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paralleled Villain System Chapter 2635

“卧槽!鸿蒙天经,古爷,本system 听过鸿蒙天经,确实是鸿蒙宇宙第一法,几乎每个时代都会有人去寻找鸿蒙天经,但鸿蒙天经却出现在真实源头。”

“古爷,你的道不是已经到了bottleneck 吗?如果有鸿蒙天经的帮助,未来虚幻历史长河中的你,必然能够一步步的飙升。”

“此乃天大的机缘ah! 而且是机缘中的机缘……”

辣鸡system 不觉得有异,总之鸿蒙天经就是一门至上法,prestige shaking 寰宇无数纪元,一直想有人寻找,却又无人能够找到。

“system 先生,事出反常,号称第一法的鸿蒙天经,为何如此巧合出现在BOSS面前,以BOSS的身份,漫长纪元从未接触过,却在真实源头相遇了。”

“若是通过别人之手,但通过王龘的手,也许有人早就understood BOSS的身份,知道BOSS最擅长演法,想要借BOSS之手将法完整解析。”

“BOSS,不可不防。”

Primal Chaos Goddess 不会轻易相信,尤其是这些throughout time 存在的tool ,每一个都是极其不寻常的存在,而且太过于巧合了。

“Smelly Brat ,Primal Chaos Goddess 丫头说的不错,可别着了别人的道。”

“老阴比年年头,真实源头特别多,你说你想寻找时间,而他们却让你破法。”

“本身就在存在了诸多的矛盾,不是不能相信,而是根本不能相信。”

“让我出手,镇压再说。”

Big Black Brick murderous-looking ,虽然只是本体的projection ,但作为历史长河第一器,镇压这两个破烂玩意还是做的到。

“不急,先看看再说。”

“你们听过鸿蒙天经,我又何尝没有听过,但你们却忘记了一点。”

“钧祖这个old fellow 从未向我提过鸿蒙天经,也就是说在刚刚this blade 一经说出自己的来历之前,我们从未有过任何概念。”

“也就是说他们说出的一瞬间,有来自命运与因果的奇诡之术影响到了我们。”

“辣鸡system ,有东西混进来了,就连你们都被影响了,可是他们却忘记了一点,我是来自虚幻历史长河之中唯一真实存在的fiend in human form 。”

“我掌握了诸侧体系的所有知识,重塑了Great Dao 与真理之树,虽然我现在的battle strength 不如未来亿万分之一,但我的realm 与见识还在。、”

“若我还没有猜错,这个东西就藏在鸿蒙天经之中,就连鸿蒙天经本身也不知道,也许是那个东西,也许也不是。”

Gu Huang 不动声色,却暗中与Big Black Brick ,Primal Chaos Goddess ,辣鸡system 交流了起来,想用奇诡之术对付自己,真的还嫩了一点。

“what ?”

“古爷ah! 让你早点提升realm ,本system 也能早点解锁更多的力量,现在好了被莫名诡异的东西混进来了。”

“本system 在你的面前那是越来越垃圾了,你说你万一要是有个好歹,未来的你岂不是要凉透了。”

辣鸡system 充满了深深的怨念与愤怒,可以说从古爷崛起之后,本system 就已经彻底成了一个渣渣,这简直就是对system 的侮辱ah!

“BOSS,你打算怎么做?”

“Smelly Brat ,别墨迹了,有什么招说吧!”

Primal Chaos Goddess 与Big Black Brick 也是充满了警惕,毕竟a person knows his interests 情,荒Old Demon 是小号,他们三个也好不到那里去,一个子system ,一个分端,一个projection 。

“鸿蒙天经,号称鸿蒙第一法,3000 Demon God 都是难以领悟essence 。”

“我又如何短时间能够comprehend 出来。”

“竹兄,你真的是强人所难了,如果给我万年岁月,我到是可以尝试一下。”

“你总不会觉得我能够瞬间领悟,然后Full Mastery ,掌握Supreme Profound Truth 吧!”

Gu Huang 没有理会Big Black Brick ,而是looked towards 了面前破烂竹简,已经知道heavenly blade ,竹简,还有一个未名的东西,三者在图谋自己。

“万年岁月!”

“冕下,我知道有一处地域,无论里面过去多久,外面就是一瞬间。”

“乃是世间最绝妙的悟法cultivation 之域,冕下若是相信我我们,即刻就能带冕下过去。”

“不知冕下您的意思。”

破烂竹简又是出声了,毕竟这是一个extremely rare 的机会,如果他真的最初之人,就一定能够领悟里面的法。

“竹兄,择日不如撞日,既有如此好去处,那还等什么?”

“this King 也想见识一下鸿蒙第一法的mysterious ,若是真的能够有所悟,那自然是皆大欢喜。”

“若是不能有悟,就只能证明我与此法无缘。”

“走吧!”

Gu Huang 暗中解除了System Space ,两人一刀一竹简出现在了一方黑暗虚空,同时Gu Huang 命令Gu Jiu 与大龙雀father and son 暂时跟着老shameless ,而自身则是竹简以及血刀消失了。

“竹子,是他吗?”

“老刀,我也不确定,但80% 错不了。”

“竹子,不可不防ah! 万一他不是那个人,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老刀,确实太过顺利了,如果真的是最初之人,怎么会如此轻易相信,但如今只能赌一赌了,毕竟你我都已经是废了,只有鸿蒙天经产生的力量才能让我们恢复。”

“竹子,万一被他真的comprehended ,那我们可是要被他抹杀True Spirit ……”

“老刀,还有选择吗?”

一刀一竹简带着Gu Huang 遁入了遥远无穷的深空,穿梭了不知道多少层黑暗,终于是降临到了一方特殊的vortex 之前。

heavenly blade 向Gu Huang 解释了,这里就是最初时间断层,不用担心外界的时间流逝……

one man one blade 一竹简进入其中,都是充满了无比的凌厉aura ,这是宛若黑洞般的vortex ,似能吞噬着一切。

“冕下,就在此处吧!”

“不用担心时间消耗,也不用担心资源。”

“始源之晶管够,老刀会为您护法。”

鸿蒙heavenly blade 一道blood light 凝聚,直接分割出了一片区域,而便是立身于外,唯有破烂竹简与Gu Huang 身在黑暗中央。

Gu Huang slightly nodded ,伴随着破烂竹简上一阵微光闪烁,整整四十九片竹简摊开,可是却让Gu Huang 彻底傻眼,竹简确实是竹简,但上面却没有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