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If The Heroine Ran Out Of The Book? Chapter 540

  第540章 山德鲁

  Zhong Yi 给Chu Ge 打了一晚上电话,一直到“对方已关机”,只得骂咧咧地发了个微信,天都亮了。

  本以为联系不上Chu Ge 了,正打算拨回楚江流的电话再研究几句,Chu Ge 的微信倒是这时候回了过来:“收到,就来。”

  就来……

  这是洛杉矶,你刚睡醒呢吧,签证办了吗?办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到啊,is it possible that 你还能跨越整个太平洋空间挪移?

  想想Chu Ge 之前去魔都都要吭哧吭哧坐飞机的样子,Zhong Yi 深深怀疑这仅仅过去大半年,this fool 能不能变成他爹口中的“神明”。妈的想到当初魔都,又想起自己那辆可怜的破哈弗,Zhong Yi 心都在滴血。

  “行,等你过来。”Zhong Yi 回了一句,想了想,还是给楚江流去了个信:“伱儿子现在才过来,你的安排来得及么?”

  楚江流:“哦,知道了。”

  Zhong Yi :“……拜托是我要去入虎穴,你跟我打马虎眼合适么?”

  楚江流道:“我只能说,只要你那边诱出了山德鲁,后续的事情就交给我。但speak frankly ,那种情况谁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你如果拒绝去,我不怪你。”

  Zhong Yi 笑了起来:“去,为什么不去?这是我自己要去,又不是帮你做事。”

  楚江流默然半晌:“为什么这么拼?”

  “我自有我的事,我有强烈的预感,这回应该是揭晓的时候了。”Zhong Yi 收起手机,悠然离开。

  楚江流收了线,微微蹙眉。

  Zhong Yi 历来只是个“编外”,并不听从官方指令行事,自行其是。大家都知道他一直在用他的方式去探索Spiritual Qi 复苏的秘密,据说是与他曾经的恋人之死有关。

  这个往事大家调查不到……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件,外人无从得知,楚江流只能从魔都郑医生的年纪上推断时间大致是在抗战时——Zhong Yi 的实际年龄应该也没有别人想象的长,据楚江流推断,Zhong Yi 恋人逝世与他获得异能应该是挂钩的关系,所以导致Zhong Yi 一直在追查异能根源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Zhong Yi 是抗战时期获得的长生能力。按那时候二十几岁来算,现在也就一百ten-twenty ,号称长生者,其实和Qiuqiu 比起来……嗯……

  也正因如此,在所有人都把四象当成Spiritual Qi 之源的时候,Zhong Yi 从来没发表过意见,还是继续勘察自己的。事实证明,很可能四象确实不是根源,最多只是导致这几年Spiritual Qi 大肆爆发的原因,在更早之前,必然还有其他缘由,那时候Chu Ge 都没出生,与此无关。

  当然as everyone knows ,古代就可能存在异能甚至cultivation ,未必就一定有什么根源可言,is it possible that 还追溯到Three Sovereigns and Five Emperors ?颛顼绝地天通?不至于,实际也没意义……所以Zhong Yi 实际在追寻的未必是什么根源,他有他的目标。

  Zhong Yi 再度给卡尔打了个电话,约上了时间地点。

  地点就在城郊,一个洛杉矶很常见的娱乐公司。卡尔就站在门外等,见到Zhong Yi 从出租车下来,laughed 地张开双手拥抱了一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Zhong Yi faint smile 地跟着他往里走:“为什么这么肯定?”

  “你对你长生能力的探索已经是个执念了。”卡尔slightly smiled :“希望你能在山德鲁这里得到答案。”

  Zhong Yi 看着娱乐公司里往来的员工,忽然笑了:“怪不得当初罗宾什么的都是玩音乐的,你们的根子就是娱乐公司。”

  “当然。”卡尔道:“你们这次来推广运营的那个《Chu Tian Wuji》 ,我们也是可以合作的,我们公司的渠道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相信。”Zhong Yi said with a smile :“可惜我不管这摊子,以后再说吧。”

  卡尔耸耸肩,没说什么。

  “叮”,电梯门开,两人走了进去,身后香风袭来,一个金发碧眼波涛汹涌的大洋马急匆匆跟了进来,看见卡尔站里面,很快露出了妩媚的笑容:“卡特先生……这么巧啊……”

  卡尔冲着Zhong Yi 眨眨眼:“认识不?”

  Zhong Yi 道:“嗯,很有名的小天后吧,据说还是贵国难得的清纯派天后。”

  卡尔便对女人努努嘴,女人会意,挨到了Zhong Yi 身边:“这位先生怎么称呼?你的英文很标准呢……”

  “其实不是很标准。”感受着身上传来的温润,Zhong Yi 神情都没变一下,faintly said :“我可能把风骚和清纯两个词搞错了。”

  女人毫不介意,反而凑得更近了,红唇几乎就挨在了他脸上:“难道……男人不都是喜欢表面清纯,内在风骚的么……”

  Zhong Yi faintly said :“可能Chu Ge 会和你比较有共同语言。”

  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女人unfathomable mystery 地就被推开了好几尺,靠在电梯壁上,那姿势都还保持挨着人的模样,看上去十分滑稽。

  卡尔sighed :“所以说,你这样的人,活得长有什么意义呢?”

  Zhong Yi slightly smiled :“我也这么认为。”

  电梯停在中间楼层,女子狼狈地跑了出去,嘀咕:“mental disorder 。”

  门重新合上,Zhong Yi sighed :“做了你的血奴还不自知,可怜的女人。”

  卡尔道:“她知道。”

  “en? ”

  “难道这不是赐她永生?她出名的童颜不都靠这个来的,不然她哪有这么红。为了这个,做我的狗都愿意,何况血奴呢?”

  Zhong Yi nodded :“不错。看来你果然很适合这个社会。”

  卡尔said with a smile :“那是当然。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为了你我这样的人量身定制,只是你不肯开窍而已。”

  “谁算开窍,还不好说呢……”Zhong Yi 低声自语了一句,忽然又said with a smile :“诶,我看过一个段子,正好问问你。”

  卡尔strangely said :“什么段子?”

  “她们的卫生棉,你会不会收集起来当茶包?”

  “……滚。”

  电梯终于抵达顶层。

  楼道上空无一人,几间办公室大门紧闭,走道的尽头是总裁办公室,门是开的。

  卡尔道:“山德鲁在等你,我就不进去了。”

  Zhong Yi nodded ,也没再理他,慢慢走向了brightly lit 的大门。

  皮鞋走在过道上,发出踏踏的声响,周围一片寂静,脚步有了回音。刚刚还是一个极为热闹的娱乐公司,四处人声鼎沸,a trifling 电梯上下,便给人一种阴森鬼狱之感,再是brightly lit 都抵消不去。

  尤其是当你明明知道即将见到什么。

  Zhong Yi 看了看左右光洁的瓷砖墙面,每一片瓷砖都诡异地映照着自己的影子,仿佛亡灵大军。

  他笑了一下,神色不变地踏入总裁办公室。

  迎面硕大的Boss 桌后,坐着一具晶莹的骷髅,正双手交叉支在桌面上,大大的眼眶打量着Zhong Yi 的到来。

  那副姿态,很像一个知性优雅的女人。

  Zhong Yi 甚至能脑补出它生前的美丽风姿。

  当然这不是山德鲁,只是他万千骷髅之中的一个。

  “卡尔说,你在找长生的秘密。”骷髅开口了,可惜不是动人的女声,而是尖锐刺耳的skeleton 摩擦声。

  “他说的不太准确。我已经长生,没有必要再找长生的秘密。”Zhong Yi faintly said :“之所以找你,找的是死亡的秘密。”

  骷髅似乎在笑:“你想死?”

  “知生亦须知死,这才是生命的探索,仅此而已。”Zhong Yi 道:“这the entire world ,或许只有你最能够沟通死亡。”

  骷髅nodded :“那么……你能拿什么来交换?加入我?”

  Zhong Yi 失笑:“你看我像个千里迢迢特意跑来做狗的傻逼么?”

  骷髅faintly said :“那么你的条件?”

  Zhong Yi 盯着它看了半晌,慢慢道:“如果你能恢复出血肉给我看一眼,或许可以考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