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1128

  第1066章 上进的giant bear

  乌索克的熊脸立即沉下去,嗡声道:“年轻的巨魔,不要以为自己掌握了一些力量就敢在我的面前嚣张。”

  科尔萨罗没有回应。

  “看来你并不知道。”索乌克snorted ,“伯格雅恩已经在谋划着夺取你的神庙。几天前,它派手下的祭司给我传话,想让我跟它联手,一起进攻印赫涅罗,我暂时还没有答应。”

  ”oh?” 科尔萨罗的目光闪了闪。

  Flame God 伯格雅恩是最强大的洛阿之一,它的领地在God Abandoned Land 的南边,实力在所有洛阿中处于第一梯队,能够排进前五,比乌索克要强大得多。

  自己掌控Ancient Saint 祭坛时,第三个没有出声的洛阿,就是伯格雅恩。

  后来暗中做了调查。

  古拉曼帝国南部的三个洛阿,力量之神乌索克与雷电之神阿昆达,两个洛阿结成盟友,才能与Flame God 伯格雅恩对抗。

  伯格雅恩的动机很好猜。

  印赫涅罗的Ancient Saint 祭坛是主祭坛,权限比它的祭坛高出Level 1 ,如果不能趁早下手,将来它跟自己战斗时,就会非常被动。一个刚掌握神庙的祭坛,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洛阿之间很难分出胜负,即使只是新晋的阿洛也是如此。

  所以伯格雅恩要跟其它洛阿联手。

  不出所料,它也派祭司向雷电之神阿昆达传话,三个洛阿围攻印赫涅罗,把握要大许多。

  科尔萨罗飞快想清了思路,问道:“你为什么不答应它?”

  “伯格雅恩阴险cunning ,我不相信它。”乌索克撇了撇熊嘴,“而且我也有自己的理由。”

  灵魂之眼看出它的情绪变化,显然没有全说实话。

  这头giant bear 的智慧很高。

  它并没有完全拒绝伯格雅恩,信任危机是原因之一,但更多的可能是待价而沽,而不是出于什么好意。

  科尔萨罗脸上玩味的laughed ,却没有做出表示。

  乌索克看他的表情,忽然说道:“我对伱的神庙没什么兴趣,一座洛阿神庙我就满足了。阿昆达那个家伙这些年的情况也有些不对劲,似乎是脑子出了问题。”

  “如果我和阿昆达答应联手,最后很可能被伯格雅恩占了便宜。”

  “以它的野心,如果觉得自己能击败我和阿昆达,迟早会对我们下手,我当然不能让它得逞。”

  this remark 非常可靠。

  从乌索克的角度判断,不同意联手进攻印赫涅罗确实最符合它的利益。

  但它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肯定有自己的目的。

  于是科尔萨罗不做任何回应,等它自己说。乌索克见他仍是沉默,火气顿时又上来了,耐着性子说道:“你刚晋升洛阿,根本薄弱,实力在我们四个中也是最低的,如果不想被伯格雅恩暗算,我劝你最好跟我合作。”

  科尔萨罗挑了下眉头,颇有些意外。

  他回头看了一眼祖安克,“我杀了你的信徒,占领了你的城市,你还愿意跟我合作?”

  giant bear 的眼里冒火。

  这个巨魔何止杀了自己的信徒,他还摧毁了自己的神庙,换成别的敌人,它绝不会有这种耐心交涉,但是对方跟其他洛阿不同,他的手上有自己多年来想要的东西。

  “你跟我结盟,即使阿昆达跟伯格雅恩联手,也是二对二,我保证你的神庙不会有危险。”

  “不过有三个条件。”乌索克said solemnly 。

  科尔萨罗认真听着,脸上装出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请说。”

  他非常乐意拖延时间。

  因为在乌索克出现在祖安克城外的同时,雷斯林已经传送到了对方的领地核心城市沃达希尔。

  跟其他洛阿盘踞的城市一样,沃达希尔的建筑布局也是以洛阿神庙为中心,当雷斯林抵达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处于高度戒严状态,数万得到洛阿赐福的巨魔Berserker 以及更多的军队,遍布沃达希尔内外。

  金字塔状的洛阿神庙周围,从上到下,一队队巨魔守卫站岗。

  神庙顶上的宫殿被数百个高阶Berserker 重重包围,这里是进入Ancient Saint 祭坛的入口,乌索克的巢穴。

  雷斯林直接传送到了神庙上空,处于隐身状态。

  他观察了一下,顿时愕然。

  乌索克的宫殿极为粗糙primordial ,但是非常结实,墙壁和穹顶都是用数米厚的巨大岩石筑成,内部还铸浇了一层厚厚的钢铁,可谓是固若金汤,而且还从Ancient Saint 祭坛中引出能量形成能量防护,可谓是固若金汤。

  整座宫殿只有一个出口。

  这个出口更像是一条通道,狭长逼仄,以乌索克的体型显然无法穿过,可见它拥有缩小体型的能力。

  此刻,宫殿的出口被一块巨大的长方体铁块堵住了,目测这块铁块有上千吨重,把出口堵得严严实实,几乎不留一丝缝隙。铁块表面上有one after another 熊爪划痕,不难猜到这是谁干的。

  雷斯林默然无语。

  乌索克的堵门方法简单粗暴,如此沉重的铁块,整个Southern Continent 除了它以外,没有洛阿或巨魔能够挪开。

  而且宫殿外面还有十几个洛阿Berserker 时刻守护。

  如此一来,乌索克就能放心离开自己的神庙,即使有敌人攻到了神庙,也无法进入宫殿。拆掉宫殿的难度并不会比挪开铁块容易,一时之间impossible 完成,让它有足够的时间赶回来。

  一个字:绝!

  雷斯林的目光穿透宫殿堪比city wall 那么厚的墙壁,不禁有些惊讶,乌索克似乎还懂得魔法知识?
  它从Ancient Saint 祭坛引出来的能量,驱动了宫殿的rune array ,竟然有隔绝空间的作用。

  虽然这个rune array weak spot 很多,即使不用门之钥,随意一个圣魂wizard 或archmage 都能breakthrough ,但是在Southern Continent 已经非常难得,而且结合了粗浅的空间知识与Ancient Saint rune ,可见乌索克为此下了苦功。

  一头只会近战肉搏的熊,竟然如此痴迷魔法知识,还颇有心得……

  雷斯林总感觉有些违和。

  他silhouette 一闪,瞬间出现在乌索克的宫殿中,尽管内部有些昏暗,但是打扫的很整洁,也没有异味,中间的地面上用一张张皮毛铺成直径数十米的熊窝,这是乌索克睡觉的地方。

  庞大的宫殿中堆满了许多石板,有些石板整齐的叠放在一起,有些则散落在熊窝all around 。

  石板上刻满了符号和文字,字迹很潦草,显然是用sharp claw 直接划出来的。

  overwhelming majority 是巨魔文字,还有少量的Ancient Saint rune 。

  雷斯林扫了两眼,顿时心中恍然,原来这些石板是乌索克的“纸”,上面写的都是它对魔法与Ancient Saint rune 的研究笔记。当然,乌索克并不是称为魔法,而是叫做巫术,Ancient Saint rune 则是divine symbol 。

  从这些心得来看,乌索克的研究十分深入,但是缺乏完整的体系,只能依靠Ancient Saint 祭坛施展,时灵时不灵。

  Southern Continent 的巨魔崇尚力量,即使是祭司也拥有强大的近战力量。

  祭司虽然会巫术,但只是把它当作辅助,视为洛阿的赐福,或是一些wild beast 的天生能力,并没有形成“魔法体系”的概念,因此对spell 的研究仍然停留在很粗浅的阶段。

  乌索克绝对是一个异数。

  雷斯林猜测,它掌握了Ancient Saint 祭坛之后,察觉到对能量应用的巨大潜力,所以醉心于此,研究了几百年。

  尽管乌索克的innate talent 很高,但是只凭一头熊摸索,怎么可能抵得过艾伦厄斯数万年来无数sorcerer 的智慧结晶?

  它也没有创造出Meditation Method 。

  如果失去Ancient Saint 祭坛,乌索克一个spell 都施展不出来。

  “Interesting 。”

  雷斯林飞快浏览着石板上的文字,脸上looked thoughtful ,闪现到了宫殿一侧的黄金墙壁之前,指尖弹出一道魔法飞弹,顿时,一道Ancient Saint rune 构成的阵列浮现出来,形成了魔method 。

  他伸手轻推,门之钥激发生效,Ancient Saint 真金铸成的黄金墙壁溶化下去变成了一道光门。

  往前一步踏进门中,瞬间传送到地下。

  一座golden light 闪烁的Ancient Saint 祭坛出现在眼前,坐落于巨大的地窟之内。

  任何洛阿都impossible 在Ancient Saint 祭坛派驻守卫或留下陷阱,它们不相信巨魔,也没有能力在祭坛上布置陷阱。

  不过雷斯林还是非常谨慎扫视一圈,确定安全之后,这才进入Ancient Saint 祭坛顶上的神庙,看到了里面的控制平台。伸手轻按平台,一块黄金面板浮现出来,上面显现着densely packed 的Ancient Saint rune ,犹如屏幕。

  Ancient Saint 祭坛的控制权限只有两种方法可以夺取:一是controller 自愿解除权限;二是击杀controller 。

  前者几乎是impossible 的,没有洛阿会放弃Ancient Saint 祭坛,而后者的难度极大,洛阿掌握祭坛时立于不败之地。

  不过,Ancient Saint 祭坛有一个weak spot 。

  如果能够进入祭坛的控制中枢,即使没有权限,只要攻击黄金面板,无论是物理打击还是能量侵蚀,都会触发Ancient Saint 祭坛的自动防御机制,干扰权限执行,使洛阿暂时无法调用Ancient Saint 祭坛的能量。

  历史上几乎所有被击败的洛阿,都是这样失去Ancient Saint 祭坛的。

  Ren 对Ancient Saint 祭坛的理解超过任何洛阿。

  只要他愿意,雷斯林不但能干扰Ancient Saint 祭坛的权限,还能切断洛阿跟祭坛的联系,完全失联!
  而且一瞬间就能做到。

  甚至,如果有充足的时间,雷斯林还能直接破解rune 阵列,篡夺Ancient Saint 祭坛的最高权限。

  但这需要half a month 以上,费时费力,还不如直接杀了洛阿。

  雷斯林没有立即动手,站在黄金面板High Level 待。

  祖安克城外。

  乌索克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神庙被入侵了,随时会失去权限,对科尔萨罗提出了三个条件。

  “第一,你要退兵。”

  giant bear 望向祖安克城中的光辉Legion ,眼里闪烁着惊奇的目光。

  它对God Abandoned Land 中的烈日部族早有所闻,这些信仰烈日之神的巨魔,cultivation Holy Light Power ,平均实力比自己的Berserker 还强一些。

  科尔萨罗indifferent expression 。

  “第二,你要赔偿。”乌索克继续说道:“你这次进攻给祖安克造成的所有损失,都要十倍偿还。你们负责重建city wall 、神庙,被你们杀死的信徒,每死一个,你就要从印赫涅罗迁徙十个巨魔到祖安克作为补充。”

  科尔萨罗还是不说话。

  “第三,你要听令。”giant bear 看着天上的科尔萨罗,嘴角扬起一个冷酷的角度,“你是新晋洛阿,实力低下,如果不想变成伯格雅恩的猎物,最好听从我的命令。”

  科尔萨罗问道:“什么样的命令?”

  “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乌索克咧开了大嘴,露出两排stone pillar 般的巨大尖牙,“比如,你是怎么找到琉塞祭坛的,还有你怎么把军队送到了祖安克,全部告诉我!”

  它提出的三个条件,前两个只是掩护。

  真正想要的是第三个。

  科尔萨罗玩味的laughed ,灵魂之眼看见乌索克正处于兴奋与期待之中,suddenly asked :“你想掌握divine symbol 知识?”

  giant bear 的脸色一滞。

  “不错。”它坦然承认,said solemnly :“你肯定掌握了divine symbol 知识的秘密,也许别的洛阿看不出来,但我很清楚。你能把这么多军队送到祖安克,一定是利用了造物主的祭坛,涉及到我们所在的空间,是一种非常profound 的大范围巫术!”

  科尔萨罗面露笑容,赞许道:“你的眼力不错,不愧是研究了多年的Ancient Saint 祭坛。”

  乌索克愣了一下。

  它还没想明白科尔萨罗话里的意思,就见科尔萨罗抬手,他的手背上亮起了light blue rays of light 。

  giant bear 被吓了一跳,以为科尔萨罗要动手,随即察觉到这种blue rays of light 的能量非常微弱,于是凝神观察,很快有一道水晶般筑成的虚幻之门在科尔萨罗的面前形成,可以看到门后通向了另一个地方,非常眼熟。

  “沃达希尔!”

  乌索克的眼睛都看直了,竟然是自己的洛阿神庙所在地。

  它紧紧盯着in the sky 的那道门,激动的问道:“这是什么?”

  科尔萨罗打开的Void Spirit 之门,Ren 已经用不上了,所以交给他使用,正好用来冒充Ancient Saint 祭坛的应用。

  “Transmission Gate 。”

  “这就是你掌握的divine symbol 知识?”乌索克紧接着问,眼睛都挪不开了,眸中甚至has several points of 狂热。

  科尔萨罗挥手关闭了Void Spirit 之门,在乌索克不解的目光中,淡声说道:“submit to me ,我就可以考虑传授你divine symbol 知识。”

  “做梦!”

  giant bear 立即怒火狂烧,“看来你要吸取了教训才会懂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

  咆哮声中,乌索克的身躯疯狂暴涨三倍,浩瀚的神性喷涌,双眼赤红,浑身每一根毛发都充斥着continuously 的神性,仿佛充血了似的,散发着滔天的血色rays of light ,后腿直立而起超过百米高,威势如山岳般恐怖。

  科尔萨罗仍然remain unmoved ,悬停空中俯视着它。

  突然。

  乌索克感应到了异常,身上的气息骤然衰弱了一截,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的大喊道:“这impossible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