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43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迷雾之渊。

以monster 玄子总领,七大Sword Lord ,四Saint Beast ,以及3000 六百个秩序Legion 主力,形成如同推土机般的攻势。

迅猛!

恐怖!

杀戮!

没有怜悯,没有声音,唯有死亡。

来自9th 世代,历经无穷磨难的Great Qin Empire ,终于逆行回归3rd 世代,向着诸侧体系,亿万大界,无穷种族与文明亮出了獠牙。

36th-layer ,迷雾之渊,变成了Great Qin Empire 第一个活靶子。

monster 玄子矗立迷雾之渊的深空,依旧是曾经远征军的残破铁甲,但却映照出了无匹伟岸的silhouette 。

Human Race ,要反攻了!

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

我们Human Race 的fiend in human form ,终于要彰显属于他的Legendary 了。

未来,数个世代,只为了今天。

曾经亲手将他们从接回帝国,让世人记住了Great Qin 还有一支远征军。

“Reporting back to 上将军!9th 层迷雾之渊已经攻占。”

“迷雾之渊的一位王要求谈判!”

“上将军,我们接不接受。”

秩序Legion 的一名Corps Head 出列,降临到了monster 玄子的身边。

“不接受谈判,不接受投降!”

“此战,灭族!”

“放跑一个,按军法处置。”

monster 玄子眼眸murderous aura 笼罩,冕下的就在外面坐镇,Great Qin Empire 不接受俘虏,迷雾深渊必将灭族。

“是!”

秩序Legion 的一名Corps Head 快速消失,能够上战场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未来帝国损耗了多少资源,培养的主战Legion ,最差的士兵都是18th rank ,一身终极器。

“上将军有令,不接受谈判,不接受投降!”

“此战,灭族!”

“放跑一个,军**处。”

Corps Head 降临到了莱迪斯的面前,直接传递了monster 玄子的军令,战场之上帝国上将军就是绝对统帅,没有人敢违背军令。

“ha ha ha !等待的很久了,就等上将军的命令了!”

“诸位brothers ,冲阵的事情,就交给我巨阙了。”

巨阙Sword Lord 化成了一柄大剑,万千divine light 凝聚其中,仅仅只是简单的一记横扫,化作unhindered 千10,000 li 的sword glow ,撕裂了通往迷雾之渊的下一层通道。

“杀!”

莱迪斯掌心大枪rays of light 闪烁,驾驭着golden giant dragon 第一个冲杀在前,moved towards 迷雾之渊swept away ……

9th 层,攻破!

Tenth Layer ,攻破!

Eleventh Layer ,攻破!

……

直至3rd 16th-layer 入口,这是迷雾之渊的最后一层,伴随着四Saint Beast ,七大Sword Lord ,3000 六百主力秩序Legion 的冲杀,没有一个种族跑路,全部是被斩尽灭绝。

“你们,究竟是谁?”

“吾,迷雾之渊与你们有何冤仇。”

“你们,为何如此凶残,所过之处,杀尽灭绝,连each layer 的凡俗界域也不放过,。”

“如此因果,你们必还!”

迷雾之渊的最深处,一尊同样是黑雾笼罩近乎实体的红眼silhouette 咆哮出声,他便是迷雾之渊最后一层的王。

“你的话太多了!”

“死!”

屹立于1st Layer 深空的monster 玄子猛然睁开了眼睛,隔绝着三15 layers 迷雾之渊横伸一指,恐怖的指芒蕴涵着无穷之威,一路贯穿三15 layers ,瞬间碾压在了迷雾之王的躯体上。

“终极……”

“Martial Dao 侧……大Paragon ……”

“你竟然是一名大Paragon 。”

迷雾之王的silhouette 爆裂开来,虽然是充满了不甘,可是在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对抗,Martial Dao 侧的大Paragon ,那是与道主一个层次的存在……

最后一层迷雾之渊,也在短时间内全部攻下,依旧是无一活口,全部灭杀干净,为防止有遗漏,七大Sword Lord 与四Saint Beast 联手布置了四象灭Heavenly Sword 阵。

each layer 逐一清剿,确保绝对不遗漏任何一个。

“reporting to 上将军,36th-layer 迷雾之渊全部攻下。”

“此战,秩序3000 六百Legion ,计一百亿领八千万人。”

“亡九人,伤百人。”

“缴获各类spoils of war ,换算始源之晶,约3000 六百方大千World 。”

“此战,属下指挥不利,至于Legion 出现伤亡,请上将军治罪。”

莱迪斯单膝跪地,将Legion 的伤亡与缴获上报,整个人look pale ,充满了深深的自责,在七大Sword Lord 与四Saint Beast 的配合下,竟然出现了伤亡,这完全就因为他的无能造成,此战本该是无损。

“莱迪斯,去向冕下请罪吧!”

“撤!”

monster 玄子silhouette 一步踏出,顷刻已经是到了血色长河虚空之巅,继而就是单膝下跪,将情况全部告知了Gu Huang 。

这一刻,3000 六百Legion ,七大Sword Lord ,四Saint Beast ,也是one after another 归来。

“起来吧!”

“耗时一日,灭杀迷雾之渊,比this King 预期早了三日。”

“看来这些岁月,诸位精进不少。”

“但是此战竟然出现了伤亡,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Gu Huang 端坐于虚空王座之上,眸光变的是森冷无比,宛若is a Immortal 之王。

“回冕下,末将无能,指挥失利,以至于出现伤亡。”

“请冕下治罪!”

莱迪斯第一个跪了下去,因为这就是他的责任,整整死了九人,伤百人,对于帝国就是已经很大的比例了……

“指挥不当,导致伤亡,真的是这样吗?”

“七大Sword Lord ,你们贪功冒进,每战冲杀在前,不顾后方。”

“四Saint Beast ,你们当做辅助,却屡屡率先厮杀,不顾Legion 士兵。”

“至于你monster 玄子,你这统帅是怎么当的,仅仅一个迷雾之渊造成了伤亡,那么未来呢?”

“this King 还能对你们抱有期待,Your Majesty 还能对你们希望,帝国absolutely 亿子民还能指望你们吗?”

“安逸太久,数之不尽的资源,让你们已经失去了锐气与信心了,还是你们已经认为World invincible 了。”

“怎么?each and everyone 都是不是都想封爵想疯了,仅仅一场战争就暴露了这么多问题,今天this King 在此坐镇,若来日this King passed away 呢?”

Gu Huang 的silhouette 从王座站起来,威严而有凶狞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充满不可抗拒的aura 。

“末将有错,请冕下责罚!”

“吾等知罪,请冕下责罚?”

“吾等知错,请冕下责罚?”

monster 玄子,七大Sword Lord ,四Saint Beast 全部都是羞愧无比,同样也让他们是哑口无言……

“此战,功大于过,但功是功,过是过,不能混为一谈。”

“具体事宜,Your Majesty 自有定夺。”

“回吧!”

Gu Huang 挥手之间,World 入口开启,众人不敢停留,one after another 回归了,整个长河虚空再次归于平静。

Qingxue 在一旁是彻底看傻眼了,迷雾之渊这就没了,那群让all living things 恐惧的东西,这就被全部灭杀了。

一天!

仅仅一天,就把36th-layer 迷雾之渊灭族了。

仅仅亡九人,伤百人。

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的损失,却让这位Human Race 帝国的Royalty 盛怒,这究竟是一个何等的帝国,又是何等的自信与骄傲。

这样的帝国,臣民又该是何等的幸福。

“怎么了!犯什么傻。”

Gu Huang silhouette 立足于原地,嘴角挂着一抹微笑,很乐意看见Demon King Xue 这副姿态。

“冕……冕下……您……”

“嘘!”

“别问,也别说,今天你什么也没有见过,也什么都不知道。”

“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刚才只是我Great Qin Empire tip of the iceberg 的力量。”

“主神来了!”

Gu Huang slightly smiled ,直接不给Qingxue 说话的机会,如此大的秘密又岂能是随便的泄露出去,给她一丝震撼就足够了。

“fiend in human form ,Gu Huang ,你这个混蛋,你究竟做了什么?”

“我让你庇护虚殒之地,没让你把迷雾之渊给灭族了。”

“该死的家伙,你这个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absolutely unrestrained 的混蛋……”

紫千琉气的是脸色发青,已经是彻底压抑不住自身的愤怒了,这个混蛋故意把一切都禁绝了,等到自己赶到了这里,一切已经定局了。

永灭!

迷雾之渊被他永灭了。

从三Grand Law ,历史长河层面的抹杀,别说是骨灰了,就连痕迹都找到了。

“紫千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this King 虽然不是好人,但素来信守承诺,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

“但你没说要我用什么方式,连虚殒之地都是害怕的鬼东西,this King 以为是很强。”

“可谁曾想竟然挡不住this King 一拳,再说了不就是一些迷雾之鬼吗?”

“灭了就灭了,问题不大,现在你该回答我两个问题了。”

Gu Huang 点燃了一根香烟,显得是漫不经心的姿态,就喜欢看见紫千琉看自己不爽,却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impossible !”

“没有!”

“你别做梦了,别说两个问题,就算是一个,我也不会回答你的。”

紫千琉终究也是女人,着实是被Gu Huang 气到了,可是真的奈何不了他,以前力量没有消失的时候影响不到,现在失去了一半的力量,那simply 是做不到了。

“紫千琉,你敢当着我的面毁约,还是说你自信了已经能够白嫖我。”

“行ah! 你可以拒绝this King ,但是你做好了毁约的后果吗?”

“这世只有this King 能欠债不还,可没有敢欠this King 的道理。”

“你敢毁约,可以试试。”

Gu Huang 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姿态,反正迷雾之渊已经灭了,除非是Sovereign 降临,不然谁找不到痕迹的那种。

“你,你,你……”

“混蛋狗男人,迷雾之渊那是Primal Chaos Chamber of Commerce 的眷族,你把他们给灭杀了,Primal Chaos Chamber of Commerce 必不会罢休,现在不仅是虚殒之地,而是鸿蒙Human Race 都要受到牵连。”

“你在强,亦不过是道主,可Primal Chaos Chamber of Commerce 不仅有道主,有大Paragon ,有all Sovereigns ,还有半步Sovereign 的powerhouse 。”

“现在,我看你怎么面对Primal Chaos Chamber of Commerce 的怒火,你要不死的话,再来跟我谈秘密吧!”

紫千琉强忍住愤怒的情绪,要知道Gu Huang 现在得罪了一个真正的巨头,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