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Warhammer wizard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blood essence 灵Regent King 阿斯琼格*晨锋,一位强大的圣阶knight-errant ,Ren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他的大名。

据说他是world High Level 级最高的knight-errant ,已经达到三十级。

然而初次见面,阿斯琼格的状态却不太好。

他的身上多处负伤,最严重的伤口在左眼,一道剑痕自上而下将这只眼睛划瞎了,伤口萦绕着浓烈的Death Power ,一直无法自愈。显然,这是死亡领主造成的,只差一点就能把Regent King 的脑袋劈成两半。

只剩一只眼睛的Regent King 却丝毫不减battle strength 。

在Ren sneak attack 杀死那个倒霉的天启Knight 之前,阿斯琼格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阻挡两个天启Knight 的围攻。

他的主要武器是一把长长的单刃剑,剑柄造型华丽,宽阔的剑刃有着柳叶般的弧度,整体就像是a big blade 。

Ren 看出这是一把Legendary Grade 武器。

阿斯琼格背上的附魔长弓,更多像是一个摆设,用于彰显自己的knight-errant 身份,偶尔才会射出一箭解救附近陷于危险中的blood essence 灵。

他一人独挡两个天启Knight ,仍然游刃有余。

“Ren 议长。”

阿斯琼格挥出一剑,周围空气中浮现数以百计的sword qi ,犹如one after another 细丝,却又锋利无匹,将围攻上来的亡灵切成碎片。

他看也不看那些亡灵,仿佛在自己的宫廷中一样,朝Ren 微微躬身行礼,言行举止都无可挑剔,显露出一丝骄傲与尊贵,用温润而又平静的声音说道:“今日威泽兰履行盟约,blood essence 灵永远不会忘记,荣耀属于威泽兰。”

“Regent King 阁下言重了。”Ren nodded 。

其实,灵魂之眼看得出来,阿斯琼格对自己和威泽兰还是心存怨气。

正如莉芙琳女伯爵所言,如果不是威泽兰wizard 的失败,让天灾Legion 得到了Floating Void City 这件利器,亡灵大军绝不敢轻易进攻永歌城。

blood essence 灵原本是高等精灵,innate talent 出众,以不到三十万的人口抵抗天灾Legion 将近三千年,双方血海深仇,无法化解,时刻都想着消灭对方。不出意外,blood essence 灵肯定还能再抵挡很久很久。

要是今天永歌城陷落,blood essence 灵灭族,威泽兰难辞其咎。

阿斯琼格看在威泽兰驰援及时的份上,并且,现在也需要威泽兰拯救自己的人民,战斗也远未结束,所以只能放下心中的怨气。

他没有再跟Ren 说话,闲庭信步般斩杀亡灵。

每出一剑都爆发密集的sword qi ,即使是Legendary realm 的亡灵也无法在他面前站立哪怕一个呼吸,瞬间就被分解。

这种杀戮速度,比spell 也不差多少。

数次闪电般的高速移动后,阿斯琼格的silhouette 就远离了,moved towards 永歌城的方向而去。

他刚才攻击的两个天启Knight ,被Ren 砸了一个以后,剩下的那个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转身就逃向永歌城,一路杀死了许多blood essence 灵,似乎把目标放在城中的居民,要大开杀戒。

Ren 心灵跳跃到森林上空,随手把飞冲到身边的亡灵砸死。

环视一圈,发现那个天启Knight 被一个blood essence 灵archmage 拦截住了,Regent King 阿斯琼格已经追到,与archmage 联手杀敌。

三位圣阶powerhouse 的战场,离city wall 只有several hundred meters 。

Ren 没有过去帮忙,阿斯琼格一个人就能搞定,何况那个blood essence 灵archmage 的等级也超过了二15th level ,天启Knight 必死无疑。

等到天启Knight 被击杀,city wall 缺口的雷铸天兵可以吸收灵魂。

杀声震天。

不过,Ren 掌握整个战场,看似岌岌可危的永歌城其实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

雷铸天兵和三十个极限warrior 组成的防线固若金汤,轻松阻挡了几波黑魂Knight 团的冲锋。

永歌城上空的亡灵在爆弹枪的formidable power 之下,也被快速消灭。

即使仍有亡灵在城里到处杀戮,但blood essence 灵也不是待宰的羊羔,就算是未成的blood essence 灵,实力也远超过普通成年人类,在亡灵面前拥有一定的还手之力。

只要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城中的亡灵都会被清除干净。

Ren 更关注的是teacher 和欧罗因Master 的情况。

in the sky 。

爆炸声一秒钟也没停止过,每次爆炸造成的动静比惊雷更加猛烈,安西沃道斯悬于金字塔上方,专注施法,周身环绕高温火环,仿佛火焰之神降临世间,每颗Fireball 都炸在Floating Void City 防护结界的最薄弱之处。

实际上,Floating Void City 的结界原本是没有弱点的。

安西沃道斯以spell 强攻,连绵不绝的爆炸冲击,强行制造出了弱点,然后抓住一点猛攻。

巨大的金字塔摇晃起来。

它表面上的力场晃动更加剧烈,无数亡魂在结界中哀嚎、游荡,发出凄厉的声音,令人心神摇曳。

Ren 悬浮半空将自己当作诱饵,吸引亡灵飞过来。

等到周围的敌人足够多,就释放一记魔爆力场把它们打成碎片,有些没死的,随手补上一锤砸死。

他一边消灭亡灵,观察了几秒钟战况,不禁心头微沉。

纳克萨斯Floating Void City 的防护魔法叫做“幽冥结界”,这是亡灵系的十环spell ,由Floating Void City 内的伊奥拉之核提供能量,近乎无穷无尽,绝非一般的手段可以攻破的,即使是teacher 也有些束手无策。

Floating Void City 之所以号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造物,正是因为它强大的防护。

伊奥拉之核支持的十环spell ,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御,都远比sorcerer 个体的十环spell 要厉害得多。

两者甚至不在一个层次。

哪怕teacher 的Fireball Technique 威能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奥古勒维Master 都很忌惮,但是想要击破幽冥结界,依然遥不可及。

即便是神祗真身降临,Floating Void City 也有一拼之力!

此刻,teacher 的Fireball Technique 把幽冥结界炸得激烈晃动,看似效果不错,其实跟隔靴挠痒差不多。

“只凭teacher 一个人攻击,显然还不够。”

Ren 暗自摇头。

他looked towards Floating Void City 底下的森林,那里被清出了一片方圆千米的大空地,原本茂密的树木都被冻成了powder 。

空地中间,两道terrifying 的silhouette 正在激烈交锋。

膨胀到三米多高的欧罗因Master ,犹如一个Little Giant ,双持法杖与long sword ,速度快如闪现,几乎连目光都捕捉不到他的silhouette 。

上一秒,他还在半空,挥出一剑,将Cutting Void 出一道百米长的裂隙。

下一个刹那,他又出现在地面上,白木法杖的杖头砸地,发出一声巨响,数十米内的地面塌陷下去,The earth shook and the mountain quivered ,仿佛发生了地震。

欧罗因Master 的每一击,formidable power 都超乎想象。

他的战斗技巧更是妙到Peak ,巨大的力量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内,没有一丝的浪费,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这让Ren 看得叹为观止。

灵魂之眼无法看穿欧Master Luo 的要素,但从展现出来的formidable power 判断,欧罗因Master 的力量至少在十Level 8 以上,也有可能达到二十级!因为没有具体的参照物,力量超过15th level 以后,每升Level 1 就会暴涨数倍,Ren 也无法作出精确的推算,但这已经足够terrifying 了。

如果让自己跟欧罗因Master 交手,哪怕钛极金身已有Level 2 ,也不敢硬接欧罗因Master 的一击。

然而,如此强大的欧罗因Master 却全面落入下风。

准确的说,欧罗因Master 被压制住了。

死亡领主厄萨兹以自身为中心,撑开了一道魔法领域,半径只有百米左右,范围并不大,远不如普拉蒙的“深寒地狱”,但是,这个领域的威能与效果比深寒地狱要强得多。

领域之内的空间充斥着冰霜与Death Power ,完全受到死亡领主的操纵。

死亡领主能够在领域内随意瞬移,没有冷却间隙。

在这个范围内的所有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知,每次欧罗因Master 闪现进攻,总是被死亡领主提前得知,然后从容的拉开距离,在原地爆发能量,反击欧罗因Master 。

这种能量爆发看似平平无奇,犹如一团头颅大小的冰球,表面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核心漆黑。

它一旦爆开,能够将空间都炸碎,瞬间又冻结起来。

最后留下一个漆黑的空洞,流淌出剧毒black liquid ,向all directions 扩散出去,不断膨胀,将触及的一切事物都吞噬进去。

欧罗因Master 有数次不慎被冰球炸到,即使只沾到了一点冰屑,身上的白袍立即被腐蚀出一个个破洞,冰屑附带的black liquid 触到皮肤,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愈合的速度极为缓慢。

Ren 看到这一幕,不禁心惊肉跳。

以欧罗因Master 的身体素质,自愈都如此之慢,可见冰球的terrifying 杀伤力。

这至少是九环spell 的formidable power 。

Lord of Undead 亲自为死亡领主打造了两件Legendary Grade 装备,一件是统御之冠,主要有两个效果,一是能够不限数量的控制庞大的亡灵生物,让world 上所有的死亡Knight acknowledge allegiance 。

统御之冠的另一个效果就是这个魔法领域,叫做“凋零亡域”。

在凋零亡域的范围内,死亡领主犹如Supreme 的Sovereign ,立于不败之地,况且,他还有更加强大的霜恸之剑!

这把传说武器拥有无匹的power of Ice Thunder ,并且杀死的每一个敌人,都会被转化为亡灵,收割敌人的灵魂,吞噬到剑身之内,使大剑的formidable power 越来越强,增强持剑者的力量。

千年以来,死亡领主不知杀死了多少人。

他的剑吞噬了无数灵魂,将力量增幅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剑挥出,tore the void ,同时附带堪比单体九环spell 的三种魔法攻击,冻结、死亡侵蚀与亿万Soul Attack 。

欧罗因Master 的力量已经够强大了,却接不住死亡领主的一剑。

每次正面交锋,欧罗因Master 都会被击飞。

他最擅长三个spell 之一,透明球状的抗拒力场,刚撑开就被死亡领主的大剑斩破,三种魔法能量爆发,在身上造成各种伤害,凝结一层冰霜与腐蚀,心灵也受到terrifying 的冲击。

所幸,欧罗因Master 的sword technique 明显高于死亡领主,每次交锋,都做到了自己力量的极限,被击飞后及时抵挡追击而至的敌人。

他的白木法杖不时亮起rays of light 。

最为低级的光亮术却有不可思议的威能,能够驱散冰霜与Death Power ,或是集成光束照射死亡领主,每一rays of light 都蕴含“炙热”、“驱邪”、“致盲”、“穿透”和“震荡”5th layer 效果,连死亡领主都不敢硬扛,多次被逼得退开。

然而,Ren 却看出了欧罗因Master 的处境相当不妙。

只比硬实力,欧罗因Master 可能比死亡领主还要稍胜一分,但是,死亡领主有两件量身打造的Legendary Grade 装备,威能堪比Divine Item 。

连他身上的rune 铠甲也是Legendary Grade 。

武器装备的优势,让死亡领主的实力暴涨了不知多少倍,欧罗因Master 只能依靠自己的战斗技巧,一时勉强拖住了他。

但这impossible 僵持太长时间。

最多不超过one minute ,死亡领主就会彻底压制住了欧罗因Master ,摆脱纠缠,杀向天上正在攻击Floating Void City 的teacher 。

如此一来,teacher 更impossible 攻破Floating Void City 了。

这个念头刚落下,in the sky 响起了一个阴冷的声音。

“teacher ,为了感谢你对我数百年来的培养,我向你,伟大的安西沃道斯,献上最虔诚的礼物。”阴冷而又浩荡的声音从Floating Void City 里传出来,Ren 立即听出这是科尔斯泰德的声音。

战场上,所有人都转头looked towards Floating Void City 。

金字塔状的Floating Void City 顶部,那座巨大的方尖碑高塔的塔尖,骤然亮起刺眼的rays of light ,仿佛升起了一轮太阳。

“死亡天罚!”

许多blood essence 灵发出惊恐的叫声。

Ren 也是面色狂变,十环spell 死亡天罚!

每座Floating Void City 除了强大的防护结界以外,同样也拥有terrifying 的攻击。

纳克萨斯Floating Void City 的攻击是死亡天罚,它是亡灵spell ,森林中那道延伸到永歌城,摧毁沿途所有事物,直到把整座城市切割成两半的焦黑痕迹,就是死亡天罚造成的杀伤。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尖塔上极度凝聚的rays of light 绽放,射出一道暗绿的射线。

这道射线的直径超过二十米,犹如洪流,直射高空中的安西沃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