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711

  第711章 七百零八章·“爷爷,孙子在这祝您Good Fortune 节快乐。”

  【凯乌斯塔休息期·测量之城】

  “凯乌斯塔求组队!来一个有治疗技能的朋友!四缺一!还有五小时就回归凯乌斯塔了,抓紧时间!”

  “凯乌斯塔末日城会计职位缺人,来个学会计的朋友!会填分录就行!借贷配不平有人帮着看,加我编号OKO982+++”

  “squad 有人就任于自由阵营第三Legion 第四后勤Captain 职位,急召一支植物队伍负责肥沃农田,任务奖励可分,详情私聊……”

  “本人精神系Second Rank 玩家,队友死于黎明之战,急缺前排型队友,来个t!”

  “t?哪里有t?elder sister 看我……”

  “……”

  废弃的大型商场内,人声鼎沸。

  玩家们将这里作为了聚集场所,用于玩家之间临时组队、线索分享、雇佣佣兵、任务外包等活动。

  放眼望去,商场里聚满了形色不一的玩家。自凯乌斯塔进入休息期,所有参赛者回归灾变102年的测量之城,享有五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玩家们一窝蜂地在这里聚集。

  Su Mingan 罩着black robe 进入商场,被眼前的景象震撼。

  ——高达11th-layer 的大型商场,玩家们像猴子一样爬上爬下,有的人吊在电梯顶,像触了电一样跳舞。有的人顺着栏杆攀爬。有人像多动症发作一样左右乱窜,好像身上长了蟑螂。can be seen everywhere 有玩家在扭曲地爬行,阴暗地蠕动。

  “——我要谈恋爱!我要找npc小elder sister 谈恋爱——我找不到对象!!”一个男玩家高喊着,踏着飞行道具在空中狂舞。

  “——来个队友,来个队友啊!求队友!”这是一个在商场11层吊灯倒挂金钩的女玩家。

  “——有没有人想去战场看看?这里有导游,黎明之战战场一小时游!被炸死不负责!”一个小child 拎着喇叭喊过。

  看着这景象,Su Mingan 差点以为自己进了精神病院。

  但转念一想——玩家们的行为一直like a heavenly steed, soaring across the skies ,玩家们等待组队无聊了,在商场里爬上爬下也是正常之事。

  他甚至听说有男玩家喜欢在npc面前摇曳身姿跳脱衣舞,这群人还算正常。

  Su Mingan 的身边是同样罩着black robe 的诺尔。二人呆立在商场门口,有些格格不入。

  “其实以前的副本里,也会有这种‘玩家聚集地’。”诺尔说:“像普通玩家,他们有时候队友中途死亡了,或是有些任务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了,他们会和别人商量着重新组建一支队伍。”

  “so that’s how it is ……”Su Mingan 说。

  “他们距离你太遥远了,所以你才会不知道。”诺尔说。

  Su Mingan 看了眼猴子园一样的场景,突然觉得像特雷蒂亚、茜伯尔这样的疯子npc其实挺正常:“还是离得远一点吧……”

  二人还想往前走,突然一个全身闪烁着蓝光的男人拦住了他们。

  在游戏system 里,玩家可以选择是否开启身上的装备光效。这个男人全身blue level 装备,在玩家之中算非常不错的水平。

  “两位第一次来这里?我是这里的中介睿王,来自【战车】公会。你们有什么需求都可以问我。”男人说。

  【战车】公会不算名气很大,但Su Mingan 有所耳闻,是定位“给游戏副本中的玩家当交易中介”的公会。他们帮人们交换任务奖励、售卖线索,当情报贩子等等。

  “我们随便看看。”诺尔说。

  睿王开始推销:“二位,我这里有两个blue level 支线任务的线索,价格80积分等价物,要不要?”

  诺尔shook the head 。

  “那……还有一个千金难买的自由阵营第四军第三部队团长位置,要不要?”睿王又赶上几步。

  “en? ”Su Mingan 顿住脚步:“团长位置也能卖?”

  “我们有玩家混到了第四军的高位位置,有军中推举权。伱想想,虽然黎明之战结束了,但现在才灾变49年,到了灾变72年还不知道能捞到多少油水呢,感不感兴趣?”睿王捏了捏手指。

  Su Mingan 的脚步停住了。

  “是谁……在卖这种团长职位?”他的语声很平静。

  “这可不能说,反正包你能坐上团长位置,你要是对这个不感兴趣,我们还有更低一层的Captain 职位。”睿王很骄傲地说:“放心,战争时期的监督体系一团糟,自由阵营上面没人会发现。”

  “哦。”Su Mingan 说。

  他已经在回想第四军高位的是哪些面孔。

  顺便回去让苏凛把监督体系全篇重构,弄的是什么玩意。

  睿王看着沉默的二人,思考了片刻,说道:“我们也提供一些额外服务,比如帮你们做任务,或是帮你们接近一些npc等等。”

  “接近npc?”诺尔突然说:“可以帮我接近阿克托吗?”

  “哪个阿克托?”睿王没反应过来,片刻后,他惊道:“亚撒·阿克托?Su Mingan ?”

  “对。”诺尔说。

  “这……你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想见他。”睿王犹豫了片刻,居然点了头。

  “我喜欢他这个人,我想见见他。”诺尔said with a smile 。

  “哦,这种原因啊,可以。”睿王看上去毫不意外。

  “听你的语气,我不是第一个想接近阿克托的?”诺尔问。

  “当然,你算是第89个了,之前88个人,我们都给他们带过去了,开会啊、军演啊、路过啊……都和阿克托见过面了。虽然连话都没说上,但已经算完成任务。”睿王说:“确定了吗?确定了我们就签订交易合约。”

  Su Mingan :“……88个?”

  “这位兄弟呢,你有什么需求?”睿王looked towards 一直没说话的Su Mingan 。

  “我回去把亲卫队加到五百人。”Su Mingan 说。

  “啊?”睿王没听懂什么意思:“兄弟你……”

  Su Mingan 已经拉着诺尔离开。

  “这些玩家真是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诺尔感慨:“我以为你身边的防卫够坚实了,didn’t expect 还有88个人能混进来见你,这群人来游戏副本到底是干什么的?”

  “看大熊猫。”Su Mingan 说。

  他在这所商场的布告栏,登记了“重金悬赏吕树”的信息帖,悬赏价为一件紫级装备。紫级装备现阶段依然天价难求,此信息一出,所有还在当猿猴的玩家立刻凑了过去。

  接下来,Su Mingan 又去核心区,发布了“全城悬赏吕树”的命令,在npc和玩家之间双管齐下。

  在不确定霖光与吕树之间的关系前,他依然会尽力寻找吕树。

  之后,他和诺尔去了一趟核心区的工厂,将武器装备流水线技术记录在个人终端,供凯乌斯塔备用。

  五个小时的间歇期,他一直在忙碌,直到回归时间将近,他才从工厂出来,身上沾满了尘灰。

  诺尔一直默默看他做完这一切,突然说:“感觉放松了点吗?”

  “什么?”Su Mingan 说。

  “之前那个商场挺有意思的吧,你看那些玩家都那么开心。”诺尔说:“那种玩家聚集地,有时候我也会去凑热闹。那里经常会有人才艺表演,弹吉他呀,跳舞呀,象棋比赛呀……不少情侣就是在那里结的缘,一些小团体也是在那里生的根,从此成为了生死不负的朋友……其实,world 游戏还挺好玩的,不完全是个烂游戏,很多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乐趣。只是独独对你太苛刻,才让你体会不到乐趣。”

  “乐趣……”Su Mingan 说。

  “我一直想和你说,游戏需要笑着玩,可我几乎看不到你的笑容。”诺尔说。

  “现在论坛上全是对你权柄的猜测和质疑,还有第九world 后主办方对你的测试……你还能继续笑着玩?”Su Mingan 说。

  Su Mingan 现在只要一看弹幕,满屏都是“爱德华死讯”以及“诺尔高维权柄”的话题。可以想象第九world 结束,迎接他们的会是怎样的冲击。

  “haha 。”诺尔笑了一声。

  他仰起头:“我不在乎。”

  他眨了眨眼,无视右上角疯狂汹涌的弹幕,又重复道:
  “我不在乎。”

  Su Mingan 顺着诺尔的视线往上看。

  测量之城的天空是ash-gray ,不像五十年前那般血红满天,能隐约看到闪现的星辰。他们站在核心区的高楼大厦之间,像两盏unremarkable 的路灯。

  反复跨越着数十年的时间,Su Mingan 总有种犹在梦中的错觉,连看天空都像是虚幻。

  “哗——”

  倒计时清零,凯乌斯塔灿烂的white light 逐渐将他们包裹。

  “人最重要的是学会拿起和放下,如果发现无法全部留下,不如学会果断取舍。”诺尔看着天空:

  “你又不是神,Su Mingan ,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试着享受一下平凡玩家的幸福……”

  ……

  【凯乌斯塔·灾变59年】

  Su Mingan 睁开眼,入眼一片漆黑,他摸了摸周围,是坚硬的metallic feel 。

  看了眼腕表时间,只过去十年,还好。

  他听到一阵人声。

  “——我希望你们能交出一部分生存资源,毛皮、稻草、棉布之类。或者直接将‘源’供给我们,我们自己生产。”

  “impossible ,维持黎明system 需要源。”

  “——那个system 难道比活生生的人还要重要吗?他们都是兄弟!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冻死吗?【一维半】已经被入侵到这个程度,我们没有办法再退了!救当下还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Su Mingan 还没有确定自己的位置,就听见上方传来争吵声,似乎有上百人在地面对峙。

  他extend the hand ,推了推周围,果不其然,自己正处在一具地下冬眠舱中。每次自己回归测量之城,他原本的躯壳都会死去,新的自己会从地下的某个冬眠舱里冒出来。

  他切割冬眠舱,继续听上面吵架。

  “——亚撒·阿克托已经死了十年了!他死了十年了!!没有人再能开启黎明system 把我们带向更低的维度!人类难道还要一退再退,直到再无可退吗?”

  “我不许你侮辱City Lord !他没有死,他会回来带领我们活下去的,他十年前承诺过。”

  “——哈,hahaha ……真可笑,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们用这样的理由已经忽悠居民十年了,每年都说他会回来,他还能从地里蹦出来吗?就算没有死他也是个逃兵,甩下所有重担去过他的平凡生活了!他就是个大骗子!有ability 你现在就让他从地里蹦出来啊,他蹦出来,我喊他叫爷爷!”

  “轰——!!”

  红土飞溅,金属片炸裂而出,正在对峙的上百人齐齐抬起头,心脏“ge-deng” 一声。

  他们视野正中央,一个身披白大褂的人从土地里爬出,风雪落于他漆黑的发间,那双纯灰色的眼眸如此显眼。

  他的雕像屹立于末日城中央,由新任Vice-City Lord 亲手雕刻。他的形象代表着人类阶级的崛起与自由,十年来人们始终吟咏着他的名字。

  谁也didn’t expect 这一天,他会突然从地底下蹦出来,宛如一只土拨鼠。

  Su Mingan 转头,看了战团首领森·凯尔斯蒂亚一眼。他在这群人中看到了不少熟人,有夕,有程洛河,甚至有一身black robe 的茶馆Boss 。

  最后,他转头,looked towards 另一边声称要叫自己爷爷的人。

  “哟,熟人。”Su Mingan 说:“叫吧。”

  ……

  ……

  【TE1·“先驱不死,黎明永生”完美通关进度:99%】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