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628

君千寻跟着blue clothed old man 只身前往,但是Gu Huang 却立身原地,却是motionless ,完全就似没有听到一般,simply 是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高高挂起。

“Gu Huang ,你怎么不来。”

君千寻回首看了Gu Huang 一眼,发现Gu Huang 并没有跟上来,立刻就是明白了Gu Huang 的用意,simply 是不想参与此事。

“千寻,有多少实力,知道多少事。”

“没有实力接触秘密,那是会死的。”

“我有how many catties and how many taels ,我自己清楚。”

“很抱歉,此事我就不参与了。”

Gu Huang 微微叹息一声,故作出了满面无奈的姿态,显然就是不想插足其中,毕竟人造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出了大问题,可不想深入接触其中的秘密。

“Brat Gu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想参与了,但是你已经介入其中了。”

“你的Blade Intent 能够斩灭他们,将是我们最大的助力。”

“想置身事外,又easier said than done ,就算你想置身之外。”

“那群东西早晚会找上你,届时你Heavenly Void Palace 也是难逃一劫,唯有加入我们的阵营,才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加入我们,old man 带你见证一个真相。”

blue clothed old man 看着Gu Huang ,earnest and well-meant advised 的劝阻了起来,这样一个能斩灭那群东西的青年powerhouse ,绝对是他们所需要的。

“Senior ,很抱歉,Junior 没有兴趣参与。”

“我的Blade Intent ,十年才能施展一次,那是吾所修最强的Profound Truth 了。”

“Junior 只想做一个厨子,没有见证秘密,拯救World 的能力。”

“Senior ,你又何必强人所难,我想以你们轮回教的力量,想要解决很容易。”

Gu Huang 摇摇头,还是坚持着拒绝了,这片真实源头的灾厄纪元,昔日可是真正让自己寒心到了极点。

除了那上亿来自魔法侧的职业者们,以及300,000 的九黎勇士。

再无人回应自己了。

去踏马的灾厄纪元吧!

this Young Master 只要保证时间不死即可,至于其他的破事最好毁灭。

“Brat Gu ,只怕由不得你了。”

“不想参与,不想加入,那别old man 强迫了。、”

“飘渺山this area ,每一个cultivation 者都有义务与责任守护,虽然你不是我轮回教的Disciple ,但你是古疯子的后裔。”

“古疯子英雄豪杰,你却怎的如此窝囊。”

“你不加入,今天别想离开了。”

blue clothed old man 很清楚能够斩杀那群东西,对于自己阵营的贡献有多大,如今Gu Huang 还是一个Saint ,若是他晋升Great Emperor ,那他的Blade Intent 将会强横到什么地步。

“Senior ,你作为Old Ancestor 的故人,我对您也是给足了面子。”

“我最后重复一遍,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参与。”

“我Gu Huang 不想做的事情,还真没有人能够强迫,如果您老真的要强迫,只怕后果不是你愿意见到的。”

“你是Great Emperor 12th layer 的Great Emperor 尊,可是我也杀过True God ,斩过Heavenly God ,如果我不计代价,施展forbidden technique ,我会短时间晋升Great Emperor 。”

“拼掉您老,我想还是没有问题的,您确定是要试试吗?”

Gu Huang 负手而立,眼眸凝视着blue clothed old man ,弥漫着一抹极致恐怖的凶煞aura ,宛若是throughout time Immortal 的Demon Lord 。

“impudent !”

“Heavenly Void Palace 的brat ,如此给脸shameless ,念在古疯子的份上,本太上已经再三邀请了。”

“你却如此fail to appreciate somebody’s kindness ,不顾苍生,不顾大局。”

“Heavenly Void Palace 也算是throughout time inheritance 的Holy Land ,怎么会出了这么一个cannot tell good from bad 的东西。”

“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damned bastard 。”

“本太上问你最后一次,究竟加不加入。”

blue clothed old man 一甩衣袖,那是满面不屑的看着Gu Huang ,整个人言行态度大变。

“old bastard ,你说谁有娘生,没娘养!”

“叫你一声Senior ,你踏马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轮回教怎么会有你这种老杂break! ”

“若你是我Heavenly Void Palace 的Elder ,this Young Master 早就废了你。”

“old bastard ,我要你把刚才的话收回去,否则今日我让你skeleton doesn’t exist 。”

Gu Huang 眼眸murderous aura rushing to the sky ,宛若is a 来自throughout time 的Human Sovereign ,弥漫着无穷的恐怖aura 。

“evil creature !”

“敢对本太上不敬,你courting death !”

blue clothed old man aura 大变,顷刻就将restaurant 震的塌陷起来,枯瘦的手掌横空而出,化成遮天Great Hand Seal 碾压而下,弥漫着无穷恐怖的Great Emperor 尊之威。

“old dog !”

“今日不杀你,我Gu Huang 名字到过来写。”

“既然你不顾及Great Firmament 城的生灵,this Young Master 又有何顾忌。”

“破法神拳!”

Gu Huang 同样也是不在掩饰自身的aura ,从Saint 飙升至Great Saint ,Ancient Saint ,最后踏足完美真圣的地步,十二道规则光环缠绕身躯,形成完美的规则之符,漫天divine light 璀璨无比,似来自浩瀚无边的彼岸尽头。

拳意浩瀚而出,碎裂Heaven and Earth 虚空,来自于未来后世Martial Ancestor 创立的破法神拳,几乎是能够湮灭世间万术。

虚空巨手,极速碾压,但在破法拳意的面前,却被forcibly 的洞穿,terrifying 的fist seal 直接轰在了blue clothed old man 的脸上,哪怕就是Great Emperor 尊,也是被轰的面目全非。

“ah! ”

“小畜牲,你还敢还手!”

“本太上今日不杀你,以后还怎么立足。”

“轮回Profound Truth ,Asura Path 印!”

blue clothed old man 双目变的血红,属于Great Emperor 尊的威压直冲Nine Heavens 十地,一方血色模糊的界域隐现,隐隐似有血red 的迷雾覆盖,可见一枚古老的帝印出现,。

下一瞬!

似带着一方throughout time 大界的力量碾压,直让Heaven and Earth 都要被崩碎开来,整个Great Firmament 城几乎已经是再无活着的生灵。

“Old Dog !”

“trifling 一个Great Emperor 尊,你算个屁!”

“Black Boss !”

Gu Huang 一步踏足虚空,就见眉心一抹漆黑的rays of light 闪烁,似来自throughout time Immortal 岁月的尽头,一块残破无比的Big Black Brick 闪现,伴随着奇异silver radiance 流转,Big Black Brick 顷刻就是暴涨起来,瞬间便是moved towards 帝印strikes 而去。

“小evil creature !”

“你竟然is a 真圣,可惜不听话的下场只有死。”

“Six Paths of Reincarnation ,人间道开!”

blue clothed old man 身后六方古界域呈现,便见其中代表着Human Dao Ancient Road 的力量浮现,充满了无穷的霸道与恐怖,一缕缕玄色的迷雾交织而出……

“Old Dog !”

“你可真不怕死ah! ”

“this Young Master 没兴趣陪你玩了。”

当人间道Ancient Road 开启一瞬,Gu Huang 的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眉心Great Firmament Heavenly Eye 之下,亦是看见了一道在迷雾中徘徊的silhouette ,其aura 比先前斩灭的凶物至少强十倍。

“小evil creature !”

“今日你必死ah! ”

“人间myriad forms ,绝杀all living things !”

blue clothed old man 未曾感受到人间道Ancient Road 深处的aura ,依旧施展出了轮回Profound Truth ,直接动用人间道Ancient Road 的力量撕裂而来。

“roar! ”

陡然,自人间道Ancient Road 深处传出了giant beast 的嘶吼,又似鬼物的咆哮,依稀之中还夹杂着未名的低语声。

只能是感受到人间道Ancient Road 的震荡,却看不见任何的silhouette 。

Gu Huang 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直接摄过Big Black Brick ,直接远遁了several 100 li 之外,可不想成为凶物的食粮,old bastard 已经是被凶物锁定了。

Great Firmament Heavenly Eye 之下,分明就见这是一道兽头人身的monster ,足有30 feet 多高,通体腐烂伴有脓疮,身后弥漫诡异的black clothes 触须,身上明显还有缝合过的痕迹。

当凶物奔袭到人间道入口处,明显是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可是却挡不住背后的触须,如同是old tree 的根茎蔓延而出,直接就是缠住了blue clothed old man 的双足,将其moved towards 人间道Ancient Road 拖拽而去。

“no! ”

“小evil creature !你还不出刀,更待何时!”

“本太上今日若死,明Sun Wheel 回教必踏破你Heavenly Void Palace 。”

“快,你还在等什么?赶紧出刀ah! ”

“小evil creature ,本太上命令你出刀。”

blue clothed old man 的silhouette 被缓慢的拖拽着,人间道Ancient Road 的凶物不时嘶吼,但是blue clothed old man 依旧是紧盯着Gu Huang ,依旧是带着无比傲慢的姿态。

“老杂break! ”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在那里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

“this Young Master 出你大爷的刀。”

“我的刀可斩邪魔,可救all living things ,可杀万物,但绝不会救你!”

“the evils we bring on ourselves are the hardest to bear ,你踏马能怨的了谁?”

Gu Huang 身在several 100 li 之外,脸上充满冰冷的嘲讽,simply 是不带着半点的感情,整个人宛若是来自throughout time 地狱Immortal 的邪王。

“ah! ”

“小evil creature ,既然如此!”

“本太上拉你一起陪葬!”

“人间道印,万法之锁!”

blue clothed old man 面色极尽疯狂,已经是放弃了抵抗,极尽的运转着人间道Ancient Road 的力量,玄色的光辉洞穿而出,弥漫出了一道恐怖的轮回锁链,就moved towards Gu Huang 的身躯缠绕而去。

“想让我陪葬!”

“你只怕还没有这个ability 。”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真是可悲至极ah! ”

Gu Huang 的嘴角挂着一抹无比嘲讽的笑容,整个人那是充满冰冷与死寂的aura ,一道极致炫目而又恐怖的fist seal 洞穿,宛若是来自throughout time 尽头的Immortal 之主,煌煌之势震荡着Nine Heavens 十地,似要湮灭Eternal 人间。

divine light 万道,洞穿轮回!

浩渺无尽的拳意撕裂,宛若轮回的王诞生。

面对着来自人间道的古老力量演化的锁链,而Gu Huang 亦然没有隐藏,激发出了昔日六道人间最强Human Sovereign 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