

“大Elder ,救命……”

数以百万,千万的邪性之物,让all living things 为之恐惧的东西,但凡是被黑雾血眼的生灵沾上,顷刻就是被彻底同化,变成了没有意志,只知道杀戮与收割的机器。

“big brother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Not good ,防线失守了。”

“见鬼,这些monster 究竟是什么?”

“big brother ,带着Queen 先走。”

二十三位Elder 不淡定了,瞬间就是施展出了各种奇异的术,可惜simply 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只能是对黑雾血眼生灵起到阻挡作用,而simply 是杀不死。

“怎么会这样!”

“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

“Her Highness the Queen ,快走,去找那位Human Race little brother 。”

大Elder 看着身边的Queen ,平生第一次是感受到了急迫与不安,面对着这种怪异的黑雾血眼生灵,simply 是不知道任何来历。

“吾为虚殒之王,岂能退走!”

“今日若真是虚殒之地劫!”

“那吾便于虚殒之地同生共死。”

“毁灭圣界之灵!以吾虚殒Queen 之名,summon 毁灭圣界降临。”

虚殒Queen 面色微变,但是却没有选择退走,而是直接summon 了毁灭圣界之灵,眼前的局势已经是由不得她了。

“该死的!”

“虚殒Queen ,你们做了什么?”

“怎么会招惹这群鬼东西的出现。”

“带领你的clansman ,吾将带你们去毁灭圣界。”

“走!”

古老的寰宇尽头,一方圣界projection 降临,Supreme 界灵夹杂着亿万漆黑thunderbolt 而至,直将亿10,000 li 虚空演化成了雷海,然而面对着无穷无尽的黑雾血眼生灵,却simply 是没有任何的效果,只能暂时的阻挡而已。

圣界projection 之下,将残余的虚殒之民,全部都是摄走,哪怕就是Supreme 九Great Saint 灵,也是无法对付这群杀不死,灭不绝的东西。

“圣界之灵!”

“早晚吃了你!”

漆黑大界的深处,弥漫着诡异而又森冷的声音,逐渐就是moved towards 血色长河降临……

中央城邦。

“嘶!”

“little brother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就连毁灭圣界之灵都对付不了吗?”

“若这些东西入侵鸿蒙……”

封Nine Nether Old Master Divine Soul 感知,充满了深深的不安与惊悚,要知道这群黑雾血眼生灵,那是从未见过的存在。

“Old Master ,这就是卖命钱ah! 可惜虚殒之地不听我的,良言难劝该死之鬼。”

“这群黑雾血眼的玩意,等闲的术根本杀不死。”

“光明侧,divine 侧,生命侧,还有cultivation 侧中的佛修体系,大概能起到一些作用。”

“虚殒之地都是一群heretical path of the devils ,就算死光了也没有值得可惜的。”

“有人想要逼我出手,试探我的虚实ah! ”

Gu Huang 又是端起了酒杯,猛的是将其一饮而尽,嘴角挂着无比mysterious 的笑容。

“Brat Gu ,谁在暗中布局,你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封Nine Nether 不明所以,毕竟此事真的关系极大,这可能是涉及到了道主层次的争端,远不是他所能插手其中的。

“Old Master ,接下来的局面,你不适合继续留在这里。”

“我先送你replied 场!”

“下面,该是我面对的局了。”

“放心,有人比我更坐不住的。”

Gu Huang 直接施展心灵之光,瞬间就将封Nine Nether 送离了出去,转而又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在喝酒,盘踞在失落Ancient Road 上的这群玩意出现了,那么紫千琉你还坐得住吗?

“Gu Huang ,你果然在这里?”

“该死的混蛋,你究竟做了什么?”

“为何它们会苏醒……”

果然,紫千琉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Gu Huang 的面前,看着Gu Huang 一脸淡然的样子,差点就是unable to bear 要掀桌子。

“千琉little girl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不然可是会死人的,你凭什么就敢保证这些东西跟我有关系。”

“我在虚殒之地做什么?难道你不比我更清楚。”

Gu Huang 轻轻的点燃了一根烟,瞬间就是吐出了一大口的烟雾,显得是不慌不乱……

“你……”

“不是你还有谁?”

“除了你以外,我想不到还有谁有这样的手段。”

“未来没有了,历史长河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你却还有心思在此喝酒。”

“Gu Huang ,你究竟要想做什么?”

紫千琉的气的gnashing teeth ,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将Gu Huang 给活剐了。

“紫千琉,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this King 一直就是无辜的好不好,虚殒Queen 一直就是我的老相好。”

“this King 来找她叙叙旧情不是很正常。”

“你有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还不如该想想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至于废话就别说了,大家都挺忙的。”

Gu Huang 掐灭了烟嘴,端起了桌上的酒,fiercely 的就是猛灌起来。

好戏,终于开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