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 Junzi Wants To Die Chapter 414

第175章双月同天,必有大乱【11700均订加更,11800均订加更】

把时间跳转到one hour 之前。

那时候陆元昊在和第二商量如何对付九千岁。

第二负责后勤工作,然后找一个躺的优美姿势。

陆元昊负责出谋划策。

听完之后,第二的第一反应就是:

“老九,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之所以让第二产生这种反应,既是人性的扭曲,也是道德的沦丧。

陆元昊让第二办的事情很简单。

第一件事情,陆元昊让第二准备两个小型Transmission Formation 。

这对于第二来说,只是no effort at all 。

第二件事情,对于第二来说也是no effort at all 。

但是第二的反应很大。

“second brother ,你去找一些威武雄壮的男人,重点要昂扬,根基深厚,second brother 你应该懂的。

“然后,将小型Transmission Formation 的传送地点,设置在京城最大的澡堂子里。

“务必要确保那些imposing manner 昂扬威武雄壮的男人那一刻正在洗澡。”

第二:“……”

他听懂了陆元昊的战斗规划。

也明白了陆元昊的意图。

九千岁——无根之人。

而陆元昊让他找——根基深厚之人。

还把他和九千岁的战斗地点定在京城最大的澡堂子里。

这么说吧,如果战斗还没开打,九千岁和陆元昊都是满血的100数值。

等陆元昊这一套准备工作做完,陆元昊还是100数值满血。

九千岁被削弱的怕是只有50了。

一個无根之人,老Court Eunuch ——你把人家传送到澡堂子里,还要特意找一群根基深厚之人在他面前晃荡。

这是人性的扭曲。

也是道德的沦丧。

就连第二这种特务头子,都感觉太过分了。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但是第二还是干了。

毕竟,陆元昊说的对。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第二只是大开眼界。

战斗本来是一个看双方实力高低的事情。

结果在陆元昊的手中,竟然能这么玩出花来。

第二稍微把自己代入到九千岁的视角想一想,就感觉不寒而栗。

谁家的老Court Eunuch ,都经不住这么折腾。

但凡有情绪波动,就impossible 不受刺-激。

但凡受了刺-激——还怎么打陆元昊?

这Little Fatty ,太阴毒了。

但好像这种battle method 真的很值得学习。

第二打开了自己New World 的大门。

此时的第二还不知道,这只是陆元昊最后给九千岁准备的“大餐”。

在大餐之前,陆元昊还给九千岁准备了其他“甜点”。

一套连招,行云流水。

别人的战斗就是real thing 的硬干。

陆元昊的战斗——是起承转合荡气回肠的连续剧。

最后的战斗反而占的比重很小。

九千岁也刷新了自己的三观。

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但是这种场面,他真没见过。

“你……”

九千岁指着陆元昊,从未感觉自己如此迫切的想要杀死一个人。

不过陆元昊没给他机会。

“我很好,谢谢九千岁关心。我的刀上涂了一百零八种毒药,其中一百零八种都是无药可解的奇毒。而且我提前做过实验,也不存在这些奇毒相生相克的情况。当然,用毒杀死您这种powerhouse 难度很大,好在我提前将您破了防,降低了您的实力,这样一来,这些毒药就能慢慢发挥作用了。

“以九千岁您的wily old fox ,还有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手段,在临死之前回光返照一下,带着我一起perish together ,这种probability 是绝对存在的。甚至说不定您现在都是在假装生气,然后引诱我骄傲自大,从而露出weak spot ,给您创造动手的机会。

“since ancient times ,都是受伤的wild beast 最危险。所以我动手之前就告诉自己,我只有一刀的机会。a killing blade 不死您,我也绝对不下第二刀,以免让自己陷入危险。九千岁您deep and unmeasurable ,底蕴深厚,随时都有可能反杀,所以您放弃吧,我不会靠近您的。”

陆元昊说话的语气是如此的认真。

用词是如此的尊敬。

干的事情又是如此的恶毒。

九千岁又吐血了。

被气的。

太TM稳健了。

被陆元昊说中了。

他虽然中了陆元昊一刀,但生机并没有完全断绝。

而且他自忖有反杀的手段。

只要陆元昊稍微大意一丝。

可惜……

陆元昊连补刀都谨慎的不补。

而且,强大到了陆元昊这种程度,竟然还用毒……

这是九千岁absolutely didn’t expect 的。

最重要的是,他不过就是一个youngster ,为什么比他这种pretending to be a pig to eat tigers guy 还要稳健?

九千岁有点自闭。

直到现在,他依旧不觉得自己的实力比陆元昊弱。

也不觉得自己的手段差在哪里。

问题是陆元昊根本没给他施展自己实力手段的机会。

九千岁已经感觉到那些毒药在他体内开始发挥作用。

他的实力也在逐步的流失。

九千岁有些绝望。

“用这样的crafty plots and machinations 赢得胜利,你不觉得羞耻吗?”九千岁愤怒道:“我以为战斗应该会是一场真正的对决。”

陆元昊认真道:“九千岁,您这种pretending to be a pig to eat tigers guy 肯定不会这样认为的,就不用故意假装生气来蒙蔽我了。”

九千岁:“……”

艹。

这种奇葩是怎么养成的?

毫无弱点。

陆元昊继续道:“而且战斗就是为了胜利,既然是为了胜利,那一切就都要为胜利服务——我做到了。”

陆元昊是坚定的结果论支持者。

“虽败犹荣”这个词他从来都不信。

因为这是来自胜利者居高临下的评价,来自旁观者的可惜。

永远都不能和真正的胜利mention on equal terms 。

赢就是赢,输就是输。

现实只看结果。

所以他只要胜利。

九千岁脸上所有的情绪也消失无踪。

他深深的看了陆元昊一眼,said solemnly :“活到老,学到老,old man 受教了。”

“九千岁客气,您这种Ancient One 肯定什么都懂,只不过还是大意了。”陆元昊道:“但凡您真正把我当成对手,我根本不会有机会伤到您。说到底,还是您没有把我taking seriously ,否则现在死的人就是我了。”

陆元昊的this remark ,说到了九千岁的心坎里。

九千岁是真的后悔。

他没有低估陆元昊。

也出动了Eastern Yard 的大半family property 。

他自己也准备亲自出手。

这不能算低估。

但是他也没有高估陆元昊。

因为他自忖自己的实力在陆元昊之上。

所以他并没有多么精心的策划。

他不认为有那个必要。

随便打打就赢了——这是他之前内心的真实想法。

于是,现在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九千岁悔不当初。

陆元昊也学到了很多。

果然。

无论when and where ,无论面对任何对手,自己都绝对不能小心大意。

九千岁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还是被处心积虑的自己弄的fall in the sewer 了。

自己的实力这么弱,就更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小看那些unremarkable 的人。

否则九千岁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

陆元昊以人为镜,感觉又稳健了很多。

九千岁深深的看了陆元昊一眼,said solemnly :“陆元昊,我记住了你,你给我上了一课,毕生难忘。”

陆元昊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不客气,九千岁喜欢就好,麻烦给一个五星好评。”

他故意的。

想尽快气死九千岁。

不敢动手。

但是动嘴还是可以的。

九千岁确实被他气的又spits out mouthful of blood 。

这厮实在是太气人了。

而且油盐不进。

很难不让人心态爆炸。

不过正因为如此,他也确实愈发发自内心的欣赏陆元昊了。

“陆谦真是好运气,竟然收了你为义子。”九千岁嫉妒道:“你若愿意转投我门下,做我的义子,Eastern Yard 和安全司日后都是你的,如何?”

陆元昊:“……你们Court Eunuch 都这么喜欢收义子的吗?我看过史书,您门下号称‘百子千孙’,我Adoptive Father 也喜欢收义子,这是什么心理?”

他不是很懂。

当干爹这么有成就感的吗?

尤其是面前的这个九千岁,干儿子可太多了。

陆元昊熟读史书,在一本杂书中还看到过一首诗,说的就是魏忠贤门下百子千孙的盛况。

那首诗是这么说的:

“干儿义子拜盈门,妙语流传最断魂。强欲为儿无那老,捋须自叹不如孙。”

九千岁那叫一个气焰滔天。

陆元昊didn’t expect 九千岁在临死之前,还动了收自己为干儿子的心思。

只能说他到底不是Court Eunuch 。

没有Court Eunuch 那种对传宗接代的深入骨髓的渴望。

“我是认真的。”

面对认真的想做自己Adoptive Father 的九千岁,陆元昊笑了:“九千岁还是先想着如何活下来吧,求救是impossible 求救的,这里早就已经被我控制了,您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就您的。”

“你为什么会对我动手?”九千岁问道。

左右陆元昊也不准备再补刀,或者说不敢再补刀,怕残血的他来一波反杀。

那他也愿意多了解一下陆元昊。

自大这种事情,发生过一次就够了。

九千岁也是从Peak 跌落过的人,他的学习能力同样很强。

陆元昊心中凛然,默默调高了九千岁的威胁等级,然后replied :“假借Adoptive Father 的名义约我去城外荒山,是出自九千岁的手笔,我只不过是deal with a man as he deals with you 罢了。”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做的?”九千岁好奇问道。

他确实有安排人盯着陆元昊。

没发现陆元昊有调查这个事情。

陆元昊回答的很简单:“我不知道。”

九千岁:“嗯?”

“反正不管是不是您做的,我都认为是您做的,先打了您再说。安全司和Eastern Yard 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一山必定难容二虎,所以即便冤枉了您,也没有什么at worst 的。”

九千岁能说什么?

他更想收义子了。

Eastern Yard 需要这样的人才。

比起他从前的那些不成器的干儿子,陆元昊比他们优秀太多了。

不过陆元昊有干爹了,不想随便换。

这让他十分遗憾。

“那夫人又是怎么回事?”

九千岁死死的盯住了陆元昊。

澡堂子里发生的事情,的确撼动了他的Dao Heart 。

毕竟陆元昊this move 是真正的杀人诛心,对于他一个Court Eunuch 来说,这很难不产生情绪波动。

但是真正让九千岁Dao Heart 动荡的起始,是他心爱的夫人的出现。

那是他失去控制的开始。

在“夫人”出现之前,陆元昊用纸人骗过了他的观察,但其实并没有超出他的controlling ability 。

伪装成他的身边人,潜伏在他身边准备出手sneak attack ,也已经被他预判到了,并且成功的提防住。

只可惜“夫人”突然跳了出来。

然后九千岁想到了自己的死而复生,产生了侥幸心理,还以为夫人也死而复生了。

或者有其他fortuitous encounter 。

虽然这种probability 他也知道很小,但是战斗的时候,一瞬间的迟疑,就已经足够决定很多事情。

九千岁简单复盘一下战局就意识到,他从那时起就已经败了。

对于这点,陆元昊倒是也没有避而不答,这种招数只有第一次使的时候有用,所以藏着掖着是没有意义的。

“我看过九千岁的资料,而且看过很多野史传说。九千岁当年能够上位,固然有自身的能力和魅力,但是更多的都是因为客夫人的帮助。客夫人是当时皇帝的乳母,而且在皇帝年幼的时候救过他的性命,且自身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皇帝十分感谢和信任她。九千岁当时虽然权倾朝野,但实际上在皇帝面前,并没有客夫人得皇帝信任。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也是全赖客夫人的提携,我没说错吧?”

“没说错,夫人对我恩重如山,Your Majesty 则是我的再生父母。”九千岁nodded and said

“恰好,我在Imperial Palace 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的一个角落里,翻到过一个客夫人的画像。”陆元昊耸肩道:“当初只是无意中看到的,我也didn’t expect 竟然有朝一日还能派的上用场,可能这就是运气吧。”

九千岁摇头道:“年幼时候能沉下心来在Book Collection Pavilion 读书,而且看到一副画像就能够记下来,这可不是运气,这是真正的能力。”

他是人到中年之后,才有了陆元昊这种学习的态度和谨慎的心态。

即便如此,看到如此年轻的陆元昊还这么谨慎,他都是发自内心的感觉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

更别说陆元昊在这个过程中展现的其他的能力。

陆元昊眨了眨眼,慎重道:“九千岁在捧杀我吗?这算什么能力?过目不忘难道不是每个expert 都掌握的基本技能吗?”

九千岁:“……”

不是很想和这个妖孽说话。

说不了两句,就把他气的难受。

过目不忘要真的是每个expert 都能掌握的技能,Court Eunuch 里面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文盲了。

而且据他所知,安全司的陆谦和Zhao Tiezhu 也都是文化沙漠。

但凡陆谦有文化一点,就不会给Zhao Tiezhu 取这个名。

但凡Zhao Tiezhu 有文化一点,就不会给自己取名叫赵wyvern 。

两人将自己的文化底蕴水平展示的十分明显。

九千岁比他俩强点。

但也没强出太多。

Heavenly Dao 确实是公平的。

在给了很多powerhouse innate talent 的同时,也只给了他们在cultivation 上的innate talent 。

读书方面……虽然他们实力变强了,但读书能力真不见得也变强了。

完全看人。

陆元昊继续道:“算算时间,九千岁现在应该七窍流血,灵魂升天了才对。您竟然能坚持到现在,厉害,佩服,果然让我仰望。”

“你……pu… ”

九千岁想骂现在的youngster 太不讲武德。

但陆元昊的时间判断的十分精准。

现在确实是一百零八种奇毒彻底发作的时间。

以他的底蕴,虽然多支撑了……一two minutes ,但也继续坚持不下去了。

所以他的七窍开始流血。

灵魂开始升天。

看到九千岁这样,陆元昊一口气,赶紧给第二发消息。

“second brother ,计划完成,准备善后。”

第二迅速出现在了陆元昊身边。

看到七窍流血,已经彻底失去Life Aura 的九千岁,虽然第二内心极为震撼,但是他表面上十分平静。

哥是这个变态的big brother 。

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我九弟这种妖孽,杀一个Court Eunuch 而已,有什么at worst 的?

基本操作。

都坐下。

第二很冷静的开始善后。

他们的目标是very quiet 的来,very quiet 的走。

不带走一片云彩。

也不让任何人在事后查到安全司头上。

Eastern Yard 督主死了,和我安全司有什么关系?

“second brother ,没问题吧?”陆元昊有些担心:“must 把善后工作完全清理干净,不然是一个大.麻烦。Eastern Yard 就不说了,九千岁在民间的风评也很好。”

“放心,杀人我不行,善后你不行。”

第二给陆元昊比划了一个专业的手势。

哥就是专业干后勤的。

要是连后勤工作都处理不好,那还有什么用?

第二用实际行动展现了他的专业性。

不到一刻钟,一切就都恢复如常。

第二和陆元昊也安全撤离。

至于九千岁?

Eastern Yard 的九千岁,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挫骨扬灰是不行的,九千岁这种大能,完全失踪了更麻烦。

就让他死在这儿。

这样还有一个定向的靶子,可以控制整件事情的走向。

对方也会围绕九千岁之死进行调查。

这也有利于他们在后续见招拆招。

甚至栽赃嫁祸。

在这方面,安全司不是一般的专业。

所以第二和陆元昊都走的很放心。

他们回到了安全司。

开始静静的等待。

九千岁刚刚死而复生不久,就再次莫名横死,这件事情肯定会震惊整个京城,进而震动整个天下。

不过陆元昊和第二商量好了。

反正Western Continent 爱负责。

对于九千岁之死,at worst 也让Western Continent 出来表示负责就是了。

想来Western Continent 肯定愿意负这个责任。

他们的后续计划已经十分完善,就等着九千岁身死的消息传出去,就立刻启动后续计划。

但是……

直到入夜,他们依旧没有等来九千岁横尸澡堂的消息。

然后,他们自己被另外一件major event 吸引了注意力。

“卧槽。”

“second brother ,这是什么情况?”

“是world 末日要来了吗?”

陆元昊抬头,看着夜空中出现的natural phenomenon ,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二的脸色也十分凝重。

“这种场景我只在传说中听过,竟然真实发生了。传说,双月同天,必有大乱。”

是的,双月同天。

天空出现了两个月亮。

一轮明月。

一轮血月。

这种natural phenomenon ,震动天下。

此时几乎所有地上的生灵都在举头望天。

包括Wei Jun 。

在其他人眼中,这是双月同天的natural phenomenon 。

但是在Wei Jun 眼中,他的Heavenly Eye divine light 闪烁,looked thoughtful :

“Interesting ,这有点像是……”

“this world 有人竟然能做到this step ,出乎意料,生死老人年轻的时候也merely this 吧。”

“great generosity ,大气魄,是神君还是神后?老丁输的不冤啊。”

Wei Jun 在感慨的时候,陆元昊已经出现在了Wei Jun 身边。

此时Wei Jun 没有在家。

Heaven Descending Natural Phenomenon 。

他们这种公务员当然要出来维持秩序。

“魏哥,你有看出什么没?自古相传,双月同天,必有大乱,不会是world 末日要来了吧?”陆元昊害怕道。

“不是world 末日。”Wei Jun 摇头道:“这natural phenomenon 是有人操纵的……不对,不一定是人,也不是双月同天,你看到的那轮血月的真身是……”

“卧槽,见鬼了。”

Wei Jun 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元昊打断了。

而且陆元昊一把抓住了Wei Jun 的手,身体哆嗦的厉害。

脸色都变的极度煞白。

“他……他……他……”

Wei Jun 顺着陆元昊的视线looked towards 了前方。

正好看到了——九千岁。

九千岁对着陆元昊颔首微笑:“陆大人,又见面了。”

陆元昊差点跪下来。

幸亏被Wei Jun 托住了。

“fatty ,伱怎么了?”

陆元昊:“见鬼了,我白天……白天把他给杀了,他怎么又活了?”

Wei Jun 直接好家伙。

你这不声不响的,把九千岁单杀了一次?

“我确定,当时真的把他给杀了。”陆元昊颤声道:“诈尸了?”

“没诈尸,和天上的那轮血月有关系。”Wei Jun 淡定道。

他刚才还在奇怪,天上的血月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原来是fatty 搞出来的。

“fatty ,这个natural phenomenon 是你搞出来的。”

“魏哥你别开玩笑,我哪有那么厉害?”

“没开玩笑,你是始作俑者。”Wei Jun 淡定道:“九千岁……估计还有董Great General ,另外应该还有人,他们以后不会轻易死掉的,即便是死掉,也会再次复活,天上的那轮血月就是他们复活的能量源泉。等闲时期血月不会出现,而且现在那轮血月也没有完全布置好。结果你把九千岁给杀了,让血月提前曝光了。”

陆元昊mouth opened wide 。

“还有这种能力?”

“不用担心,这种幸运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我没猜错的话,是某个大能给自己最多再加上自己忠心的属下留的一个后手。那么多Star God 降世,那么多Divine Immortal 下凡,要是没有点保障措施,还有谁给祂卖命?不过竟然能做到Life and Death Wheel 转,确实有点东西,生死老人如果见到这种良才fine jade ,恐怕都会收做final disciple 的。”

this thing 不应该出现在这种Small World 。

不过in this world 总是存在一些妖孽,能够打破常规,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魔君如此,儒家Saint 如此,陆元昊如此。

天上的神君和神后如果有这种aptitude ,那一点都不令人惊讶。

听到Wei Jun 这样说,陆元昊绝望了:“这还怎么打?九千岁竟然有Immortal Body 。”

“不至于,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九次是他理论上复活的极限,我观察那轮血月还没有彻底完成,所以九千岁现在恐怕都复活不了九次,杀他个五六次应该就能彻底杀死他了。而且他每次复活,也会虚弱一段时间,不会是全无代价的复活,这点比不上魔君的Innate Divine Ability 。还有,一次打死他也是可以的。”

陆元昊looked towards Wei Jun 。

Wei Jun 淡定道:“等你什么时候强大到一拳将那轮血月打破,或者把制造这轮血月的powerhouse 打死,那自然也能一拳打死九千岁,这很简单。”

反正对Wei Jun 来说,很简单。

陆元昊更绝望了:“……以我的innate talent ,我这辈子能做到吗?”

Wei Jun :“不用一辈子,保守估计,给你十年差不多就够了。”

“魏哥你真会开玩笑,一拳打死他太困难了,我还是想想怎么把九千岁杀死九次吧,这个十年还是有希望的。”

陆元昊振奋了一下精神。

Wei Jun :“……”

要是只是单杀九千岁九次,对陆元昊来说可能只需要十天……

所以当Wei Jun 看到刚刚复活的九千岁带着胜利者的笑容走过来和哭丧着脸的陆元昊打招呼时,Wei Jun 总感觉莫名的同情。

你身上确实有一点点秘密。

但你对面这家伙,身上也有亿点点秘密。

你别看他吓的快哭了。

真打起来,哭的是你啊。

Wei Jun 内心为九千岁默默的祈祷了一下。

而毫不知情的九千岁,再次向陆元昊发出了邀请。

“陆大人,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白天的提议。收你为义子,old man 是认真的。”

陆元昊犹豫了一下。

是真的犹豫。

但他还是咬牙拒绝了九千岁的邀请。

“感谢九千岁的厚爱,但我这人不喜欢认爹,有一个就够了。”

“可惜,太可惜了。陆大人,你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你现在还不明白吗?凡是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加强大。与我为敌,你没有希望的。”

Wei Jun :“ennnn。”

这自信的样子,和他前几次以为自己要死时候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