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1129

  第1067章 洛阿acknowledge allegiance
  “这impossible !”

  乌索克疯狂大叫,愤怒的熊眼中露出掩盖不住的惊恐,它失去对造物主祭坛的控制了!
  明明刚看到Transmission Gate 后的沃达希尔,自己的神庙还是好好的,并没有受到攻击。

  洛阿神庙也没传来了异动。

  怎么一转眼就失控了?

  乌索克在震怒之中,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衰退,百米高的庞大身躯迅速缩水,转眼只剩下了一半。

  过去一千多年它时刻都能感应到everywhere 的庞大能量,原本thoughts move 就能调用,现在完全消失了,让它产生一种极度的不安全感,非常不适应,心里空荡荡的。

  “是你!”

  giant bear 怒视科尔萨罗,仅有的理智正在丧失,“你故意拖延时间,攻击了我的造物主祭坛!”

  科尔萨罗摊了摊手,“你现在改变主意,submit to me ,我可以考虑留伱一条性命。”

  “休想!”

  “杀了你,我的力量就会回来,你的一切也都属于我!”

  乌索克咆哮着一跃而起。

  bang!
  森林震颤,giant bear 的后腿在地面上踏出两个大坑,沉重的身躯以惊人的速度腾空而起,前肢弹出锋利的giant claw ,每一根sharp claw 都长达数米,闪烁着blood light ,直扑天上的科尔萨罗。

  双爪交叉一击,爆发无数细如发丝的无形利刃,覆盖方圆百米范围。

  Level 10 撕裂!

  科尔萨罗的all around 平空浮现one after another 裂隙,像渔网一样密集,这是虚空被撕裂的现象。

  哪怕他有黄金Saint Physique 和神圣盔甲,也不敢轻易硬接如此terrifying 的攻击。

  rays of light 一闪。

  科尔萨罗在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消失了,几乎在他刚离开的下一个刹那,这片空间被切碎了。

  乌索克的撕裂落空,立即扭头往身侧一咬。

  咔嗒!

  它的反应之快简直不像是一头熊,竟然咬中了闪光步中的科尔萨罗,一层黄金护盾及时在体外撑开。

  圣盾术!
  这个divine technique 虽然不如“绝对圣盾”,但也具有极其强大的defensive power 。

  乌索克感觉自己咬中了一块恒金锭,瞬间崩断了几根尖牙,剧痛无比,但它丝毫没有松嘴的意思,继续疯狂嘶咬,椭圆形的圣盾术在恐怖的力量挤压之下开始变形。

  bang ,圣盾术爆开了。

  giant bear 的嘴巴完全闭合,鲜血四溅,但这是它自己的血液,科尔萨罗在圣盾术崩溃之前瞬移走了。

  科尔萨罗瞬移到了乌索克的上空,他的表情依然冷静,实际吓出了冷汗。

  这一嘴要是咬实,后果难料。

  乌索克的腾空之势正在下坠,科尔萨罗的身躯疯狂暴涨到了二十米高,神圣盔甲和碎光者被泰坦Divine Force 同步增大,浑身燃起光明圣火,巨大的Seraphim 之翼一振,俯冲下去,双手紧握战斧斩向giant bear 的头顶。

  神圣震击!

  “吼……”giant bear 举起双爪挡在头上,发出了怒吼。

  战斧与熊爪毫无花假的碰撞一记,金属交鸣响彻天空,无数golden 火焰爆发出来席卷方圆several hundred meters 。

  祖安克的巨魔们看见城外的天上出现了一轮小太阳,极为耀眼,即使隔得很远,但在几秒钟后有一股冲击波袭来,犹如狂风横扫全城,打在自己的身上产生疼痛。

  冲击波过后几秒,耳边才听到了爆炸声。

  轰隆!

  两个huge monster 穿过火焰,一边近身缠斗,一边往地面坠落。

  乌索克的头顶上有一道数米长伤口,是刚才那一记神圣震击造成的,战斧压制住了熊爪,劈中脑袋,但也没能扩大战果。

  光明圣火蔓延giant bear 全身,熊熊燃烧,看起来十分骇人,实则火焰被一层神性能量隔绝,熊毛被烧掉之后马上重新生长出来,反复拉据,并没有伤到它的皮肉。

  乌索克无视身上的伤势,挥爪反击。

  它的“刺耳怒吼”能够攻击听觉与灵魂,近距离震破了科尔萨罗的耳膜,声波刺入灵魂,尽管有钢铁意志抵抗了一下,动作仍是不禁一滞。

  pu!
  熊爪趁机横扫击中了科尔萨罗。

  神圣盔甲在sharp claw 之下犹如纸糊般脆弱,瞬间被洞穿,sharp claw 撕开了科尔萨罗胸膛,Level 10 撕裂爆发,几乎将他开膛破肚,internal organs 都变成了一团碎肉,skeleton 也断成不知多少截。

  科尔萨罗终于从刺耳怒吼摆脱出来,及时抽身暴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势。

  换成任何人,已经死了。

  但他的伤口上没有流出一滴鲜血,肌肉与内脏散发黄金般的光泽,坚硬无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坠落中的乌索克睁大了熊眼,难以置信,即使是洛阿被自己这么爪击一次也要去掉半条命,甚至当场暴毙,而这个巨魔却丝毫不受影响,似乎是杀不死的存在,恢复力比洛阿更强大!
  它的念头未落,就看见科尔萨罗抬了抬手。

  一道浩瀚的holy light 洒落。

  圣疗术!
  in a flash ,科尔萨罗的伤势recover completely ,神圣盔甲也恢复如初,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了。

  他再次瞬移逼近,挥起战斧当头劈下。

  乌索克不得不挥爪迎敌,但this time ,科尔萨罗一击不中就以闪光步退开,不给它近战缠斗的机会。双方silhouette 快速交错了几次,乌索克没有机会调整落地姿态,以背部重重砸在地面上。

  轰的一声。

  祖安克中的巨魔望着洛阿坠地,砸倒了大片森林,无数碎木尘土飞扬起来,仿佛发生了地震。

  乌索克摔得不轻,头晕脑胀。

  它感觉到敌人又从背后攻击,但来不及应对,只能又发出了“刺耳怒吼”,震天的咆哮声犹如平地惊雷。

  科尔萨罗已经给自己加divine technique “曙光意志”,与钢铁意志同时生效,抵挡住了刺耳怒吼对心灵的攻击,战斧高举,用尽所有的力量劈向乌索克的脑袋,this time ,斧刃劈了进去!

  “roar! ”

  乌索克痛苦大吼。

  碎光者战斧的斧刃几乎一半劈进它的脑袋。

  科尔萨罗ruthless ,体内Holy Light Power 疯狂涌动,瞬间沿着战斧灌注到斧刃上,全部transformed into 光明圣火。高温火焰在giant bear 的脑袋中爆发,几乎将它的脑浆都煮熟了,golden 火焰从它的眼睛窜出来。

  乌索克痛得疯狂翻滚,双爪胡乱挥舞,熊嘴也到处乱咬,就像是狂犬病暴发的疯狗。

  这并不足以致命。

  Demi-God 只要神性不竭就不会死,即使大脑被重创,也能迅速recover completely 。

  科尔萨罗趁着乌索克发疯的状态,连续挥斧劈砍,但它的defensive power 太强大了,神性的恢复力更是terrifying ,战斧还没砍下它的脑袋,伤口转眼就recover completely 。同时,它的大脑也在快速恢复,眼看就要摆脱失控。

  “这消耗的都是神性……”

  “我的神性!”

  科尔萨罗心里嘀咕,颇为心疼。杀死乌索克并不难,只要持续重伤把它的神性消耗光就行了,但这有什么意义?
  乌索克最大的价值就是它拥有二十万份神性!
  “必须控制住它,然后直接吞噬神性。”科尔萨罗想了想,以自己的实力很难做到控制住乌索克,还是要换人来。

  他激发Void Spirit 之门的传送术,瞬间消失了。

  下一秒钟。

  科尔萨罗出现在several li 外的无人森林,一道Transmission Gate 在眼前打开,Ren 从中走了出来,穿着Ancient Saint 真金打造而成的golden armor ,身体变形,转眼变成了一个古拉曼巨魔,外貌跟科尔萨罗一模一样。

  Ren silhouette 一闪回到了战场上,乌索克仍在原地发疯,不过眼中已经闪烁着理智的rays of light 。

  它的大脑恢复了。

  乌索克看到了Ren ,但丝毫没有发现眼前的巨魔已经换了一个,正在猛冲进去攻击,就见对方朝自己指了一下。

  刹时,world 安静了。

  giant bear 发现视野中看到一切事物,颜色都在褪去,空气不再流动,声音也不传播,自己就像是陷入了泥潭,尽管还能移动,可是速度都变慢了好几倍,连思维都缓慢无比。

  乌索克的熊脸上露出了震骇之色。

  它研究造物主的祭坛和巫术数百年,颇有一些心得,立即察觉到这是一种无比terrifying 的巫术。

  这个巫术涉及到了时间,是对时间的最high level 的应用!
  乌索克眼里red glow 绽放。

  这疯狂催动神性,抵抗这种掌控时间的效果,挥动熊爪扑向眼前的敌人。它脑中震惊的同时还有更深的渴望,自己must 学会这个巫术!这才是真正的力量,比肌肉与熊爪的力量更伟大!

  但在时间停止中,它没有机会说话。

  Ren 身躯暴涨起来,一眨眼就超过五十米,比乌索克站起来还高,占据了它的全部视野。

  呼!
  Ren 瞬移到乌索克的身边,手上已经握住了雷神之锤,举锤当头砸下。

  强化之后的雷神之锤,最大重量可以达到1.5 million 磅,但没有激发thunder 万钧,Warhammer 砸中giant bear 的一刹那,爆发了“毁灭一击”,这一锤看起来丝毫没有能量溢出,没有火焰,没有闪电,只有最纯粹的物理打击。

  砰的一声。

  乌索克的脑袋爆开了,blood splashed 却没有落地,在时间停止中像是盛开了一朵血色烟花。

  Ren 挥锤连砸了几下,每一锤都是毁灭一击。

  giant bear 四肢都被砸断。

  他立即停手,提前结束了时间停止,乌索克的身躯倒在地上,但没有死去,庞大的熊躯挣扎抽搐,正在快速恢复。Ren 抓住它的一只熊爪,身上Soul Power 涌动,带着它进入了以太位面。

  圣吉列斯已经在这里等待了。

  高大魁梧的圣吉列斯,伸手按在乌索克的身上,手上holy light 闪耀,顿时一股庞大的吸力产生,将乌索克的神性抽取出来,continuously 沿着手臂进入体内,双眼爆发神威。

  “呼……”

  圣吉列斯打开手机界面,显示的神性数值像坐火箭一样飙升。

  35000,40000,50000……

  与此同时,乌索克的伤势恢复也变慢了,它的神性不受控制的流出,犹如决堤的大坝被圣吉列斯掠夺,每一秒钟损失的神性都要几个月的积累,即使是神祇也会心痛无比。

  一分钟,two minutes ……

  五分钟后。

  圣吉列斯的神性breakthrough 了十万份,足以点燃十次神火,但他没有停手,乌索克的神性仍然有一大半!

  乌索克的脑袋已经复原了,双眼露出神采。

  它察觉到自己的状态。

  “你在干什么?”乌索克愤怒狂吼,声音中夹杂着无边的恐惧,它已经有几千年没有感受到这种情绪了,subconsciously 就要站起来攻击Ren ,却传来了钻心的剧痛。

  它的四肢几乎全部断裂,Ren 每隔3 minutes 砸断一次。

  一柄golden light 闪烁的holy sword ,从它的背部正中间扎穿身躯,将它钉在地面上,只要一动就会剧痛无比。

  尽管如此,乌索克仍要发狂。

  Ren 打了个响指。

  pa!
  空间冻结!

  乌索克感觉自己就像是冻在琥珀中的insect ,一种everywhere 的力量压制全身,换在平时,这种力量并不能限制自己多少,但在此刻,身受重伤的它根本无力挣脱。

  “又是巫术!”

  “但跟刚才的巫术不一样,这个巫术是掌控空间的!”

  “他到底是谁?”

  乌索克狂怒恐惧之间,也有巨大的好奇,即使是巫术之神贾拉瑞兹,也impossible 如此轻易掌握Time and Space ,这个巨魔的巫术造诣too terrifying 了,远在洛阿之上,简直是Divine Vestige !

  八秒钟后。

  空间冻结的时间到了,Ren 又释放了一个空间冻结,无缝衔接,完美的控制住了乌索克。

  雷神之锤附带的空间冻结,一天可以使用三次。

  他直接全部用完。

  三次空间冻结过后,Ren 又释放了时间停止,在时间停止快要结束时提着Warhammer 上前,准备再次砸爆乌索克的脑袋。

  “不……要……”

  乌索克艰难开口,但在时间停止中发不出任何声音,顿时眼中绝望无比。

  Ren 看出了它想说什么。

  他想了想,便没有动手,任由时间恢复了正常流动。

  “不要杀我。”乌索克连忙大叫起来,“伟大的洛阿,我愿意acknowledge allegiance 。只要你别杀我,我愿意放弃一切,洛阿神庙、信徒和领地,所有的东西我都愿意献给你,请你别杀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