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If The Heroine Ran Out Of The Book? Chapter 462

  “Fairy why not 上去?”厉长空在后方问Qiu Wuji 。

  Qiu Wuji 好像有些出神地看着主座上的尸骨,摇了摇头:“对senior 还是要有所敬重,不该妄动遗蜕。”

  厉长空:“?”

  大家是当探墓来这里的,你他妈不动遗蜕还探个毛的墓啊?

  “Fairy 可是怕危险?”厉长空僵着脸said with a smile :“此地毫无能量反应,应当问题不大,按照行宫布置来说,great hall 本身也不会有什么禁制或机关的,外围才可能有。”

  Qiu Wuji nodded :“确实。”

  “那你为什么不上去?”

  Qiu Wuji 笑笑:“阁下也没上去,看看再说。”

  厉长空似乎有些急:“那尸骸手中有把极好的Divine Sword ,Fairy 没看见么?”

  Qiu Wuji “嗯”了一声:“确实。”

  “那怎么不去看看?Fairy 一路不争,难道不是冲着最后之物来的?他们已经拿了很多了,Fairy 提出要剑,他们多半不会太计较……”

  “嗯嗯。”Qiu Wuji 还是indifferent expression 。

  如果Qiu Wuji 能看见身后,就会发现厉长空有些gnashing teeth 的表情,好像在说“上啊,为什么不上!”

  Qiu Wuji slightly smiled 。

  不用看也知道,Heavenly Dao 老公设计让你邀请我来,意思不就是你另有所图嘛,虽然老公没具体说,现在已经不肯让我预知具体剧情了……

  Qiu Wuji twitched his lips ,公园里的cheating couple 已经手牵手回家了,按照刚才吻得动情的样子,就差没再来一发了……还算是知道自己在这里冒险不能乱来,否则不知道是不是野战都打了,wu wu wu 气死人了……

  在Qiu Wuji 丰富的内心活动厉长空焦急的期待之中,那边black-clothed youth 和green robe 大汉已经cautiously 地踏上了主座。

  明明没有感觉任何能量反应,也没有任何Divine Soul 波动,那就是一个死去已久的骨骸,对于炼尸傀者来说,这种immortal 遗蜕见多了,眼前这个除了skeleton 强悍之外委实没有其他特别。

  然而当他们cautiously 地踏上高台之时,也不知道是带起了风呢还是怎样,那看似强悍的骨骸忽然就迎风化开,瞬间化为尘土。

  连带着骨骸身上披着的蟒袍,也瞬间变成漆黑的布灰,点点散于虚空。

  凄厉的鬼哭之声随之响起,万千黑雾从尸骸上冲击而出。

  虽说变故很莫名,压根不知道什么引发的,好歹也有些心理准备,black-clothed youth 和green robe 大汉magic treasure 齐出,试图抵御。

  这黑雾看上去也着实没有什么特殊,很好挡的样子。

  但神奇的是,magic treasure 的rays of light 和黑雾相接,却好像错开了一个次元,压根什么交会反应都没有,黑雾依然直挺挺地从magic treasure 上穿了过去……

  时空仿佛静止了一样,black-clothed youth 和green robe 大汉依然保持着took out magic treasure 的动作姿态,但再也motionless 。

  他们的法袍忽然变得细碎成灰,就像王座上的枯骨蟒袍一样,寸寸不见。

  整个身躯密密mother 全部都是血迹,变成了两个失去了Life Aura 的血人。

  鲜血从身上汩汩流淌,瞬间张开,整个great hall 忽然鲜红一片,变成了一间红雾弥漫的great hall ,伸手不见五指。

  水池之中的sword qi 流水也变成了red ,瞬间满溢,蔓延,没过整个great hall 的地面。

  Qiu Wuji 的眼眸幽深,眼前的所有场景在眼中仿佛化成了一帧一帧的细微分区,每一处黑暗或鲜红、每一道“水流”,实际都是一抹sword qi ,带着血色,汇聚成了光暗色泽,也汇聚成了流水。

  Sword Qi As Water ,淹没乾坤。

  无处可躲,无处可退。

  唯一的安全之地是……

  水池中央的龟蛇铜塑,周遭似乎有奇怪的隔绝,sword qi 无法进入周围三尺,绕池而过,涓涓入流。

  Qiu Wuji 身形微晃,已经立在turtle’s back 之上。

  “闪开!”身后风声响起,厉长空神色半是兴奋半是狰狞地闪身而来,long sword 一挥,就要将Qiu Wuji 赶离turtle’s back 。

  Qiu Wuji 身躯微晃,在方寸之间腾挪闪开,却没有还手。

  厉长空擦身而过,立足龟首,惊疑不定地回眸看了Qiu Wuji 一眼。

  Qiu Wuji faintly said :“龟蛇相镇,注死之形,那个骨骸根本不是real person ,只是死之象征。生人入台,Big Dipper 星移,生死相换。生人触发死气,死水化作活流,龟蛇之像现在开启,你等的就是这一刻。”

  厉长空coldly said :“你怎么知道?”

  “一路之上都有铭刻相关法纹,我看了,你们没看,仅此而已。”

  “……”

  Qiu Wuji faintly said :“你在外围或许得到过令牌或者其他相关之物,自以为可以获取龟蛇之象的秘密,但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这么做。”

  厉长空眼里尽是戾气:“这已经是生之相,操控此像,便是得到了整座行宫的控制权。女人,看在你长得美丽,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待我获取Profound Immortal 秘藏,还能赏你一个元妃之位!”

  Qiu Wuji 冷眼收剑,懒得理他。

  想死那就死吧。

  厉长空警惕地看着Qiu Wuji ,right hand 掏出一面铜牌,小心地按在turtle’s back 某处缺失的背甲上。

  嵌入进去,严丝合缝,仿佛真是这里的一部分。

  但Qiu Wuji 看得出,这片背甲缺失的部分,实际上是自己Cloudridge Sect 一直收藏的那一片背甲,也就是借以ascension 之用的四象之物。

  其实如果是一个从人界一路探索Cultivation 上来的主角,看到这个场面会非常震撼的,Heavenly Dao 隐秘,深不可知,无尽的悬念都在这里。

  但作为Heavenly Dao 小娇妻,Qiu Wuji 只觉得老公好棒。

  铜片嵌入,龟蛇之眸忽然开始闪过光彩,有了Life Aura 正在流转一般。

  紧接着周遭隔Peerless Sword 气的空间似乎也开始动了起来,好像要打开一扇真实的隐秘通道一般,沁人的Spiritual Qi 从空间里传出,芬芳扑鼻。

  厉长空神色狂喜:“果然还有真殿!”

  空间之内尽是祥和之气,就算让Qiu Wuji 带着偏见去判断,都觉得这个空间是可以走的。

  厉长空当然也不例外,cautiously 地往里踏了半步,没事。

  又慢慢侧身进入,没事。

  厉长空狂喜而入。

  就在the next moment ,忽然天崩地陷,great hall 狂摇,空间内的祥和Spiritual Qi 瞬间化作demonic energy ,轰然冲了出来。

  只听一声惨叫,厉长空浑身缠绕黑气,整个眼白都已经变成了漆黑。

  继而身形爆闪,terrifying matchless 的力量轰向了Qiu Wuji 要害。

  Qiu Wuji 很熟悉这个气息。

  Heavenly Emperor 。

  而Chu Ge 的文档上的字样却是:“这是导致当初帝落时代的上古Foreign Heavenly Demon 的demonic energy 残留,侵袭而出,彻底控制了厉长空的Soul Spirit ,他已成魔。”

  究竟是Heavenly Emperor body possession 厉长空,趁势诛杀尚未成长的Qiu Wuji ;还是书中剧情Foreign Heavenly Demon 的demonic energy 侵袭,被Qiu Wuji 反杀?

  Heavenly Dao 和Heavenly Emperor 的Heaven Realm 第一波交锋,就在这里。

  ------题外话------

  感谢阿宁星冰乐、可乐不加雪两位大佬上盟~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