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o Do With Max-Level Life? Chapter 246

  第246章 天天就想着攒劲的节目

  正月十五,晚上七点半。

  “走啊,外头在搞灯会,好多嫩妹!”

  小马冲进了屋里,兴奋异常。但冲进来之后却发现屋子里气氛诡异,透着一股无形压力,再一看就看到小张哥对面坐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这个男人看上去各方面都极优秀,也分不清是who 种,但这一看上去就像是好像是个假人一样精致,他在低头沉思,面前摆放着的是一个奇怪的金属盘,盘子上那层层叠叠、densely packed 的字看得就让人头皮发麻。

  这走过去一看,却发现这两个人在玩他们的传统保留节目叫《看看谁good luck 》。

  之所以叫这个,那就要归功于面前的这个盘子了。这个盘子大有来头,上头是双天八卦终极演化版,每一个变化都有数千万亿次的变数,号称是能解开这玩意就能够解开通宵未来之谜,换句话说就是可以了解宇宙间所有基本粒子的运行轨迹。

  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逼啊,反正传说就是这么传说的,说是伏羲手底下的宝贝,干什么用的不知道,至今为止在历代圣主手中已经几千年,但啥用都没有,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玩游戏,比拼运气用的。

  这个游戏一般是这么玩的:随便给出一个数,在1到正无限中随便选取一个,然后转动这个盘子三次,谁的推演数字加起来更近似给出的那个数谁就赢了,这东西又称为十二灵解决分歧终端机,因为至今为止还没人能在这玩意上头作弊。所以当十二灵发生分歧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思想交给命运,让命运来做出相应的决定。

  但今天不知道哪里来的拐子,非得要靠自己的计算能力来暴力破解这玩意,这一坐已经三个钟头了,感觉这人已经快要崩溃了。

  “我寻思着这人脑子多少是已经烧掉了,他不动不说话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怕不是死了。”

  Thunder Dragon 斜躺在那看着盘子,上头正在飞速转动,但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这东西应该是无解的,当年伏羲留下这东西之后,好像也没有留下使用说明。”Haozi 在旁边补充道:“大家谁都知道这绝对是个Innate Supreme Treasure ,但问题是没法解啊。”

  “他能解个屁,我问过了。”金玫抱着胳膊rolled the eyes :“他让我别烦他,他也不知道。看到就头疼,他说自己当年差点让这东西逼疯了。”

  小马忙不迭的nodded :“牛逼……”

  不过很快他又小声的问道:“这个大brother 是谁啊?”

  “不知道,不过好像不是人。”

  这时小张哥抬起头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声道:“他是Divine King 的第三个人类形态,过来找我玩的。然后自己玩到现在还没停。”

  就在这时,Divine King 突然眼睛开始充血,然后口腔里慢慢流出了血液,接着噗通一声就趴在了那个伏羲盘上,没了声息。

  “他死了……”小马指着Divine King 说道。

  小张哥看着面前显然是死掉了的Divine King ,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身体:“啊……”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Divine King 居然就这么暴毙了……就连小张哥都觉得很神奇,按照道理来说这个哔哔机精没道理这么脆弱啊,他都是以每秒多少多少京作为基础计算单位的,而且这还是他使用人类身体之后的弱化效果。

  就这……他居然烧了CPU。

  不过很快就看到他放在旁边的小背包里冒出来一大堆black 的雾状物从他的鼻腔、耳道里钻了进去,接着他就跟诈尸一样,手脚不听使唤的来回挥舞了起来,接着很快居然就重新坐了起来。

  Divine King 一抹脸:“Aiya ,sorry ,神经元烧了。已经修好了,没事了。”

  小张哥点了点桌上的盘子:“解出来了没有?”

  “这根本无解!”Divine King 一拍桌子:“解开它不光要计算基本粒子单位的运行轨迹,还要计算时间概念分支的多元宇宙里所有基本粒子的运行轨迹,抱歉,我做不到。告辞!”

  说完,Divine King 就走了。走到一半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回头过来用随身携带的一根笔似的东西扫描了一圈那个伏羲盘,然后就energetic and bustling 的走了。

  看到他走了,大家都觉得没热闹看了,这时小马指着外头说:“走啊,外头在搞灯会,好多嫩妹!”

  而这时Thunder Dragon 神mysterious 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飘飘忽忽的去到了后院,他这一个眼神,屋里几个色批一下子就心领神会,包括小马在内都没有再说什么,起身默默的跟着Thunder Dragon 溜达了进去。

  小张哥看了一眼这几个古古怪怪的家伙一眼,心里头哪里还不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

  这几个人真的是……十二灵里他们的存在,真的是一种玷污,干的那真的是不叫人事,但阻止也没什么好阻止的,毕竟他们总是会有想到办法去完成这件事的。

  算了,就当团建了。

  这几个恶臭的家伙来到老地方,小马认真严肃的把房门反锁,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然后窗帘一拉,接着就抽出了张瑶的笔记本。

  Haozi 打开笔记本,十八位的密码熟练的让人心疼,而打开之后三个几乎是吵架拌嘴了一辈子的人,脑壳全都凑到了一起,看上去不知道有多亲。

  “你密码输的可真快呀。”

  小马在旁边揶揄,而Haozi 并没有太多在乎,只是熟练的打开界面,然后将最新的研发出的偷窥方法施展了出来。现在他们接收信号已经不需要什么在人家大阵上开个窟窿了,那样风险太高,好几次都差点被发现。现在Haozi 他们使用的方法是用一根双面附了咒法的竹竿,大概七厘米左右,嵌入到人家的Formation 里,然后其中一只蜘蛛机器人就躲在里头当中继装置,既可以录像也可以实时直播。

  只要思想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而且他们现在已经不局限在某个房间里偷看了,他们在张瑶的帮助下已经能够熟练掌握蜘蛛机器人的运转,甚至可以开启查房模式。

  用Haozi 的话说就是:我的天,难怪我上次去的时候Kunlun 的小崽子那么多!

  因为整个玉虚上下,真的不光是凝霜那么乱搞,从Elder 到Disciple 真的就很放的开,但凡是晚上用蜘蛛机器人查房,那就跟闯入了某外网的青涩直播间一样,短短的几天给Haozi 他们纯洁的心灵带来了难以愈合的重创。

  什么男女,那都是最基本的。甚至还有男男、男女男、女男女、女女女、男男男,女女男男、女女女女女男……等等等等各种排列组合,那真的是数学老师流泪、几何老师无语,小小的玉虚里竟然如此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

  什么上半夜在Elder 房间里,下半夜出现在师兄卧室中的事情,那更是比比皆是,甚至他们还会有内部交易system ,互相交换房间的事情那是再正常不过。

  要说艹留那都是图一乐,真看片儿还得上Kunlun 。

  “你别说,这帮人还挺科学,这很大程度上能够避免近亲唉。”Thunder Dragon said with a smile 。

  “放狗屁,你告诉我怎么避免,三百多年的Dharma End Era ,他们在里头繁殖了超过十代,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亲戚。这亏了是他们当年选拔Disciple 的时候都是最优秀的那批人,不然光一个血友病就足够弄死他们一半的人了,其他遗传病都不用说了,伱去验个DNA试试,基本都是五服之内的血亲。”

  小马到底是个研究生,说起话来一套套的,Thunder Dragon 这人文化程度不高,在这方面还真说不过他。

  Haozi 这时一招手:“停一下,你说着Kunlun Mountains 上乱成这样,咱们那个小Prince 真不知道假不知道?”

  “艹,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他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啊。”Thunder Dragon 一愣:“会不会就是为了逃离那个地方?”

  “那叫暗度陈仓吧?欲盖弥彰……你这成语用的真好。”小马不屑的said with a smile :“有些人啊,没文化还喜欢吊词,真terrifying 。”

  Thunder Dragon 现在是没法打小马,要是能打,他肯定上去给小马一套地爆天星加myriad forms 天引,拽回来之后再一个超大玉螺旋丸,打他个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那这么说的话,这个小Prince 没有Cultivation 的能力,是不是就代表他其实也是个近亲繁殖的产物?”小马嘲笑完Thunder Dragon 继续说道:“按照道理不应该啊,就算是没有法力,长期在那样的环境里泡着,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Sect 是个什么情况?”

  “说不定啊……hehehehe ……”Haozi 突然笑了起来:“他可能是因为不行所以才要逃离那边的,毕竟他就是个ordinary person ,跟这些demoness 比体能,他不得被干飞起来啊?你看这频率,这是正常男人顶得住的?”

  在得出这个论调之后,他们突然陷入了沉默。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们不光这些日子计划的Prince 复仇记要竹篮打水,甚至还可能直接就陷入到了人家布置好的罗网之中,人家说不定就是为了逃离Kunlun ,然后借用圣主的地盘来保障自身安全?

  有可能,真实有可能。

  ”Damn it, 要是他敢玩老子,老子就把他卖到缅甸噶腰子去。”小马愤恨的一锤桌子:“老子可咽不下这口气。”

  不过就在这时,蜘蛛机器人那头突然传来了对话的声音,their three people 赶紧看了过去,就见云销雨霁之后的粉红罗帐之内,有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

  有个女声传来说:“也不知道玉衡这一下山还能不能回来。”

  “怎么?担心他了?我就知道你这个小骚蹄子惦记着人家young master 。”

  “瞎说什么呢,玉衡可是我照顾着长大的,他还得喊我一声elder sister 呢。”

  那男声停顿片刻后说道:“那younger brother 有没有尝尝elder sister 的味儿啊?”

  “那自然是没有,玉衡大概是这Kunlun 之巅最干净的人了,他平时就喜欢坐在屋中写他那个四六不靠的话本小说,虽是写的稀烂,但却也不跟你似的,色中饿鬼。”

  “哦?那倒是有些稀奇了。”

  “嗯,玉衡那child 生性就有些孤僻,也不爱与人说话,normally 里也就念叨一下Sect Master Junior Sister 。”

  “hahaha ,Sect Master Junior Sister ,她那个腰可比你带劲。”

  “别闹了……你是近侍堂的,有没有玉衡的消息?”

  Haozi 他们听到这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didn’t expect 在Kunlun 上头居然还能有人惦记着这么一个没卵用的小Prince 。

  “消息就是说他现在被扣在人间圣主那边,反正就他那副样子,怕是要死在那边了。你也别惦记了,他回不来。”

  “唉……”

  “别怪Elder 们心狠,这也是没法子,总不能让一个废物执掌玉虚吧。再说了,就玉虚现在这副样子,玉衡怕也是应付不来的。据Sect Master Junior Sister 那日跟Elder 交谈,她打算将Kunlun 剩下的Sect 在两年内全部统和,这个气魄可不是玉衡那个小子能办的下来的,他回来的话,若是真的阻碍了Sect Master Junior Sister ,怕也是难逃一死的。这次出去,保不齐还能留下一条命。”

  听到这里,Haozi 他们长出一口气,因为自己处心积虑的Prince 复仇记还能继续,不过absolutely didn’t expect 的是凝霜小elder sister 的构思这么精妙,就是不知道她打算用什么代价来统一Kunlun 。

  “原来他们也会聊正经事啊,妈的亏了。”小马一拍大腿:“这段时间净闭麦看片儿了。”

  “看来这个凝霜小elder sister 的野心那是真的大呀。”

  在经过这一段交流之后,他们现在把所有蜘蛛机器人的麦克风全部打开了,但问题是这一打开,日常的资讯里就会出现大量的****,他们几个full of vigor 的young man 真的扛不住,Thunder Dragon 还好毕竟Spirit Physique 状态没有激素支持,Haozi 和小马真的是每天得靠手完成任务,听了几天他们真的是干不下去了,这工作比鉴黄师还恶劣。

  至于为什么有画面没声音他们能顶得住,那是因为没声音,再好的画面也出不来,这现在那满屏幕咕叽咕叽的声音,太难顶了。

  “不行,我得去找个助理。”Haozi 叹气道:“这身体扛不住啊。”

  “你找谁?”

  二十分钟之后,Da Huang 从睡觉的地方给拎了上来,它一脸茫然的看着屋子里的几个狗东西,嘴里还foul-mouthed 的。

  “来帮个忙。”Haozi full of smiles 的对Da Huang 说:“如果你不肯,我就把你偷偷往狗姐洗澡池子里尿尿的事告诉她。”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