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94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帝桓

  第885章 鲁斯凡特亲王   vampire 亲王的领地面积很大,比此前消灭的公爵领要大很多倍,远远就看到一座暗red 的城堡,外墙像是用blood dyed 成,环绕着一条宽阔的护城河,河水也是通红的颜色,犹如血池。

  那就是“鲜血堡垒”。

  vampire 亲王“鲁斯凡特”经营了数百年的巢穴。

  鲜血城堡的all around 有大片建筑,一座座有着尖形屋顶的阴森房屋,在扭曲的森林中看不到尽头,像是一座小城市,却没有凡人城市那样交错纵横的街道,vampire 的silhouette 在建筑之间的阴影飞行穿梭。

  歼星舰进入亲王领地,一如既往,高空中的声响引起了很多vampire 的注意,纷纷抬头望来。

  不过,鲜血城堡还在主炮的射程之外。

  Ren 让歼星舰保持隐形力场,加快了飞行速度,moved towards 城堡高速疾驰,并默默计算目标进入射程的时间。

  一些vampire 飞上高空侦查,却根本来不及靠近。

  “拦截它!”

  “不能让它靠近鲜血堡垒!”

  有vampire 贵族察觉到了危险,高声大喊,不惜损伤身体激发血遁术追赶歼星舰,终于从后面追了上来,瞬间被引擎的尾焰烧成了灰烬。

  还有vampire 从前面拦截,歼星舰把它们撞得粉身碎骨,血肉洒在偏转力场上,转眼又被狂风吹散。

  这些举动让歼星舰的轮廓稍稍显现了一部分。

  虽然只是一刹那,但是眼尖的vampire 还是看到了,歼星舰巨大的体积顿时让追赶的vampire 眼中骇然,不禁停住了飞行,有些反应快的vampire 转身就逃,只想离得远一些。

  舰桥上,爱洛提西娅提醒道:“Ren ,它们察觉到了。”

  “没关系。”

  Ren 淡定的shook the head ,“知道了也没用,结果不会有什么区别。”

  歼星舰继续高速飞行,撞死了几波不明就里冲上来的vampire ,鲜血城堡眼前在望,已经进入了主炮的射程。

  Ren 计算刚好,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开炮。

  bang!   一道巨大的激光射向城堡,开炮的同时,歼星舰的隐形力场也自动解除了,在高空上暴露出来,主炮开火散发出rays of light ,照亮了several dozen li 内的昏暗Heaven and Earth ,让所有的vampire 看得清清楚楚。

  眨眼间,主炮射中了鲜血城堡,但被一层血红的防护罩挡抵住了。

  城堡外的护城河掀起巨浪。

  鲜血般的河水扬上高空,形成把整座城堡笼罩在内的防护罩,歼星炮strikes 在上面,立即发生了大爆炸。

  轰隆……

  血色防护罩剧烈波动,只维持了不到一秒钟就处于崩溃的边缘,城堡中响起一声surprised and angry 交加的吼声,瞬间引动护城河中的血水暴涨,几乎露出河底,终于让防护罩坚持住了。

  当主炮激光散去,保护城堡的血浪也跌落下来,防护罩变得非常稀薄。

  护城河的水位降低了one third 。

  这意味着,one third 的血色河水被歼得炮蒸发掉了,无力再抵抗下一次主炮攻击。

  鲜血城堡暂时得以保存,但是城堡外的vampire 就惨了。

  爆炸产生的强光、热量和冲击波,将城堡南侧千米内的建筑raze to the ground ,上万vampire 化为灰烬。

  舰桥上,Ren 挑了下眉毛。

  毕竟是vampire 亲王,叹息荒野中所有vampire 的主人,鲁斯凡特亲王还是拥有一些手段的,竟然能挡住歼星炮一击,不像其它vampire 贵族的城堡那样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一炮不够,那就再来一炮。

  歼星舰的主炮重新充能,巨大的炮口再次亮了起来。

  “是谁!”

  鲜血城堡的血色防护罩上,大量的河水凝聚成一张数十米高的脸庞,五官俱全,栩栩如生,一对血红双眸盯着天上的歼星舰,嘴里发出愤怒的声音:“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的城堡?”

  它就是鲁斯凡特亲王。

  尽管鲁斯凡特亲王极力表现自己的威严与愤怒,但是Ren 一眼就看出来,这家伙不过是色厉内荏,其实已经怂了。

  全视之眼看穿了城堡,找出潜藏在地下室中的鲁斯凡特。

  这个地下室中有一个直径百米的大血池,周围布置了庞大的鲜血rune array ,遍布整个城堡,可以控制城堡的每一处,以及外面的护城河。

  血池就是城堡的array 核心。

  鲁斯凡特与血池fuse together ,以巨量的血水作为能量来源,血池不竭,身躯不灭,实力暴涨十倍不止。

  以人类transcender 的标准,此刻它拥有超过三Level 10 的实力。

  这已经不弱于很多深渊领主了!   爱洛提西娅望着城堡上空的巨大脸庞,眼里有些害怕,让她想起了在魅Demoness 王的宫廷里见过的深渊领主。

  她subconsciously 就想逃离,转头看到坐在舰桥中间的Ren ,见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变化,这才记起自己正在歼星舰里,还有Ren 在,顿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Ren 没有回应鲁斯凡特的话,一边让主炮充能,一边打开了手机界面。

  刚才那一炮收割了将近五千格电量,Soul Power 池瞬间涨了一半,必须想办法把这些电量用掉。

  雷斯林的spell 已经无法再提升了。

  一时也没能引发第八次魂变,breakthrough 到二15th level 法师。

  马上就会收割更多的电量,来不及多想,Ren 把两千格电量投入圣血琥珀,转化成Holy Light Power ,转眼就把Divine Item 的容量填满了。

  还有三千多格电量,Ren 投入“雷神之矛”。

  短短几秒钟,雷神之矛就从Level 7 提升到Level 8 ,然后breakthrough 到Level 9 ,进度条的推进就变得极为艰难,涨了十分之一就停住了,大约需要一万五千格电量才能升级。

  这是除了雷神之锤以外,最强大的单体攻击手段。

  Ren 有预感,当雷神之矛提升到Level 10 ,极大的概率会进阶为Legendary 要素。

  他曾经向泰坦Elder 索里姆请教过,历史上,从来没有泰坦巨人掌握超过Level 9 的雷神之矛。巨人之神安纳姆也许可以,但祂不喜欢用矛,主要武器是一把giant sword 。

  “我要更多的电量!”

  Ren 的注意力回到敌人身上。

  鲁斯凡特亲王等待了几秒钟,没有得到回应,而歼星炮的炮口却越来越亮,显然正在准备下一次攻击。

  它不再犹豫,立即发起反击。

  血色巨脸took a deep breath ,护城河中的血水暴涨起来,被它吸进嘴里,然后喷吐出一连串直径超过五米的血球,每一颗爆裂血球都是九环spell ,速度极快,转瞬就射中了天上的歼星舰。

  peng~ peng~ peng~ ……

  血球爆炸开来,血水飞溅several hundred meters ,把半艘歼星舰都覆盖了。

  然而,歼星舰岿然不动。

  一层透明力场把所有的血水阻挡在外,血水中的剧毒和腐蚀效果没有丝毫作用,力场只是被炸出了一阵涟漪,很快就恢复了。血水从偏转力场上滑开,in the sky 下起了血雨,底下的vampire 闪避不及,一个个在惨叫声中被融成了血水,然后像是活物一般moved towards 护城河回流。

  爆裂血球不能击穿歼星舰的防护,鲁斯凡特亲王马上换了一种方法。

  in the sky 泛出漫天的猩红blood mist 。

  blood mist 的范围极大,足以把整艘歼星舰都包裹在内,虽然Ren 对偏转力场有强大的信心,但是在blood mist 中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歼星舰猛的一个加速,冲出了blood mist 。

  Eight Sects 双联电光炮朝后开火,射出十六发电光炮弹,落入blood mist 齐齐爆炸。

  一阵轰隆声。

  猩红blood mist 翻腾了几下又平静了,只是变得稀薄了一些,范围却极速扩大,试图吞噬飞行中的歼星舰。

  “Interesting 。”

  Ren 淡淡说了一句。

  他不知道这种blood mist 是什么东西,但应该是鲁斯凡特亲王最厉害的攻击手段了,换成别人,也许对blood mist 会感到很棘手。

  不过,对于歼星舰来说仅此而已,因为blood mist 太慢了。

  歼星舰可以在十里内的任何一个位置开炮,而blood mist impossible 覆盖这么大的范围,也追不上歼星舰的速度。

  所以只需绕着飞行就行了。

  哪怕被猩红blood mist 追上淹没,歼星舰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只是Ren 谨慎一些,不想冒险。

  歼星舰绕着鲜血城堡飞了两圈,一边为主炮充能,同时副炮持续开火,轰炸城堡外的vampire 城市。随着大片大片建筑被摧毁,vampire 在爆炸中化为灰烬,Soul Power 池中的电量快速上涨。

  Ren 把电量全部投入雷神之矛,进度条不停推进。

  “啊……”

  鲁斯凡特亲王无能狂怒的大叫起来,“不管你是谁,胆敢屠杀我的子民,进攻我的城堡,必将付出你所有的鲜血为代价!”

  “你尽管躲在自己的飞行堡垒中,以为我就查不出你的来历吗?”

  “血祖绝不会放过你的!”

  它的怒吼响彻天际。

  Ren 仍然以沉默作为回应,只在听到“血祖”的时候,心头微微一跳,但也没有过于taking seriously 。

  “血祖”是world 上所有vampire 的始祖,它是“混乱之主”纳亚辛兰奇以自己的血液创造的第一个vampire ,实力地位远高于vampire 亲王,如今是深渊第378层血帆海湾的深渊领主,麾下统治着半数亲王,以及无数vampire 和其它恶魔。

  传闻vampire 始祖有资格觐见混乱之主,不知has several points of 真假。

  鲁斯凡特与血祖有联系并不意外。

  不过,Ren 也没有特别担心,叹息荒野和血帆海湾的距离很远,只要杀了鲁斯凡特就行了。

  全视之眼看到它的脸色慌张,已经准备跑路了。

  ”hmph ,想逃?”

  Ren 心里sneered ,这时主炮第二次充能完毕,歼星舰在飞行稍做调整,炮口瞄准了鲜血城堡,立即开火!   bang!   this time ,血色防护罩只抵挡了不到半秒钟就崩溃了。

  激光穿透护罩射进城堡,无穷的能量在极短的时间内释放出来,这座占地极广的城堡立即被摧毁,Ren 在开炮时特意瞄准了地下血池,爆炸产生连锁反应,庞大的rune array 和血池能量被引爆,一朵蘑菇云冲上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高空,犹如world 末日降临。

  鲜血城堡和周围的建筑里居住着数万vampire ,在这一炮的威能之下尽数化为灰烬。

  “嘶……”

  Ren 微微倒抽冷气。

  好几万灵魂灌进Soul Power 池就像是往脑子里灌冰水,一口气透心凉,头晕脑胀,差点撑不住叫了出来。

  Soul Power 池瞬间满格,数值显示10000,达到上限。

  Ren 飞快操作,在开炮前就打开了“我的world ”图标,把全部电量都投入进去。晋升圣魂wizard 的时候,出现了这个新出的手机功能,但需要投入十万格电量才能激活。

  一刹那,Soul Power 池的满格电量就清空了。

  Ren 看着图标下的进度条涨了十分之一,不禁有些牙疼,十万格电量都可以创造2500个雷铸天兵了。

  但也有些期待它激活以后的效果。

  更多的vampire 灵魂被隔空吸收,Soul Power 池再度飞快上涨,不过比刚才慢了很多,让他可以从容的投入雷神之矛。

  爆炸在几秒钟后平息了一些。

  已经可以看到鲜血城堡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护城河消失了,血色河水在高温中蒸发。

  鲁斯凡特亲王不见踪影。

  它的领地很大,主炮轰炸范围之外还有大量vampire ,差不多有五六万,眼见城堡被摧毁,亲王whereabouts unknown ,vampire 惊叫着四散逃窜,根本不敢攻击歼星舰为亲王复仇。

  轰隆隆……

  歼星舰疯狂倾泄火力,三十二门双联电光炮不停开火,无数闪电光束喷射出去,消灭vampire 。

  极限warrior 和圣枪Knight 团也提前出击,追杀逃跑的vampire 。

  several dozen li 外。

  一道暗红的silhouette 在黑棘林中浮现,它的身材高瘦,英俊的脸庞一片苍白,远远的望着正在开火的歼星舰,血色within both eyes 充满了愤恨、恐惧与惊疑,低声道:“竟然是主物质界的凡人!那东西是Floating Void City ?”

  即使在深渊,wizard 的Floating Void City 也极为出名。

  鲁斯凡特观察了几秒钟,敌人的强大实力让它无比忌惮,压住了心中怒火,决定把这件事上报给血祖。

  “血祖肯定对一座Floating Void City 有兴趣!”

  它这么想着,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经营了数百年的领地,尽管非常舍不得,但还是狠心转身离开。

  刚转头,鲁斯凡特突然感应到了危险。

  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秒钟,它看到了一个穿着black 魔法长袍的人类,身材消瘦,表情冷漠,手里握着一把笔直的法杖,杖头上释放出无形的魔法光辉,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六秒钟后,时间恢复了流动。

  这片black 森林中爆发出无数高温烈焰和Arcane rays of light ,恐怖的能量肆虐several hundred meters 内的每一寸空间。

  没等spell 平息,鲁斯凡特亲王就in this world 彻底消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