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77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Warhammer wizard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teacher ,我本人不同意。”

Ren 话音落下。

圣魂wizard 们齐刷刷的看过来,表情十分精彩,仿佛看见了world 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抱着a matter of no concern to oneself 态度的紫焰公爵和black robe 公爵,也是suddenly 转头,looked towards 站在长桌末端的Ren 。

“Ren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萨布拉院长一脸难以置信。

他为了进入至高议会努力四百多年,最终得偿夙愿,知道这有多么艰难。从昨晚到现在,安西沃道斯在议会上跟灰鹰、红石数轮交锋,耗费许多心思,自己也投了一张赞成票,这个决议好不容易才通过了。

现在Ren 却不知珍惜,竟然拒绝?

萨布拉实在无法理解。

他一直对Ren 的life-saving grace 非常感激,连忙提醒Ren 改口,“不要错过这个rare opportunity ,你是不是听错了?”

坐在萨布拉院长对面的凯尔斯通皱起了眉头,冷眼看着Ren ,却难掩心中的惊讶。

Ren 与他对视一眼。

在这一刹那,灵魂之眼与心能myriad forms 瞬间碰撞,双方各自都没能得到有用的信息。

凯尔斯通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下,神色恢复了淡漠与平静。

“many thanks 萨布拉院长,我没有听错。”回应萨布拉的同时,Ren 的目光回到teacher 身上,发现teacher 一直注视自己,那双充满了智慧的眼眸此刻却很复杂,似乎has several points of 无奈。

“Ren 。”

安西沃道斯发出一声叹息,persuaded :“你再认真考虑一下,议会可以给你三天时间再做答复。”

“不必了,teacher 。”Ren 没有一丝的犹豫,果断拒绝:“我暂时不想进入至高议会。”

其他圣魂wizard 终于听出了端倪。

安西沃道斯竟然没有事先与Ren 通气,两人在这件事上的立场截然相反,这对帝国史上最强大的师生之间似乎产生了一丝隔阂。

顿时,几位想要开口的圣魂wizard 保持沉默,看着这对师生争执。

安西沃道斯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至高议会通过的决议,容不得任何人反对。只要你还是帝国人,就必须服从。”

听到后面半句话,Ren 心里忽然一跳。

他瞬间明白了teacher 的心思,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在哥谭的city wall 上,逼退天灾之团之后,teacher 突然对自己的信任发生了动摇。

因为teacher 察觉到了自己的野心!

一个宏大的野望。

Ren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因为得到雷神之锤,也许是因为实力越来越强,强大到有机会act wilfully ,自己对帝国的至高权力产生了兴趣,不止于执政官的头衔,至高议会成员的身份也不能满足,自己想要的,是瑞克宫里that Golden Throne !

一千多年没有人坐上去的Golden Throne ,代表着帝国的皇权。

我要当皇帝!

我要坐上Golden Throne ,统治整个帝国!

我要让奥瑞恩瑟帝国重新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皇帝之手,从此只有一个声音,一个命令,一个意志!

Ren 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这不全是对权力的强烈渴望,也不是欲望爆棚,单纯就是想试试。

正如当初向teacher 表示自己要竞选执政官所说的那句话:

山就在那里,我想要登顶。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与势力,主物质界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对手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几乎可以act wilfully ,也可以就此躺平,或者整天寻欢作乐,逍遥快活的玩一辈子。

甚至,封神也nothing difficult !

Ren 觉得这没多少意思,要玩就玩大的,最刺激的那种玩法,看看自己能做到哪个地步。

在凡间,在帝国,没有比当皇帝更刺激的事情了!

也是最具有挑战的“任务”!

至高议会是这条通向帝国之巅道路上最大的阻碍,十二位圣魂wizard ,他们是如今帝国真正的统治者,攫取了原本属于皇帝的权力。

圣魂wizard 们绝不会允许帝国再出一个皇帝。

这会损害属于他们的既得利益。

想当皇帝,就必须推翻至高议会,从圣魂wizard 们手中夺回权利,这在帝国也许比封神还难。难到根本没人敢想,连圣魂wizard 也想不到会有人敢这么干,准备谋朝篡位。

for a long time 的稳固统治,让圣魂wizard 们subconsciously 的排除了这个probability 。

所以,自己的野心从未被人察觉。

直到现在。

这次进攻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自己展露太多实力,别人只会看到表象,觉得极限warrior 和圣枪Knight 团非常强大,震惊与羡慕一下,然后就没了。而teacher 知道更多,他知道雷斯林的存在,隐约也猜到雷铸天兵的来历,以及部分自己隐藏在水面下的力量,虽然仍只是tip of the iceberg ,但是teacher 显然已经clearly understood 了自己的野心。

teacher 没有揭破,却立刻以行动表达了他的态度。

他不同意。

帝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至高议会的圣魂wizard 不能担任执政官。

这是防备圣魂wizard 利用担任执政官之便,以权谋私,为自己和所在的派系捞好处。

之所以没有立法成文,是因为圣魂wizard 的地位远高于执政官,这个职位的权力是由至高议会授予的,圣魂wizard 参与竞选就是自降身份。圣魂wizard 都是要脸的,多数对治理帝国的繁杂公务也没兴趣,耽误自己研究魔法。

多年来,至高议会的Three Great Sects 系形成默契,只选出代理人担任执政官。

从来没有圣魂wizard 当过执政官。

Ren 知道一旦自己进入至高议会,在政治上的地位就高过了执政官,失去参选的资格。

虽然帝国法律不禁止,自己也不是圣魂wizard ,硬要拉下脸皮参选也可以,但在舆论上变得非常被动,成为自己的阿喀琉斯之踵。只要竞争对手抓住这个弱点穷追猛打,自己就几乎impossible 当选。

他没有急着晋升圣魂wizard ,总是得到最合适的Demon Soul 才升级,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先当执政官,再图谋皇帝宝座。

这是前世某位矮个子皇帝的经验,照着学就行了。

teacher 事先不做沟通就把自己弄进至高议会,说明他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计划,果断出手堵上这条路。

Ren 脑中急转,回应道:“teacher ,这个决议关系到我个人,在不伤及任何人利益的情况下,我拥有拒绝的权利。”

他没等安西沃道斯说话,就looked towards 其他圣魂wizard 。

“诸位圣魂,帝国没有法律规定,强行让一个公民进入至高议会吧?我是否有拒绝的权利呢?”

蒂姆*凯南立即replied :“你有权拒绝。”

康杰拉德Great Sage 和凯尔斯通也slightly nodded 附合,他们还不清楚Ren 在搞什么名字,但乐于见到Ren 拒绝。

如果Ren 进入至高议会,摩都派就拥有六张铁杆票数。

安西沃道斯只需再拉拢一个人就能掌控议会,最近欧罗因跟他走得很近了,这个目标很容易就能达成。when the time comes ,即使耐瑟派和平衡派联合起来也斗不过摩都派。

Ren 跟安西沃道斯发生内讧,那就再好不过了。

最妙的是,欧罗因靠向摩都派也是因为Ren ,要是Ren 离开威泽兰,摩都派就别枉想掌控至高议会。

Ren 自然懂得两派wizard 的心思。

自己有意借力,让他们支持自己对抗teacher 。

安西沃道斯深深的看了Ren 一眼,在人心方面,自己这个学生太厉害了,连凯尔斯通都somewhat not up to par 。

他没有在拒绝的权利上纠缠,indifferently said :“你不进入至高议会却拥有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这会削弱至高议会的威望。帝国第八座Floating Void City ,竟然不在至高议会的控制之下,帝国的亿万人民会怎么看待?”

此言一出,圣魂wizard 们也觉得不妥。

特别是几位没有Floating Void City 的圣魂wizard ,脸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有点尴尬。

在帝国人的眼中,Floating Void City 几乎跟圣魂wizard 是划等号的,每个圣魂wizard 都会追求拥有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

目前有五位圣魂wizard 没有Floating Void City 。

其中有真正淡泊名利,看不上Floating Void City 的,比如欧罗因Master 。

其余是想要而不可得,要么努力过后发现难度太大,赚不到至少一亿金盾,也不擅于经营势力,被迫放弃,比如先知梅狄弗和万图斯瑞*霍怀Master ;要么正在建设Floating Void City 却迟迟没能完成,比如银星公爵;要么刚晋升圣魂wizard 不久,来不及建造Floating Void City ,比如萨布拉院长。

他们听说Ren 执掌了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后,要说不羡慕,那就是骗人。

甚至有些酸溜溜的。

即使是已经拥有Floating Void City 的圣魂wizard ,也在感叹Ren 的实力和运气,他们费尽suffer untold hardships ,投入无数资源,耗费漫长岁月才得到Floating Void City ,而Ren 才二十五岁就成为Floating Void City 之主!

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他们也想得到第二座Floating Void City 。

总而言之,谁都想要Floating Void City !

安西沃道斯从大局出发,逼迫Ren 在进入至高议会和Floating Void City 之间做一个选择,获得了圣魂wizard 们的支持。

没有人会放弃Floating Void City 。

安西沃道斯认为自己拿捏住了Ren 的七寸,然而,他看见Ren 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顿时心中一突,inwardly shouted 不妙。

他太熟悉Ren 了。

每当Ren 稳操胜券的时候就会有这种表情,过去几年,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teacher ,还有诸位圣魂。”

Ren 看着长桌两侧的wizard 们,高声说道:“我有一件事要宣布。三天后,我将在格拉摩根城堡举行一场auction ,这次auction 的货物只有一样,那就是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诚邀诸位前来参……”

他话没说完,至高宫殿里就像炸锅了似的。

一半的圣魂wizard 再也坐不住了,差点没跳起来,他们盯着长桌末端的Ren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什么?”

“Ren 你疯了吗!”萨布拉院长急得跳脚。

先知梅狄弗把一贯那种尽在掌握的格调抛到脑后,急切追问:“你说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吧?”

银星公爵坐在那里,目光呆滞,脸色茫然。

风暴女王也没有说话,看着Ren 的眼睛却在放光。

每个圣魂wizard 的反应都差不多,目瞪口呆,震惊不已,就连康杰拉德Great Sage 和凯尔斯通都有些lost self-control ,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安西沃道斯更是completely unprepared 。

在攻打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之前,Ren 说它太丑了,非常嫌弃,当时他以为Ren 是在开玩笑。Ren 说要按照自己的思路建造Floating Void City ,他也理解成要对Floating Void City 进行改造,而不是放弃。

现在才知道Ren 不是说着玩的,他真的要卖掉Floating Void City !

这个消息传出去会震撼帝国,乃至全world 。

可能都没人敢信。

但是安西沃道斯很清楚Ren 真的会这么做,他suddenly 起身,看了Ren 几秒钟就重新坐下,一言不发。

终究,Ren 还是坚定的走上了那条路。

“唉……”

安西沃道斯揉着额头,低叹一声。

这时其他圣魂wizard 已经不关心安西沃道斯的情况了,注意力全在Ren 的身上。

银星公爵回神过来了,gnashing teeth 的问道:“Ren ,你真的要拍卖Floating Void City ?”

“是。”Ren nodded 。

“为什么?”

“没为什么。”Ren shrugged 膀,一脸无所谓的replied :“我看它不顺眼,更不喜欢,干脆就卖了吧。”

银星公爵无言以对。

她此刻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荒唐。这可是Floating Void City ,自己奋斗了三百多年,不惜压榨领地和后代,搜刮无数资源,到现在也没建成的Floating Void City ,Ren 竟然要卖掉!

其他圣魂wizard 也觉得不可理喻。

但这是好事!

Ren 犯傻,那自己就有得到Floating Void City 的机会了。

风暴女王一挥手,豪气冲天的说道:“Ren ,这个auction 就别搞了。你现在出个价,我买了。”

圣魂wizard 们对她怒目而视。

风暴女王坐拥帝国最富庶的霍哈汶王国,身家之厚,可能是world 上最富有的人。

“艾拉丝兰!”

银星公爵大声叫出风暴女王的真名,“你给我滚远一点。”

风暴女王sneered :“凭什么?”

两姐妹比邻而坐,转头互相瞪着对方,气氛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似乎马上就要撕起来了。

“请两位女士冷静。”

Ren 不想看姐妹撕逼,引发不必要的麻烦,赶紧说道:“auction 将以暗拍的形式举行,出价最高者并不一定就能赢下Floating Void City 。每个人都有三次机会,给出交易Floating Void City 的东西,金盾、魔法item 、炼金材料等等,包括任何诸位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一个承诺,或者一次举手,都可以加进来,最终由我选择一位买家完成交易。”

圣魂wizard 们认真听着auction 的规则。

暗拍很好理解。

就是每个人单独向Ren 出价,竞争对手不知道别人的价格,这加大了竞拍的难度,局面也完全掌握在Ren 的手中,轻松操纵暗箱交易。

“这不公平吧?”凯尔斯通said solemnly 。

Ren remain unmoved ,强势回应:“我的Floating Void City 我做主,红石公爵如果觉得不公平,可以不参加。”

凯尔斯通被怼得没脾气,只好闭嘴。

Ren 没有再理他,继续说道:“这次auction 面对帝国所有人,至高议会的成员可以直接参加。圣魂wizard 以外的参与者,必须上交五百万金盾的保证金,事后退还。”

“诸位圣魂,我们三天后见。”

“请容许我先告退了。”

说完,Ren 向圣魂wizard 们抚胸行礼,退出了至高议会的projec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