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634

“无需多礼,都已经过去了。”

“老shameless ,现在秩序阵营还在吗?”

Gu Huang 负手而立,既然完美的对应的身份,那么就扮演好秩序之王的身份吧!

If you can’t do anything to prevent it, you might as well sit back and enjoy it 。

秘密早晚会浮现出水面。

“哎!冕下,秩序阵营还在,但已经不是当初您所在的秩序阵营了。”

“不说诸侧体系了,就单说cultivation 侧的秩序阵营,如今被一群old fart 的把控着,已经是彻底腐朽了。”

“据传在你消失的时代,秩序阵营残存的老兵后裔,推选出了一位您的传人,在诸侧体系World 建立了秩序阵营分部。”

“Early Stage 还是秉承着您的宗旨行事,但是您的Disciple 在晋升Paragon 以后,为了打破世人对您的光环,废除了你立下的所有规则。”

“秩序阵营从守护all living things ,变成了接受all living things 的供奉,最后变成世间highest 权利的聚集地,尤其是如今的时代。”

“诸侧体系World 中,小至凡俗国度皇帝的加冕,大至all living things 职业的选择,对于Spiritual God 的信仰,谁敢不遵从,轻则一国毁灭,重则一界all living things 死尽。”

“您制定的准则,早已经是被践踏的稀碎了……”

“只有魔法侧World 中少部分昔日秩序Legion 的后裔,还秉承着您原先的准则行事,他们是为数不多坚持准则行事的人了。”

“冕下,本座诞生的时代,却是你消失的时代,如今您再度归来,本座愿追随冕下肃清寰宇,重建秩序。”

老shameless 王龘一甩散乱的头发,从未有过任何一刻是这般的激动,世间只有最后的秩序之王值得让自己效忠。

“等等,老shameless ,你刚才说我有一个Disciple 。”

“那人是谁?”

Gu Huang 那是一脸的懵逼,对于秩序阵营的腐化到是没什么觉得在意的,毕竟任何一个势力伴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总会伴随着各种优越感,越古老的势力也是如此,毕竟这是all living things 的特性。

但至于说有一个Disciple ,就真特么扯犊子了。

this King 一生收的Disciple 就那么几个。

用手指头都能扒拉出来。

“冕下Boss ,你的Disciple 还能有谁?”

“当然就是那一位了,如今的上尊之一。”

“尊号光明世尊,三古纪元以来最强的几位上尊之一。”

老shameless 无比惊骇的看着Gu Huang ,竟然连自己的Disciple 也都是忘记了,这究竟是经过了多少次的Samsara Reincarnation 。

“是的,冕下,光明世尊,就是您的Disciple ,而且是true disciple 。”

“伟大的冕下,您的Disciple 乃是Heaven and Earth 最强的几大古尊之一,这是all living things 中公认的。”

血刀与破烂竹简也是出声起来,毕竟这件事情根本无需去隐瞒,只要稍微一查就understood ,光明世尊就是秩序之王的Disciple 。

“impossible !”

“我是有几个Disciple ,但绝没有光明世尊这个Disciple 。”

“老shameless ,光明世尊叫是什么?是何来历?修的什么法?”

“漫漫纪元,还真有人敢冒充我的Disciple ,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Gu Huang 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给人一种无匹的凶煞aura ,宛若is a 不灭的王。,

“不知道ah! ”

“冕下Boss ,本座也够不着光明世尊那Rank 1 层的存在,他们都是超脱级的powerhouse 。”

“刀爷,竹爷,你们二位可知。”

“如果真的是冒充的,那就必须是要严惩不贷,绝对不能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敢冒充秩序之王的Disciple ,absolutely 不可放过。”

老shameless 的目光充满了凌厉,整个人弥漫着凶煞与威压,大有要将其杀之后快的趋势。

“冕下,我们至今连光明世尊是男是女都不知,你要想打听光明世尊的一切,或许可以前往魔法侧的World 。”

“没有错,冕下,传说光明世尊诞生于魔法侧World ,或许只有一个地方了,那就是魔法侧超魔World 欧罗巴continent 的守护之塔。”

血刀与竹简one after another 出声,对于光明世尊的一切,就算是知道那也不敢堂而皇之的说出来,那光明世尊是what kind of existence ,魔法侧Holy Church 的信奉的Supreme 神之一。

“此事,就先放一放,我会前往魔法侧World 一行。”

“you two 是什么来历?”

“你这竹简上又记载了什么经文。”

Gu Huang 印象之中throughout time inheritance Heaven Art ,没有血刀与竹简,看来这是起源于真实源头的Heaven Art ,至少在自己所在时代没有出现过。

“冕下,我们的主人来历很古老,但早已经战死了。”

“吾名鸿蒙heavenly blade ,那破烂竹简是鸿蒙天经,我们的创造者亦是昔日鸿蒙十大最强Demon God 之一。”

“但我们的主人已经被……”

血刀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缅怀久远的过去,也似乎是在惊叹着昔日的主人,总之主人已经是passed away 。

“什么!”

“你是鸿蒙heavenly blade ,你是鸿蒙天经,那你们的主人是不是鸿蒙十Demon God ranked 3rd 的血海Demon God ,还有4th 的虚空Demon God 。”

“你们的主人是不是被四根柱子摄走了……”

“不对,你们的主人个个很强,比之鸿蒙开天之主更强,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把你们伤到这种地步。”

Gu Huang 赫然想起了昔日被摄走的十大Demon God ,可以说是鸿蒙3000 Demon God 最强的存在,但在未来创世四柱却否认了此事,他们一直镇守创世之地,根本没有出去过,只有四君做为代行者而已。

“Heaven Ah! 冕下,您怎么会知道?”

“没有错,正是四根柱子,我们同样也是被四根柱子重创。”

“敢问冕下,如此隐秘之事,您为何……”

破烂竹简也是彻底惊骇了,absolutely didn’t expect 竟还有这样的事情,面前这尊冕下究竟是何来历?

“没错了,真实源头出现了重大的变故……”

“this King 当然知道,因为我不仅仅是秩序之主,因为我还是最初之人。”

“刀兄,竹兄,时间在哪里?”

“带我去见时间,否则必然变故发生。”

Gu Huang 现在隐约已经是猜到了一些真相,但是还不能够太过确定,如今只有真正见到了时间,才能确定所有的事情,以及真相。

“最……最初之人……您是最初之人。”

“冕下,你真的是最初之人吗?”

“抱歉,冕下,事关重大,我们必须要验证。”

“如果你是最初之人,那么你必然能够领悟鸿蒙天经,此法为鸿蒙第一法,也是Supreme Great Dao 之法,3000 Demon God 都成comprehend 此法,领悟出了3000 Great Dao 法则。”

“但除了4th 虚空Demon God 领悟部分Profound Truth ,如果您真的最初之人,此法一定能够修成。”

破烂竹简也是震惊了,不是不相信Gu Huang ,而实在是真的太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