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48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封遥睡不够

  第489章 四百八十六章·“我将永远爱你。”

  【萍萍:   展信佳。

  好久没写信了,我依然很想你。

  the past few days ,第二批同事穿过黑墙,来到了我们的实验室。

  人体试验依旧处在停滞阶段,穹地有不少诅咒濒临爆发的人愿意配合我们的实验,也签署了保密协议。但他们……没有一人最后成功保住性命。

  他们死后,诅咒从他们的身上蔓延而出,污染了周边的土地,我们被迫炸毁了其中一个实验室。

  不过,这样一来,工程队的伙计们可以工作起来了,克里工头休息了好久,终于有点事做了,haha 。

  我们新一批的水果有些腐烂了,我吃了剩下的香蕉,不小心弄到信上了,我真是个邋遢的男人啊。。。】

  ……

  【萍萍:   展信佳。

  实验还在继续着,但是一直处在停滞状态,我们都很沮丧。

  我们以前认为,这种“诅咒”是一种生物学上的病毒,是可以被治愈的。但现在看来,它更像一种超自然因素。

  ……Academician Li 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他逃走了,发了疯。

  他已经离开了三天,一直都没有回来,我们没有魂石,无法去搜寻他。我们很悲伤,实验室的氛围一直很压抑。

  ……好了,不聊这个了。

  今天,咒火之花开了。

  它小小的,像团活着的火,它在我的手里跳着,很漂亮。

  我记得,女儿今年六岁了吧,应该很漂亮了,就像你一样。

  我记得她的生日,八月十二日,和你的生日只差两天,你是八月十日,我是八月十四日。

  以前她总喜欢拔我的胡子,我就养成了剃胡子的习惯,不过,自从进入穹地后,我剃胡须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剃须刀也有些老化,该换了。

  但这黑墙只进不能出,我只能等待下一批进来的同事给我送点生活物资,但愿他们能想到我们缺少剃胡刀的事情。】

  ……

  Su Mingan 继续翻阅着,接下来的信依然是琐碎的言语。写信者似乎迷上了写诗,经常会在信上写些诗词。

  但即使是这些华丽的句子,也掩饰不住那字里行间越来越明显的绝望和悲伤,实验的情况一直停滞,写信人的情绪在不断恶化。

  ……

  【萍萍:   展信佳。

  我们没有掌控好实验的力度。

  ……诅咒在我们之间爆发了。

  Old Zhang 染上了诅咒,他快死了,他自愿离开了这里。

  在临走前,他将他所有记录的实验数据都写在了石板上,脱下了防护服,穿着一身单衣,带着墙上属于他的照片离开了。

  我看着他在黑雾中离去,仿佛看到他的灵魂正在轻松地飞向远方。

  Old Zhang 的老家在草原,有飞翔的鹰与疾驰的骏马,我猜测,他应该是去做一只翱翔在天际的老鹰了。

  实验室里的人越来越少,有的人疯了,有的人在染上诅咒后离开了,他们没有一个人选择留下来拖累我们。

  萍萍,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给你念首诗吧。

  ……

  “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写在沙滩上,   大浪冲来就把它洗掉。

  我把她的名字再一次写上,   潮水又使我的辛苦成为徒劳。

  ‘妄想者。’她说,‘何必空把心操,   想叫一个必朽的人变成不朽!’

  ‘不,’我说,‘让低贱的东西去筹谋死亡之路,

  但你将靠美名而永活。

  死亡可以征服整个的world ,   我们的爱将长存,生命永不灭。’”

  ……

  ……诗很美,对吧。

  我记得你很喜欢诗,你念诗的时候,整个人都很美。

  穹地人说,我们是一群妄想者,诅咒是无法被消除的,这就是他们世代背负的宿命。

  克里和他们吵了一架。他说,如果连穹地这些被拯救者都不肯接受,那我们还在救些什么呢?

  但是,我们是‘拯救者’,要对‘被拯救者’更加宽容。我只是希望穹地人的痛苦能够被正视。

  他们不是monster ,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只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而已。

  我救他们,也是在消除可能会影响到我们world 的隐患。

  ……

  可我现在写着,写着,还是很难过。

  我的手中依然空无一物。

  我很想你。】

  ……

  之后,还是一页又一页的信。

  但写信者的情绪,正在变得越来越差。

  他不再记录那偶尔的火锅、新拿到的剃须刀,不再细写实验的过程,他的绝望如濒临爆发的火山,悲伤的情感流淌在越来越潦草的字里行间,让人看着有些窒息。

  ……

  【萍萍:   展信佳。

  灾难爆发了。

  我们的抵抗力比穹地人要差很多,当夜晚的黑雾开始钻入部分实验室后,我们无力抵抗。

  好多人死去了。

  我很想你。】

  ……

  【萍萍:   展信佳。

  实验情况依然停滞,越来越多的实验体痛苦死去。看见临死前他们的眼神,我总觉得,救不了他们的我们,都是罪人。

  我看着一个小女孩在我眼前死去了,她的手贴在净化舱的玻璃上,身体融化,血洒了一地。

  我们的女儿,如今应该和她差不多大。】

  ……

  【萍萍:   展信佳。

  今天早起看见那面照片墙,照片正在越来越少。

  每一个死去的人,都会抱着他们各自的照片安眠,我看着那日渐空旷的墙壁,心里空落落的。

  在挖掘新的实验用土时,诅咒生物咬上了克里,他今早还说,晚上要分享他积压了一年的牛肉罐头来解馋。

  我们告别了他。

  他抱着他的牛肉罐头离开了。】

  ……

  【萍萍:   展信佳。

  实验室里死气沉沉,有同事已经开始进入长时间睡眠。我理解他们,在这种never seen the daylight 的地方day after day 地失败,人很容易疯的。

  但我还没有疯,因为我everyday all 在想念你。

  我的胡子有点长了,我再为你念一首诗吧。】

  ……

  【萍萍:   展信佳。

  新一批的同事来了,他们告诉我们,计划有变,我们的实验终止,我们可以回去了。

  我问了他们推出的新计划内容,它叫“造神计划”。它似乎在两百年前就一直被实行,近些年有了breakthrough 。

  计划的内容似乎是,在穹地里伪造Oracle ,举办一届届自相残杀的比赛,引动人们的情绪,以塑造一个名叫“佰神”的神明。

  我不明白上层人在做什么,但这都与我无关了。

  这些年,我给你写了几百封信,虽然这些信无法传递到你的手上,但我都一张一张黏了起来,装在了床下的纸箱里。等我带着这盒纸箱回去,我们可以一起从头读起。

  如果……我还能回去的话。

  穹地的天灾爆发了,我们被堵在了实验室里。】

  ……

  信件里描述的情况,逐渐开始急转直下。

  写信者开始用繁复的诗词,来覆盖他凌乱的想法和情感。

  到了最后,他的墨迹越来越淡,语句越来越短。

  他只是在,以各种方式,不住,不住地重复着,

  ……

  “萍萍,我好想你。”

  ……

  【萍萍:   展信佳。

  穹地很早就陷入了天灾期,火山爆发了,我们无法出去,地上全是滚烫的土和高温。

  我有些饿,下一批人员一直没有来,我们的物资越来越匮乏。我现在一天只吃一个馒头,其余的时间在被子里睡觉,这样会好过一些。

  我编了一首新诗,念给你听,希望你能喜欢。】

  ……

  【萍萍:   展信佳。

  今pegasus 克温Academician 死了。

  他是病死的,发高烧。我们这里已经没有退烧药了,湿毛巾也没有用,他在他的床上去世了,抱着他妻子的照片。】

  ……

  【萍萍:   展信佳。

  今天我的眼睛好像出问题了,我看不清你相片里的样子了。

  不过还好,我还能看清那片blue 的大海,还有那朵你送我的red 玫瑰,颜色很亮。

  没关系,我记得你的样子,看不见了也没关系。

  实验室里很安静,我们都太饿了,真皮沙发都被人啃完了,只剩了一层布皮,haha ,没轮到我的份。】

  ……

  【萍萍:   展信佳。

  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我太久没有吃东西了。

  我快走不动了。

  查理Academician 死了。】

  ……

  【萍萍:   展信佳。

  那面照片墙渐渐空了。

  卡尔Captain 死了。

  我什么也不想听,连heartbeat 和呼吸都觉得很吵。】

  ……

  【萍萍:   展信佳。

  咒火之花很美,它开了十几年都没凋谢,我把它缠在了手腕上。

  我们不打算死在实验室的床上,下一批的同事还可能过来,我们的尸体会污染实验室的环境。

  我们打算死在地下通道里,这样泥土也会掩盖尸体。

  我送走了隔壁虚弱的老扎克,他在地下通道里死去了。】

  ……

  【萍萍:   展信佳。

  我现在的胡子如同桥洞下的流浪汉,我连牙膏都想吃啦。】

  ……

  【萍萍:   展信佳。

  身体越来越虚弱……我可能要去地下通道了。

  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第一次用土埋葬同事尸体的自己。

  那时的我,大概didn’t expect ,我会死得这么晚,死在地下通道里,连埋我的人都没有吧。

  我想念你做的Mapo Tofu ,萍萍。】

  ……

  Su Mingan 继续翻阅着。

  后面都是写信者的同事们,一个接一个死去的信息。

  最后一页,是一段简短的文字,墨迹很浅。

  ……

  【萍萍:   天灾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

  我快不行了,我……要去地下通道了。

  可我是多么希望,明天早上睁眼,就是归途。

  柳条,丁香,与晚风。

  我想带着纸箱与照片,与今年48 岁的你,与今年二十三岁的女儿一起,看美好的春日。

  我对你的爱,比钻石更恒久,比磐石更坚固。

  一想到你,我的心里就怀着隐秘的欢喜,我的妻子。

  不。

  我的遗孀。

  ……

  我不后悔来到这里。

  萍萍。

  我将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

  ……

  ——赵卫东于穹地冬日遗笔】

  ……

  Su Mingan 合上信纸本。

  通过这本家书,他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黑墙之外,确实有个科技发达的现代world 。

  赵卫东这些研究员从外面world 进来,试图消除穹地人的诅咒。但很可惜,他们失败了,实验被终止,甚至在临走的时候遇上天灾,被困死在了这里。

  外面world 的人,还故意伪造“佰神”的存在,伪造佰神的Oracle ,在穹地举办一届届的百人战争。

  只要故意谎称“一百人中,活到最后的人可以离开Cursed Land ”,就能引得穹地人自相纷争,以消灭过于强大的穹地人,再杀死每届最终的胜利者灭口。

  外界人还想要神明真正降临,这样他们就可以获得神明的力量,消除穹地的诅咒。

  五年前,如他们所愿,由于强烈的信仰和情感所就,佰神真正降临了。

  但祂很快就化作了抵抗天空诅咒的屏障而死,只留下了三大权柄。

  诅咒没有消失,黑墙也没有倒塌,百人战争依旧在进行。而外界人在期待佰神的下一次降临。

  这是永无止境的等待。

  这是无法被终止的战争。

  Su Mingan 只觉得讽刺。

  穹地人自立牢笼,主动竖起黑墙,将诅咒封印在穹地之内,不伤害到外面的world 。

  而外面world 的人,却故意利用穹地人的愚昧,挑动残忍的百人战争,进行信仰统治。

  bloodline 里的恶意从未被遏止,善心并未得到好报。

  Su Mingan 站起身,走出房间,突然看见那面空旷的照片墙。

  能容纳百人的照片墙,此时只剩下了四张照片。它们空落落地挂在墙上,和上百枚空悬的钉子共存。

  他忽然想起了赵卫东信纸上的话。

  ……

  【穹地人说,诅咒是无法被消除的,这就是他们世代背负的宿命。】

  【但我们是‘拯救者’,我们要对‘被拯救者’更加宽容。】

  【我只是希望,穹地人的痛苦能够被正视。他们不是monster ,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只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而已。】

  ……

  茜伯尔曾经说,他们是“拯救”的一方,是他们自立黑墙,隔绝诅咒,才让外界world 没有被污染。

  而赵卫东说,他们才是“拯救”的一方。他们在试图塑造神明,消除诅咒,又主动来到了这里,忍受数十年的孤独,研究治疗穹地人的方案。

  Su Mingan 站在原地。

  他想起了,自己刚刚一路路过的,怀抱照片的一具具尸体。

  那些,都是外界人的尸体。

  ……他们本不必死在穹地的。

  外界人,似乎也不是全然的恶。

  他们也在进行着“拯救”。

  虽然结果不尽人意。

  虽然只留下了死亡和悲剧。

  他顺着角落里的小门离开。

  在推门的一瞬间,他发现了一具手腕上缠着花的尸体。

  它躺在泥土里,姿态并不痛苦,头侧向上方地面的方向,像在远眺。

  尸体身上的白大褂和工牌已经被土浇筑得腐烂,只剩下手腕上一朵鲜红的咒火之花。

  咒火之花,它在艳丽地绽放。

  ……

  【萍萍。】

  【我将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

  【我不后悔来到这里。】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