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587

  
  Su Mingan 坐在距离小眉家十米的距离,改装着手里的机械。

  不远处的屋内,不断传来一个粗野男人的喝骂声。

  “你怎么回来了?啊,你是我女儿,你是来嘲笑我的,对吧?无能的废物爹,一天到晚只会喝酒打牌打得输得精光,把你妈买药钱都输没了……

  你这什么眼神……你还敢抬眼看老子!

  ”get lost! 滚一!!“

  在刚刚,从垃圾山回来后,小眉一眼就望见了正在步入她家的男人,她解释那是她归家的father ,让Su Mingan 在远处等着。

  结果,小眉进入室内后,他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即使距离甚远,Su Mingan 也能听见男人那高昂的喝骂声,街边的邻居都绕道而行,这种事情很正常,边缘区可没什么治安队。

  “ka-cha ”一声light sound ,Su Mingan 凭借Level 10 【机械】,改造了手里的机械腿,他试探性地连接上自己双腿冰white 的金属覆盖上双腿,显得并不臃肿,反而呈现一种流线型的贴合感。他little by little 站直身体,下方发出“ka ka ka ”的清脆声响。他试图移动双腿,终于感觉到了距离的跨越感。

  成功了。

  在轮椅上坐了五天,他终于能自己动了。

  阿克托不装上这种机械腿,Su Mingan 能想到的理由有很多,但更大的理由,他觉得只有一個一身为纯人类的自尊。

  明明是黎明SmartBrain 的改造者,阿克托却不愿装上一点和机械相关的东西。不装黎明芯片,不装机械腿,
  纯粹靠一个人类的体力面对一切。

  Su Mingan 迈开步子,却差点摔倒,这种机械腿的“驾驶方式”有些折磨人,如果不是紧要关头,他还是以坐轮椅为主。

  ”one after another 赔钱货,你怎么不去死?靠出卖身体拿钱的航脏东西,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十里八街的人看见老子,还嘲讽说‘这就是你女儿啊,我昨晚睡过’……他奶奶的,当初生下来就该把你掐死!
  要是你被评定为二型人格,我们家至于在这破地方待着吗?你现在有什么用?你要是个儿子,好歹还能给我们家传宗接代,现在看着你都觉得晦气,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屋子内男人的骂声已经越来越难听,连弹幕都有些听不下去。

  “砰!“门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像是重物砸地的声音,男人的喝骂声也停了。

  Su Mingan 迈开步子,推开门,一进门便看见了脸上有红肿巴掌印的小眉。她装着机械臂的手高高扬起,
  旁边是她倒下昏迷的father 。

  这个全身酒气的男人倒在地上,胸口有渗出的血。

  “我从没有想过还手。”小眉的眼神发直,她的手指“ka ka ”作响,指间残留着男人的血:“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拽我的头发,为什么要打我。

  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他must 成天到晚地赌,为什么他要拿走mother 治病的药,要毁了这个家…我只是想有个家,是我哪里做错了吗?是我哪里不对吗?”…

  她急促地呼吸着,竭尽全力地呼吸着,双目涨得通红。

  湿渡渡的发丝黏在她的脸侧,她的嘴唇被之前男人的手打出了血。

  “董安安不是我biological younger sister ,是被收养的,我早就知道的,她来自城内,我们完全不同…我从小一家三口,我,father ,mother ,三个都是劣and the others 格者,我从小就知道要努力然后挣很多钱…”
  她颤抖地说着,语速极快,后颈的芯片“di di di ”地闪着red light ,闪烁频率极快。

  【当前情绪值:95点,极度危险…】希可轻声说。

  “之前,内城过来选人去工作,我拼命学习,我知道改变命运的机会来了,于是我去买城内人不要的书。那些书多新啊,有的甚至没翻几页……

  更多的书我没钱买,所以我去捡垃圾,我买了好多好多书,看得眼睛都要瞎掉了。黎明system 总算通过了我的适应性。

  我填了机械类和城邦经济这两个工作方向,我可以进城了,即使是劣and the others 格者…”

  她的身体剧烈地颜抖着,机械臂上的血一滴一滴滴下来。

  “可是,可是家里没人认可我进城工作,劣and the others 格者随时有情绪过载的风险,反而容易赔钱……

  father 把我锁在了家里,不让我过去,他说边缘区的女child 只要足够漂亮就好了…

  然后,然后…

  她抬起头。

  眼神空洞无物。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就是你见到的那样了。

  “我成为了“那种女人’。“

  为了保持皮肤光滑,所以不装机械臂的,做出这种选择的女人很低廉,很可笑,和Stinking Insect 没什么不同…

  “di di di 滴one after another ”

  red light 快速地闪烁着,她站在原地,眼窝如同深陷的黑洞。

  她的脸上失去了夜间那种鲜明的生气,像是夜里的一切鲜活都在白日里黯然褪色。

  【当前情绪值:99点,严重过载…】希可说。

  “有时候我只想考虑自己想做的事,不会为世俗妥协。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机械。

  我看到路边新闻说,很多人能从事自己最感兴趣的职业,因为他们有family property 试错,只要他们积累的知识足够多,黎明system 的适应性能放过他们……

  但我不行。

  没有家世,没有能力,不够聪明。”

  她“晓当”一声摘下机械臂,露出被不合适的尺寸挤压得通红的手臂。

  “我要考虑如果我的亲人生病了,我要有钱才能治好他们。我要考虑如果有一天这间房屋被强行征用了,我该如何活下去。我必须要有钱…

  我的未来被限制住了……我不敢探索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不敢抬起头看天,我不敢投入我感兴趣的领域,我不敢…不敢想得过多。“

  她低着头,拉开抽屉,翻出一个木质小盒子,“ka-cha ”一声打开,里面是数朵血红的花。

  在猩红为底的布巾上,那固体的花如同凝固的血。

  一【玫血。】Su Mingan 早就知道这种成瘾性精神medicine 被泛滥使用,小眉家有也不奇怪,这是违法medicine ,长期服用会致人死亡。…

  边缘区,人们的生活极其艰难。吃这种能带给他们快乐的药,如同一种精神安慰,让他们在幻觉中得到慰籍。

  这是一种低廉成本的满足。只要一颗,无需珍馐美食,就能得到Supreme 的幻觉幸福。

  “我不敢探索我的未来,因为稍有差池,我就会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我没有任何资本试错。”她盯着手里的玫血,露出有些癫狂的笑容。

  Su Mingan 第一次看见这个羞涩的女孩,露出这样毫无形象笑容。

  像是胸中有甜蜜乌云在闷闷地发酵,她盯着手里冰凉的血色花朵,眼神灿烂地如同看到了天堂。

  在她抬起手,打算吞服玫血时,Su Mingan 跨越一步,一把捏住她瘦弱的手腕。”Pa” 地一声,玫血掉落在地,散裂而开。

  …

  【完美通关(TE2)进度:50%】

  ”够了。”Su Mingan 说:“我带你回中央城吧。”

  ”…”小眉盯着他。

  她脸上的癫狂little by little 软化,似乎从幻觉中恢复了过来。

  她肯定不止吃过一次玫血,精神状态已经低落到了这种程度,刚才的状态明显不正常。

  “…我刚刚。”她说:“做了什么?“

  她一眼就看见了昏迷在地上的father ,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低着头说:“你看到我后颈的颜色了吧,虽然我看不到,但现在它一定是深red …”

  她缓缓,缓缓地蹲下身,伸出苍白的双手,little by little 地,收捡着碎裂的,沾了灰的玫血。

  “你说你要带我回中央城…那之后呢?你能在黎明system 的评判下为我一个劣and the others 格者徇私吗?你是公正无私的城邦领导者,你要为了一个边缘区的女打破城邦several decades 的规则吗?
  边缘区的乱象我见过,战团的反抗我也见过,若是让他们抓到了这种证据,公开这件事,中央城的公信力…就passed away 。“

  她缓慢地说着,逐渐变得清澈的眼神,晕出了水光:
  “至于,我呢?

  我以一个什么身份陪在中央城领导者的身边?我一无科学知识,二无高and the others 格,三无稳定的情绪。你是…想给我安排一个隐秘情人的身份?还是一个没有姓名的隐形人?“

  Su Mingan 松开了手。

  小眉细弱的手腕一片通红。

  城邦的领导者,是最不能徇私的存在。黎明system 也impossible 放任一个劣and the others 格者进入中央城。

  “而且。”小眉说。

  在说这段话时,她知道她在亲自斩断她自己的退路。

  她不是不想跟着City Lord 走,就算她再怎么隐姓埋名,也肯定比在这里好。

  ……但她绝对不能成为City Lord 的负担,成为城邦公信力的隐患。

  她并不恨黎明system ,在这样的末世里活着,阿克托带来的一切已经是莫大的改变,不然所有人仍然活在【危险区】里。如果因此而恨他,和ungrateful 的小人无异。

  他已经救过她一次了,接下来,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她抬起头。

  这一刻,尖锐的痛楚,在她的internal organs 间泛滥而开。

  她要拒绝他为她铺好的路,继续活在泥泞里。…

  ……她这种人,需要什么前途,需要什么未来。

  周围的十里八巷有很多人都看过她的身体,她已经脏透了,她回不了头。

  ”你现在对我的邀请。”她说:
  “one after another 究竟是你心底里对一个女child 的同情,还是对这种测量城邦制度真正的厌恶?”

  Su Mingan 没有回答。

  他不会说,他发出这个邀请,除了部分感性因素,还有最大的理性因素。

  “ding dong! ”

  【完美通关(TE2)进度:55%】

  “如果是前者,那么只有我出现在了你的眼前,所以你同情我,我是幸运的。”小眉说:“如果是後者那麼同我一样,千千absolutely 的女child 呢?City Lord ,你看不到她们,你会有一天去救她们吗?“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突然低下头。

  “对不起。”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贪心了。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再要求你看到我们這类人,太,太为难人了。“

  她生于泥潭,却拥有这样的视野和观念,没有像拽救命稻草一样拉上他,也不像边缘区的一些居民一样blame the gods and accuse others 。

  ……她甚至比那,至今还在world 频道里吵“要不要逮捕Su Mingan ”的玩家们,好太多。

  这是一个生长于污水里的child 吗?
  Su Mingan 不理解…她凭什么会是劣and the others 格者?
  难道亚撒·阿克托这种随意安排他人死亡结局的人,就能是高and the others 格者吗?

  “这把手枪给你。”他拆下了轮椅上的一把silver 手枪,塞到小眉的手里。

  这是来自中央城的最佳型号,特蕾亚的得意作品,枪械上有一枚六芒星,代表希望。

  没有反抗的决心,至少要拥有自保的力量。

  她可以不开枪,但绝对不能不拿枪。

  ”用来自杀吗?”小眉说。

  拿到自保的枪械,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自杀。

  她握紧枪柄,抹去泪水,突然笑了起来。

  “开玩笑的。“她的眼角染着泪花,眼神如溪水般清澈:“自杀也是违法行为,我会好好活着的,活到看见你完美将城邦改制的那一天。

  那一天,劣and the others 格者也能好好活着,child 能得到保护,我这样的女child 能健康地生活,在教室里长大。

  我们所有人,城邦上亿人的命运,都在你和黎明的手上了。

  我想看见那一天,所以,亚撒City Lord ,你must 活下去…活得比我更好,更久。你比我这种人,重要太多太多了。”

  Su Mingan 注视着她满怀期望的眼神,转身。

  “希望你能拥有平息情绪过载,修复人格,追逐未来的自由。”他说。

  亚撒·阿克托。

  他能承受这样的希望吗?

  她手里的玫血,后颈的芯片,可都是出自他手。

  他推开门,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听到了远方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

  ”据旅行者消息,有人在这里看到过阿克托City Lord 。“

  ”挨家挨户搜,狗私者一并带走。”

  “你们去这边,三号这队去那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