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48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封遥睡不够

  第488章 四百八十五章·“萍萍,展信佳。”

  Su Mingan 顺着石阶跑下,腕表亮起了光。

  “轰——!”

  他听见身后地道入口被炸毁的声音,应该是诺尔在帮他阻断追击。

  这片地下通道四通八达,没过一会就有几个岔口,他只能碰try one’s luck ,看能不能遇到那条Oracle 。

  在走过一个转角时,他看到了一具倒在泥土里的尸体。

  这具尸体已经只剩skeleton ,它躺在地上,两只手臂放在前胸,手掌护住了什么。

  Su Mingan 看了眼,发现它的手掌下是张已经模糊的相片。

  他继续行走,一路发现了很多具尸体,这些尸体的怀里,都抱着一张相片。

  ……这些人为什么死在了这里?为什么手里还拿着相片?

  Su Mingan 有些疑惑。。。

  他继续走了很久。

  终于,一抹鲜红的光圈出现在他的视野,这是线索clearly understood 的提示。

  他立刻加快速度,面前是一堵土墙。

  他脚下发力,使用水境长靴的技能,向前踹去。

  “轰——”

  土墙发出震动,但竟然没有倒塌。他后退一步,右腿被一股反震力弹得隐隐作痛。

  这土墙之后……还有一堵更硬的墙。

  他伸手,琥珀之刀出现在手。

  “轰——!”

  剧烈的破碎声响起。

  随着长刀的挥击,他的眼前出现了道道水波皲裂般的光纹。

  厚实的土墙被这一下打散,呈spider web 状碎裂而开,露出之后一面silver white 的金属墙。

  他再度挥刀,空间碎裂的效果完全展现,伴随一声“ka-cha ”的尖锐之声,那看似无比坚硬的金属墙,直接被他划出了个洞。

  一抹亮色的光猛地从墙内射出。

  ……里面有光?   他顺着洞钻入,眼前忽然大亮。

  他震惊地看着里面的景象,像是看见了一个画风不同的world 。

  他的up ahead ,是一面银白的金属墙面,这种墙体将整间房间围绕。桌角的木制栏架里,各色金属泛着一层玻璃质的white light 。

  他的身旁是个玻璃柜,里面放置着各色不知用途的瓶瓶罐罐,这些瓶子都已经破裂,液体已经干涸。

  他巡视all around ,天平、量筒、试管、刀具……它们散乱在各个角落。

  他甚至看见了悬挂在墙上的化学元素表,还有精密的铁制仪器。地上有些拉扯的,干涸的血迹,以及一些碎裂的衣服布料,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primordial 部落一般的穹地,居然会有这种现代科技实验室?   从目前的情况看,里面原先住着的人应该是匆忙逃走了。不然,这里不至于这么乱,简直和灾后景象差不多。

  “ding dong! ”

  【获得关键线索·地下实验室】

  【(地下实验室):你发现第一部族的地下通道,隐藏着一间现代化的实验室,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

  【你发现了(百号金属)、(碎裂的化学药品)、(被毁坏的铁质仪器)、(凌乱的公式纸张),是否进行侦查?】

  “侦查。”Su Mingan 说。

  ……

  【你缺乏相关实验知识与科研水平,无法探查。】

  ……

  Su Mingan didn’t expect 会得到这样的提示。

  不过这样也合理,毕竟他的化学和生物知识只有高中水平,看不懂这些写得十分凌乱的公式。

  整间房间,他唯一能看懂的……估计只有墙上那张元素周期表了。

  还仅限于前二十个元素。

  他收回手,拍打身上的灰尘。

  实验室并不小,除了这间房间,还有几间放置着各种仪器的实验房,以及几只染着血的大铁笼,不知道里面曾关着什么。

  他走完一圈,看见角落里有一扇铁门。

  他一刀砍开,露出房间内的景象。

  如果说刚才的地方是实验区,这边应该就是生活区。

  沙发、软椅、衣柜、柜子里的腐烂的水果,衣架上垂落的大衣,残留着胡须的老化剃须刀……都表现出,这是一处可供居住的地方。

  这间房间里的人,也像是突然离去,只留下了临走前的各类生活item 。

  “有人吗?”他出声,没人回应。

  他继续入内,发现沙发上方的墙面上,挂着一张张照片。

  只是,很奇怪的是,这明明是面非常广阔的照片墙,却只零散地挂了三四张照片,上百枚没有挂上照片的钉子空落落地扎在墙里,空出了一大片区域。

  他踩上沙发,打算观察这些照片。

  “bang! bang! ”

  两声脆响,他感觉脚下一空,两只腿直接扎进了沙发的海绵里。

  这沙发已经有点年头了,皮革都坑坑洼洼的,像被人啃过一样烂,被他踩了两下就破了。

  他有些无语地把腿拔出来,直接靠着自己的视力观察照片。

  这些照片,有单人单照,也有合照。人们身穿的是现代化的服装。

  他观察着,目光在一张照片前停驻。

  这是一张一家三口合影的照片。

  照片中的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胸前挂着一个工牌样的卡片,而他的身边是个身着普通长裙的女性,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他们两人都是线条柔和的东方面孔,此时脸上笑意盈然,像在企盼一个美好的未来。

  Su Mingan 目光之所以停驻,是因为他们身后的背景。

  ……那是一片蓝海。

  在阳光的照耀下,那蓝海更显得波光粼粼,它与远处的海岛fuse together ,美丽又具生活气息,像一张静美的夕阳油画。

  那白大褂男人胸前佩戴着的,是一朵艳丽的玫瑰花,它如红宝石般点缀在他的白大褂上。

  Su Mingan 记得……穹地没有大海,而且,在穹地,除了堪称奇迹的咒火之花外,也没有其他能开放的花。

  之前,茜伯尔的发上,就有一朵鲜红的咒火之花,她说由于存在很重的污染,除了咒火之花外,其他花朵都很难开放。

  两种穹地都没有的东西,一齐出现在了这张照片之上,已经足以说明很多。

  这些照片,应该就是曾居住在这里的实验员的照片。

  而这些照片拍摄的时期,应该是这些实验员进入穹地之前。

  穹地有进无出。他们是……主动穿过那道黑墙,来到穹地的吗?

  Su Mingan 收回视线,继续往里走,看见了一排床铺。

  他搜索着这些床铺,忽然发现了一个藏在床下的大纸箱,纸箱里有堆积如山的信件。它们被人精心粘成了小本子的式样,可以一页一页翻开。

  他翻开一页,一股尘灰气assaults the senses 。

  ……

  【萍萍:   展信佳。

  我和同事们到达穹地,已经过去十天了。

  穿越黑墙确实需要勇气,不过,我的记忆在照片的刺激下恢复了bits and pieces ,又想起你的样子了。在这之前,muddleheaded 的我,真的有些滑稽,幸好没有让你和女儿看到。

  工程队的同事们已经开始建设地下实验室,我们暂时在地面的密闭建筑里居住,等待的时间有些煎熬,夜间的黑雾果然如传言般恐怖。

  不过没关系,我开始给你写信了,我会渡过这段难熬的时光的。

  虽然这些信件无法传递到你的手里,但我假想你会看到,且先当作自娱自乐吧。】

  ……

  Su Mingan 发现这似乎是其中一个实验人员写的家书,这个人和他的伙伴们从外面world 而来,穿过黑墙来到了穹地,并开始写日记。

  这是个不错的线索,这样一来,他可以从这个日记般的家书上找到信息。

  ……只是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要主动来穹地?   他继续看了下去。

  ……

  【萍萍:   展信佳。

  实验顺利进行着,在X-2药剂的刺激下,实验的动物展现出了诅咒消除的特征,这是个好消息。

  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们能找到消除穹地人诅咒的办法。

  查理说他想尝试一下火锅,我们几个人用带来的干蔬菜庆祝了一番,但由于没有合适的底料,味道有些寡淡,不过总比吃罐头强多了。

  萍萍,有些想你做的Mapo Tofu 了,你的手艺应该越来越好了吧。】

  ……

  【萍萍:   展信佳。

  the past few days 和大家在忙着与第一部族的人们接触,我们对他们有些畏惧。

  这也没办法,毕竟在我们看来,他们很像“monster ”。他们居然能掌握诅咒带来的力量,这也太危险了,简直就是一个个定时炸弹。还好他们无法出去,不会伤害到我们的world 。

  幸运的是,第一部族的Old Patriarch 很好说话,他答应给我们提供实验体,这样真是very good ,希望我们的实验能够早日成功。】

  ……

  【萍萍:   展信佳。

  the past few days 没什么特别的事,实验在稳步进行着。

  今早大家去客厅挂了照片,我特地将和你们的合照挂在了最中间。就是背景是大海的那张,听说穹地没有大海,有点可惜,希望回去后我们能再照一张。

  你给我的那朵玫瑰花已经枯萎了,不知道穹地有没有花,我拜托了外出队的卡尔Captain ,希望他能给我带点花种回来。】

  ……

  【萍萍:   展信佳。

  实验一切顺利,那些被消除了诅咒的动物还活着,下一步,我们就要在人的身上进行实验了。

  特里Academician 有些不愿意,人体试验令他难以接受。但没有办法,穹地的诅咒太危险,即使有黑墙的保护,我们也不确定黑墙是否会倒塌,诅咒是否会来到我们的world ……

  我希望,你能和女儿在外面的world 生活得好好的。

  我们会努力消除穹地的诅咒的。

  外出队的卡尔Captain 回来了,他说穹地只有不惧火焰的咒火之花。他给我换来了一颗咒火花种,说这种花很神奇,不需要阳光,不需要雨露,只要跟在人的身边,就能在五年后开放。

  五年,对我而言有些长了,但它的话语是“希望”与“等待”,这和我们很契合。希望在五年之后,我会带着它回去见你。】

  ……

  【萍萍:   展信佳。

  好久没有写信了,我的心情有些悲伤。

  人体试验出现了意外,有人牺牲了。

  虽然在决定进入穹地的那一刻起,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在真正看到他人的逝去时,我们都有些无法接受。

  因为只有地下通道是最安全的,不用怕外面的夜间黑雾,所以我们没有上去,只是将死者葬在了地下的泥土里,简单举办了葬礼。

  在埋土时,我在想,我们这些人,仍然在继续往前走,一刻不停地改变this world ,但死去的人,却永远停在了过去,他停在了一条看不见的路上。

  如果现在死在这里的是我,那对于我们而言该是多么悲伤。

  不,我不应该这么想的,我只是有点想你了。

  一想到你,那些磅礴的数据,那些复杂的反应,那些vast as the open sea 的实验书籍,在我眼里都显得not worth mentioning ,   如果能看见你,多么麻烦的事情都可以从头再议。

  今日,我格外想你。】

  ……

  【萍萍:   展信佳……】

  ……

  【萍萍:   展信佳……】

  ……

  Su Mingan 翻阅着,这似乎是照片墙上,那名白大褂男人的家书。内容除了一些实验记录外,全是他给妻子写的琐碎之言。什么移动了家具的位置,什么外出队带了一些糖果,都被他记在了信上。

  他翻开下一页,这一页沾了点黄点,像是吃东西留下的脏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