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Warhammer wizard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Floating Void City 的跃迁距离难以用长度来计量,多数时候是直接跨越位面,甚至一次跃迁直接穿过多个位面。而且Floating Void City 由内到外,都布置了干扰锁定的rune array ,几乎impossible 被追踪。

因此,几位圣阶powerhouse 也是束手无策。

纳克萨斯Floating Void City 消失之后,战斗却没有结束。

数量庞大的亡灵大军并没有因为死亡领主的撤退而停止进攻,它们都是天灾Legion 的精锐,光是黑魂Knight 团就有上万人,仍在向永歌城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森林里遍地亡灵,蛛魔、憎恶、zombie 、骷髅warrior 、恶犬尸组成的大军grandiose ,涌向永歌城的city wall 。

in the sky ,Ghost Statue 、wraith 和Ghost Spirit 蝙蝠如同大片乌云,blood essence 灵的Dragon Hawk knight-errant 拼尽全力,却仍然杀之不尽。

唯一好些的是永歌城里的情况。

极限warrior 和枪翼Knight 团已经清空了飞进城中的亡灵,血Knight 团也清除掉了地面上的敌人。

city wall 缺口处,雷铸天兵的阵线之前,亡灵的尸骸堆积如山。

爆弹枪的枪管已经发红了。

亡灵军中有许多Legendary ,多次混在队伍里冲击过来,都被雷铸天兵及时发现,然后三四把爆弹枪集火打成了碎片。

blood essence 灵Regent King 和archmage 已经回到city wall 下,那位archmage 连续释放了几个大范围的spell ,击杀数千亡灵,法力就有些难以为继。阿斯琼格Regent King 也不停的挥剑,以最快的速度消灭敌人。

然而,这只是an utterly inadequate measure 。

每多耽误一秒钟,就有几个blood essence 灵死去,然后尸体被转化为亡灵。

四位围攻Floating Void City 的圣阶powerhouse 都是面色严峻,深刻见识到了亡灵大军最terrifying 的数量优势,战斗越久,死去的人越多,亡灵的优势就越大。这还是死亡领主和Floating Void City 撤退了,否则blood essence 灵今天真要灭族。

Ren 一记心灵跳跃到近前,出声道:“teacher ,索里姆Elder ,狱Yan Pavilion 下,请帮他们一把。”

安西沃道斯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心里有些奇怪。

他是对Ren 实力最了解的人,可能没有之一。很清楚Ren 如今的实力,绝不亚于寻常的圣阶powerhouse ,即使是面对圣魂wizard 也有一战之力,如果Ren 也参与进来,说不定有机会攻破纳克萨斯的防护结界。

但是Ren 全程看戏,只在下面的森林里杀了一个天启Knight 和大批亡灵。

显然,Ren 不是怯战之人。

自己这个学生一定又有什么计划,否则绝不会错过这次良机。

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安西沃道斯nodded ,抢在另外两位powerhouse 前面,说道:“交给我来。”

他身上火light flashed ,瞬移到了高空之上。

附近有一群飞行亡灵看见安西沃道斯,尖叫着飞扑过来,却一头撞进他撑开的一道直径百米的巨大的火环,火焰席卷,瞬间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这是安西沃道斯为自己恒定的九环spell “灰烬之环”,与护盾并不冲突,thoughts move 即可触发,凡是进入环内的敌人都会遭到高温火焰的燃烧,并且大幅增强Fire Element spell 的威能。

在灰烬之环的保护中,安西沃道斯能够随意施展“火中跳跃”,极为安全,可以安心施法。

他举起“阿喀斯圣杖”,这把Legendary Grade 法杖的杖头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四片花瓣围拱着一枚硕大的purple 水晶,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水晶外面有六枚凝聚的rune 环绕,时刻不停的旋转。

庞大的Soul Power 注入法杖之中,顿时,引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Fire Element 汇聚。

浩瀚的魔法波动一直持续不断。

阿喀斯圣杖的六枚rune high-speed rotation ,中间的硕大水晶亮起红光,Peak 凝聚出一团Fireball 。

随着施法的进行,无数Soul Power 与Fire Element 灌注进入这团Fireball ,但它却不见膨胀多少,仍然只跟头颅差不多大,颜色从浅红变成深红,然后转为orange ,又变成yellow ,再迅速变淡成黄white ,直至完全变白,出现了一丝浅蓝,再到蓝白相间。

Fireball 的颜色在十几秒钟不停变换。

最终,它稳定在蓝色。

这团蓝荧荧的Fireball 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温度,奇怪的颜色与环境格格不入,显得非常怪异,但它仿佛有一种魔力,能把人的目光都吸引进去。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Fireball 传出来,让关注施法的人们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即使隔着很远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

这是极致的高温与破坏!

十环spell !

三十级以上的sorcerer 才能掌握十环spell ,Ren 对此并不意外,但他也是第一次见到teacher 施展。

“原来是永恒炽阳!”

远古红龙狱炎lowly cried ,看着蓝色Fireball ,眼里充满了羡慕以及几分狂热,惊叹道:“永恒炽阳,world 上已知的destructive power 最terrifying 的十环spell ,也许没有之一,didn’t expect 安西Master 不但掌握了,而且把施法速度缩短到二十秒以内,真不愧是摩都派的领袖。”

索里姆却神色肃穆,叹道:“可惜了……”

Ren 明白泰坦Elder 的想法。

如果teacher 能施展永恒炽阳攻击Floating Void City ,加上他的苍穹之矛,一定能够击破那层幽冥结界。

但是这太难了。

圣魂wizard 毕竟是人,而不是能量无穷的伊奥拉之核,所需的施法时间太长了,魔法波动也大到无法掩盖。

圣阶powerhouse 的战斗瞬息万变,几乎impossible 争取到二十秒时间。

敌人绝不会给teacher 施展永恒炽阳的机会。

当初在那个无名小位面,至高议会的圣魂wizard 们联手围攻奥古勒维Master 的堕落Lich ,双方在战斗中释放的最强spell 也只到九环,十环spell 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红石公爵的“真实幻灭”威能远不如永恒炽阳,只需十秒钟出头就能完成,同样没有实战的机会。

实际上,在圣阶powerhouse 的战斗中,不能瞬发的spell 都很难派上用场。

overwhelming majority 圣阶sorcerer ,对敌之时应用的spell 都在八环以下,以七环spell 居多,少量是八环。而九环spell 的释放时机非常苛刻,一般需要Legendary Grade 以上的魔法item 辅助施展。

能够瞬发九环spell 的sorcerer ,几乎可以在凡间walk unhindered 了。

since ancient times ,像奥古勒维Master 那样一出手就是一连串九环spell 的sorcerer ,找不出第二个。

Ren 心念转动之间,安西沃道斯的spell 完成了。

他高举法杖,将那团蓝色Fireball 高高托起,瞬时之间,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犹如一轮真正的太阳升起。

轰的一声。

炽烈的阳光照耀出来,将方圆十里内的每一寸空间都填满,in the sky 的阴云顿时被驱散了。凡是被阳光照到的亡灵生物,皮肤燃起通红的火焰,瞬间蔓延全身。

它们的灵魂被灼烧,发出痛苦的哀嚎。

然后,亡灵的躯体在几秒钟内烧成了灰烬,变成一缕黑尘随风飘洒。

那些Legendary 亡灵在阳光照射中可以多坚持一会儿,但也没有多太久,很快也步入低阶亡灵的后尘,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

不到半分钟,天空就恢复了清净,飞行亡灵一个不剩。

地面上,overwhelming majority 暴露在阳光中的亡灵都烧成了灰烬,只有少数躲在树荫底下,或者城中被建筑挡住的亡灵,侥幸逃过了一劫,但是不多,已经无法造成多少威胁。

上一秒还有浴血厮杀的blood essence 灵,转眼发现没有敌人了。

他们望着高空,那个托举着太阳的人类silhouette ,仿佛神祗降临人间的威势,令人难以直视,一个个眼里充满了敬畏。

同时也对这个强大spell 的神奇之处惊叹不已。

自己同样暴露在阳光之下,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感觉到一股夏天般的燥热。森林、草木,还有永歌城的建筑也没有燃烧起来,一切都安然无恙,唯一受到伤害的只有亡灵。

炽烈的阳光逐渐收敛,乌云散开,温度也恢复了正常。

永歌城里还有零星的战斗,但很快也平息了。

“赞美Goddess !”

“我们赢了……我们击败了天灾Legion ,又一次!”

永歌城内发爆发一阵阵欢呼之声,但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许多blood essence 灵低声抽泣,看着被毁坏的家园,满脸悲伤。

这一战,他们失去了太多clansman 。

几乎每个blood essence 灵都有家人和朋友牺牲,更加可悲的是overwhelming majority 死去的同胞连尸体都找不到,他们被转化成亡灵,在永恒炽阳光化为灰烬,随风消逝了。

“我的子民们。”

Regent King 阿斯琼格的silhouette 出现在city wall 上,他的声音传到每个blood essence 灵的耳中,朗声道:”ang 起你们的头。今天,我们失去了父母、brother 姐妹、朋友,甚至是我们的child ,但我们不必悲伤,他们已经进入Divine Kingdom ,沐浴在Goddess 的神恩之中。”

blood essence 灵的悲伤有所缓和,认真听着他的演讲。

阿斯琼格的神色转为凌厉,声调也陡然拔高起来:“今日,天灾Legion 对我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它们过去三千多年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又增添了一笔仇恨,但这些可耻的monster 无法击倒我们。”

“每一次,我们都能重新站起来,这次也不例外。”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事情。天灾Legion 对我们所做的一切,欠下的每一笔血账,杀死的每一个clansman ,我们都将牢记在心。”

“终有一天,blood essence Spirit General 会复仇,让敌人和叛徒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

“荣耀属于blood essence 灵!”

阿斯琼格鼓舞人心的声音落下,城内城外,数以万计的blood essence 灵脸上的悲伤一扫而空。

他们神色高昂,齐声高喊:“a debt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荣耀属于blood essence 灵!”

等到呐喊停止后。

阿斯琼格ordered :“去吧,同胞们。治疗受伤的clansman ,重建我们的家园,这是当前最紧要的事情。”

blood essence 灵们立刻行动起来。

Regent King walking on air ,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Ren and the others 的面前。安西沃道斯也已经从高空下来,正在关心欧罗因的伤势。他被死亡领主的亡魂self-destruct 伤到,刚才暂时失去battle strength ,所幸并无大碍,休息几天就能恢复如初。

“几位尊贵的阁下。”

阿斯琼格恭敬的行礼,他的左眼已瞎,用剩下的右眼扫过四位圣阶powerhouse 和Ren ,尽管保持着属于精灵的高傲,却难掩心里的一丝惊讶与忐忑。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眼前五位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特别是安西沃道斯和那个泰坦Elder 。

一个是名震world 的圣魂wizard ,一个是传闻中的泰坦Demi-God ,实力都不弱于死亡领主,差点就击落了纳克萨斯Floating Void City 。

阿斯琼格看到欧罗因Master 的伤势,暗自心惊不已。

他跟首席archmage 贝洛瓦联手抵挡死亡领主,结果贝洛瓦被一剑斩杀,自己也失去了一只眼睛。而欧罗因Master 与死亡领主单打独斗却能够全身而退,足见实力之强。

那位一身火焰魔法长袍的sorcerer ,近距离之下,阿斯琼格立即猜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竟然是一头远古红龙。

四位三十级以上圣阶powerhouse ,足以毁灭永歌城了。

阿斯琼格不敢怠慢,躬身道:“我是blood essence 灵Regent King ,阿斯琼格*晨锋,感谢诸位出手救下永歌城。”

安西沃道斯正要说话,泰坦Elder 却开口了。

“Ren ,我在哥谭等你,稍后有事要和你说。”索里姆丢下这句话,轰隆一声化为闪电远去,瞬间消失在天边。

狱炎更是一言不发,直接传送离开了。

转眼只剩下安西沃道斯、欧罗因和Ren 三个人。欧罗因Master 专注恢复自己的伤势,没有什么心情说话。Ren 的状态也很奇怪,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这让阿斯琼格有些尴尬。

“Regent King 阁下言重了。”安西沃道斯神色威严,indifferently said :“虽然威泽兰与blood essence 灵没有正式结盟,但是你我双方有过约定,威泽兰不会坐视天灾Legion 摧毁永歌城。”

阿斯琼格面露感激之色,“安西Master 的高贵品格令人敬佩。”

安西沃道斯laughed ,这种话他听得多了。

“只是可惜……”阿斯琼格遗憾的摇头,不无担忧的说道:“这次没能击落天灾Legion 的Floating Void City ,它们随时可能再次发动攻击。今天blood essence 灵死伤惨重,连贝洛瓦首席archmage 也牺牲了,拉达希尔又背叛了clansman ……”

说到拉达希尔,Regent King 的独眼中闪过愤怒与恨意。

“如果天灾Legion 再次来袭,blood essence 灵恐怕很难再承受今天的损失了。”阿斯琼格意有所指的说道:“因此,我希望能与威泽兰正式缔结盟约,请安西Master 认真考虑这个请求。”

安西沃道斯没有立即回应,而是looked towards Ren 。

Ren 察觉到teacher 的目光,关掉手机界面,反问道:“Regent King 阁下,不知您想以哪种形式结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