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If The Heroine Ran Out Of The Book? Chapter 372

  第372章 再相逢

  随着影子sneak attack 成功,Yue Ying 有些喘息地从边缘暗影中现出了身形。

  她也是刚刚赶到主舱,第一眼就看见松田的手化成了利刃的cold light 。

  Yue Ying 第一反应就是this blade 捅向的九成九是那位向国家报信的义士。她甚至来不及观察舱中都有些谁、什么布置,直接了当地出了手,救人第一!

  幸好控制住了……Yue Ying 吁了口气,带着笑容现出了身形。

  没有辜负委托!

  可当她现身定睛一看,笑容瞬间就僵在了脸上,脸色变得非常非常难看。

  松田身边站着的人是……

  Zhang Qiren ?

  我救的人是Zhang Qiren ?

  舱内此时也一片静默,所有人都在呆滞。

  松田和他的下属们心中震惊,啥时候潜进来一个杀手?他们一时半会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Zhang Qiren 比他们还震惊,eyes opened wide ,看着Yue Ying 的脸,脑子一片空白。

  她来干什么的……

  来杀松田的?哦是了,她和Chu Ge 俩口子一起来的?这次任务派来的?

  那Chu Ge 俩口子在水下战斗,你来舱内干什么……

  来见我吗?

  还是来杀我的?

  舱中足足呆滞了好几秒,周围一群人才恍然惊醒一样,纷纷拔枪指向了Yue Ying 。

  Yue Ying 听到周围的动静,也才如梦初醒地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第一次想临阵脱逃。

  周围的枪不terrifying ,很多异能波动也不terrifying 。

  自己救援的“义士”居然是Zhang Qiren ,这种事算什么啊!Yue Ying 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怎么发挥实力,连战斗的意义都找不到了。

  她只能勉强自己把任务目标改为松田身上的碎片,在一片包围之中,听见自己仿佛梦游一般在说:“交出你身上的skeleton 碎片。”

  松田的神色变得非常古怪:“女人,你是疯了?难道不知道你现在身陷重围?”

  Yue Ying 慢慢道:“我只知道在他们开枪之前我就可以勒死你,而子弹未必打得中我,你要不要试试?”

  松田sighed :“多漂亮的花姑娘,怎么脑子不好使……你是觉得我的金属化只有手臂?”

  随着话音,他的脖子泛起了金属的色泽:“来,勒死我试试?”

  连带着声音都变成了从铁罐里闷着似的,听着诡异莫名。

  Yue Ying eyes slightly shrink ,危机感让她失去的灵光重新回归,再也没心情去想Zhang Qiren 的事了。

  她发现这个松田很可能会是自己的克星——自己的影子能力胜在诡异好用,潜伏sneak attack 十分全能,单论强度本身的话,并没有达到切割金属的水平。

  当时连Chu Ge 初学乍练没多久的“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都能很有效地抵挡自己的伤害,虽然现在锻炼得更强了,终究也有限,如果松田的金属化真的能遍布全身要害的话,自己根本伤不了他。

  松田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开枪,记得打她四肢,还能让brothers 玩玩。”

  一直呆滞的Zhang Qiren 眼里骤然闪过从所未见的狰狞。

  倒是Yue Ying 自己对这种话早都听麻木了,听得最多的就是在illegal boxing 擂台上,对手的污言秽语她早已经学会自动屏蔽。

  “peng peng peng! ”枪声一连串响起。

  Yue Ying 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影子,遁往舱门之外。

  这轨迹太过明显……原来她也不是instantaneous movement ,再诡秘的异能模式终究是有迹可循的。

  Zhang Qiren subconsciously 地踏前一步,本能地挡住了松田的视线。

  “拦住她!”松田shouted loudly :“挡住门口和窗户,她并不能wall penetrating !”

  说完这句,他恶fiercely 地瞪着Zhang Qiren :“张君……”

  “哦……”Zhang Qiren 笑了一下:“subconsciously 想帮忙捉人。”

  trifling 一句话间,已经有门边的Black Dragon 会众挡在了门口,众目睽睽之下,地上飞速遁逃的暗影无比清晰。

  挡在门口的会众其实也紧张,这种暗影异能简直如同鬼魅,他们可没自信用fleshy body 挡住影子跑路,怎么挡啊?所谓生擒玩玩之类的想想就得了,开枪才是正经。

  ”peng!” 好几名会众直接冲着地上接近的影子开了枪。

  Zhang Qiren 紧紧捏住了拳头,他根本没法阻止。

  结果预料中的blood light 并没有到来。

  相反,在侧方窗户边上有人一声惨叫,喉咙鲜血喷溅,一道纤影擦身而过,在对方的血花飞溅之中翻窗而出。

  Zhang Qiren 又惊又喜,他瞬间明白,遁逃往门外的那个只是一個被操纵的影子,根本不是Yue Ying 。Yue Ying 真身不知躲藏在何处,并没融在那里,趁着所有人的视线被那个影子吸引之时,已经悄悄出现在窗边,果断杀人跳窗。

  Zhang Qiren 心中瞬间一松,她果然还是最冷静的影术格斗者!跑了就好!

  松田暴跳如雷:“外面的人开枪!”

  话音方落,之前那道遁逃门外骗了好几枪的影子,忽然poisonous snake 一样跃起,割破了守门会众的咽喉。

  ——被操纵的影子,可不是光为了声东击西,那本来就是武器,能杀人的!

  无数人心中泛起凉意。

  这女人……她不是要逃?

  她在这种绝对劣势的环境里,居然一直是试图在杀人!

  他松田自己是金属化异能,可手下不是,被这种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的影术玩弄之下,说不定她真可以把这里的人杀个精光!

  到那个时候,他松田一个孤家寡人,Yue Ying 还怕吗?

  没错,Yue Ying 就是这样想的。她是带任务来的,哪能直接跑了呢?虽然……虽然这个任务都不知道要怎么做的好了……

  杀人就是了。

  “sou! ”Yue Ying 踏回窗台,折身而返。

  窗外月色正好。

  舱中nether shadow 蒙蒙。

  “whiz whiz whiz !”仿佛鬼泣幽风,暗影掠过,血花再起。

  看似Yue Ying 开启肆虐模式,松田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Zhang Qiren 的心中也开始有点焦急。

  这女人,有什么必须留在这里的必要性吗?你人都出窗了,怎么不走啊?就为了一个什么破碎片?至于吗?

  真以为松田的异能只是自身金属化?只要给他时间,门窗也会被全部金属化填死,那时候你想走也走不了了啊……

  正这么想着,松田双手化为利刃,亲自出手扑向Yue Ying 的方向。他要亲自缠着Yue Ying 以免扩大伤亡,只要再缠片刻,这女人就是瓮中之鳖!

  可就在他扑出去的the next moment ,身后枪声响起。

  松田背部一痛,却发出“铛”地一响,子弹没能击穿他的身躯,只是把他带得踉跄了一步。

  Yue Ying 刚刚抹过一个Black Dragon 会众的脖子,见此变故也不由愣在那里,looked towards 松田身后。

  松田也板着脸转头,looked towards 身后举枪的Zhang Qiren 。

  Zhang Qiren 却似乎手足无措的样子:“我、我只是帮大家开枪打那个女人,不知道松田君忽然扑出去了……”

  松田气急反笑:“我不管你几次三番骚扰我对付这个女人是有心还是无意……”

  他顿了一下,忽然一刀戳进了Zhang Qiren 胸膛:“反正我本来就要杀你!先死了干脆。”

  ”Don’t!” Yue Ying 失声惊呼,却哪里来得及?

  近在咫尺之下,Zhang Qiren 那点jack of all trades 的拳脚手段也根本impossible 避开this blade ,只来得及微微扭了一下,避开心脏部位,”pu ”地一声,手刀已经戳了进去,鲜血喷溅。

  Yue Ying 人都傻了,她不走当然是因为任务,要保护Zhang Qiren ,谁知道Zhang Qiren 自己吃饱了撑的要惹松田发火啊?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这下完了……怎么办……

  Zhang Qiren 痛哼一声,本能地伸手抱住松田的手刀。

  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痛哼得更惨的却是松田自己。

  在Zhang Qiren 伤口一模一样的位置,松田的胸口也渗出了血迹,痛得惨叫出声。

  身躯金属化没用……当Zhang Qiren 发动异能之时,攻击他的人必将受到和他一样的伤势,这是因果律!而一个早有准备,一个骤然受伤,各自的反应决定了结局。

  就在松田惨叫的同时,Zhang Qiren 手中的枪口直接塞进了松田嘴里。

  松田:“!”

  ”peng!” Zhang Qiren 根本没有废话,直接扣动了扳机。

  鲜血从松田口中喷溅而出,死死瞪着眼睛看着Zhang Qiren ,似是根本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嗫嚅着嘴巴,想说什么,却被一枪打破喉咙,什么都说不出来。

  Zhang Qiren pale face ,辛苦地把他的手从自己胸膛拔了出去,这才喘息着低声道:“所谓金属化,一定impossible 涉及内脏,否则那就isn’t human 了……无论你体表多么坚硬,只要这一枪能打进你喉咙里,那就必死无疑。”

  如果松田能说话,他想问的肯定不是“你怎么知道杀我的方法”,毕竟这聪明人不难判断。

  他真正想问的是:“你背后开枪打我难道是故意为了激怒我杀你?可为什么会吃饱了撑的忽然要这样,场面有到这份上吗,你他妈是mental disorder 吗?”

  可惜他一个字都问不出来。

  Zhang Qiren 却似乎知道他的困惑,神色疯狂而狰狞,声音虚弱得或许连自己都听不清:“想玩她?伱也配?”

  他轻轻一推松田的身躯,松田砰然倒地,死不瞑目。

  旁边看傻了一群Black Dragon 会众,至今举着枪dumbfounded ,如坠梦里。

  ————

  PS:求月票,ying ying ying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