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48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封遥睡不够

  第487章 四百八十四章·“因为我们是盟友啊。”

  Su Mingan 还没来得及说话,这帮守卫就扑了上来。

  一杆杆泛着幽光的lance 与长刀,朝他猛地扎去。

  他手背朝上,手掌虚按。

  “嘭——!”

  所有朝他冲过去的人,猛地矮了一截。

  他们盔甲触地,lance 重重砸在地面,连同头颅一起,都被压制在地上,连膝盖都溅出鲜血。

  黑夜之下,他们连话都说不出一句,跪倒在地,如同倒伏的草叶。

  加成了400%实力的Su Mingan ,现在动用重力压制,完全再现了当初辉书航的威势。

  他朝石堡走去,前方却突然亮起两Dao Soul 石的rays of light 。

  两道不受影响的silhouette ,手持魂石,越过重力障碍,走到了他的面前。

  手持black blade, 眼里满是血丝的封长,与Great Elder 封勒·泽万,将他缓缓围住。

  “终于等到你了。”封长轻声说着,眼神疲惫。

  “……”Su Mingan 看着他:“发生了什么?”

  “——你的Guide ,茜茜·泽万,造成了这场悲剧。”Great Elder 上前一步,义正言辞地道:“就在今日下午——她杀死了好心前去看望她的Second Elder 图元,化作了monster ,污染了整座石堡!”

  他高声说着,举起枯瘦的手指,指向身后遍布黑暗的石堡:“——如果你还有被Sir Divine Envoy 选中的品格的话,就去让神使渡鸦大人,杀了她,结束这场灾难!”

  Su Mingan looked towards 封长。

  封长也正看着他,视线没有丝毫退让。

  “这就是你让我来第一部族的目的?”Su Mingan 说:“想让我醒悟过来,选择杀死她?”

  “你也看到了,她现在变成了什么鬼样子,她是monster 。事实证明。茜茜·泽万,就是一切灾祸的来源。”封长说:“正是因为她信仰了玖神,穹地才会有这么多灾难。而你肩头的渡鸦,是唯一能制裁她的办法。”

  Su Mingan 没有说话。

  封长上前一步,还想劝说他。

  “原本,我杀死你,也可以在继任ceremony 上,获得渡鸦大人的青睐。可我……信任你。我不想看到你死去,我愿意与你共同远视穹地的未来——只要你选择杀死茜茜。”封长说。

  他的话说得很明白。

  如果他杀死了Su Mingan ,也能在继任ceremony 上获得渡鸦的跟随。之后,他就可以去找茜伯尔,无论她是活着也好死了也好,渡鸦都能毁灭她身上的玖神气息,结束这一切。

  但现在,渡鸦在Su Mingan 身上,封长又不愿意杀死Su Mingan ,就只能希望Su Mingan 能够亲手杀了她。

  “……”Su Mingan 闭上眼。

  他之前使用的Leader 好感技能,确实救了他的命,让满好感的封长放下了对他的killing intent ,甚至愿意与他共享patriarch 之位。

  但封长却始终不会放下对茜伯尔的killing intent 。

  因为她活着,就是错误。

  毕竟种族的生存,文明的延续,就是最大的正义。神明则可以说是一种被公认的价值观,它根植在人的潜意识里,于是根深蒂固,成为了一种信仰。

  所以,无论是事实层面的,还是社会需要层面的,茜伯尔都该死。

  概念本就属于人类自己,具有价值与否也是自行制定。

  而她太“异常”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茜伯尔确实可能有隐情,但她信仰了玖神又化身了monster ,这点确实毋庸置疑。

  ……可为什么,她要信仰那个玖神?都是因为她信仰了这个被公认为Evil God 存在,才会被扣上带来灾祸的帽子,才会沦落至此。

  她说,是因为小时候玖神救过她,她才会信仰玖神。可根据穹地的理论,分明是她先信仰了玖神,玖神才会出现。

  这个逻辑线,根本理不通,除非茜伯尔又骗了他。

  ……她又骗了他。

  在再度睁眼时,他的眼神微变。

  现在看来,他确实很难破局,400%的实力加成让他的battle strength 维持在四千之下,依然无法击败封长,除非他找到新的未被发现的Oracle ,实力再翻个倍,才有可能横推第一部族。

  “我……”他刚想出声,却忽然听到一阵猛烈的“oh la la ——”声。

  像是气球破裂一般的声音,此时在身后响起。

  一抹几乎遮蔽天际的black light ,如弦月般在天空一闪而过,他感觉身子一轻,突然被什么东西猛地拉了过去。

  几枚纷飞的漆黑羽毛,在空中利剑般划过,“簇簇簇”扎在封长and the others 身前的地上。

  一对猩红双眼,在黑夜中睁开,如同Ghost Fire 般幽幽发亮。

  它扬起脖子,发出尖锐长鸣,如同电光撕裂黑夜,它的爪子一把抓起了地上的Su Mingan ,就转身往黑夜里跑。

  “放开他!”

  封长一步跃出,身形于空中顿现,black blade 一挥——

  一道恐怖的,几乎tearing the world 的裂缝,于in the sky 浮现。由于这刀是砍向的空中,不会伤害到族民们,他这一下没有丝毫留手,连萦绕不散的黑雾都被这一下打散。

  像是神明在天际撕裂了黑夜,深邃的黑线在巨型乌鸦的身上一闪而逝,茵可刚抓起Su Mingan ,就被封长砍中,发出一声凄惨的哀鸣。

  它的背后,羽毛被这一下直接砍消失,连血肉都没留下半点痕迹,露出背部被融化了一大半的骨头,它失去了飞行的力气,垂直向地面倒去。

  “bang! ”

  而in this brief moment ,它松开爪子,用尽最后的力气,将Su Mingan 抛向远方。

  剧烈的风声在Su Mingan 耳边刮过,一抹silhouette ,正立在他坠落的方向。

  他看见对方golden 的,微卷的长发,在雾中依然如同阳光般明亮,像是光斑在玻璃上舞蹈。

  诺尔等在那里,依旧穿着一身祭祀Saintess 的白裙。丝线在周围布置完毕,它们缠绕在房屋的檐角上,如同spider web 般捞住了急速下坠的Su Mingan 。

  这丝线极具弹性,化解了坠落的impact ,Su Mingan 翻身而下,被诺尔一把推进了一间屋子里。

  “听好。”

  诺尔说着,将房门立刻反锁。

  “今天下午,爱德华要杀茜伯尔,但她突然唤醒了什么力量,将爱德华和Second Elder 图元一起反杀,然后石堡就变成了这样。山田町一和米迦乐进去看过情况,到现在还没出来,但应该都还没死,石堡里有Life Aura 。”诺尔语速极快地解释着情况,他蹲下身,手指在地面的石砖上敲击着。

  随着他的敲击,角落里,一条通道缓缓出现。

  而此时,外面也亮起了魂石的光,有人发现了这边。

  “在这边!”

  “破门!立刻!”

  门外传来Great Elder 威严的声音。

  诺尔raised hand ,透明丝线浮现,将整间屋子缠了个严严实实,他在加固防御。

  门外,漆黑的乌鸦茵可再度被诺尔summon 而出,它张开乌云般的翅膀,拦住了妄图闯入的人们,背部还是淋漓的鲜血。

  “山田和我说了你的事,你还差一条Oracle 就能破局,对吧。”尽管完全没有参与Su Mingan 的剧情路线,诺尔却将一切事情都猜了个完整:“我刚刚问过昼历历,她说第一部族存在地道,在祭祀时路过地道时,她看见过血色的纹印,我猜测那应该与你需要的Oracle 有关。我现在开启地道,待会你就跑进去,找到那条Oracle 再上来!”

  “……好。”Su Mingan 说。

  之前,他确实看见过,石堡下面存在地道,昼历历本人就被撕皮碎骨地扔在地下室里。看来,这片地道覆盖面积还不小,甚至存在多个地下室。

  如果能收集六条Oracle 中的最后一条,他的实力到达800%,绝对能顺利横推第一部族。

  ……但这一切都要在明天白天之前,在“诅咒之鬼与人”的副本结束之前。

  他必须要尽快找到那条Oracle 。

  “你怎么办?”Su Mingan suddenly asked 。

  “我?”诺尔怔了片刻:“没事,他们不知道茵可是我的宠物,等把你送进去,我就找机会回到祭祀Saintess 的房间,他们不会怀疑我。”

  “谢谢你帮我。”Su Mingan 说。

  这次,诺尔确实帮了大忙。如果不是诺尔在此刻出手,他恐怕还要回档一次,寻找悄然无声潜入第一部族的机会。

  听着他的话,诺尔露出笑容。

  “没事。”他一掌推出,“咔哒”一声脆响,石砖牢牢嵌入了缝隙之中。

  一阵锁链摩擦之声响起,深不见底的地道入口显现而出,如同一口幽幽的枯井。

  “……因为我们是盟友啊。”

  诺尔说:   “我会帮你赢到最后的。”

  ……

  “——bang! ”

  门外,茵可发出凄惨的哀鸣,Great Elder 一掌拍上了它的颅骨,发出清脆的“ka ka ”声。

  封长沉默地站在夜色下,看着这一幕,一直没有出手。

  他那双冷寂的眼眸平静地看着倒下的茵可,似乎透过它庞大的身躯,望见了房子里的人。

  “封长!那个outsider 不愿意杀死茜茜这个邪教徒。”Great Elder 看着他不动的样子,立刻loudly said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应该杀了他,换回渡鸦大人的认可!”

  “他只是被茜茜蛊惑了……”封长轻声说:“我想再劝劝他。”

  Great Elder 只觉得封长这是indecisive ,他勃然大怒:“这个外来人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封长·泽万!你要记得你的姓氏!”

  “……”封长保持沉默。

  他握着手里black blade 的柄,却始终没有抬起手。

  见此,Great Elder 满脸失望,他不再劝说封长,一掌扫开奄奄一息的茵可,踹门——

  门内,空无一人。

  灰尘在all around 漂浮萦绕,桌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这间房子似乎空置了许久。

  几根断裂的丝线躺在地上,它们已经完成了拖延时间的使命。

  地下channel entrance 已经被彻底堵死,在Su Mingan 跳下去后,诺尔破坏了入口,并成功逃走。

  “糟了,让他跑到地下通道去了。地下tangled and complicated ,还有那个诡异的array ,这要怎么追……”看着被轰塌了的地道入口,Great Elder 脸色暗沉。

  而此时,他们的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一名身着卫衣,双手插兜的青年,缓缓靠了过来。

  “别追了。”苏凛说:“他会改变你们的world 。”

  封长回头,looked towards 他。

  “如果你不想让穹地继续悲伤下去的话……就别阻止他的一切行动。”苏凛说:“虽然你的这种情感很悲哀,但你确实对他很有好感,不是吗?就相信他this time 吧。”

  “胡言乱语!”Great Elder 气得老脸发红:“一个外来人,只会给穹地带来灾祸!穹地安稳了那么多年,全靠佰神大人遗留的福祉,不可被trifling 人类改变!”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苏凛语气平淡:“我曾经也觉得,world 不再需要改变——因为从大局上考虑,我有能力把控目前发生的一切,我……有能力给大多数人都带来让他们活下去的幸福。”

  “然后他来了。”

  “把我的world 搅得一团糟,还美名其曰‘world 不需要把控一切的独裁者,而需要自由与改变’。”

  “我没信他的鬼话,也不觉得这是正确。但对于你们的this world ,以我目前的观察而言……”他说:“还是改变一下为好。你们所谓的佰神,真不一定就是你们所推崇的omnipotent 的神明。神明this thing ……隐情可多了。”

  Great Elder 被苏凛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说得火冒三丈,封长却直接转过了身。

  他确实没有追上去,但也没有就此放弃。

  “封锁内城。”他说:“他要是从地道上来,肯定会出现在内城。我们……等待就行。”

  “茜茜·泽万呢?”Great Elder 问道。

  封长的眼里闪过冷光:   “她在石堡变成monster ,也好,也免得我到处去找她。我们先等,如果那个outsider 误闯了array ,没能从地道上来,死了,渡鸦自会选择我,等到第八天继任ceremony ……就直接杀了茜茜。

  ……她该死。”

  “若是那个outsider 没死呢?”Great Elder 说。

  封长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寒风瑟瑟,黑雾如墨般在窗外弥而不散。

  他闻到了穹地始终存在,如同跗骨之蛆的诅咒味道。

  诅咒是一切灾祸的来源。

  玖神是激化一切灾祸的原因。

  所以,只要获得渡鸦,杀死茜茜,穹地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在让文明延续,让族群存活的绝对正确面前,个人的情感,显得格外无关紧要。

  “如果他依然不肯杀死茜茜。”封长语气淡漠。

  他收起手,从怀里摸出一颗包裹着塑料外壳的糖。

  这颗糖的外壳满是烧焦的痕迹,包裹着的糖果应该已经变质,看上去并不好看。

  他的手在糖果上微微一拧。

  外壳剥落,糖果融化。

  他看着他的指间渐渐空无一物。

  片刻后,他lifts the head ,语声轻缓:   “我会亲手杀死他。”

  “……就像要我亲手杀死茜茜,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