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hammer Wizard Chapter 94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5 作者: 帝桓

  第888章 九环门之钥

  “好!”

  爱洛提西娅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高兴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很多年了,谢谢你,Ren !”

  “no effort at all 而已。”Ren laughed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你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魅魔迫不及待的摇头。

  雷斯林的silhouette 出现在舰桥上,打开了一道Transmission Gate ,率先走进去。爱洛提西娅跟着Ren 进入,发现自己来到一个封闭的地下空间,墙壁和天花板都经过spell 加固,形成一座数百平方的大厅。

  这显然是矮人工匠的手笔。

  她这些天看矮人们挖矿,对这个擅长建造的种族有所了解,这座大厅应该就在矿场的范围之内,位于不知多深的地下。

  然后,魅魔看到了大厅中间地面上的rune array ,周围还有一队穿着golden armor 的超凡warrior 守卫。

  他们都是Ren 手下mysterious 的雷铸天兵。

  雷斯林已经站到array 上,检查rune 刻线,并以法力进行测试。

  “这是一座跨Plane Transmission Array ,不久前刚建好的。”Ren introduced :“它把我们送到主物质界。”

  爱洛提西娅打量着Transmission Formation ,“歼星舰不跟我们回去吗?”

  “暂时不会,歼星舰会留在叹息荒野保证矿场的安全。”Ren 解释了一句,见雷斯林已经检测完毕,extend the hand 来说道:“上来吧。”

  魅魔Holy Swordsman 有些紧张的站到Transmission Formation 上面。

  这时,Ren 又拿出了一条精致的魔法项链,“带上它,这条项链可以掩盖你的气息和身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项链上附带七环“高等Camouflage Technique ”和五环“Breath Restraining Technique ”,是雷斯林制作的。

  “谢谢。”

  爱洛提西娅接过项链戴到白皙的脖子上,轻声道谢。

  虽然Ren 没有说,但她能猜到这条项链是出自Ren 之手,如此周到细心为自己考虑,她心里十分感动,却不知该如何回报。

  “不必客气。”Ren 很随意的摆了摆手,“开始了。”

  雷斯林激发了Plane Transmission Array 。

  一个个rune 亮起来,庞大的奥能经过引导流遍整个Transmission Formation ,虚空中rays of light 绽放,持续了几分钟后,一股巨大的压力骤然笼罩下来,站在Transmission Formation 上的三个人都消失了。

  因为传送的人少,雷斯林选择了直接传送,而不是打开位面通道,这样可以节省奥能水晶的能量。

  在此之前,已经有上千个雷铸天兵通过这里返回主物质界了,没有一次传送出错,非常安全。

  爱洛提西娅承受着虚空带来的压力,眼前的空间被扭曲到了极点,庞大浩瀚的时空能量,构筑成了一条临时的安全路线,像是一座桥,把两个遥远的world 连接起来。

  在通道的外面是Star Realm ,silver 的海洋Floating Light Sweeping Shadow 般在眼中划过,仿如梦境。

  每一个瞬间都在跨越极其遥远的距离。

  传送持续了十几秒钟。

  眼前一亮,虚空重压突然消失,身体变轻,恢复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爱洛提西娅知道传送结束了。所处之地依然是一座大厅,自己站在另一座Transmission Formation 里面,周围同样有雷铸天兵把守。

  Ren 和雷斯林都在身边。

  “我们到了。”Ren 见魅魔眼中疑惑,说道:“这里就是主物质界,不过是在Nether Darkness Region 。”

  能够直通深渊位面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这是极其危险的,无论是为个人着想,or for 大众考虑,都必须把深渊Transmission Formation 设置在最安全的地方,并且保证不会被恶魔利用。

  所以Ren 把它放在了黑曜塔的底层。

  雷斯林把三人一起传送到顶层,再次传送,抵达了哥谭城的高地堡垒,然后自己就消失了。

  一道Transmission Gate 在眼前打开,Ren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跟我来。”

  爱洛提西娅颇为忐忑的走进去。

  all around 景象一变,从地下传送大厅变成了视野开阔的露台。新continent 正值初冬,但是今天的天气十分晴朗,天空碧蓝如洗,能见度极高,一座崭新繁华的城市映入魅魔的眼帘。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

  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大楼中,each layer 都有许多人在忙碌工作,街道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行人如织。

  爱洛提西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凡人。

  略微寒冷的风中吹来浪波声,眺望远方,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西边的地平线上还有一座巨大的Divine Idol ,那是一位高举火炬、手抱典籍的威严Goddess ,祂手中的火炬散发出奇异的魔法光辉。

  魔法女Divine Idol !   爱洛提西娅听Ren 担起过它,真正亲眼看到的时候,终于意识到这座Divine Idol 是多么的宏伟。

  她贪婪的望着这座城市,双眸出神,忽然又闭上了眼睛。

  冬日的阳光晒在身上warm ,耳边听到海风,还有车鸣与人声,took a deep breath ,干净清新的空气中没有一丝邪能污染,这一切都让爱洛提西娅沉醉了,闭着的眼角有一滴泪水滑落下来。

  Ren 没有打扰她,站在旁边静静等待着。

  许久。

  爱洛提西娅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轻轻抹掉眼睛,回过头looked towards Ren ,脸上有些sorry 的说道:“让你laugh 。”

  “我能理解。”

  Ren 并没有看笑话的想法,相反,对魅魔还能如此之快的平静下来有些佩服。

  “如果不是你亲口告诉我,真的很难想象,哥谭城建立只有几年。”爱洛提西娅欣赏着哥谭的城市风貌,像是怎么也看不够,赞叹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城市,即使是Divine Kingdom 也merely this 了。”

  “你可以在哥谭住一段日子,有足够的时间了解这座城市。”Ren 说道。

  魅魔有些迟疑了,“可以吗?”

  Ren 猜到她的心思,正色说道:“如果你想到Imperial Capital 诺斯瑞尔朝拜正义神殿,那么我建议不要着急,must 先留在哥谭城一些时间。哥谭是我的城市,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但是到了帝国,即使我是执政官也不能掌控一切。”

  爱洛提西娅听到了Ren 的unspoken implication 。

  她是恶魔,在主物质界是绝不被凡人所容忍的邪能生物,一旦被人发现身份,麻烦就大了。

  “嗯,我听你的。”魅魔nodded 。

  Ren 开启了一道Transmission Gate ,不知通向何处,随即,一个穿着华丽贵patriarch 裙的绝色美女从Transmission Gate 走出来。她有着海浪般的淡蓝长发,蔚蓝的双眼犹如一对宝石,肌肤水嫩光滑,身姿窈窕,a composed bearing 。

  爱洛提西娅对自己的美貌极为清楚,但是在看见这位美女的第一眼,心里那种绝对的自信竟然有些动摇了。

  “大人。”

  法兰嘉丝卡朝Ren 恭敬行礼,然后才看见魅魔,顿时眼神微变。

  两个女人对视了不到半秒钟就挪开了目光。

  但在这短短的一刹那,Ren 仿佛看见了无形的火花,在她们之间来回碰撞了好几次。

  灵魂之眼更是清晰的感应到,她们心中互相产生了一丝敌意。

  Ren 忽然有些后悔了,不该把爱洛提西娅带到哥谭城,但话已经说出口,自己不好改变主意,只能说道:“法兰嘉丝卡,这位是我的朋友爱洛提西娅,要在哥谭城暂住几天,你帮我好好招待她,不要怠慢了。”

  然后又introduced :“爱洛娅,法兰嘉丝卡是我的首席侍女。”

  法兰嘉丝卡首先问候,优雅行礼:“见过女士。”

  “你好。”

  爱洛提西娅在Holy Swordsman 老师那里学过帝国语,但在老师去世以后很少使用,尽管这些天一直跟Ren 练习,但still not enough 流利。此时情绪激动之下,面对举手投足都表露出贵族仪态的法兰嘉丝卡,顿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干巴巴的说了一声你好,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

  法兰嘉丝卡的下巴微微扬了扬,“女士请跟我来。”

  爱洛提西娅看了一眼Ren 。

  “去吧。”

  Ren 露出一个笑容让魅魔放心,法兰嘉丝卡顶多在心里较劲,但绝不敢违背自己的意愿,跟爱洛提西娅过不去。

  接下来,他会安排爱洛提西娅在哥谭城中游览,见识主物质界的风土人情。

  全程都会有圣枪Knight 陪同。

  当然,爱洛提西娅出门要经过伪装,掩盖“魅惑”效果,否则走到哪里都会引发交通拥堵。

  Ren 想了想,吩咐一个雷铸天兵去summon 莉芙琳。

  在书房里坐了几分钟,圣血天使就赶到了,看见房间里只有Ren 一个人,顿时眼里露出几分幽怨。

  “你别这么看着我。”Ren 一脸无奈,突然觉得女人太多也是个麻烦,解释道:“我最近去办正事了,脱不开身。”

  “什么正事?”

  莉芙琳snorted ,在对面坐下来。

  “我去了一趟深渊。”Ren 把叹息荒野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莉芙琳的表情才好看了一些,但见她charming eyes were like silk 的样子,正好自己也憋了half a month ,于是patted 腿,“坐上来。”

  blood essence 灵圣light flashed ,已经跨坐到Ren 的腿上,身上的铠甲也纷纷散开。

  书房里响起了激烈的喘息声。

  良久,战斗平息下来,莉芙琳心满意足的穿好了铠甲,重新坐到Ren 的对面,但是脸上的红潮还没有消退。

  Ren 干咳了一声,说道:“我叫来你是有一件正事交给你……”

  莉芙琳认真听着。

  Ren 说出了自己的计划,blood essence 灵先是十分惊奇魅魔也能成为Holy Swordsman ,再听到Ren 让自己做的事情,顿时心生不忿,“你竟然让我陪一个恶魔在哥谭城到处狂逛?她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呃,还行吧。”Ren 含糊其辞的回答。

  “hmph! ”

  莉芙琳盯着Ren ,有点嫌弃道:“didn’t expect 你的口味这么猎奇,连恶魔都敢动歪心思。”

  “你别乱说。”Ren 反驳的底气不太足,“我的目的是把爱洛提西娅培养成深渊领主,通过她掌握一个深渊位面,甚至不止一个。难道你不觉得她很合适吗?”

  “是很合适,顺便还能尝一尝魅魔的滋味对吧?”莉芙琳毫不客气的揭穿了Ren 的心思。

  “咳……莉芙琳,你要往好的方向去想。”

  Ren 转移话题,“如果你能动摇爱洛提西娅的信仰,向她透露Lord of Radiance 圣吉列斯的存在,再由我出面让她改信,那么她就会成为第二位圣血天使,这对Lord of Radiance 非常重要。”

  莉芙琳沉默了。

  自从她信仰Lord of Radiance 以来,无不在想着传播圣吉列斯的教义,发展更多的信徒,而不是仅限于圣枪Knight 。

  Lord of Radiance 座下最强大的圣血天使,目前仍是只有自己一位。

  圣枪Knight 团中其他人离圣阶都还很远。

  “我明白了。”

  莉芙琳没有思考太久就nodded 答应了,只要是对圣吉列斯教会有利的事情,她都愿意去做,这比跟Ren 的女人rival for love 更重要。

  反正Ren 的女人那么多,自己也管不了。

  只要他能满足自己就行了。

  “我一会儿就去见那个魅魔,至于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莉芙琳是swift and decisive 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就不再犹豫,正准备起身离开书房,忽然又贴上来,把手伸下去,fiercely 说道:“今天先把你榨干了,当作是对我的补偿。”

  “嘶……”

  Ren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两个多小时后,莉芙琳精神焕发的离开了。

  等到blood essence 灵的silhouette 消失在门外,Ren 立刻又vigorous dragon and ferocious tiger 的站起来,一脸轻松惬意,传送回到了黑曜塔。

  雷斯林已经在这里等待了。

  他准备把“门之钥”提升到九环,雷斯林也是如此,这件事已经拖延了快half a month 。

  “让雷斯林先来,探探路。”Ren 退到了旁边。

  雷斯林打开手机界面,门之钥的进度条达到99%,立即投入电量把最后一格填满。

  顿时,进度条走到了尽头,图标闪烁起来。

  群星之湖映射的星空之上,那颗代表着门之钥的星星散发出奇异的光辉,要素rune 变得模糊,像是一团半透明的蠕虫在蠕动,整个Soul Space 都在震颤。星空中繁星都在摇曳,其它要素隐隐想离得远一些。

  一阵晦涩难明的低语传入雷斯林的脑中,让他感到头痛欲裂。

  低语中蕴含着难以触及的恐怖。

  这次提升比此前更久,持续了超过3 minutes ,雷斯林的灵魂被更深层的改造,群星之湖中所有的Arcane 都产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与时空相关的spell ,变得更加明亮了。

  等到门之钥稳定下来,一股庞大的知识从要素中涌现。

  雷斯林groaned 。

  in a flash ,他已经掌握了九环门之钥的信息与效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