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rd Wizard World Chapter 394

  明媚的阳光穿过方窗,映照出屋内的景象。

  这是一间巨大的长方形stone house ,墙壁与房顶都是一体成型,明显能看出巫术的痕迹。

  其中摆放着一条silver light 闪闪的巨大金属装置,仿佛一条横亘屋中的机械长蛇,依稀可以从其暴露的外表瞥见联动的齿轮与杠杆。

  在magic stone 的驱动下,此刻银白长蛇正不断发出嗡鸣,一个个造型独特的农具粗胚被飞快的制作出。

  真理会的人正围在旁边观看,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嘴里时不时发出惊呼。

  “冰姬大人,这可真是了不得的发明!”

  “是啊,有了这些,我们再也不用雇佣那么多的工人,只需要提供magic stone 和原材料,成品就可以continuously 的被制作出!”

  “this time 成本骤降,价格就算定为原来的五分之一,我们都还有得赚!”

  雪莱站在最中间的主位,疲倦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兴奋的神色。

  面前这座她按照Colin 建议,在the past few days 内不眠不休制作而出的自动流水线,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真是伟大的巧思。”hair grey-white 的席尔维斯特扶了扶眼镜,不由赞叹道。

  将复杂的制作过程分割成不同的部分,让各阶段只专注处理某部分的工作,这样的模式可不仅仅能用在制作农具上。

  还有使用机械代替人工……这倒是unheard-of ,毕竟巫术造物可比ordinary person 昂贵太多。

  不过现在看来,这也不是没有优点,至少在工作效率上,还是巫术造物更胜一筹……而且从长期看来,巫术造物的成本也不见得比人工贵到哪里去。

  “这也是你那位朋友提出的想法?”他转头moved towards 雪莱好奇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

  “是的。”雪莱gently nodded ,“说是从某本古书中看到的。”

  “还真是谨慎。”席尔维斯特摇头轻笑一声,in the heart 感叹。

  这样的东西若是在以前出现过绝不会籍籍无名,可现在无论是他也好还是别的wizard ,却都从未听过任何与之类似的存在。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这种全新的模式,是那名wizard 自己研究出的!

  见席尔维斯特摇头,雪莱subconsciously 望了过去,目光有些担忧。

  “放心吧,你的那位朋友,整个真理会成员中只会有你和我知道他的存在。”

  感受到她的目光,席尔维斯特又笑着sound transmission 强调。

  作为真知会兼真理会的会长,他可不是什么嘴上没门的年轻小子。

  既然雪莱的那位朋友不愿暴露自身身份和他们真理会扯上联系,那他也自然会尽力配合对方。

  事实上,他直到现在也从未去刻意打探过那位mysterious wizard 的真实身份。

  不过,由于雪莱表现的太过起眼,席尔维斯特其实心中已经有了模糊的猜想。

  毕竟这个向来喜欢独处的少女,却在每日傍晚却都会以回家为由,悄悄的离开一段时间。而且无论当时有多少事在忙都是如此,只有遇到实在无法推卸的事情,比如这几日,才会难得中断一次。

  ‘这个当年在Land of Extreme North 捡到的小女孩,一向孤僻冷漠,现在竟然也能交上一个朋友了啊……’席尔维斯特心里莫名感慨,却随之也有些担忧。

  要知道,雪莱的身份可并not simple ……而且,她是不是去的太过频繁了?

  但看着冷冰冰的雪发少女,他又忽然在心里shook the head ,有些好笑的自语:

  ‘明明什么也都不知道,都只是猜想……他们大概率只是单纯的朋友罢。’

  “时间差不多了。”雪莱忽然说道。

  席尔维斯特转头望向窗边,阳光的颜色已经变的很深,让他不由得联想到烤好的松软面包。

  原来又到了傍晚了啊。

  “我要回家一趟,大约两个小时后回来。”

  席尔维斯特看着雪莱,心情有些复杂,忍不住就想反问,“你真的是回家吗?”

  但看着面色平淡的少女,他终究只是gently nodded 说道:

  “去吧。”

  “还有,这个…嗯,自动流水线已经造好,也不用太着急回来。”

  “我们要走的路注定是一场漫长的,看不到未来的跋涉,好好休息。”

  ”en. ”雪莱gently nodded ,转身离开。

  席尔维斯特望着她的背影,还是忍不住有些唏嘘。

  ‘终究还是长大了啊……’

  ……

  雪莱的到来让Colin 有些惊喜,他坐到沙发对面笑着道:

  “晚上好,雪莱,我正想找个时间感谢你帮忙调查葛兰的事。”

  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今天送来的那本葛兰Unnamed Breathing Technique ,虽然只是简单的看了下,但还是让他获益匪浅!

  “不用谢。”雪莱said with a smile ,“我和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也都很感谢你给出流水线的建议。”

  说完这些,二人之间暂时陷入沉默。

  Colin 端起红茶呷了一口,正打算找个话题开启:

  “最近……”

  “还从未和你说过我的过去。”然而雪莱却同时开口了。

  她注视着Colin ,夕阳的余晖为她漂亮的脸颊镀上一圈明艳的光晕。

  “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洗耳恭听。”Colin 微微怔了怔,有些意外的said with a smile 。

  “当初在Land of Extreme North 遇见我,你难道就没有好奇过我真实的身份吗?”雪莱却卖了个关子问道。

  “有些好奇,但我并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Colin 回答。

  那座被暴风雪之墙包围的奇特冰川,深邃的冰雪洞窟,以及气息强大,仿佛非人的雪莱——此刻他的脑中还历历在目。

  他的确好奇过。

  当初在真知会第一次见到雪莱的时候,虽然没有仔细观察,但她的实力最多也就是Second Rank wizard 。

  然而后来在冰川洞窟中见到的雪莱,却甚至给了他如诺伊斯那般的oppression 。

  而现在眼前看到的雪莱,似乎实力也和以前又有了有些不同,大约是third rank 的样子?

  “我其实并不是人类。”雪莱冷不丁说道。

  Colin 喝茶的动作僵在原地,面露愕然。

  他看着雪莱不同寻常的雪发,想了想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是一个异族混血?”

  像Senior Sister Lilian 那样的精灵混血,在wizard 的眼中,其实也不能算作人类,而是划分在异族当中。

  莫非雪莱也是这种情况?

  然而雪莱却在他惊异的目光中再次轻轻shook the head :

  “不,我就是异族。”

  “我是Land of Extreme North 诞生的精灵。”

  Colin 惊讶了,他曾有听说过this world 的某些地方会孕育出独特的精灵,但却从didn’t expect 能见到!

  毕竟这种精灵不同于平常所说的高等精灵、树精灵之类,而是真正诞生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精灵。

  他们的数量不能说是稀少,只能说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不过,我却是在Land of Extreme North 一个普通的村落长大。”雪莱看了Colin 一眼,又继续说道。

  “那是一个在离冰川大约十公里名叫帕尼的小村落,规模还没有古北村大。”

  “帕尼村崇拜暴风雪之墙,于是在大约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我刚刚诞生,只是一个懵懵懂懂的能量体,也是最脆弱的时候。

  一位妇人却凭借惊人的毅力抱着一个死去的女婴moved towards 暴风雪之墙前进,寄希望能发生奇迹,再然后,她来到了冰川,因为一些意外与好奇,我附身到了那名死去的女婴身上。”

  “妇人以为女婴活了,欣喜若狂的抱着我返回了帕尼村。

  我没有在意,但后来却因为远离冰川,而渐渐失去了力量,无法再与女婴分离。”

  “我对失去的力量并不留恋,反而对外面的world 更感兴趣。

  在帕尼村我一共待了十二年,知道了world 除开冰雪之外,还有着草原、湖泊、城市,以及——wizard 。”

  “再然后,在我十二岁那年,一场恐怖的暴风雪毁灭了整个帕尼村,只有我幸存了下来。”

  Colin 默然,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雪莱的讲述很平淡,甚至听不出太多情绪。

  但他去过古北村,知晓那边人们的苦难,也回忆起当时雪莱对他所说的话语。

  这个非人的女wizard ,却拥有着很多人都失去了的同情心。

  “之后呢?”Colin 沉默了片刻,继续问道。

  “之后一位wizard 发现了我,于是我便来到了诺伊斯塔特,走上了wizard 的道路。”

  “……didn’t expect 你会告诉我这些,雪莱。”

  雪莱laughed ,就想要趁机对Colin 再次说出邀请。

  她之所以对Colin 讲述自己的往事,就是想要再次尝试邀请Colin 加入真理会。

  “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看不到未来的跋涉……”

  但不知为何,雪莱想到席尔维斯特的话语,嘴里想要发出的邀请却忽然又咽了下去。

  “怎么了?”Colin 疑惑道。

  “没什么。”雪莱摇头,接着又笑着问道,“speaking of which 我还不知道你的过去是怎么样的?”

  “我的过去比较普通,我出生在一个名叫圣焰的凡人王国,后来被一名叫做Rapp 的wizard 带到海上……”

  两人又寒暄了一阵,去花园散了个步,随后雪莱便告辞离开。

  而Colin 等待着夜色完全黑暗,也悄然隐没身形,离开了金麦穗。

  ……

  因托城南,地窟区域。

  Shua!

  随着一道寒气射出,面前长得像某种甲虫的地窟生物顿时冰封。

  “素材已经收集得差不多,该去荒野实验室了。”

  Colin 挥手将其收入storage ring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

  他加快了脚步,转身朝地窟外走去。

  本来Colin 是计划继续在金麦穗调查一段时间关于坎伯兰之类的信息。

  但今日上午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意外送来的那些资料,却直接让他改变了计划。

  银流Breathing Technique 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能cultivation 到high level Knight 的Breathing Technique 。

  而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送来的关于坎伯兰的资料,和他在文献塔了解到的出入也不大。

  但葛兰的生平和Unnamed Breathing Technique ,却是格外的令他惊喜!

  葛兰的全名就叫葛兰,作为slave ,他并没有姓。而后来成为Knight ,摆脱奴籍之后,他也没有为自己取上一个姓,只是继续沿用了葛兰这个名字。

  在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的描述中,葛兰一共活了六十五岁,而且在前三十岁之前都还是一个普通的slave 。

  但却在三十岁之后,他却只花了短短三年,便成为了一名intermediate level Knight !

  这样的例子在鲁恩王国的农奴中不能说没有,但格外的稀少,而且只有他一个名叫葛兰。

  所以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很容易便找到了他的信息。

  整个上午,Colin 都在研读查赛Chamber of Commerce 收集来的葛兰资料,并将其与坎伯兰的资料互相对比。

  中间的细节略过不表。

  总之,Colin 最后从那堆资料和那本Unnamed Breathing Technique 当中,似乎窥到了一丝新的发现。

  而这,也是促使他如此着急来到荒野实验室的原因!

  先更后改。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