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If The Heroine Ran Out Of The Book? Chapter 374

  第374章 消失的sacred relic

  听Yue Ying 这语气,Zhang Qiren 有些失落,却终究没说什么。

  Chu Ge 感觉这俩是不是频道没对上。

  或许Yue Ying 觉得Zhang Qiren 终究是以金钱权势为重,他的那种“formidable person ”思维给人的观感就不是太好,像坏人。

  但Chu Ge 却明显听出了Zhang Qiren 的一点点小用意。

  他说让“唐总或者Yue Ying 她们部门”支持,明显藏着single thought 想,国家会不会因为这次Yue Ying 和他们有了交集,索性派Yue Ying 来辅助他?

  Yue Ying 这姑娘还是单纯,没听出来这些写书人的脏心。

  Chu Ge 不知道上报之后会是怎样,说不定真有那么一点probability ……反正这不是自己能决定的,看Zhang Qiren 的运气吧。

  另外Chu Ge 也觉得,Zhang Qiren 这些思路完全可以往好的方面解释,叫做事业为重。

  否则回去干嘛呢……放弃在日本积累的这一年,又回去和没意思的brother 继续争位,然后呢?碌碌此生,死皮赖脸的去追Yue Ying ?

  Yue Ying 现在已经是国家精英了,以后出现在身边的青年俊彦不会少的……而他Zhang Qiren 已经从一个能够决定她生死的大反派,变成了一个ordinary person 士。

  回去干嘛?

  即使是让她继续恨着,怕也比日渐被遗忘无视的好。何况还有机会让她在身边继续“保护”呢……

  确实有点formidable person 之心,但Chu Ge 这回很理解,甚至有点小佩服的。

  这哥们没有借着这次看似有可能冰释前嫌的触发事件,去死皮赖脸当舔狗,想的事情更远、还一箭多雕,很有BOSS潜质……

  他终究也没说什么,只是低声道:“你must 这么做的话,那小心。我们这一走,你要是真出了差错可就真没人救你了。”

  Zhang Qiren slightly smiled :“看你不做什么劝诫的样子……看来你还挺懂我的?”

  Chu Ge 没好气:“走了。”

  Yue Ying 融于影子disappeared ,Chu Ge 拉着Qiu Wuji 转瞬远去。

  Zhang Qiren 出神地看着窗子发了一会儿呆,又慢慢撕掉了Chu Ge 给他贴的膏药,丢进海里。

  过不多时,有松田的其他下属瑟瑟缩缩地探头进来,Zhang Qiren 的胸口重新渗出了血迹,艰难地喊:“救我……”

  有人飞速围了上来:“张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松Big Brother Tian 怎么了?”

  Zhang Qiren 辛苦地捂着胸口,低声道:“有一群很强大的ability user 闯了进来,杀了松田君,抢走了他身上的一块碎片。我也……”

  话没说完,就晕倒在地。

  这是真晕了,取下了仙家药膏,他的伤simply 没法支撑,再没人救真是会死的。

  松田的下属们根本没有怀疑,勃然大怒:“一定是对面那些卑鄙的韩国人!”

  军方的舰队围拢过来,有军官登船而上,看见满舱的死者也极为震惊:“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

  松田的下属们悲愤地回答:“我们松田组发现了sacred relic ,带人来勘察,被卑鄙的韩国人拦截,还趁着我们的ability user 在水下作业,派人突击上船,杀了松田君!这位张君是最后的目击者,他已经快死了……”

  军官立刻挥手:“立刻救治。”

  很快有士兵把Zhang Qiren 抬往军舰,军官看着对面出现的韩国battleship ,直接就对这些松田下属的话信了十足,勃然大怒:“韩国猪!”

  …………

  Chu Ge 回到唐谨言船上的时候,那边的韩国军官也登上了唐谨言的船。

  他对唐谨言倒是极为客气:“唐会长,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和日本的游船会在这里互相开火?”

  Chu Ge 正好回来,装着不知道哪来的军官,急匆匆地对唐谨言“汇报”:“唐总,我们和松田争夺sacred relic ,被Black Dragon 会的会长宫村次郎unaware of the oriole behind ,东西被他抢了,连松田都死在他手里!”

  唐谨言Old Fox 了,一看Chu Ge 这抢答的样子就知其雅意,sighed 道:“朴将军,事到如今我也不好瞒你了……有一個极具Spiritual Qi 的sacred relic 在这片Sea Territory 出现,我和松田正在争夺,如今你也听见了,我们都失败了。”

  那朴将军神色严峻:“二十分钟前有treasure 出土,霞光冲上海面,我们都观测到了,那Spiritual Qi 非常浓郁。但很快就disappeared ……”

  Chu Ge 忙道:“没错,就是被宫村次郎sneak attack 得手,现在不知道去哪了……”

  朴将军认真看了看Chu Ge 和Qiu Wuji ,两人身上明显感知不到有treasure 的迹象,这种treasure 按理是藏不了的,几百公里外都能被感知,应该确实和他俩无关。

  唐谨言在韩国的地位非同小可,有他杵在这儿,朴将军也不好真把Chu Ge 揪起来审问,只好问唐谨言:“唐会长可知是怎样的treasure ?”

  唐谨言承诺的“我能帮你挡住韩国官方”,很简单就做到了。

  他悠悠然回答:“是什么treasure 我不知道,朴将军应该清楚现在Spiritual Qi 复苏,各国上Ancient God 话之物都可能出现……说不定是檀君Mythological Era 之物,亦未可知。朴将军,不管它是什么treasure ,这片Sea Territory 更靠近韩国,韩国理当拥有更明确的归属权。”

  朴将军点nodded ,他知道唐谨言的意思。这厮明显是之前有私心抢treasure ,如今发现自己得不到,就开始怂恿国家去抢,该吊路灯的死财阀。

  但用意虽然讨厌,话倒是说得没错……一个大老远都能感受到Spiritual Qi 冲霄的treasure ,可不能让日本人说拿走就拿走,起码要有所交涉宣称。宣称了所有权,将来还有机会名正言顺地把treasure 夺回来。要是一声不吭,东西可就彻底没有韩国的份了。

  Chu Ge 适时道:“那玩意据说是天照阳物,我看见了一眼,反正是个类似长条形状的东西。”

  朴将军心领神会:“传下去,日本人阴谋潜入我们的Sea Territory ,夺走了我们的檀君阳物!”

  唐谨言和Chu Ge 对视一眼,各自强撑一脸面无表情。

  直接战争是打不起来的,Japan and South Korea 双方的黑帮游艇在各家军队护航之下回航。但两国之间迅速爆发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外交冲突。

  双方都指控对方阴谋夺取了自家的sacred relic ,sacred relic 本身是个啥玩意没人知道,一方根据松田下属的说法是“天照阳物”,一方毫无根据地强扯是“檀君阳物”,后者那种毫无根据的宣称方式全world 都很熟悉,基操了,但前者也没什么证据啊,啥时候天照有阳物了?

  全world 都看得unfathomable mystery 。

  不过具体到底是什么东西并不重要,东西在哪才重要。

  然而东西在哪更是Life Collection Sect 。

  日方指控韩方屠杀了包括松田组组长在内的上百位国民,抢夺sacred relic 。其中海底死亡六十多人,潜艇里十余人,海上游艇的船舱里三十多人,是shocking the world 的惨案,韩方的行为与恐怖组织无异。

  韩方反问:“恶人先告状,请问你们的Black Dragon 会会长宫村次郎和他的义子岗村正夫在哪里?杀了人带着东西跑了,还诬赖给我们的国民!”

  日方也是一脸哑巴亏。

  宫村次郎father and son 的失踪连日方自己都不知道,询问Black Dragon 会的重要干部,才支支吾吾地回答会长father and son 那时候确实悄悄潜入Sea Territory 了。

  结果他们真的找不到宫村次郎father and son 。

  海底都是disorderly 血肉,潜艇爆炸时炸成肉泥的都不知道多少,宫村次郎被海水水压挤爆成了烂肉,混杂在里面,谁也无法分辨哪个是哪个,要检验DNA都不是几个月能做完的事,冈本正夫更是连个DNA都留不下,只有石头碎片。

  在绝大部分外人眼中看来,these two people 真的是带着东西失踪了。至于是被日方藏了起来还是自己躲到海外,谁也不知道。

  日方哪里肯认,己方人都死了百来个,还要被人说是自己家的问题,这脸也过不去啊!而当前Sea Territory 里没有第三方势力存在,日方看见Chu Ge Yue Ying 杀人的都死了,倒是韩方的舰队实实在在出现了。当然只能坚持说连these two people 都是韩方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东西一定在韩国。

  韩方气得要死,证据确凿,八成就是你们藏起甚至杀了宫村father and son ,收走了sacred relic ,还要强栽给我们,西八!

  日方更气,你们一个人都没死,我们死了百来人,结果还说是我们干的,八嘎!

  双方各执一词,越辩火气越大,差点真要打起来了。

  最后双方共同的father 美爹插手调解,宣布参与调查,好歹把双方暂时安抚下来。

  而作为最大受害人的Black Dragon 会,本来以这种黑帮习性很可能会进行私下报复的,却不但没有找韩国报复,反而爆发了一场内乱。

  因为被救治醒来的Zhang Qiren 悄悄对松田组的人说了一番话:“杀我们的很可能确实不是韩国人,是本部的人……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拿,却反而搜走了松田组长随身保管的一个碎片,这种事情……forgive me to speak bluntly ,我都不知道松田组长有这个碎片,你们谁知道?”

  松田组的人沉默。

  他们也不知道,除了已经死去的松田亲信之外,还有谁能知道?若是松田亲信泄露的,那么泄露给本部会长的probability ,远远比泄露给韩国人的probability 高。

  宫本father and son 失踪了……

  其实别说失踪不失踪,要不是韩国人说,大家都不知道那时候宫本father and son 曾经出现在那里。

  他们为什么会悄悄潜入?

  murdering to seize the treasures 的是谁,岂不是很明显!

  ————

  PS:最后一天了,求月票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