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77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Ren 的目光穿透房门,看见美丽绝伦的半精灵站在门外。

维欧拉担任教宗已有一年多,气度高贵,神态威严,绝美的容貌更是令人自惭形秽,一般人连多看一眼都不敢。两个守门的极限warrior 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没有阻拦。

不过,她此刻的神色却有些焦急。

Ren 只是反应慢了点,维欧拉就等不及要再敲门,听见Ren 的声音从书房中响起:“进来吧。”

门自动打开了。

维欧拉走进去看见Ren 坐在书桌后面。

恰在此时,明亮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落在Ren 的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耀眼的rays of light ,熠熠生辉,让维欧拉的心神恍惚了下,竟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敬畏之感。

“怎么了?昨晚没有休息好?”

Ren 抬头looked towards 停住脚步的半精灵,面色温和,带着只有最亲密爱人之间才有的关心。

“没事,我只是看见你就很开心。”维欧拉露出愉快的笑容,整个房间犹如百花齐放,变得更加明媚起来,轻声道:“听说你得到了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我为你高兴,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hahaha ……”

Ren 起身绕过书桌,拉着她的纤纤柔荑一起在沙发坐下,表情玩味的说道:“你不止要恭喜我吧?”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维欧拉颇为无奈。

自从结识Ren 以来,一步步看着他从一个ordinary person 成长到如今连自己都要仰望的地步。在他面前,自己就像换了一个人,永远都被他摸透心思,现在Ren 的实力地位不亚于圣魂wizard ,自己就更被动了。

有时候,她甚至有种莫名的危机感,却又十分无力,不知该怎么追赶Ren 的脚步。

Ren 搂住她的肩膀,“银星公爵让你来的?”

“是。”维欧拉轻点臻首。

“她的反应倒是很快,这么快就跟我打亲情牌了。”Ren indifferent expression 的shook the head ,问道:“银星公爵想说什么?”

见他提起公爵大人的态度非常随意,让维欧拉心中震动,真正意识到Ren 已经不同往日了,跟圣魂wizard 平起平坐,隐隐地位更高一些,连公爵大人都要求到他的头上。

维欧拉说道:“公爵大人想尽快跟你私下见面,谈一谈拍卖Floating Void City 的事情,最好能立即安排。”

“没什么好谈的。”Re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拒绝了。

“见一面也不行吗?”维欧拉有些担心,“毕竟她是我的曾祖母,你连见都不见,我怕她会发怒。”

Ren 看了一眼半精灵,虽然她现在贵为一lord of the cult ,实力提升极快,已经晋升Legendary 高阶,但是从小在银星公爵的威名之下长大,对自己的曾祖母仍是心存畏惧,难以摆脱阴影。

“我管她发不发怒。”Ren 哂笑一声,“见面了也没有意义,auction 的规则已经定下了,她想要Floating Void City 就出价,我impossible 为她坏了规矩。”

“可是……”维欧拉眸中担忧。

“没有可是,我不会见她。”

Ren 打断了她的话,大手搂住她的纤腰,comforted :“我们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有我给你撑腰,你不用怕她。就算没有我,你现在也是美善教会的教宗,长发女士的选民,她不敢动你的。”

维欧拉见他心意已决,知道自己改变不了。

她只能叹息一声:“我明白了。”

Ren 暗自摇头,圣魂wizard 的威名太吓人了,维欧拉对银星公爵的畏惧短期内很难改掉,可能要等到她在长发女士的帮助下晋升圣魂wizard ,才能彻底改变心态。

when the time comes ,她就会发现银星公爵是个“水货”。

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powerhouse 心态,银星公爵跟其他圣魂wizard 相比都差了一截,跟三巨头那个级别更没法比。

维欧拉不再谈论银星公爵,心情也活泼了起来,beautiful eyes 盯着自己男人的脸庞,said curiously :“Ren ,你真的要卖掉Floating Void City 吗?我听说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以为公爵大人骗我。你为什么不把Floating Void City 留下来?”

这可是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

哪怕她也觉得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太丑了,可是比起Floating Void City 的地位与威能,再丑也无关紧要,何况还能改造。

Ren 正在说话,就听见cry out in surprise 。

“你要卖掉Floating Void City !”

一道火红的silhouette 传送到面前,娇小玲珑的身躯穿着一袭elegant and poised 的长裙,银golden 的长发盘在脑后,头戴宝石王冠,正是艾蜜莉丝。

她一脸震惊,再次追问道:“Ren ,你要卖掉Floating Void City ?”

维欧拉从Ren 的怀里起来,恢复了在外人面前的教宗气度,对艾蜜莉丝slightly nodded ,淡声叫道:“女王Your Majesty 。”

艾蜜莉丝也叫了一声教宗冕下回礼,然后又把目光落回Ren 身上,她现在脑子里只关心Floating Void City ,对Ren 与维欧拉的亲密姿态毫不在意,根本没心思rival for love 。

“是,我准备拍卖它。”

Ren 把三天后的auction 简略说了一遍。

艾蜜莉丝的purple 双眸渐渐发亮,呼吸也不自觉的急促了几分。如果自己能得到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不但实力暴涨有机会晋升圣阶,卓耿堡家族对康加特罗的统治更加不可动摇!

她不顾维欧拉就在旁边,坐到Ren 身侧,挽住他手臂,十分期待的说道:“Ren ,我也要参加这个auction 。”

Ren 摇头:“你不行。”

“为什么?”艾蜜莉丝神色错愕。

“你不是帝国人。”Ren 解释道:“奥瑞恩瑟帝国的公民才有资格竞拍Floating Void City ,只是帝国人还不够,买家必须是wizard 或圣阶sorcerer 。你觉得,至高议会能允许Floating Void City 落入外国人的控制吗?”

艾蜜莉丝大失所望,她既不是帝国人,也不是wizard 。

但她很不甘心。

“Ren ,你就不能看在雷克斯的份上,为我破例一次?”艾蜜莉丝摇晃着Ren 的手臂,央求道:“如果我得到了Floating Void City ,将来迟早要传给雷克斯,他可是你的儿子。”

这个理由很充分,然而Ren 犹豫了下,还是摇头拒绝。

艾蜜莉丝的眼眸黯淡下去。

她松开手,不禁抱怨道:“你真狠心!”

Ren indifferently said :“我知道雷克斯是我的儿子,该是他的东西,我会为他准备好,谁也夺不走。不属于他的东西,你再怎么为他争取也没用。”

“好吧……”

艾蜜莉丝十分失落,没有无理取闹。

其实她很清楚,Floating Void City 这么重要的东西,光凭自己几句话是得不到的。别说是一个儿子,无数人愿意抛弃家人、爱人和朋友,付出所有的能拿出来的代价,甚至一百个儿子,只为换来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

她只是觉得太可惜了!

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的价值上亿金盾,Ren 的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有部分损坏,impossible 卖出这么高的价格,肯定会打折。否则的话,其他圣魂wizard 何必要买,他们有这么多钱,自己再建造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就行了。

卓耿堡家族的龙裔宝藏全部挖掘出来,加上康加特罗王国的金库,应该能凑到六七千万金盾。

这笔钱肯定够了,不够还能去借。

只要能得到Floating Void City ,即使再贵几千万也值得。要知道,Floating Void City 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最重要的伊奥拉之核只掌握在至高议会手中,拍卖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这是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却因为不是帝国人而错过,Ren 也不讲情面,艾蜜莉丝实在是having unspeakable bitter suffering 。

Ren 见她情绪低落,有些于心不忍,安抚道:“你也不是全无机会。”

“怎么说?”艾蜜莉丝重新燃起希望。

“等你公开信仰魔法Goddess ,康加特罗王国的人民也大部分成为Goddess 的信徒,王国再与帝国结盟,双方签订友好互通条约,至高议会应该就会允许康加特罗掌握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了。”Ren said with a smile 。

艾蜜莉丝顿时不忿,“那康加特罗不就沦为帝国的附庸国了?”

“只是一个名义而已。”Ren shrugged 膀,“康加特罗离帝国如此遥远,根本难以管辖,你和卓耿堡家族依然是王国的统治者,就像霍哈汶王国和图尔德贸易城邦一样,实行高度自治。”

“相信我。”

Ren 的表情很认真,“只要你肯依附帝国,什么条件都可以谈。甚至不用向帝国缴纳税金,反而帝国要给康加特罗附赠大量好处。”

“会有这种好事!”艾蜜莉丝有些难以置信,“至高议会怎么可能同意这样的条件?”

“he he he ……”Ren mysterious 一笑,when the time comes 做主的可不一定是至高议会了。

艾蜜莉丝见他不像是开玩笑,也仔细考量起来。

以附庸的名义得到掌握Floating Void City 的机会,光这一个就非常值了。而且,龙裔家族也会得到帝国的支持,统治更加稳固,即使是最坏的情况,万一龙裔家族失去王权,还能依靠Floating Void City 保存子嗣,得到东山再起的机会。

不过还有个问题。

艾蜜莉丝轻晃着脑袋,头顶上的宝石王冠闪闪发光,说道:“康加特罗王国依附帝国,when the time comes ,哪有第二座Floating Void City 可以去买?”

“只要康加特罗获得执掌Floating Void City 的许可,你凑够钱和材料,我帮你制造伊奥拉之核。”Ren 给出承诺。

“好!”艾蜜莉丝极为兴奋,“Ren ,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it’s a deal 。”Ren 认真的replied 。

“it’s a deal !”

艾蜜莉丝此前的失望一扫而空,心里想着该怎么加快康加特罗人改信魔法Goddess 的进度,然后向帝国发起签订条约。

“Ren ,我先回王国了。”她迫不及待的起身,跟维欧拉示意过后,匆匆离开了,很快带着儿子传送返回金斯兰。

房间里只剩下Ren 和维欧拉两人。

坐在旁边沙发上听完两人交谈的维欧拉,心里正有些羡慕。

她也想要Floating Void City !

Ren 猜到她的心思,said with a smile :“你也想要?”

维欧拉靠近过来,灵动的双眸横了他一眼,娇声道:“废话,谁不想要Floating Void City ?别忘了我也是wizard 。”

Ren 笑而不语。

以前他觉得万灵wizard 非常强,号称大后期超凡职业,越往后越厉害,一人即是Legion 。

然而当自己达到higher realm ,这才发现有些夸大其辞了,万灵wizard 终究更像是summoner ,Demon Soul 数量很难弥补质量上的差距。

银星公爵就是典型的例子。

她作为唯一的圣魂万灵wizard ,虐菜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面对同阶对手也不差,但是碰到比她阶位高的敌人,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这其实是整个御魂学派的弱点。

御魂学派的wizard 不是纯正的sorcerer ,三个分支都严重依赖Demon Soul 品质,很难higher rank challenge 。变形wizard 的代表人物萨布拉院长,他的实力更是在至高议会中垫底,比银星公爵还弱。

不过,Ren 也不敢说御魂学派都是渣渣。

同为御魂学派的万图斯瑞*霍怀Master 就强得离谱,这个Messy Old Man 在至高议会中非常低调,实力却不亚于三巨头。

维欧拉不知Ren 心中所想,faintly said :“我不像艾蜜莉丝一样是女王,她统治着一个王国,拥有三千多万子民和丰富的矿场资源,还有家族遗留下来的宝藏,我连五百万金盾的保证金都拿不出来。”

“我怎么听说美善教会很有钱。”Ren said with a smile 。

长发女士的信徒大多都不缺钱,而且定期向教会捐赠一笔钱。

有钱有闲的人才会学习艺术,绘画、摄影、舞蹈、演奏……这些才艺哪个不是费钱的?追求爱情与美丽更加烧钱,化妆品、衣服鞋子,各种宴会Sand Dragon ,穷人根本玩不起。

穷人可以信仰长发女士,但不花钱的信徒,对祂的信仰肯定不够虔诚。

“那是教会的钱,我可不敢挪用。”

维欧拉的声音压低了一些,“而且我上任后才知道,伊莱莎夫人早就把教会的钱花得精光,一部分被她贪污了,一部分用于享受挥霍。她离开诺斯瑞尔的时候,还卷走了账上最后一笔现金,留下上百万金盾的财务窟窿,我个人掏钱填了大半。”

半精灵十分无奈,忍不住向Ren 诉苦。

她辛辛苦苦经营照相机和唱片公司,这些年好不容易攒了一些钱,didn’t expect 当上教宗还要倒贴进去。

别说是Floating Void City ,连wizard 塔都只能在梦里想一想了。

Ren 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情况,“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维欧拉神色默然。

她有自己的尊严,impossible 遇到什么困难都向Ren 伸手,也许对Ren 来说这只是no effort at all ,但她不想让Ren 看低自己。

Ren 一眼就看懂了,secretly sighed 一声,维欧拉还是太要强了。

但也正是她这种独立自主的性格,才让自己爱的更深。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她的难处,肯定要帮一把。怎么帮也有讲究,不能太过刻意,要委婉一些让她容易接受。

“维欧拉,你生日快到了吧。”Ren 立马有了主意。

“下个月,怎么了?”

Ren mysterious said with a smile :“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不过,这件礼物要你自己去打开,连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好,礼物在哪?”维欧拉等着Ren 拿出来。

“我把它放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Ren 站了起来,向Unparalleled 的半精灵extend the hand ,“跟我来。”

维欧拉被他这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样子弄得勾起了好奇心,眼里满是期待。

她任由Ren 牵着手走出书房。

下楼经过城堡大厅的时候,风精灵steward 看见这一幕,彬彬有礼的问候:“大人,教宗冕下。”

Ren 稍作停顿,instructed :“法比安,你替我到摩都日报社跑一趟,刊登一则消息。”

“是,大人。”法比安洗耳恭听。

“三天后的中午,格拉摩根城堡将举办一场auction ,以暗拍的形式出售新乡Floating Void City ,凡是帝国wizard 或圣阶sorcerer ,都有资格参与,上交五百万金盾保证金就能得到一张入场券,拍卖结束后退还。”Ren 很随意的说道,“如果我不在城堡就由你登记客人名单,代收保证金,极限warrior 会保护你的安全。”

法比安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被这个消息吓到了。

“你记住了吗?”Ren 问。

风精灵表情僵硬的nodded ,脑子里一片空白,结结巴巴的replied :“记、记住了,大人……”

Ren 不再管他,拉着维欧拉踏上了Transmission Formation 。

法比安站在那里愣了许久,当他回神过来,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出城堡,冲向摩都日报社的总部。

半个小时后,帝国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