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627

Heaven and Earth 寂灭,无穷黑暗!

天荒Great Emperor 自创的Blade Intent 何等之强,代表着虚无规则力量的体现,一刀连带着monster 与Yellow Springs Ancient Road 都是彻底斩灭。

就连Vault of Heaven 都撕裂了巨大的裂缝,足以可见this blade 蕴涵着的恐怖Blade Intent 。

“呼!”

“Saintess Sire ,你没事吧!”

“总算解决了。”

Gu Huang 故作gasping for breath 的样子,直接一屁股瘫坐了下去,看着旁边的君千寻,脸上充满了凝重。

“Heavenly Void Young Master ,刚刚那是何物?”

君千寻自然也看见了凶物的真面目,但是更让她在意的是Gu Huang 施展的恐怖Blade Intent ,还有先前头上出现的奇异矩阵……

“Saintess Sire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若不是我掌握的禁忌Blade Intent ,只怕你我今天难逃一死。”

“Saintess ,今日之事,还望不要泄露出去,否则必有大祸。”

Gu Huang 决口不提六道出了变故的事情,一但被牵扯其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祸端,总之一切低调为主。

“我明白!”

“Heavenly Void Young Master ,今日我们也算是共患难了。”

“以后我不叫你Heavenly Void Young Master 了,你也别叫我Saintess 了,未免显得太过生分。”

“若你不嫌弃,便叫我一声千寻。”

君千寻也是avoided a catastrophe ,暗自是今天真的很走运,有Gu Huang 在自己的身边,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应对。

“这……好吧!”

“千寻,你就叫我Gu Huang 吧!”

“来,咱们回去吧!”

Gu Huang 站起身躯,伸出了自己的手拉起了君千寻,二人皆是会心一笑,便是离开了mountain range ,moved towards Great Firmament 城而去。

当二人离开一刻钟后,就见两道mysterious 无比的projection 降临,二人皆是illusory shadow 状态,仅能是辨别一人青衣,一人blue clothed 。

“君兄,好霸道的Blade Intent ,比之当年Saint Court 的霸Blade Venerable 也不遑多让。”

“如此Blade Intent ,竟能斩灭那群东西,真不知道谁人所创。”

“若能寻到此人,拉到我们的阵营,或许能够多上几分胜算。”

“可惜我们是来迟一步ah! ”

青衣illusory shadow 连连叹声起来,自然是刚刚感应到了这里的奇异波动,可惜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云兄,寻找此人不难,我已经感应到了千寻丫头残留的aura 。”

“看来此事与千寻丫头有关系。”

“没有错,这Blade Intent terrifying 至极,能够斩杀那群东西,足以证明此人非凡之处。”

“也该将此人拉入我们的阵营,否则迟了就要生出变故了。”

blue clothed silhouette 也是出声起来,毕竟此事关系重大,绝不能是以常理来衡量。

“君兄,既是如此,我们分头行动。”

“我去通知Saint Court 的Old Ancestor 们!”

“你负责去找千寻丫头探查消息,毕竟千寻是你教Disciple 。”

“真是多事之秋ah! 一但让那群东西出世,必是弥天大祸ah! ”

青衣illusory shadow 微微出声起来,整个人那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好,就这么决定了!”

“我去找千寻,你负责通知Senior 们!”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若是出事,必将影响……”

“算了,以后在说吧!”

blue clothed silhouette 也是洞穿虚空而去,moved towards Great Firmament 城极速飞行……

“如此Blade Intent ,当真霸道无双ah! ”

“霸Blade Venerable 也比不上,this blade 蕴涵着毁灭,黑暗,杀戮,死亡,以及禁忌虚无之力……”

“究竟何方的powerhouse ……”

青衣illusory shadow 挥手抹去了此地痕迹,illusory shadow 也是顷刻间洞穿而去,没有人知道究竟代表着什么?

——

Great Firmament 城,Leisure Cloud Restaurant 。

Gu Huang 与君千寻刚刚回归,就见一道blue clothed illusory shadow 也是紧随而至。

“Disciple 君千寻拜见太上三Elder 。”

“Disciple 见过Martial Uncle 。”

君千寻与十Fifth Elder 立刻拜见blue clothed illusory shadow ,二人是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足以可见他的来头多大。

“不必多礼!”

“千寻丫头,刚刚发生何事?”

“不要有任何隐瞒,希望你如实道来。”

blue clothed illusory shadow manifesting 本相,一尊微有秃顶,但是面孔威严的old man ,严肃无比的看着君千寻出声 起来。

“回Elder ,Disciple 刚刚与Young Master Gu 在城外切磋。”

“一时施展了轮回Heaven Art ,却不曾想从Yellow Springs Ancient Road 出现了未名生物。”

“我与Young Master Gu 险些被杀,幸好there is a person 路过的Senior 出手,才将未名生物击杀。”

“Elder ,Disciple 有错,不该擅自动用轮回Heaven Art 。”

君千寻何等的聪慧,自然没有说出去是Gu Huang 出手的,也深知那monster 的恐怖之处,故而根本不敢多言。

“你是何人?”

blue clothed old man 目光扫过Gu Huang ,并未发觉有何特异,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了一句。

“不敢隐瞒Senior ,Junior Gu Huang 来自Heavenly Void Palace 。”

Gu Hua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礼,已经是看出了此人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了Great Emperor 12th layer ,属于Great Emperor 尊的地步,足以灭杀十third rank Divine King 了。

轮回教,果真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底蕴非凡。

“哦!Heavenly Void Palace ,古疯子是你who ?”

blue clothed old man hearing this ,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看来this child 应该是古疯子的后裔了,就算不是直系后裔,那是也旁支出身。

“Senior ,那正是Junior this lineage Old Ancestor 。”

“不知Senior 您与Old Ancestor ……”

Gu Huang 心中startled ,明显态度也是缓和了许多,看来是与Old Ancestor 宗相识,能直呼古疯子的,自然关系非一般了。

“ha ha ha !”

“原来是古疯子的后人,这就难怪了。”

“Brat Gu ,不用慌张,old man 与那疯子是挚友。”

“算起来也有3000 年没见了,那old lunatic 如今可还好。”

blue clothed old man 放声大笑起来,显得是爽朗到了极点,显然看见故人之后,也是无比的欣慰。

“回Senior ,Old Ancestor 一切安好,但一直在闭关。”

Gu Huang 到没有隐瞒,反正就是将事情给说了出来,既然是与Old Ancestor 是故人,那么以后就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了。

“死疯子,就知道闭关!”

“不提他了,千寻丫头,你没说实话。”

“Brat Gu ,千寻丫头口中路过的Senior ,应该就是你brat 吧!”

“既然你们遇到了,那么就跟old man 进来,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understood 。”

blue clothed old man 面色微变,便是大步流星的走入了其中,整个人那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终究还是冒出来了,此事不得不慎重ah!

千寻与Brat Gu ,皆不是外人。

此事可以告知。

Heaven and Earth 寂灭,无穷黑暗!

天荒Great Emperor 自创的Blade Intent 何等之强,代表着虚无规则力量的体现,一刀连带着monster 与Yellow Springs Ancient Road 都是彻底斩灭。

就连Vault of Heaven 都撕裂了巨大的裂缝,足以可见this blade 蕴涵着的恐怖Blade Intent 。

“呼!”

“Saintess Sire ,你没事吧!”

“总算解决了。”

Gu Huang 故作gasping for breath 的样子,直接一屁股瘫坐了下去,看着旁边的君千寻,脸上充满了凝重。

“Heavenly Void Young Master ,刚刚那是何物?”

君千寻自然也看见了凶物的真面目,但是更让她在意的是Gu Huang 施展的恐怖Blade Intent ,还有先前头上出现的奇异矩阵……

“Saintess Sire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若不是我掌握的禁忌Blade Intent ,只怕你我今天难逃一死。”

“Saintess ,今日之事,还望不要泄露出去,否则必有大祸。”

Gu Huang 决口不提六道出了变故的事情,一但被牵扯其中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祸端,总之一切低调为主。

“我明白!”

“Heavenly Void Young Master ,今日我们也算是共患难了。”

“以后我不叫你Heavenly Void Young Master 了,你也别叫我Saintess 了,未免显得太过生分。”

“若你不嫌弃,便叫我一声千寻。”

君千寻也是avoided a catastrophe ,暗自是今天真的很走运,有Gu Huang 在自己的身边,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应对。

“这……好吧!”

“千寻,你就叫我Gu Huang 吧!”

“来,咱们回去吧!”

Gu Huang 站起身躯,伸出了自己的手拉起了君千寻,二人皆是会心一笑,便是离开了mountain range ,moved towards Great Firmament 城而去。

当二人离开一刻钟后,就见两道mysterious 无比的projection 降临,二人皆是illusory shadow 状态,仅能是辨别一人青衣,一人blue clothed 。

“君兄,好霸道的Blade Intent ,比之当年Saint Court 的霸Blade Venerable 也不遑多让。”

“如此Blade Intent ,竟能斩灭那群东西,真不知道谁人所创。”

“若能寻到此人,拉到我们的阵营,或许能够多上几分胜算。”

“可惜我们是来迟一步ah! ”

青衣illusory shadow 连连叹声起来,自然是刚刚感应到了这里的奇异波动,可惜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云兄,寻找此人不难,我已经感应到了千寻丫头残留的aura 。”

“看来此事与千寻丫头有关系。”

“没有错,这Blade Intent terrifying 至极,能够斩杀那群东西,足以证明此人非凡之处。”

“也该将此人拉入我们的阵营,否则迟了就要生出变故了。”

blue clothed silhouette 也是出声起来,毕竟此事关系重大,绝不能是以常理来衡量。

“君兄,既是如此,我们分头行动。”

“我去通知Saint Court 的Old Ancestor 们!”

“你负责去找千寻丫头探查消息,毕竟千寻是你教Disciple 。”

“真是多事之秋ah! 一但让那群东西出世,必是弥天大祸ah! ”

青衣illusory shadow 微微出声起来,整个人那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好,就这么决定了!”

“我去找千寻,你负责通知Senior 们!”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若是出事,必将影响……”

“算了,以后在说吧!”

blue clothed silhouette 也是洞穿虚空而去,moved towards Great Firmament 城极速飞行……

“如此Blade Intent ,当真霸道无双ah! ”

“霸Blade Venerable 也比不上,this blade 蕴涵着毁灭,黑暗,杀戮,死亡,以及禁忌虚无之力……”

“究竟何方的powerhouse ……”

青衣illusory shadow 挥手抹去了此地痕迹,illusory shadow 也是顷刻间洞穿而去,没有人知道究竟代表着什么?

——

Great Firmament 城,Leisure Cloud Restaurant 。

Gu Huang 与君千寻刚刚回归,就见一道blue clothed illusory shadow 也是紧随而至。

“Disciple 君千寻拜见太上三Elder 。”

“Disciple 见过Martial Uncle 。”

君千寻与十Fifth Elder 立刻拜见blue clothed illusory shadow ,二人是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足以可见他的来头多大。

“不必多礼!”

“千寻丫头,刚刚发生何事?”

“不要有任何隐瞒,希望你如实道来。”

blue clothed illusory shadow manifesting 本相,一尊微有秃顶,但是面孔威严的old man ,严肃无比的看着君千寻出声 起来。

“回Elder ,Disciple 刚刚与Young Master Gu 在城外切磋。”

“一时施展了轮回Heaven Art ,却不曾想从Yellow Springs Ancient Road 出现了未名生物。”

“我与Young Master Gu 险些被杀,幸好there is a person 路过的Senior 出手,才将未名生物击杀。”

“Elder ,Disciple 有错,不该擅自动用轮回Heaven Art 。”

君千寻何等的聪慧,自然没有说出去是Gu Huang 出手的,也深知那monster 的恐怖之处,故而根本不敢多言。

“你是何人?”

blue clothed old man 目光扫过Gu Huang ,并未发觉有何特异,只是象征性的询问了一句。

“不敢隐瞒Senior ,Junior Gu Huang 来自Heavenly Void Palace 。”

Gu Hua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一礼,已经是看出了此人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了Great Emperor 12th layer ,属于Great Emperor 尊的地步,足以灭杀十third rank Divine King 了。

轮回教,果真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底蕴非凡。

“哦!Heavenly Void Palace ,古疯子是你who ?”

blue clothed old man hearing this ,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看来this child 应该是古疯子的后裔了,就算不是直系后裔,那是也旁支出身。

“Senior ,那正是Junior this lineage Old Ancestor 。”

“不知Senior 您与Old Ancestor ……”

Gu Huang 心中startled ,明显态度也是缓和了许多,看来是与Old Ancestor 宗相识,能直呼古疯子的,自然关系非一般了。

“ha ha ha !”

“原来是古疯子的后人,这就难怪了。”

“Brat Gu ,不用慌张,old man 与那疯子是挚友。”

“算起来也有3000 年没见了,那old lunatic 如今可还好。”

blue clothed old man 放声大笑起来,显得是爽朗到了极点,显然看见故人之后,也是无比的欣慰。

“回Senior ,Old Ancestor 一切安好,但一直在闭关。”

Gu Huang 到没有隐瞒,反正就是将事情给说了出来,既然是与Old Ancestor 是故人,那么以后就不用担心身份的问题了。

“死疯子,就知道闭关!”

“不提他了,千寻丫头,你没说实话。”

“Brat Gu ,千寻丫头口中路过的Senior ,应该就是你brat 吧!”

“既然你们遇到了,那么就跟old man 进来,有些事情也该让你们understood 。”

blue clothed old man 面色微变,便是大步流星的走入了其中,整个人那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终究还是冒出来了,此事不得不慎重ah!

千寻与Brat Gu ,皆不是外人。

此事可以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