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7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Warhammer wizard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Ren 走出projection 室却没有离开。

他在威泽兰高塔的大厅里等待了几分钟,安西沃道斯也从projection 室出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表情跟刚才在会议中一样,十分严肃,一步步走到自己的书桌后面坐下。

“teacher 。”

Ren 站在书桌前,一如既往的尊敬。

安西沃道斯看见他这个姿态,脸色放缓了少许,终于nodded and said :“别站着了,坐吧。”

Ren 依言坐下。

安西沃道斯认真打量着Ren ,仿佛第一次认识他,这个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学生,竟然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他张了张嘴,最终换了个话题:“Ren ,你真的打算拍卖Floating Void City ?”

“是的,teacher 。”

Ren 坦然回应,“在打下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之前,我就向teacher 说过了,它不符合我的要求,我准备按照自己的思路建造Floating Void City 。”

我以为你当时在开玩笑!

安西沃道斯心里无奈,都怪自己理解有误,谁能想到,有人会把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卖掉?哪怕Ren 当面说了,到现在也没几个人相信,至高议会散会之前,圣魂wizard 们都吵翻了。

如此巨大的利益与机会,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圣魂wizard 们已经完全不关心Ren 为什么拒绝进入至高议会,也不想追问他为什么不要Floating Void City 了。

Ren 这一手实在是厉害!

安西沃道斯扶了扶额头,忍不住抱怨:“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这可是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

即使不是属于自己的Floating Void City ,眼睁睁的看着它要卖掉,安西沃道斯也觉得心痛。

Ren 抬眼看了下teacher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安西沃道斯立即就明白了。

自己突然推动Ren 进入至高议会,同样也没有跟Ren 商量过,这让Ren 对自己强烈不满。刚才在会议中,Ren 也清晰无误的表达了抗议,并没有因为师生关系而被迫服从。

安西沃道斯自知理亏,不知该如何辩解。

房间里陷入沉默。

安西沃道斯心中很烦躁,转身过去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望着远处的初升的太阳,ten thousand zhang rays of light 照耀着威泽兰,壮观的Floating Void City 在云层下随风飘动,视野下方,繁华的城市在黎明中复苏,街道上车水马龙,高楼stand in great numbers ,several millions 摩都居民为了生计忙碌起来。

不时有人lifts the head 仰望Floating Void City ,眼中充满了向往与敬畏。

威泽兰是摩都最显眼的建筑。

而威泽兰高塔又是Floating Void City 中最高的建筑。

每次站在高塔顶端,俯视Floating Void City 与摩都的innumerable living beings ,都会让安西沃道斯产生一种感觉,仿佛自己所站的不是空间上的顶点,而是the entire world 的顶峰!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安西沃道斯忽然回头过来,注视着Ren ,直接问道:“你想成为帝国皇帝?”

“是。”

Ren 坦然承认,没有任何犹豫。

他的眼神极为坚定,看不出一丝的动摇,安西沃道斯很清楚自己这个学生的性格,一旦认定目标,绝不会轻易改变,即使是自己也只能稍加影响,无法阻止。

安西沃道斯长叹一声,摇头道:“当皇帝有什么好?”

Ren 没有立即回应。

安西沃道斯继续劝说:“以你现在的实力和地位,什么东西得不到?美人、财富和权力,皇帝可以享受的东西,你一样也能享受。Ren ,你并不是一个权欲熏心的人,何必为了一个头衔耽误自己对魔法道路的探索?”

“只要你进入至高议会,实际上就是掌握了属于皇帝的权利。”

“当不当皇帝,有什么区别?”

安西沃道斯earnest and well-meant advised 的劝说,他是真的希望Ren 能够回心转意,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然而Ren remain unmoved ,轻声道:“这不一样的。”

“什么?”安西沃道斯愣了下。

“皇帝只有一个,而至高议会却有十二个成员,以后还会更多。”Ren 毫不掩饰的吐露自己的看法。

安西沃道斯brows tightly knit ,心生几分怒气。

他甚至怀疑自己看走眼了,Ren 以前表现出来的温和与谦逊都是伪装,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个ambitious 。

“越大的权力,意味着越大的责任。”安西沃道斯语气变得有些生硬,“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而且皇帝的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个位置一旦坐上去就退不下来,坐在Golden Throne 上的不再是纯粹的个人,绝对的权力会腐蚀你的意志,从此不再相信任何人,对身边所有人都抱有怀疑,哪怕是枕边人也要防备,连睡都睡不着。”

“你所有的思想都围绕一个中心,那就是如何维持自己的皇帝之位。”

“when the time comes ,你将成为权力的slave !”

除了传授魔法知识以外,安西沃道斯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他的情绪渐渐有些激动,loudly said :“在我人生的前三百年,帝国更换过七个皇帝,他们全都是权力的slave ,没有一个例外。”

“多数皇帝也没有好下场。”

“每次皇位更替都会引发帝国震荡,情况好的只是清洗掉一批贵族和官员,最糟糕的时候发生战争,无数无辜的帝国子民死在战火之中。”

安西沃道斯直视Ren 的眼睛。

“为帝国大局考虑,你不该让平稳发展了一千多年的帝国陷入动荡;为你个人考虑,你的innate talent 也不该浪费在权力斗争中,探索魔法的真理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Ren ,你收手吧!”

安西沃道斯几乎是在恳求了,呼吸很急促,胸前的雪白胡子也有些凌乱,Ren 从来没有见过teacher 如此lost self-control 的样子。

Ren 知道teacher 是为自己好,心中感动,也不禁有些动摇。

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轻摇了下头。

“抱歉,teacher 。”

安西沃道斯重重坐到椅子上,用手支撑着自己的额头,眼里满是失望,solemnly asked :“为什么?皇帝的吸引力就那么大吗?。”

“并没有很大。”

Ren 很平静的回答,“teacher ,还记得我在布鲁沃茨Academy 说过的,那个关于攀登至高山的故事吗?”

安西沃道斯面无表情的nodded ,“当时我以为你只是想当一两届执政官,锻炼自己的能力,为摩都派争取利益,所以才支持你。哼,原来你当时就已经在计划了,执政官只是你登上Golden Throne 的踏板。”

Ren laughed 。

然后才认真说道:“山就在那里,我要攀登上去。”

“这就是你想当皇帝的理由?”安西沃道斯觉得不可理喻。他后来查过,整个威泽兰大图书馆也没发现相关记载,那个登山的故事simply 是Ren 胡乱编出来的。

“是,但不全是。”

Ren 解释道:“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登临Golden Throne 就非常有挑战,我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说白了,自己就是transmigrator 的玩家心态。

自己把艾伦厄斯world 当作一个虚拟游戏来玩,当上皇帝是游戏的主线任务之一,越难的任务完成之后越有成就感,也更加满足。

当然,这个解释是不能说出口的,teacher 更加无法理解。

安西沃道斯哑口无言。

他发现自己对Ren 的了解还是太浅了,如果不是Ren 各方面的表现都远超常人,他甚至怀疑Ren 是个疯子!

过了半晌,安西沃道斯才反问道:“你怎么不挑战封神?这不是比当皇帝更难吗?”

“hehe ……”Ren 笑而不语。

安西沃道斯一看他的玩味表情就懂了,顿时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他感觉彻底不认识Ren 了。他想起了帝国的一些传闻,声称Ren 是神祗转生,以前只觉得可笑,these all are 无知凡人捏造的谣言罢了,他完全不信,现在却发现可能has several points of 靠谱。

Ren 的旷世innate talent ,他的一系列英雄事迹,又是如此年轻,成就已经超过了历史上所有人。

即使是艾尔法Great Emperor 在年轻时也有所不如。

奥古勒维Master 的魔法上的成就,Ren 还差得很远,但在其它方面,Ren 是胜过奥古勒维的。

这两位已是凡人所能达到的Peak ,而Ren 就像是艾尔法Great Emperor 与奥古勒维的结合体。

除了神祗转生以外,安西沃道斯想不出还有别的解释。

“teacher 。”

Ren 发觉到teacher 的情绪波动,猜到他可能想歪了,正色说道:“我从来都只是凡人,封神是所有凡人的最终梦想,我也在向这个目标努力。但是封神太难了,要靠运气,不是努力就能达成的,这是长远的事情,所以我目前的重心还是在Golden Throne 上。”

安西沃道斯回神过来,长叹一声,心情非常复杂。

“你准备怎么做?”他问道。

“1st Step 是当上执政官,掌握帝国的行政权力,接管各大Legion 的指挥权,拉拢帝国的多方势力,交换利益,赢得他们的效忠。”

Ren 毫无隐瞒的说出自己的计划,“Second Step ,在执政官任内做成几件major event ,最好要对整个帝国都产生很大的影响,当然是正面的影响,让我的个人威望达到顶峰,超过历任执政官。”

“Third Step ,削弱至高议会的威望,发动与控制舆论,改变帝国民众对至高议会的观感,挑起我个人与至高议会的对立。”

“Fourth Step ,这是最后一步,也是最困难的一步……”

Ren 看着Old An 西沃道斯,indifferently said :“推翻至高议会。”

“后面就很简单了,找个亲信在帝国议会中提案,修改帝国法律,拥立我为皇帝。尽管我个人不谋其位,但是为了更好的造福帝国人民,也只能完全舍弃自己的私心,承担起来责任来,不得不接受称帝的请求。”

在说出计划的过程中,安西沃道斯的表情一直很冷静。

然而,当Ren 说到推翻至高议会时,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耐心听完后面的步骤。

“你的计划不错。”

安西沃道斯沉声评价,“前几步如果我没有察觉到你的野心,也许被会你得逞。可是最后一步,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推翻至高议会?”

Ren indifferent expression 摊了下手,“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安西沃道斯snorted ,认为Ren 是痴心妄想。

即使是奥古勒维,史上最强大的圣魂wizard ,在至高议会的围攻之下也body dies soul extinguished 。Ren 的innate talent 再高,还拥有雷斯林这个Avatar ,也impossible 强过奥古勒维,不用至高议会全体出手,自己就能解决。

“teacher ,我只是要推翻至高议会而已,并不是要消灭所有的圣魂wizard 。”Ren laughed ,“况且,至高议会也不是铁板一块。”

“只要是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和价格,圣魂wizard 也不例外。”

“谁是我的敌人,谁是我的朋友,这是斗争的首要问题。分辨出敌我之后,再搞清利益诉求,谁可以拉拢,谁要被打压,谁必须消灭,我想推翻至高议会应该就没那么困难了。”

安西沃道斯听着这些话,竟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Ren 。

沉默了许久,安西沃道斯才开口问道:“你说每个人都有弱点,圣魂wizard 也不例外。那么,我的弱点是什么呢?”

“威泽兰。”

Ren 笑着replied :“teacher 性格宽厚仁慈,深受爱戴,所有人都喜欢这样的领导者。但是,这并不适合执掌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作为摩都派的领袖也不合格,只是因为teacher 的实力强大,无人能比,所以也没有人敢置疑。”

“teacher 承受着整个威泽兰和摩都派的压力,所有人都希望,teacher 能带领他们继续发展,走上更高的Peak 。”

“然而,teacher 在当年放弃Fiefdom ,就说明你更喜欢研究魔法,而不是经营势力、治理领地。可是威泽兰上下都把希望寄托在teacher 身上,推着你往前走,teacher 害怕辜负这么多人的期待,只好brace oneself 坚持到现在。”

“威泽兰的债务问题正是这个矛盾的产物。”

“我一直在想,如果可以的话,teacher 可能宁愿放弃Floating Void City ,像万图斯瑞*霍怀Master 一样,隐居在某个山谷中专心研究魔法。”

“teacher ,我说的对吗?”

Ren 的每一句话都直击安西沃道斯的心。他不禁神色动容,感觉Ren 就是自己的知己,叹道:“你确实能够clearly understood 人心。没错,这是我的弱点,不过你准备怎么利用?”

Ren 早已胸有成竹,却没有说出来。

他话题一转:“teacher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我想当皇帝其实就是在跟你争夺掌控帝国的权力?”

“teacher 才是离Golden Throne 最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