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702

  第702章 六百九十九章·“我可以做梦吗?”

  在知晓了黎明密码的位置后,Su Mingan 睡了一觉。

  当他睡醒,走上地表时,他看见奶油般的白百合与满天星在within the valley 摇曳。rays of light 透过蝴蝶纤薄的翅翼照耀而下,隐约有缥缈的彩虹色。

  白发的少年站在花丛中,背影有些落寞。

  “你醒了?距离凌晨六点还有十分钟。”北利瑟尔说。

  一阵creak 的声音响起,那些家电机器人又冒了出来,看着他俩。

  “你醒啦!你醒啦!”冰箱发出声音。

  “我就说他不是阿克托吧。”电脑说。

  Su Mingan 原本以为,这些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的机器人是北利瑟尔的秘密武器,但现在来看,这些机器人更像是北利瑟尔的同伴,和他玩耍、聊天……

  就像一个童话故事,within the valley 只有养花的少年和他的一大群机器人朋友。

  如果被心怀不轨者闯进来,这群没有battle strength 的家伙很难幸免。

  “睡好了,我要出发了。”Su Mingan 说。

  “伱已经无法阻止核爆了,凌晨六点快到了……”北利瑟尔抚摸着一台电视机器人的屏幕,像在摸它的头。

  “来得及的。”Su Mingan 说:“再见。”

  北利瑟尔微怔。

  他看到Su Mingan 太阳穴流出鲜血,倒了下去。

  亲近感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尽管只是几个小时的相处,他却已经将Su Mingan 视作朋友。他再一次看见一个朋友在他眼前死去。

  “你要……去哪里?”他低声说,却感觉遥不可及。

  ……

  Su Mingan 开始了找寻黎明密码的旅程。

  再次将山田町一丢在神之城,Su Mingan 与诺尔对起了暗号。

  “我听说你也是灯塔后援会的一员?”Su Mingan 弯曲中指,和诺尔聊起了灯塔理论。

  【“l(right hand 中指弯曲)”+“i”(聊灯塔理论)——“上一周目,我已去山谷获得了黎明system 线索。”】

  诺尔静静地听着Su Mingan 聊,片刻后,他nodded and said :“既然如此,下次我给你看看我写的灯塔论坛总结吧。”

  【“m(nodded )”+“i”(聊灯塔理论)——“需要黎明密码吗?”】

  Su Mingan 微微叹息:“我认为那些灯塔理论的总结过于偏颇……”

  【“d”(叹气)+“i”(聊灯塔理论)——“first 。”】

  Su Mingan 揉了揉眼睛,又说:“还有一些新帖子,第九world 结束后,我想写一些新的,你when the time comes 可以帮我看看。”

  【“x”(揉眼睛)+“i”(聊灯塔理论)——“西边。”】

  ……

  他们很有默契地对着信息,直到将first 密码的位置都对应清晰。

  这种交流方式仍然存在漏洞,比如单字与句意的对应关系不清晰。如果聊到除了黎明密码以外的话题,可能会信息交流失误。但诺尔逐渐会将暗语完善,演变出一套独立的语言体系。如今只是初次对暗号,只要确保双方心知肚明。

  在旁人看来,他们只是在聊灯塔理论,与日常没什么不同,甚至连观众都没有反应,依然在刷着除夕夜的相关话题。

  ……

  “ding dong! ”

  【你获得二维黎明system ·动态密码·first ·克摩。】

  ……

  凌晨四点三十分,在world 边缘的搜寻中,Su Mingan 听到了system hint 。

  寻找密码并不容易,足足五位黎明密码散落在world 各地,这密码只有他能触发,impossible 在十小时内找全。

  想要凑齐五位密码,Su Mingan 只能一个周目找一位密码。黎明密码为动态,每次找到前一位密码,他都需要回到北利瑟尔的山谷根据黎明system 的反馈,推演出下一位密码的最佳触发时间,在下一周目针对性地去寻找,确保这五位密码是一致的动态序列。

  玥玥凌晨十二点死亡,所以,他必须要找到一组能在凌晨十二点前开启黎明system 的密码。

  凌晨五点二十分,他与诺尔来到了北利瑟尔的山谷。

  黎明system 是一枚艳红的,像是心脏一般的晶体,由无数道猩红软管链接。Su Mingan 将first 密码输入黎明system ,计算出了发现下一位密码的最佳时间。

  “你到底在做什么……”北利瑟尔眼含不解:“你要找的这一组密码已经过期了,这是今天凌晨十二点的密码,现在过期五个多小时了,你已经错过了开启时间。”

  Su Mingan 没有回答北利瑟尔的疑问,他开启了下一周目。

  ……

  这是一场异常艰难的旅程。

  first 的黎明密码非常好找,第二位则需要Su Mingan 在极其精确的时间点到达密码所在位置,触发与first 密码同序列的第二位密码。第三位同理,它需要与first 、第二位密码都处于同一序列。

  如同数列累加,越往后密码越难找。触发的时间点稍有不对,就会获得错误的密码,毕竟他是在不同的周目之间轮转。

  有时,他和诺尔会被赶来的fully armed 的霖光追上。有时,突然爆发的天灾会淹没他们,滚烫的热度将骨头和皮肉侵蚀殆尽。有时,他们没能在凌晨六点前找到密码,他亲眼看着诺尔变成了焦黑的尸骨,若是离核爆近一些,少年连灰will not 剩下。

  而二人每一次面临死亡,诺尔都紧紧握着他的手,哪怕皮肤被烫化了,蓝海般的眼瞳像是烧焦的纸一样碎裂,诺尔的手掌都没有放开。

  诺尔始终陪伴在他的逆流之路,在回溯的终点与起点等待着他——像一位等候在时间长河两岸的守望者。

  Su Mingan 回溯后一睁眼,与他同行的是诺尔。死亡前的最后一秒,看到的依然是诺尔。

  由于不同周目之间重重叠叠,叠加的心理暗示过于混乱,他们之间偶尔会交流失误,有一些周目会被浪费掉。

  然而,Su Mingan 最擅长的,就是能反复面对死亡,并在发生错误时迅速重来。哪怕一个电脑屏幕前的玩家都会对重复的游戏周目感到厌烦,但他不会。

  第二位密码发现于一处unremarkable 的小镇。

  在凌晨四点找到密码后,他们在小镇一起休息了两个小时。二人做络子,挂红布,吃着像米糕糖的小吃。

  “新年快乐。”诺尔举起candied fruit stick 一样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的糖块。

  “新年快乐。”Su Mingan 说,他的手腕上有一枚诺尔编织的络子。

  他们抬起头,看着烟火在远方绽放又消失,诺尔眯着眼,望见了远处腾升而起的蘑菇云。

  “绝对不会是parallel world ……对吧,明安。”诺尔自言自语,他站在慌忙逃窜的人海中,坦然面临扩散的火光,犹如奔涌海水中一块稳定的礁石。

  下一秒,核爆的光辉淹没了他。

  Su Mingan 闭上了眼,左手处温热的触感渐渐消失。

  ……

  神明的低语在加重。

  Su Mingan 经常能听到耳边神明焦躁的声音:“吕树!你到底在做什么?我明明将通往胜利的路都给你铺好了,你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

  近三百颗的精神稳定药剂的repercussions 在渐渐backlash 。

  他能感知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很好,但这只是兴奋剂,就像凌晨只睡了两个小时的人,虽然清醒,体内却隐藏着巨大的隐患。

  有时候,他会看到观众的疑问。

  【第一玩家在干什么……】

  【他不管神之城了吗?前线的战争怎么办……】

  【核爆是不是要发生了?他到底在做什么,苏凛都被他卖了……】

  Su Mingan 不会考虑parallel world 的情况。那样对他而言太绝望,太残忍。

  第二十七周目,他not take 精神稳定药剂,这medicine 成瘾,他隐约感觉如果再这么吃下去,最先被摧毁的就是他自己。

  “ding dong! ”

  【你获得动态密码·第三位·陌。】

  第三位密码位于血潭,发现于玥玥的尸体边。

  当Su Mingan 和诺尔找到这里的时候,玥玥已经死去,她深陷滚烫的红土,脊背焦黑,手指皮肉翻卷,像一只被烤焦的蝴蝶。

  她临死前依然睁着眼,双眼空洞,倒映着这片地狱般的图景。

  “……”

  Su Mingan 蹲下身,为她合上眼睑,脸上无喜无悲。

  他会救下她的。

  他的每一次死亡,都是在为一个最完美结局垒起垫脚石。

  如同他在测量之城的中央城地下室,见到阿克托的森白骨灰。如今他自己的尸骨也堆叠成山,在谁也看不到的时间线里累积。

  他的每次死亡,都在little by little 和诺尔对上新信息。无论是密码机制、密码需要的触发时间、还是密码的位置……他度过的每一秒,都生怕自己会错过什么。

  【要绝对完美……不能重演最初的周目,要减少回档次数,要减少自己的失误……】

  他每次都这么想。

  直到他extend the hand ,为死不瞑目的玥玥合上眼睛,转身——

  他看见了墙上的全家福、飘动着饭菜香气的红格纹餐桌、播放着春晚小品的电视机。这是一个装修熟悉的家。

  他一瞬间就意识到不同寻常,他身处血潭,impossible 看到这些景象。

  ——快点离开这里!

  这一瞬间,理智与感性在他脑海里疯狂斗争,有一个声音在说,这一周目他已经找到一位密码了,可以休息了。另一个声音却叫他快离开,不要沉迷于软弱的幻境。

  突然,他听到钥匙crash-bang 的声音。

  “咔哒。”开门声响起。

  他向右看去,那个位置应该有一扇大门——

  一个方额头、宽脸盘、眉毛浓黑的middle-aged man 走了进来,将blue 的警服挂在了门旁的衣架上。他身材高大,black hair 里掺杂了些许银丝,脸上的皱纹仿佛田地里密布的裂痕,漆黑的双眼与Su Mingan 极像。

  “明安?”男人looked towards 他:“坐下吃年夜饭啊。”

  Su Mingan 顿住脚步。

  他这一周目没有吃药,他知道眼前发生的一切是什么。

  “……我可以做梦吗?”他说。

  其实他最想一起过年的人,不是玥玥,也不是诺尔,而是……

  “做梦?”男人摇摇头:“你今年都十岁了,做什么梦。”

  “奶奶呢?”Su Mingan 说。

  “奶奶在房间睡觉。”男人说。

  Su Mingan 站在原地,他无法移开视线。他渴求地看着这位已经逝去的亲人……

  突然,他听到又一阵脚步声,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端着菜从厨房走了过来,将一个红包塞在Su Mingan 的手里。

  “明安,怎么连谢谢mother will not 了?”女人笑着说。

  “……”

  Su Mingan 沉默。

  “叫mother 啊。”女人说。

  “……”

  Su Mingan 转身,头也不回地朝房间走去。

  ……

  这一个除夕过得很愉快。

  女人只当child 在发脾气,没有多在意。一家三口围着电视机看春晚,2012年的电视机屏幕有些模糊,但奶奶笑得很开心。

  “春晚的小品越来越没意思了……”

  “听说过几年要禁放烟花爆竹,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消息……”

  他们磕着瓜子,吃着千层糕,奶奶将一个Gold Chain 塞在他的手里,说将来给他买房子。

  Su Mingan 僵硬地坐在自己房间,宛如活在另一个world 。直到father 摸上他的头,和他说:
  “辛苦了,晚安。”

  这一刻,Su Mingan 突然感到疲惫。

  他眨了眨眼,思绪陷入混沌。他突然觉得休息一下也好,这一周目的任务已经达成了……

  耳边传来女人的哼歌声,轻飘飘的,像抚慰他灵魂的摇篮曲。

  “Little Darling 快快睡,
  “梦中会有我相随,

  “陪你笑陪你累,
  “有我相依偎……

  “Little Darling 快快睡,
  “你会梦到我几回……”

  second day ,他早上醒来,思绪朦朦胧胧,拖着僵硬的步伐subconsciously 走向卫生间。

  洗脸时他找不到毛巾,睁着惺忪的眼睛subconsciously 喊:
  “爸,毛巾在哪?”

  没有人回。

  他走到客厅,餐桌上空无一物,只有一袋速食面包和一些榨菜,墙上挂着的不是彩色的全家福,而是一张黑白照片。

  衣架上没有警服。

  他转过脸。

  ——对啊,father 早就死了。

  十岁那年的除夕夜,他一个人吃着面包和榨菜,裹着被子过了一晚。

  他站在空荡荡的家里,宛如从一个梦境跌入了另一个梦境。他蹲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Su Mingan ——Su Mingan ——!”

  突然,一道声音像穿过seabed 般刺透而来,眼前的景象碎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金发的少年。

  诺尔摇醒了他。

  Su Mingan 睁开眼,意识逐渐回笼。他看见了眼前灼热的血潭。

  “你还好吗?你是不是看到了幻觉?我看你表情很放松,所以凌晨六点快到了我才叫醒了你……”诺尔神情焦急。

  Su Mingan 沉默了一会:
  “……”

  “还是要吃药啊……”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