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709

  第709章 七百零六章·“我送给你一整座神之城的春天。”

  【2月1日·大年初一·上午10点】

  “灾变49年1月1日,Good Fortune 节。天气大雪,湿度Level 6 ,请居民出行注意防滑防寒,注意安全,远离水源,请勿冬泳。”

  “前线军民即将返程,请家属在外城等待,伤亡情况尚在统计中……”

  Su Mingan 在神之城的房间里醒来,耳边传来收音机声。

  三十三周目的疲惫压在了他的身上。他在凌晨强撑着身体迎接人们进城后,就昏了过去。当时是苏凛扶住了他。

  果不其然,当他睁眼时,守在床前的依旧是苏凛。这次苏凛难得没有在玩芭比娃娃。见他醒了,苏凛抬头朝门口喊了一声,顿时一堆白大褂医生冲了进来。

  一切都像最初的周目那样。

  他不会再看到一具玫瑰棺材朝他抬来。

  “City Lord 的身体情况很好,只是需要多休息。”医生们说:“City Lord 有些缺乏睡眠。”

  “玥……”Su Mingan 开口,声音低哑得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很好,她在末日城。那边正在开欢庆会。”苏凛俯下身:“诺尔在处理前线的战后事宜,路负责和自由联盟商谈,山田町一在协助接管神之城,你只要负责休息……对了,有几个玩家要见你。”

  医生们走后,一群玩家走了进来。苏凛抬起手,一层golden 薄膜在床前护住了Su Mingan ,防止这群玩家有小心思。

  为首的是染了一头红发的维奥莱特,她的容颜如同玫瑰花般娇嫩美丽,姿态放得很低:“City Lord ,请您原谅我们之前的过错。我们希望能加入您的麾下,为您战斗。”

  她直接带着玩家们跪了下来,甚至叫的是“City Lord ”而非“第一玩家”,表示她已经完全代入到了如今的情境。

  她的头颅垂得极低,玫红发丝微微晃动。由于神之城战败,他们的性命全在Su Mingan 手里。只要Su Mingan 一开口,上百万军民足以将他们淹没。

  Su Mingan 记得这群人,当初就是这群神明阵营的玩家想要拦截他。

  他开口想说话,却感觉视野一阵眩晕,没人知道他使用了超过三百次的精神稳定药剂。

  “我知道您对我们不放心。为了表达歉意,我们以后将全部听候您的差遣,您可以用这个道具使唤我们。”维奥莱特取出了一朵玫瑰花,递给Su Mingan 。

  ……

  【月的玫瑰花(red level ):“我永远喜欢你长发划过锁骨的弧度,我的爱人。”

  类型:控制类一次性道具

  效果:伱可以使用该道具,控制一队玩家。该控制需要被控制者同意,被控制者不得做出有害控制者的事宜。效果持续五天。

  当前被控制者:维奥莱特、克里希、洛克、吴禹、侯丽

  备注:九席之一·月的一朵玫瑰花,是她送她的同性爱人的礼物。】

  ……

  Su Mingan 接过玫瑰花,在手上转了一圈,looked towards 缩在角落shiver coldly 的侯丽。

  侯丽精致的面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视线拼命往下低垂,不敢直视他,仿佛一只蜷缩起来的刺猬。

  “我接受你的投靠,维奥莱特。”Su Mingan 说。维奥莱特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当时这群玩家大多被诺尔的丝线控制。甚至,维奥莱特还提醒了他几句。

  这群人敢来凯乌斯塔,实力都相当强悍,可以分担山田町一and the others 的负担。

  “但在回到测量之城后,你要去和小眉道歉。”Su Mingan 说。

  “……嗯?”维奥莱特微微一愣。

  她的大脑转了几圈,才意识到小眉是谁——在副本刚开启的那几天,她曾诱惑过Su Mingan 。当时小眉不过是个边缘区的special profession 者,维奥莱特调侃了几句,说她故作清纯。

  维奥莱特从未想过,这会是Su Mingan 对她好感降低的原因。

  “当然,我会去向她道歉,为我的浅薄与无理。”维奥莱特轻声说,头颅越发低垂。

  “以及。”Su Mingan looked towards 侯丽:“你。”

  “……”侯丽像被针扎了一下往后扑腾了一下,双膝发出“呲呲”的划拉声,她本以为Su Mingan 已经把她忘了:
  “对,对不起对不起……Su Mingan 。我,我不该骂你,你杀了我Captain 是应该的,对不起对不起……”

  “当初是你的Captain ,在测量之城率先对我发起的狙击,这一点没错吧。”Su Mingan 说。当时他在空中飞过,有一队玩家试图狙击他,正是侯丽所在squad 。

  “是,但是……”

  “之后,也是你恶人先告状,在公屏里辱骂我,说我不能反杀你的Captain ,对吧?”

  “确实是这样,但……”

  “你有什么可反驳的?”Su Mingan 说。

  侯丽缩着脖子,这事从头到尾都是她的错,当时她甚至骂的很难听……

  “苏凛。”Su Mingan 说。

  苏凛抬起手。下一瞬间,跪着的侯丽不见了踪影,变成了一滩像金粉一样的颗粒,一件blue 装备掉落在地。

  维奥莱特and the others 头颅低垂。Su Mingan 这说杀就杀的行为震撼了他们。但作为被宽恕的对象,他们心里只能有感激,不能有抗拒。

  “去找山田町一,让他们给你们安排事做。”Su Mingan looked towards 众人。

  “many thanks 您的宽容。”维奥莱特说着,又拿出一封信:“这是霖光大人临走前,让我转交给您的信件。”

  “如果我刚刚选择杀了你,你是不是就不会给我了?”

  “您是聪明人。”维奥莱特说。

  Su Mingan 接过信件,维奥莱特又鞠了一躬,和几人退了出去,这场恩怨化解得极为轻松。

  苏凛站在一旁:“你的行为处事越来越成熟了。”

  Su Mingan 看了一眼弹幕,有人说要“赶紧把维奥莱特他们全杀了!”“我想看杀伐果断的第一玩家!”之类言辞,像一群愤世嫉俗的小孩。

  “人总要慢慢成长。”Su Mingan 拆开信封。

  像侯丽这样恶意挑衅的,他需要果断击杀warn others from following bad examples ,防止后续有人模仿。而像维奥莱特这样主动交付自由并道歉的,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可以放过,不必全部杀之。他可以利用维奥莱特的智慧与劳动力,维奥莱特也能承蒙他的恩惠,为他办事。双方转怨为好,不会出现像水岛川晴那样拼死复仇的情况。

  并不是谁瞪了他一眼,他就要杀死对方。肆意滥用力量者终将被力量吞噬。

  苏凛捡起了侯丽掉落的blue 装备,看了一眼,像烫了手一样丢给Su Mingan 。

  Su Mingan 看了一眼装备,也像烫了手一样迅速塞进背包栏。

  ……

  【爱丽莎的蓬蓬舞裙(blue level ):“little beauty 鱼说,她会快快长大,去听他弹钢琴。”

  物理defensive power :20
  装备需求:该装备无法隐藏,必须外显。

  特殊技能(裙中Heaven and Earth ):舞裙内藏有大型空间,你可以将重型武器藏于裙摆下,取出的武器发出的第一道攻击必定暴击,造成双倍伤害。】

  ……

  这是一条厚重Princess 裙,裙摆层层叠叠,蓬松到可藏大炮。Su Mingan 刚看这装备脸就黑了。

  苏凛见此,说:“挺适合你的,可以将你的紫级枪械藏在裙子下面。”

  “如果你有这种hobby ,我可以送给你穿。”Su Mingan 立刻推脱。

  如果没有这个“必须外显”的装备需求,他说不定就穿了,但这么厚的裙子穿起来有碍行动,还是留给喜欢这方面的山田町一比较好。

  “可惜。”苏凛说。也不知在可惜什么。

  Su Mingan 展开信纸,入眼是一段段歪歪扭扭的龙国文字,是霖光亲笔。

  【路维斯。

  我依然无法理解你的心态。

  人们丑恶、鸡妒心强、没有吱知之明、又热中压迫英雄……这群人在我眼里毫无闪光点,你为什么救他们?我无法理解。

  我改进了我的新曲子,依然叫《缺失》,如果能有下一次见面,我会吹揍给你听。

  走之前,我让神之城花圆中的每一朵花,停留在了最霉好的时课,希望你喜欢。

  送你的络子,我挂在了闯头,希望你不咬把它丢掉。

  再见。

  我送给你一整座神之城的春天。】

  ……

  没有听见线索提示,甚至错别字连篇。

  Su Mingan 失望地把信纸塞进背包格子,这封信没有什么用。

  他思考着接下来的进程,按理来说应该没有什么事了……

  “报告!”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将军的声音:“City Lord ,我们在神之城的地下监牢发现了一个重伤者,他声称和您是朋友,一直喊着要见您,我们靠近不了他。”

  ……重伤者?
  “我去看看。”Su Mingan 起身。

  推开门,他看到神之城的这栋建筑正在战后处理中,132层的高楼每层都有背着厚重检测仪的研究员和士兵,数量多达千人。

  数十座机械臂运送着建筑内的高精尖器材,犹如叼着食物的鸟群,远处甚至还安置了塔吊、施工升降机等物。透过落地玻璃向外看去,是一派in a frenzy 的施工景象,silhouette 攒动如密集蚂蚁,随处可闻钢铁拖移之声。

  “……”Su Mingan 感到有些头晕。

  顺着电梯下楼,进入地下室,他很远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我真和你们City Lord 认识!真的……”那个声音透过幽深的地下监牢飘来。

  “哦,是他。”苏凛说。

  Su Mingan 走近,看见几个士兵围着监牢,还有夕。夕正紧盯着监牢内的那个重伤者。

  “小帅,你来了?你看,就是这个人一直嚷着要见你……”夕指了指监牢内的重伤者。

  Su Mingan 靠近,看到了四肢都被生生打断的金发青年。青年英俊的脸上伤痕密布,像是被人one blade after another 挖开了皮,全身流淌的鲜血已经干涸,躺在黑暗的幽牢里就像一只阴湿的老鼠,浑然不见那副高贵的Prince 模样。

  苏凛皱眉,看了眼周围的监牢:“Su Mingan ,霖光曾经把你关在这里?”

  “不是,霖光没有把我关进监牢。”Su Mingan 解释了一句,looked towards 爱德华:“long time no see 。”

  事实上,他们在十数个周目里经常见,每次爱德华都死得很惨。

  看这情况,应该是霖光走之前把爱德华四肢打断丢到了地牢。这个变态终于干了件人事。

  “Su Mingan ,我这次输了。”爱德华仰着头,loudly said :“是我技不如人,但如果你能把我放出去,联合组织高德勒部will be very grateful ,你可以去主神world 12区的高德勒驻地……”

  爱德华突然听到了笑声。

  “哈,hahaha ……”Su Mingan 笑着。

  苏凛侧过头,looked towards 正在发笑的Su Mingan 。

  “你好蠢啊,爱德华,haha ,hahaha ……你真是个有趣的笑话……”Su Mingan 笑了几声,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他觉得Heaven and Earth 都在旋转,各种药剂带来的负面作用疯狂涌上。头疼、心悸、恶心……他捂着嘴,眼前爱德华的金发像是金子一样闪烁,仿佛乱坠的星星。

  如果不是爱德华……如果不是人类非要把矛头对准他……如果不是有人要趁着他在神之城奋战时,在背后杀他的队友……事情会发展到this step 吗?

  高德勒部……高德勒部……他们这群衣冠楚楚的人们,在Conference Hall 里翘着二郎腿发布命令时,知道有人为此反反复复死了多少次吗?
  现在爱德华居然还想依仗这个部门,认为Su Mingan 可以接过这种“重谢”,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让他顾全所谓“大局”……

  “很不巧,你是属于需要‘killing the chicken to warn the monkey ’的那一类,爱德华。”Su Mingan 慢慢停下笑声,边说话边咳喘:“……苏凛。”

  “我嫌手脏。”苏凛说了一声,还是动了手。

  爱德华微微一愣。

  他甚至没能再发出一点声音。

  星屑一般的golden rays of light 包围了他的身躯,穿透了他撑起的屏障。next moment ,他那双蓝海般的眼眸渐渐失去神采,手臂无力地垂下,皮肤开始破裂——

  爱德华化为了一滩golden 的碎块。

  时间之戒掉落在地,Su Mingan 敛眸捡起,抹去嘴边的鲜血。

  【battle strength :3110+100点!】

  盯着爱德华碎裂得很有美感的尸体,Su Mingan 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喘息,无视右上角的疯狂弹幕。他的视野在剧烈摇晃,仿佛有碎裂的rays of light 贯入他的大脑……

  他之前没有仔细想过之后自己会承受多大的痛苦,只觉得只要吃药就能稳定状态……只要吃药就能解决一切……

  苏凛突然extend the hand ,拽着Su Mingan 离开。

  “好了,回去休息。有病就看医生,累了我给你织梦。

  不要为人渣浪费精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