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625

  第633章 六百三十章·“你可以滚了吗?”

  听见霖光的问话,所有人都looked towards 了Su Mingan 。

  ……霖光居然会对路维斯问好?他们是什么关系?
  “你来做什么?”Su Mingan 说。

  他看到霖光身后的机械军,起码有上百之数,武器装备更是远胜烽火庇护所。如果打起来,这将是一边倒的屠杀,这些留守成员挡不住这般钢铁之军,除非特雷蒂亚and the others 出手。

  “今天是我在十一区巡查的最后一天,所以,我来邀请你,和我一起回神之城。”霖光extend the hand ,眼神很亮:“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我走吧,路维斯,那里是没有寒冷和异兽的城市。”

  霖光的嘴角微微翘起,他似乎在努力练习微笑,笑容比昨晚散步时要自然很多。

  听见这话,所有人震惊地looked towards Su Mingan 。

  ……他们从未听闻霖光和谁是朋友,就算同为神明代行者的诺亚,和霖光的关系都很冷淡。但路维斯居然能成为霖光“最好的朋友”。

  这个邀请如果给他们,大多数人都难以拒绝,那可是没有危险和寒冷的神之城。

  如果路维斯听从了诱惑……

  “抱歉。”Su Mingan 的声音传出:“我已经加入自由阵营了。”

  霖光眼睛眨了眨。片刻后,他脸上的笑容淡去了,语声渐渐下沉。

  “这是,伱第三次拒绝我。”霖光说。

  他抬起手,冰冷的金属光瞬间包围了这片土地,机械军黑洞洞的枪口抬起,像是连起了一片漆黑的Bottomless Abyss 。

  人们瞬间紧张起来,哪怕是老弱病残都拾起了武器。

  “有点刺激啊,上来就干boss……”路低声说了句。

  森的手中涌现出了金属光泽,这是他“源”的能力。

  程洛河抬起了朱红狙击枪,white 的源汇聚在他的双眼。

  Su Mingan extend the hand ,掌心对准浩荡的机械军,他四千多的法力值,足以将这群机械轰成废铁。

  “把他们带出来。”霖光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在人们冷滞的视线中,机械军推搡着一队人类出现。他们有老有少,高矮不一,但都披着血色的cloak ,是烽火庇护所的成员。

  “你要玩人质这一套吗?”Su Mingan 语声很冷。

  他刚成为烽火的首领,霖光就要用烽火的人质逼他屈服,他无论是救还是不救这些人,都会引发非议。

  “不,我没有,我只是……”霖光却解释起来:“路维斯,你听我说,刚刚我开枪射杀的那个人是得了缺失病的,虽然还在潜伏期,但我看了出来他有病,才会杀他。这群人也是得了缺失病,我才命令机械军把他们聚到了一起,防止你们被传染。”

  他极力解释着,似乎想让Su Mingan 不要错怪他。

  “——胡说!”

  人群之中,安洁咬着牙,高声喊道:“他们才没缺失,快放了他们,你这恶魔!”

  她完全看不出来这些被挟持的人得了缺失病,这分明是霖光的阴谋。

  “是啊,我们没有……”

  “我的记忆还很清晰,怎么可能缺失?”

  “首领,快救救我们……”

  被机械军挟持的数十人纷纷出声,他们用乞求的目光looked towards 森和Su Mingan ,一个妇女更是想要扑上来。

  “安洁,安洁,救救mother ,mother 没有得病……”金发的妇女拨着冰冷的机械军,looked towards 人群中的安洁。她的金发卷曲而肮脏,脸上满是灰尘和擦伤。

  他们谴责,谩骂,脏话不绝于耳,用最恶劣的话语形容霖光,似乎他活该下Eighteen Levels of Hell ,承受剥皮活煎之苦。

  ——而霖光对此,一言不发。

  他只是静静望着Su Mingan ,眼里有着几乎测量万物的淡漠。

  那眼神似乎在沉默地问着……路维斯,你相信我吗?

  “领主,快让霖光放了他们,您和霖光是好朋友,您只要说说,他肯定会答应的。”安洁转头,求助Su Mingan 。

  尽管不知道路维斯为什么认识霖光,她此时六神无主,她心里只有她的亲人。

  Su Mingan 望着花花绿绿的人群。

  他开口——

  “砰!”

  一声突兀的枪响。

  一发子弹,突然从他的侧后方发出,精准无比地贯穿了机械军挟持的一个烽火成员的额头,飚出大量鲜血。

  头颅的血像是油漆般泛滥而开,映衬到冰白的机械军上,像雪地里的红花。

  ——是米色长发飘扬,戴着护目镜的特雷蒂亚,她正举着枪,射杀了机械军挟持着的一位烽火成员。

  她的枪开得太快,太稳,Su Mingan 依然没有察觉。当初就是她这么决绝而毫无killing intent 的一枪,突兀地夺走了秋离的生命。

  特雷蒂亚的battle strength 高达3000点,经历过世纪灾变,是烽火中battle strength strongest person ,连森也不及她。

  “啊——!”尖叫声响起,人们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开枪的不是霖光,而是他们之中的特雷蒂亚。

  特雷蒂亚将碎发拨于耳后,眼神冷静。

  “这些人确实得了缺失病,霖光说的没错。”她indifferently said :“我判断,这批人起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得了缺失病,他们应该是最近才显现出的病状。”

  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没了那份叫阿克托“teacher ”的温柔与甜蜜,而是一种裁决生命的冷漠。

  她是烽火的Adjudicator ,享有随时随地审判生命的特权。

  看到这里,Su Mingan 终于明白,为什么特雷蒂亚一直不受待见。

  人们总是会畏惧持有枪火之人,就像——休闲玩家畏惧冒险玩家一样。

  “砰!”

  特雷蒂亚对准被挟持者,再度开枪。

  每当她白皙的手指扣动扳机,便会有一人飚飞着血花倒下,她像一名不断落下镰刀的Death God ,“裁决”人们的生存价值,夺取他们的生命。

  “特雷蒂亚,你怎么能相信霖光的话——”有人高喊。

  “我没有相信他。我是在用我的眼睛去判断。”特雷蒂亚indifferently said :“缺失病的人会神志不清,记忆模糊,这些能从他们的外表上隐约看出来。虽然依然会存在误判的情况,但我相信我的眼睛,至少有80%以上的准确率。”

  她对准机械军中的烽火成员,再度开枪。

  她能被任命为Adjudicator ,自然和寻常人不一样,她对人类的神情有相当强的敏锐度,很少有缺失者的症状能逃脱她的鹰眼。

  这群被挟持者的状态确实不对劲,像是得了病。她宁可错杀,不能放过,她要排除人群之中的潜藏危机,这才是延续文明的最佳方法。

  Su Mingan 是领主,他要保持威严和纯白,她来做这个手染鲜血的人就好了,她可以为他做一切肮脏的事。

  她再度开枪。

  “砰!”

  安洁再也忍受不了,她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特雷蒂亚的手臂,因为枪口已经瞄准了安洁的mother 。

  “听我说,特雷蒂亚……我们不能让霖光看好戏,我mother 真的没有缺失,我可以让她证明……”

  这位really strong 的安洁,此时泪流满面。人在这样的危机之前,容易丧失一切的意志和尊严。

  特雷蒂亚看了一直不动的霖光一眼,又looked towards Su Mingan 。

  “……闹剧。”Su Mingan 低声说。

  得了【缺失病】的人,必须要被处决,所以即使出现了记忆模糊的前兆症状,人们也会尽量不让别人发现。

  人想活下去,这是such is human nature 。

  可在随时可能分崩离析的庇护所中,他们自保的行为便成了“自私”,似乎只有温和地接受死亡才是被推崇的正确?
  ……这何尝不是一场闹剧。

  生命显得讽刺而低劣。

  安洁呼唤她mother 的名字,叫她mother 穿过机械军,靠近她。

  在她们即将抱在一起的那一刻,特雷蒂亚的一枚金黄的子弹,穿透了跌跌撞撞的安洁mother 。

  安洁疯狂地大叫着,她的mother 倒在离她三步开外的地方,临死前叫着安洁的生日和名字。

  “特雷蒂亚——!!”

  安洁字字泣血,形同疯魔,她狂乱地伸着手臂,想要抓挠特雷蒂亚的脸。

  “特雷蒂亚,你为什么不多给我的mother 一点时间证明——为什么!”安洁嘶吼着。

  特雷蒂亚推开她狂躁的手,脸上满是指甲掐出的伤痕。

  特雷蒂亚受的伤,大多不是来自机械军和异兽,而是来自庇护所的人们——那些被她保护的人们。

  掐伤,踢伤,咬伤,抓挠伤……

  他们总用最畏惧,最憎恨的目光针对她。好像是因为她,他们的亲人才会缺失。

  “mother 她根本没有缺失——她刚刚还叫着,还叫着我的生日和名字——!”安洁咆哮着,她满身泥土,手染mother 的血,再没了那副美丽的样子。

  “因为你的mother ,最后只记得你的生日和名字了。”Su Mingan indifferently said 。

  哪怕是他,刚刚都看出了安洁mother 眼底里的麻木和迷茫,安洁的mother 确实缺失了,无论是霖光还是特雷蒂亚的判断,都是一等一地精准。

  然而,坦然地接受死亡,是人类难以做到的事。

  安洁听见Su Mingan 的话,眼中的愤怒渐渐转化为了绝望。

  【因为你的mother ,最后只记得你的生日和名字了。】

  ……

  她肩头一抖,无力瘫软在地。

  她低下头,金发垂落。

  片刻后,她传出绝望的,断断续续的哭声。

  “为什么……”

  “mother ……”

  特雷蒂亚冷淡看着这一幕。

  她抬起头,眼神凛冽,对准机械军中的成员一连开枪。

  “砰,砰,砰,砰——!”

  枪声响起,夹杂着哀嚎与尖叫。

  血流满地,机械军挟持着的烽火成员们倒在地上,渐渐不动了。特雷蒂亚终结了这群缺失者的生命。

  尸体倒落间,white light 升腾而起,只剩下亲人们绝望的痛哭和哀泣。

  ——这般排队等候枪杀的情况,又与机械军在白日里的大规模屠杀何异,人们都像等待宰杀的鹌鹑,不能Sovereign 自己的生死。

  无非是有“正当理由”,和无“正当理由”的区别。

  随着特雷蒂亚手臂的落下,枪口冒出灰烟,声音渐渐停息。

  银白的机械军中,红血遍布,像是为它们冷寂而无生命的机体,铺就了一副生命构成的血色的画。

  ”pa ,啪,啪,啪——”

  霖光抬手,鼓掌,他像是看到了一场精美盛大的晚宴,容光焕发。

  “精彩。”霖光说:“人类排除异己的手段之残忍,行动速度之快,总能令我惊叹。明明昨天还是最亲密的母女和亲人,今天就能为了一个缺失病阴阳两隔,实在精彩。”

  人们沉默地望着这一切,没有任何人敢与霖光顶嘴。

  “——你可以滚了吗?”

  Su Mingan 的声音传出。

  他迈开步子,scarlet as blood 的cloak 飘荡在他身后。

  “你……叫我滚?”霖光不可置信。

  “你很恶心,麻烦滚。”Su Mingan 骂得很礼貌。

  他既已经决定发起黎明之战,霖光就是他最大的敌人。历史证明了霖光的神明阵营最终会失败,他们之间绝无做朋友的可能。

  “为了一群注定要死的人类,你要让我滚?”霖光的眼神愈发阴沉,似乎有污浊的淤泥在其中滚动。

  “是的,麻烦滚得利索点。”Su Mingan 说。

  “砰!”

  一枚银白的子弹擦过他的黑发,霖光开枪了,枪口没有对准Su Mingan ,这只是警告。

  Su Mingan 的身形同样未动,影状态的他能够察觉到子弹的动向。

  他很久没有出手,不代表他不强。只是之前的黎明SmartBrain 太bug,他无法逃脱才会死。

  事实上,他3000+的battle strength ,几乎足以平推当前任何副本。

  “路维斯,不要冲动……”森刚想劝说,Su Mingan 的手背却已经亮出了red light 。

  一枚血红的天平图案,出现在了霖光头上。

  Su Mingan 现在的情绪值是满值2000点,在康斯里汀大学的讲座让他积蓄了充足的情绪值。

  面对霖光这个阵营boss,他一连用了40发带san【审判】。

  通红的rays of light 闪现在霖光头上,霖光眼神一滞,陷入了控制之中。

  而后,迎接他的是一发灌注了4000法力值的空间震动。

  “轰——!”

  剧烈的爆鸣声响起,森被吓得后撤一步,他的耳朵被rumbling sound fiercely 摧残。视野之中,黄泥飞溅,像是落下的深yellow 雨点,机械军发出蹂躏碾压的压折之声。

  像是爆豆子一般,crackle 之声不断响起,不远处的土地已经被绯掀而起的泥土和金属淹没,像是一场波澜涌起的泥土海啸。

  【HP-6432!(暴击!空间伤害!审判伤害加成!)】

  【HP-6752!(……)】

  【HP-5964!(……)】

  【……】

  上百个堪称极致恐怖的伤害数字,跳了出来,吓尿了一大批摇旗呐喊的观众,连带着吓傻了上百名颓丧的烽火成员。

  他们愣在原地,直到有泥土溅到了他们眼睛里,才叫喊出来。

  他们的这位领主……怎么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强?
  声势浩大的机械军,竟然在这一发震动下被群秒,连一发子弹都没能射出来,像是毫无作用的石像雕塑。

  ……这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身上没有源的路维斯?
  ……这就是需要他们保护的scholar ?
  无需艰苦灼烈的战斗,无需血腥残忍的厮杀,只是一个手势,一发震动,便瞬间解决了所有问题。

  几近一人成军。

  披着Bloodred Cloak 的Su Mingan 站在原地。

  40发审判+4000点法力值的二连击,是他当前状态能发出的最高攻击。

  他数个副本,until now 积蓄的强悍实力,在此刻得到了体现。将近六千的伤害,是world 游戏开始以来的最高伤害,足以杀死三点五个艾尼。

  “那白毛死了吗?”路在旁边惊叹,为Su Mingan 远超正常玩家的实力水准感到惊讶。

  “……”

  Su Mingan 盯着黄沙弥漫的区域,没有听到击杀boss的提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