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631

“小老弟,你是认真的吗?”

“确定要跟本座过招,而且还是压制到Saint 境。”

“你输了,叫本座Boss 。”

“合着你也半点不亏ah! 敢不敢玩大一点。”

“你输了,不仅要叫本座Boss ,把你身上最珍贵的treasure 都交出来。”

“当然,若本座输了,你就是本座的Boss ,身上的treasure 都交给你。、”

老shameless 王龘一甩散乱的头发,那是一脸贱兮兮的笑容,整个人的目光充满了奸诈与cunning ,已经很久很久没遇到过这样的冤大头了。、

今天,活该本座要发财。

“行ah! ”

“很公平的建议不是吗?”

“但口说无凭,立字为契,如何?”

Gu Huang 也是一派颇为意动的姿态,完全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小白,既然老shameless everywhere 的话,那不好好的搜刮一翻,都是对不起老shameless 送上门来了。

“公平!”

“来,来,来,本座这里有两张灵魂誓约。”

“速速签署吧!”

“傻brat ,本座今天就好好陪你玩玩。”

老shameless 王龘嘴角笑容越发的贱兮兮,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签署了自己的真名,反正就是吃定了Gu Huang 这个冤大头。

“老shameless ,混乱wasteland 等你。”

言罢,Gu Huang 挥手留下了一道空间门,silhouette 一步就是踏入,Gu Jiu 与大龙雀father and son 也是跟上,直接就是消失而去。

“卧槽!Power of Space !”

“好brat ,有点东西ah! 这个马仔本座收定了。”

“可不只有你一个人会Power of Space 。”

言罢,老shameless 也是Tearing Space 而去,只留下了一脸懵逼的君千寻,十Fifth Elder ,以及万山河,每个人都是清楚Power of Space 在飘渺山究竟代表什么?

毕竟飘渺山地处特殊,Power of Space 的powerhouse 那是真的太难找了。

一纪元都未必能够诞生一个。

如今不仅Gu Huang 会,就连老shameless 也会,又如何不让他们震惊呢?

混乱wasteland 。

“老shameless ,来的挺快ah! ”

“给你一个先出招的机会。”

“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因为我一但出手,你就根本没有机会了。”

“免的说我欺负你。”

Gu Huang 负手而立,嘴角挂着无比森然的笑容,完全就是在坐等着老shameless 出招,对于老shameless 那真的是太熟悉了,哪怕就是真是源头的老shameless ,依旧还是没有半点变化。

盘老shameless ,那是一个盘一个准。

“小老弟,做人别那么猖,当心分分钟被打脸ah! ”

“既然你让本座先出手,那么本座一定满足你。”

“啥也不说了!”

“primordial 真意—万物陨!”

老shameless 王龘散乱的black hair 无风乱舞,目光闪烁着无比恐怖的aura ,一拳夹杂着漆黑魔光洞穿,恢宏无比的fist seal 弥漫着无穷的始源意志,就moved towards Gu Huang 的身躯席卷来。

“老shameless ,你就这么点手段吗?”

“那可别说我欺负你ah! ”

“我说你的真意无效化!”

“我说你动用了一切规则之力!”

“我说禁锢你的Origin Power ,physique ,灵魂。”

“我说你将自己打自己的脸……”

Gu Huang 满面微笑,口中却是念出了无比晦涩难懂的音节,每一个音节与字符都似蕴涵着莫名的formidable power ,顷刻之间就将老shameless 的攻击化解,甚至一身力量全部的禁锢起来。

“peng! ”

“卧槽!mysterious 侧的大言spirit technique ……”

“小老弟,你作弊,此局不能算。”

“我们都是cultivation 者,你施展mysterious 侧的力量,本座不服气。”

“不算,此局不算。”

老shameless 一拳轰在了自己的脸上,当场摔得是confused ,但立刻坐了起来,那是七个不服气,八个不爽……

玛德!

mysterious 侧……小老弟竟然掌握cultivation 侧之外的力量。

草率了,真的草率了。

再来一次,本座一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老shameless ,怎么就不算了,你又没说不能使用cultivation 侧外的力量。”

“我是真的动用cultivation 侧的法,能把秒成渣。”

“既然你不服气,我就在给你一次机会。”

“this time ,依旧让你先出手。”

“我说禁锢你的力量将消失……”

Gu Huang 依旧是满脸笑容,显得是真诚到了极点,收拾老shameless 那是有八百种办法,而且都是不带重头的。

“小老弟,这可是你说的,可不准反悔ah! ”

“让本座先出手,这次不会给你机会了,但是你不准在使用cultivation 侧之外的力量。”

“看好了,本座this move 名为……”

“primordial 真秘—万魔弑天斩!”

老shameless 王龘目光一凝,只见身后浮现出了足有三1000 feet 恐怖魔刀的illusory shadow ,煌煌不灭的魔刀真意卷碎了虚空,顷刻就moved towards Gu Huang 的身躯斩去。

“老shameless ,你真的不该用Blade Intent 的。”

“since ancient times ,Heaven and Earth Myriad Races ,诸侧体系,World 我佩服一人。”

“今日便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Blade Intent 。”

“大寂灭虚无heavenly blade !”

Gu Huang 依旧是motionless ,却是已经施展出了天荒Great Emperor 的Supreme Blade Intent ,那无穷恐怖的力量宣泄,代表着虚无与寂灭的规则真意爆发,整个虚空只有一抹漆黑blade glow 。

“我踏马!what is this blade 意?”

“小老弟,你使诈,本座不服。”

“这一局不算,不算,本座要跟你在比一局。”

“你不准使用cultivation 侧与mysterious 侧的力量,若你此局还能赢本座,那本座甘愿认输。”

老shameless 直接就是惊呆了,这样恐怖到了极点的Blade Intent ,简直就是unheard of ,这brat 究竟是个什么monster ah!

“好,this Young Master 依你便是。”

“老shameless ,凡事不过三,这是最后一局了。”

“我可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敢逃跑,或者你敢用什么下三滥的招数。”

“那this Young Master 很生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Gu Huang 徒手一挥,虚空之中的Blade Intent 消散干净,嘴角却是挂着一抹无比平和的微笑。

“当然是最后一局了,本座活了几万年,难道还能骗你一个小娃娃不成。”

“来吧!但提前说好了,还是让本座先出手ah! ”

“小老弟,对不住了,你上当了!”

“Dragon Language forbidden spell —毁灭*流星火雨。”

老shameless 王龘一甩散乱的头发,直接从袖中摸出一张封印的魔法卷轴,当封印破开一瞬间,虚空之上呈现出了一个incomparably gigantic 的恐怖魔arra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