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Back To World Game Chapter 763

  霖光忘记自己出了多少刀。

  手中的black blade 一下一下剁去,像在剁烂一滩肉泥。他几乎失去了理智,脑中被一股漆黑的情绪占满,只剩下了破坏的欲望。

  去死,去死,去死····
  恶心的,贪婪的,无知的,愚蠢的······

  一刀,两刀,三刀······
  “哒,哒,哒······”

  鲜血漫出,沾湿了他的皮靴,血腥味传出很远。

  地上的玩家早已死得不能再死,霖光仍然在遍地狼籍中下刀,渐渐将数个完整的人型剁成了粉碎的肉沫,场面异常恐怖。

  “·····最固执的,最偏执的,非要毁掉自己人生的人,最阴暗最不耻的人。”

  嘈杂的暴雨之间,倒塌的居民房旁传来脚步声。霖光hearing this ,缓缓回头,看见一名身披白大褂的青年朝他走来,正是神明。

  神明观察着这满目狼藉,笑着摇了摇头:

  “霖光,果然你就是这样的人。”

  “但是这样还不够。”

  霖光死死地盯着他。

  神明走到他身边:“你早就后悔了吧?当年你对末日城show mercy ,才造成了你如今败犬的模样······如果你现在依然高居神之城,哪会有这样恶心的人窜到你面前?他们都会成为你火刑中的祭品。”

  霖光依然在盯着神明。

  大雨淋湿了霖光的白发,一头发丝显得灰扑扑的,几缕扭曲的发丝搭在眉前,更衬他沉凝的神情愈发阴沉。

  “你当年自己给了末日城机会,让他们把你赶出神之城,落到现在狼狈的模样。让那些丑恶的虎豹豺狼依旧活着,让你的朋友被他们肆无忌惮地道德绑架····”神明从霖光右边缓步旋到左边:“后悔了吗?”

  他的身躯挡住了从旁边街道斜斜射来的紫blue 霓虹光,在霖光脸上投下大片深重的阴影。

  霖光的视线动了动。

  “后悔。”他摸着自己脖颈上的青紫,语声低沉:“很······后悔。”

  神明said with a smile :“你是该后悔,你本来拥有支配全局的机会,因为你曾经是神明阵营最强大的代行者···.·.可惜你自己丢掉了神之城,现在变成了一只流浪狗。”

  “但现在还有一个机会。”说到这里,神明话锋一转。

  他站在距离霖光半步之外的地方,二人离得很近。在语气上扬时,他眉毛挑起,就像一个正在蛊惑灵魂的恶魔。

  “·····什么?”霖光说。

  “霖光。”神明低声说:

  “——你想把你的朋友永远留下来吗?”

  二人的影子在灯火间摇晃,被大雨淋得飘渺不清。

  “什么?”霖光猛地后退一步。

  “霖光,你应该知道······Su Mingan 不是this world 的人。他在this world 的旅程已经步入了终结期,最多不超过三天,他就会彻底离开。”

  神明说:
  “至于你的结局·····我猜测,应该会被人说成'被Su Mingan 打败的world boss'吧。和以往的那些角色没什么两样。你甚至没有'圣启','茜茜','光明Knight '这种角色讨人喜欢。那些观众甚至很讨厌你,觉得你在拙劣地模仿一个叫'吕树'的人。”

  霖光有些听不明白。

  面前这个神明的见识层次,总是远在他之上——那是一种仿佛跨越了数个维度的极高认知,是一种上帝般的俯视角度。

  “我不是吕树。”霖光只专注于神明的这句话。

  神明said with a smile :“好好好,你不是。”

  “我该怎么做?”霖光问。

  “我可以宽恕你之前背叛我的行为,只要你和我配合,我们可以尝试将Su Mingan 永远留在this world 。在我的world 占领了这个废墟world 后
  我可以给你一块土地,让你生活下去······如果你想,你继续做我的代行者也无不可。”神明擦拭了一下手臂,那里有一个不小的伤口:“坦白而言,Su Mingan 身边的许多人挺麻烦的,尤其是那个脱离了副本的n,给我造成了不小的阻碍······”

  说到这里,神明叹息一声:“如果诺丽雅的红玫瑰还在,说不定我也会心动。”

  霖光完全听不明白这种谜语,frowned :“说重点!”

  神明附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霖光的神情由焦虑转为愕然,然后渐渐转为思索,片刻后,他nodded :“这样真的能把他留下来吗?”

  “当然。”

  “我同意。”霖光说。

  神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朝霖光nodded ,转身离开,如同一抹穿梭于大雨中的white Nether Soul 。

  这时,霖光忍不住攥紧了拳头,他的眼中闪过挣扎,片刻后,他忽然抬头,朝着神明问道:

  “·····神明,在你的理解中,“爱'是什么?你那么聪明,肯定早就想明白了吧,能不能告诉我?”

  他的声音穿透寒雨,如同一柄利剑。

  “爱是什么······”神明驻足片刻,好似在回忆。他深灰的瞳孔微微缩紧,像是漂浮着无数画面。但很快,那瞳孔又像是落了一层阴霾。

  “【爱不是单纯的付出、牺牲和获得,而是在彼此的相处中不断发展完善自己的人格,会在这个过程里越来越独立和完整,并由此建立和world 的联系。好的爱情会让人的状态积极、健康又稳定。】”神明说:“在我看来,“爱”会让人感到快乐,那是你无法理解的东西。”

  霖光一脸迷茫:“可路维斯告诉我,爱是“去死'。”

  “······”神明摇了摇头,不再停留,很快在黑暗中消失。

  霖光视线低垂,他捡起地上破碎的镜子玻璃,看见rays of light 反射之间自己的眼睛,那是一双布满了一切负面情绪的眼睛。

  “留下来吧。”他自言自语。

  堕入黑暗是很简单的,少一些底线,少一些道德,少一点善良和同情心,尽可能减少身上美好的品质就能做到了。

  ······但如果一个人生来就在黑暗里,学不会怎么接纳积极的感情,他该怎么窥见光明?如果所有人都以厌恶和恐惧的眼神待他······
  “留下来吗?”

  像是为了回应谁,他牵了牵嘴唇,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

  “留下来吧。”

  ······
  【不过如今,真正的爱大多是痛苦的,沉默的。】

  【诗人们已经将它抹杀,他们不停地写着爱,直至泛滥成河。】

  【于是,人们再也不相信爱了。学生站在夜莺的枝头下想,爱已经不时髦了。】

  ······
  “停。”

  浓烈暴雨之间,视野亮度极低,唯有斑斓的霓虹灯在水泊中反射微光。

  Su Mingan 立于一台重型机械人之前,食指抵于唇前,似乎在安抚对方。

  在玩家与士兵震惊的视线中,这台aggressive 的机械人眼中red light 一灭,陷入了休眠。这一路走来,Su Mingan 已经停下了三四台重型机械人,救下了几百个居民。

  “长官!”夕跑了过来,她已经有些不敢喊他小帅。

  “找到神明了吗?”Su Mingan 说。

  “不行!通讯中断了,苏小碧已经联系不到,穆队那边也没了声音,不知道是不是信号问题。”夕anxiously said :“瑶光mercenary group 的阿妮塔带队离开了,她说不想和我们一起死。安得维斯与博格他们也有所动摇。现在关键在于我们必须要杀Death God 明——或者说,攻破中央政要大厦!”

  Su Mingan 抬头望去,层层叠叠的大厦之间,最高的中央政要大厦犹如
  一栋立起的银角,蜂窝似的窗户闪烁着猩红的警戒光。

  玩家们渐渐聚集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名棕发middle-aged man ,他叫希克斯,隶属联合团天裕系,在玩家中颇有权威。

  “Su Mingan ,在你这一个多小时的共鸣时间中,中央政要大厦现在被一个诡异的生物保护,我们无法攻破,我们需要你的力量。”希克斯诚恳道。

  “走吧。”Su Mingan 说。

  他转身朝最核心的方向走去,耳边传来钟楼摇摇晃晃的钟声,仿佛预示着命运的终幕。

  玩家中有人小声议论:
  “我好喜欢Su Mingan 如今这个样子,看起来很靠谱。”

  “跟着他行动真放心啊,感觉胜利的道路就在眼前了。真希望他一直保持在这个状态。”

  “······”

  他们齐刷刷地跟在Su Mingan 身后,拉起了一条长长的火车。

  就在这时。

  in the sky ,突然一阵蓝purple 光晕缭绕,仿佛电磁闪烁。

  “咔——哒!”

  还没and the others 们惊讶,紧接着,一张巨大的光幅犹如画卷般飞快展开,呈现在整座城邦之上,像是一层覆盖了整片苍天的光膜。与此同时,电视屏幕、车载屏幕、路边广告牌······一切电子设备,都传来“咔哒”一声启动声!

  一台台屏幕骤然亮起,瞬间如同四散的星火,照亮了整片黑夜。人们震惊地看着突然亮起的这些屏幕,意识到了什么。

  world 直播!

  这是涵盖整个凯乌斯塔范畴的world 直播!凡是与末日城缔结联盟的城市、聚集地、甚至村落小镇——都能同步收看直播。

  早在黎明之战时期,Su Mingan 就利用过这种直播传播灯塔教,每日向world 各地的人们讲述故事,他的声音总能传递很远很远。但现在,这个设备居然被神明利用了起来。

  屏幕之上,呈现出一张神情温和的面容。神明端坐在大厦天台之上,他身着白西服,蓝宝石袖扣泛着蓝purple 光晕,手指搭在装点着提拉米苏的银盘,整个人看起来极为闲适,仿佛他与这遍及城邦的战火完全无关。

  “这是什么情况?”维奥莱特预感到不妙。

  “神明中断了我们的信号,现在无论敌我,都无法往外传递信息,但是他自己可以!”日暮生eyebrow raised :“也就是说,他现在发起的world 直播——他对外说的一切内容,我们都无法反驳!”

  “那神明要是对城外的千万人口说,我们这些人是掀起城邦内乱的反贼一—我们岂不是也无法反驳?”山田町一终于意识到了关键点:“问题是,冒牌货是神明他自己啊!我们才是正确的啊!这不是倒打一耙吗?”

  他不由得looked towards 站在一旁的Su Mingan 。

  ······这些明明都是Su Mingan 的功绩,是Su Mingan 一手打下的城邦······现在居然······
  Su Mingan 早已在暴雨中全身透湿,black hair 湿漉漉地贴在耳侧,瞳孔蒙了一层水汽,脸上满是水痕,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Su Mingan !”山田町一不由得出声,紧紧攥住Su Mingan 的手:“我相信你,一定能干趴那个神明的!那个东西贱死了!***他!”

  Su Mingan 没有推开山田町一的手。

  在直直望向Su Mingan 的瞳孔时,山田町一竟然看见了笑意,山田町一顿时怀疑自己看错了。

  “哒。”

  直播画面之中,神明站了起来。此时,全world 的人们,无论城邦、小镇、村落,凡是信号覆盖之地,都能看见神明的一言一行。

  瓢泼大雨对神明绕道而行,仿佛敬畏他的身姿。神明抬眼,忽然用极具感染力的imposing manner ,对着这浩瀚的Human World loudly said ——

  “废墟world 的人们。我是亚撒·阿克托!我需要你们的力量。”

  “末日城正在被一帮反贼入侵,他们拥护着一
  个叫“Su Mingan ”的恶魔,妄图颠覆这四十年来人类已经取得的一切!”

  “有人可笑到······将这个恶魔当成首领,当成长官,甚至当成他们的信仰······他们已经被蛊惑了。我今日便要在此将这群人类叛徒kill to the last one ——如果你们能看到我的面貌,听到我的声音,请高高抬起手,支持我!!!”

  他的声音极为响亮,传开很远很远。从最核心的末日城,传递至成千上万座人类聚集地。

  就连一座座偏僻的边城,都能听见屏幕里他的声音。

  仿佛有看不见的锁链,扣入了人们心中。

  在玩家们惊愕、愤怒、大声辱骂神明的圈子中,Su Mingan 依然静静看着这一幕,他像是并不愤怒,也不感到悲伤。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